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挑戰闇星

第25頁     金萱

  不是他,小彗並不是被他騙走、綁走的。

  「羅致旋,告訴我,初彗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管園仁將手輕放在他肩膀上一本正經的問。

  羅致旋用力的甩開他,突然怒目相向的朝他大聲吼道:「你關心嗎?除了你的政治生涯之外,你曾經真的關心過她,為她盡過一分做父母的責任嗎?功課、成績,能代表什麼?你的面子!你管議員的面子!我告訴你,以後的她有我來關心,用不著你再這麼虛情假意,你聽清楚沒?滾出去!」

  「除非我知道初彗發生了什麼事,否則我絕不踏出這個門半步。」管園仁冷靜地盯著他說。

  羅致旋狂笑幾聲,「如果你不在意自己的政治生捱斷送在我手裡,你儘管待下來沒關係。」他冷冷地盯著管園仁,嘲諷的說,「我發誓,如果小彗不能平安的回到我身邊,我會親手斷了你全家的前途,不管是你的政治生捱、你老婆的社交人面,或者是你那對寶貝兒女的未來,我都會不惜一切代價的毀了你們所擁有的一切。你最好有個心理準備,不要以為我是在開玩笑。」

  羅致旋現在的表情不是在開玩笑,而是非常的認真。

  管園仁理所當然知道羅致旋並不是在開玩笑,而最令他不可思議的卻是他竟然會深信這個十七歲少年的威脅。

  「如果找到初彗,你會告訴我她的消息吧?」他看了一眼緊閉的門,在臨走前皺眉問道。

  羅致旋冷笑一聲沒有回答。女兒與政治生涯,他依然無可救藥的選擇了後者。

  「我會接受梁豪宇先生的提議,今後絕不會再干涉你們倆的事,希望你也能給我同樣的答案。」他的冷笑讓管園仁不安的再次開口。

  「不要讓我再說一次,滾出去。」對於他的自私與無情,羅致旋抑制不住的握緊拳頭,狂怒的朝他迸聲道。

  他實在不知道像管園仁這種爛人為什麼還能生出像小彗這樣的女兒來?而從小在那樣的父母環伺下長大的她又為何能出污泥而不染?或許他還得感謝他們對她的不重視與疏忽,要不然他懷疑自己還能有幸的擁有現在的小彗?

  有幸?擁有?

  羅致旋心中的感謝頓時被深重的陰鬱所籠罩、取代。她現在到底在哪裡,是誰假借了他的名義騙走了她?她有沒有受傷、害不害怕?是不是正等著他去迎救她……

  該死!他必須冷靜些,想一想,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

  正當羅致旋憂心如焚,像只無頭蒼蠅般的想在混亂的思緒中找到出路時,工作告一段落正準備回家睡大頭覺的麥峪衡卻無巧不成書的撞見從學校內被綁架出去的管初彗。

  他沒有時間多做懷疑即驅車跟了上去,並在對方下車進入超商買東西時,攻其不備的撂倒坐在後座一左一右看守著管初彗的黑衣男子,並以最快速度載著她逃離現場。

  詢問起一切經過,身為當事人的管初彗完全茫然不知自己為何遭綁。

  麥峪衡卻已大致推敲出一切事實的真相。

  麥峪衡一路上蹙著眉頭送她回學校,告訴她,羅致旋可能已經為她擔心得瘋了,因為他的手機始終都在電話中,想打都打不進去,要她進校門後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他,讓他放心。而第二件事則是要她轉告他,請他聯絡季筍瑤、倪天樞他們全體,晚上在麥峪衡家集會有重要事要商談。

  管初彗點頭允諾,下車後在警衛瞠目結舌的表情中迅速的飛奔進校門內。最後她在學生會中找到了羅致旋。

  他的臉色蒼白,皮膚緊繃在臉上,在她推開學生會的大門時,瞬間抬起頭看向她,之後目光便一直鎮定在她臉上,連眨也不眨一下。

  「旋——」她才開口,他已一言不發地衝向她,用緊到幾乎令她發痛的將她整個人擁進懷裡。

  「你去哪了?」他沙啞地問,全身都在顫抖。

  到了他溫暖的懷中,管初彗才知道自己先前被人綁架時有多害怕,她將顫抖的自己緊緊地依附在他懷中,吸取他早已令她熟悉不已的氣息以告訴自己沒事,她又回到她的避風港——他的懷中了。

