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春色無垠

第1頁     蔡小雀

  第一章

  六法者何

  一為氣韻生動是也

  二為骨法用筆是也

  三為應物象形是也

  四為隨類賦彩是也

  五為經營位置是也

  六為傳移摹寫是也

  南齊  謝赫【古畫品錄】

  楊音畫白嫩如玉蔥的小手輕柔沉穩地拈著一支小毫,柔軟的筆尖沾染了點點朱紅,點上葉底牡丹的花瓣,在加染過一、兩次後,再以洋紅染一次,剔須點蕊上顏色,接著用中毫打下淡綠色之葉底,復染深綠一次,再加染花青兩、三筆,最後反面再用草綠打底,加染汁綠暈開……

  一朵嫣紅富貴態的牡丹花,襯著青翠綠葉,鮮活躍然紙上。

  她畫畢,輕輕將筆放入荷花筆洗中,身後驚喜的掌聲如雷。

  音畫的小臉瞬間燥熱了起來,雪白肌膚上泛開一抹紅暈,恰如她方才點染出的牡丹花一般。

  「沒想到小小年紀,居然有如此風骨才華,瞧這朵牡丹,艷而不妍、貴而不驕,難得的是只畫了一朵葉底牡丹,卻有百花燦爛的氣度景象,真是難得啊!」評審讚歎道。

  全場也鼓噪了起來,大家紛紛上前爭看被評審如此讚賞的畫作,一下子就將其他幾名參賽者給晾在一邊。

  儘管大家在背後議論、讚聲連連,讓她的羞澀紅暈從臉蔓延到了脖子,音畫還是硬著頭皮繼續洗好小毫,沾上濃墨在底下落款。

  「楊音畫……哇!連名字都好詩意、好有氣質。」眾人又讚歎著。

  「楊同學,你今年才十八,怎麼有辦法畫得這麼好?簡直就是大師級的傑作嘛!」

  音畫咬了咬下唇,明亮含怯的眼眸漾起了一抹溫溫柔柔的笑,「謝謝你們,過獎了。」

  「真的畫得很好嘛!」

  眾人七嘴八舌,整個會場的注目焦點幾乎都在她身上。

  今天是台南市的青少年組國畫比賽,全台南市頂尖的少年國畫高手齊聚一堂,共同角逐今年的台南市國畫大獎。

  可是今天的風采幾乎都被音畫一個人給奪走了,儘管結果尚未評論出爐,她的超人氣卻是眾所矚目。

  其他幾名有男有女的參選者都有些掩不了的妒意,但他們依舊對自己信心滿滿。

  群眾被一旁維護秩序的工作人員給禮貌隔開,幾位重量級的評審已經針對幾件作品評頭論足起來,還不時交頭接耳地交換意見。

  近十名選手都被安排在一旁坐著,音畫雪白柔潤如茉莉花的臉龐溫文靜謐,只有交纏的小手流露出一絲絲緊張。

  她習慣了參加各種的比賽,可是卻總不習慣等待結果揭露,畫畫應該是一種單純美麗的快樂,而不該被冠上這廝殺角逐成敗的遊戲。

  可是她喜歡畫畫是事實,校長和老師們喜歡推舉她出來參加各種比賽也是事實。

  她雖感淡淡無奈,卻也溫柔乖順,不願拂逆師長們的意思。

  她總見不得人失望的。

  「我學畫十年了,連教我的老師都說我是難得一見的天才呢!」一名少女選手開始自得驕傲地道,還順勢睨了文靜的音畫一眼,「他還一天到晚纏著我,要我一定得跟他學,還說我是他最得意的門生……真是的,老是說這些!」

  她身邊的另一名少女好似早已串通一氣,故意揚聲道  「我也是,光是每年花在學畫的補習費上就幾十萬,唉,不去學都不行,我的老師還求著我一定得繼承他的衣缽呢,真是煩人,我們兩個都好可憐喔!」

  「這一次的比賽一定是我拿冠軍,還真是無聊,每回都拿冠軍,早已經沒有成就感了。」先前說話的少女狀似無趣地扇了扇手掌,明顯露出一枚美麗的碧玉戒指。「尤其那個獎金……拿到都不想拿了,真想讓給別人。」

  「哇!你戴的戒指好美,很貴吧?」另一名少女像突然發現新大陸一樣。

  「當然,這枚戒指要台幣十五萬塊的,是我媽為了要獎勵我上回比賽得冠軍送的,很漂亮吧?」

  「你媽媽真好,我媽就小氣多了,只給我買一套七萬塊的床頭音響。」

  兩個女孩互相比評著,還不忘斜眼睨睨音畫,不時發出譏笑聲。

  「喂喂喂,你有沒有看到她身上的衣服?老套得要命,現在這年頭還有誰穿白洋裝?那套該是她阿嬤的嫁妝吧!嘻嘻……」

  「小聲一點,別傷了人家的自尊心,也不要讓人家知道她那雙鞋子是夜市貨,一雙不過一百九十九,否則多殘忍啊!」

  「可是我家的女傭人穿得都比她好哇!」

  「哎呀,人家窮嘛!」少女的話像是十分體諒,聲音裡的諷刺卻明顯得很。

  最靠近她們身邊的兩名男生相覷一眼,自歎不如地吭都不敢吭一聲。

  現代的女生越來越凶悍有主張,他們若亂搭話多哼一句,難免不會被扁得跟豬頭一樣。

  音畫低垂著粉頸。她們的話字字句句都是針對她來的,可是她卻沒什麼太大的感覺。

  說話是人類的本能,或好言相慰或尖酸譏諷,不就是兩片嘴皮子一張一合而來的嗎?