  「我沒事,是衡救了我。」她以顫抖的聲音低語的告訴他。

  「發生了什麼事?」他又抱緊了她好一會兒之後,這才將她牽到座位上坐下,

  並將她抱在大腿上以餘悸猶存的聲音問道。

  「我被綁架了。」管初彗告訴他,並將一切事情經過毫無保留的都說出來,連同麥峪衡請她代為轉達的話。「旋,你可以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那些人為什麼要綁架我?我並不認識他們。」

  聽到她所敘說的事實而蹙緊眉頭的羅致旋一瞬間又將她擁緊。「這些事待會兒再說,先告訴我,你有沒有受傷?那些人有沒有傷害到你?」

  管初彗看著他搖頭。

  「天啊,你快嚇死我了,在我找遍整個學校,連你父親那邊都沒有你的消息的時候,你不知道我……」他語不成聲的把臉埋進她頸間。「再也不這樣一聲不響的失去蹤影,我的心臟不夠強壯到可以應付像今天這種情形,答應我。」他抬著頭凝視著她,霸道的要求道。

  管初彗用最真摯而深情的眼神凝視著他,「我答應你,還有,我愛你。」

  看著她,羅致旋露出再見她之後的第一個微笑。他知道自己還有許多話必須跟她說,例如關於她父親的事、關於這次綁架的事,以及關於今晚絕對令他們七人——不,應該說是八人蹙眉頭疼集會的事,可是……去他的黑道入侵校園之事!去她那個自私自利的父親!他現在最想對她說的卻只有三個字。

  「我愛你。」說完之後,也不管他們身處在學校內,全校的師生也依然都還在校內,甚至於此時此刻正有人走過學生會的門口,他低頭吻住了她,再造另一個關於學生會長和不良少女的謠言。

  謠言中傳說他們倆在學生會辦公室裡公然接吻,而且特別強調是她強吻了他的,然而事實……

  後記

  關於這個新系列

  金鸗

  嗨嗨嗨,有沒有很意外的在此看到我呢,別懷疑,就是我金萱啦!有道是手心手背都是肉,隸屬於新月作者群之一的我,在邀月推出新系列「璀璨風情」時軋上一腳應該不會太奇怪吧,畢竟普天同慶不是嗎?

  「璀璨風情」VS「七星風雲錄」,說起來可真是好巧不是嗎?竟然剛好都有個「風」宇,所以我在此就應景一下,祝福「風」骨特出的「璀璨風情」一出擊便能威震八方,「風」馳電掣的成為愛情小說戰場上的佼佼者,Metoo。

  言歸正傳,現在咱們就來談談關於我這個新系列「七星風雲錄」吧。

  老實說對於這一系列,剛開始設構背景型態時真的傷了我不少腦筋,不過後來想想之所以會選擇校園走向似乎早已有跡可尋,畢竟在我著墨了許多系列中,校園系列這個題材一直是我所欠缺的,而我的讀者群卻又多數是在學者,所以……(我聳聳肩,覺得不必再多說。)可是我必須承認會選擇校園題材來寫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不知道大伙是否還記得那個「純屬金萱好奇」活動中,我曾經問過大夥一個關於建議或Like我寫哪類型書的問題?

  沒錯,「校園」這兩個字便是讓我看了皺眉再皺眉的答案,而另一個讓我更加頭疼的字眼便是「煽情」。現在,我想關於我分別在新月的「異色情系列」和邀月的「七星風雲錄系列」型態和寫作風格之間的差異,大家應該不會再有太大的訝異了吧。

  這個系列如大伙所看到的會有七本,不過不知是否有人發現七星之中竟意外有朵紅花在,別懷疑,這是我故意安排的,為的是如果七本寫得太累而不想寫時,可以直接將七星中惟一的女星與其中一星配對,這樣我就可以少寫一本了。哈!我是不是很賊呢?可是有什麼辦法,寫系列型的小說拖長了是會累的,所以我必須為自己留點後路,別怪我。

  當然以現在來說,這系列到底會寫六本或七本,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所以在這系列的第一本《挑戰暗星》出擊時,請大伙多少給我一點鼓勵的掌聲好嗎?讓我知道我並非一個人在孤軍奮戰,身後還有別的力量在支持著我,也讓我知道這個系列可行。這樣一來,系列第二本《憨擒狂星》想必也能早些與大家見面——因為大伙給了我寫作的力量了嘛。

  以上,就這樣了。

  我必須去為只有書名卻沒有半點構思的《憨擒狂星》傷腦筋了,畢竟空頭支票可不能隨便亂開不是嗎?至於狂星是誰,有興趣者不妨去猜猜,猜到者……呃,難道我又要辦個有獎徵答不成,要不然說這些幹麼?去!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