  音畫雖然害羞成性,但是一向寬大易恕,從不會把那些風言風語聽入心底的,可是這樣的她常常被好友芳玉碎碎叨念,說她是個雪花糕砌成的美人兒,軟趴趴地隨人捏,一點兒性子都沒有。

  但她不是沒性子,只是不覺得有那麼需要耍個性。

  就像那兩名選手蓄意批評的話,她不是聽不出惡意,可是她相信她們並非有意的……人有時候不知道自己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所以聽聽就算了。

  「你看,她好像個聾子,我們這麼說她都沒反應,會不會真是從啟聰學校來的?」兩名少女交談得更惡毒了。

  音畫噗哧一聲輕笑出來,隨即急急閉上朱唇。

  她們真天才,明著說還嫌她這個受害者沒呻吟慘叫半聲。

  兩名少女面面相覷,似是不敢相信她竟然還笑得出來。

  「你有病啊?」其中一位忍不住大膽地問。

  音畫急忙斂眉,藏住眼底的羞窘和止不住的笑意。真希望這出鬧劇快快結束,她還得趕回學校上課,她這學期的數學亂七八糟,老師若非看在她繪畫才能的份上,早奏請校方當掉她了。

  她就快要畢業了,不能出任何差錯的。

  就在這時,擴音器裡傳來麥克風微微帶回音的聲響,評審結果出來了。

  她學校的美術老師彎著身緊緊張張地走向她,低聲安慰,「別緊張,你今天畫得非常棒,我想評審會喜歡的。」

  音畫抬頭嫣然,「謝謝老師。」

  美術老師憐惜地看著這個肌膚白裡透紅、神態清雅溫柔的少女,再一次感到得意與驕傲。

  這是他的學生啊!天生才華又靈氣襲人,豈是這幾名刻意雕琢出來的選手可比。

  只是其他幾名選手都選擇氣勢磅礡的山水畫作,唯有音畫選擇了細緻秀麗的工筆畫花鳥,雖然畫貴在神韻筆觸及胸壑意境,但他相信音畫這一點絕不輸任何人,可是難保有些評審不會以大小論斷,更何況那幾名選手的山水畫都不錯,叢山丘壑、意色淋漓,實在難以評斷究竟何者勝出。

  美術老師一臉緊張,倒讓音畫的一點點緊張也跟著大大地緊張了起來。

  她自己對名次無所謂,可是美術老師以及校長卻十分看重,這也讓她有了一些壓力。

  還是那句老話,她不忍心教人失望。

  「嗯咳!」主持人走上台,手中的卷宗關乎著名次,全場人的目光焦點全都在他的手上。

  當然,眾人也不免會偷偷覷幾眼一旁捧著獎牌和獎金的工作人員。

  「很高興大家今天的光臨,我這個主持人也不@NFDC4B唆多講話了,讓我們先來宣佈名次吧!本年度台南市青少年組國畫比賽,第三名是……」現場一片肅然緊張,「台南女中張念華同學!我們請高委員來頒這個獎。」

  一名溫文、深富書卷味的女生上台領獎,臉上有掩不住的快樂。

  高手如雲,能贏得第三名已是莫大殊榮。

  「好,我們再來宣佈第二名……」主持人笑著,讀著卷宗上的名字,「建名中學董亞鵬同學。」

  市長親自頒發這個獎項,在眾人的歡呼聲中,音畫心兒怦怦亂跳,一雙手絞扭著裙子。

  音畫身旁那兩名大發闊論的女生也是一臉緊張,看得出來她們兩人既氣憤二、三名被人搶走,卻又暗自希冀著大獎會落在自己身上。

  主持人再清了清喉嚨,故意製造緊張氣氛,「現在,我們即將宣佈第一名的同學……大家都很緊張吧?哈哈!」

  「死老頭子,搞什麼笑嘛!」

  「是啊!我看他是『起笑』了。」

  兩名女生神情緊繃又憤然地低咒,互相遞了敵意的一眼,鹿死誰手尚且不知。

  音畫閉了閉長長的眼睫毛,對比她更緊張的美術老師投去一個安慰的溫柔笑容。

  老師,千萬別暈過去啊。

  「第一名,詩文中學的楊音畫同學!」主持人一報出,現場觀眾都歡呼拍手起來。

  這才對嘛!眾望所歸,他們方才都見過氣質過人的楊同學繪得極好的牡丹,如果這下子還落榜,評審可能會被大家丟雞蛋、扔香蕉,因為會中不乏鄉村人士來參觀,反正今年香蕉過度盛產,雞蛋又有些滯銷,拿來扔人出氣倒是挺稱手的。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