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挑戰闇星

第24頁     金萱

  「你想的到?」羅致旋好半晌之後才發的出聲音,她低語的問。

  管初彗抬起頭看他,溫柔的雙眼中有著堅定的光彩。「我要你抱我,旋,我想真正的屬於你。」

  羅致旋在一瞬間幾乎要停住呼吸,看著她,他霍然緊緊地閉上眼睛,半開玩笑似的呻吟道:「你這句話真厲害,簡直是勢如破竹的搗毀我所有辛苦築起的防禦措施。」他睜開眼,雙眼中第一次坦率的將他近日來所有的壓抑都顯露出來。「今天晚上。」

  他堅定得有如誓言般的承諾讓管初彗的心臟在一瞬周重重的撞擊在肋骨上。她看著他,強忍著因期待或者是害怕所引起的一陣顫抖。「我愛你。」她想不出除了這三個宇之外,還有什麼話適合在現在對他說。

  他的回應是在她唇上烙下一個輕吻。「來吧,我們該進教室了。」他十分溫和的開口,「否則我擔心我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拉著你一起蹺課回家。」

  「不,你不會的,學生會長。」管初彗抬頭,給了他一個足以瓦解他所剩無幾的自制力的微笑。

  羅致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在強迫性的將雙眼的注意力從她燦爛的笑臉上移開後,他粗嘎地開口,「走吧。」

  

  時間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當人們不去注意它的時候,它總是在不知不覺間連咻一聲都沒有便轉眼不見。然而相反的,當人們注意或在意它時,它就像要與人作對似的不是過得很慢就是過得好快,活想測試出所謂人類忍耐的極限般。

  羅致旋煩躁的一把推開眼前的課本站起來。

  「羅致……」

  「對不起,老師,我可以先離開嗎?」在台上專心講課的老師因他突如其來的舉動而愕然的瞪著他開口間,他已先開口道。

  「為了學生會的事嗎?沒關係,有事就去做吧。」

  「謝謝老師。」

  毫無羞恥心的離開教室,羅致旋一點也不為自己的扯謊感到抱歉。反正坐在課堂內他也無心聽課,與其坐在那裡虛耗光陰不如隨心之所向,也許時間能過得快一些。

  穿過第二教學大樓轉向通往第一教學大樓的玄關,他停在三樓可以直接俯視到二樓管初彗教室的所在處,雙眼專注的尋找她的身影,可是他卻萬萬沒料到她的座位竟然是空蕩蕩的。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他眨眨眼睛重新尋找她的身影,無奈事實就是事實,她竟然又蹺課了!

  有始以來第一次對她的反叛感到生氣,因為在他如此愛她、如此為她盡心盡力之後,他以為她至少會為他洗心革面,至少在經過退學一事之後會乖一點,沒想到……

  「該死!」他忍不住低咒一聲,為自己的生氣而生氣。即使是慾求不滿他也不該對她牽怒,況且他不想想自己身為學生會長都在蹺課,又憑什麼想約束她,對她蹺課的行徑怒不可遏?是牽怒,他實在不應該這麼沒自制力的。

  猛然用力的吸了一口氣,羅致旋離開教學大樓開始在管初彗慣常出沒的地點梭巡她,然而當他尋遍所有她曾經的落腳處卻依然找不到她的身影時,他皺起的眉頭不由自主的愈蹙愈緊。她會去哪裡?

  下課鈴聲攫住他困惑的思緒,他不耐煩的用手爬過頭髮和頸背,抬頭望向逐漸湧出教室的學生,心想也許可以從她同班同學那裡得到一些可以尋找到她的資訊。

  於是他邁步朝她教室的方向走去。

  根據她同班同學所說,上一堂下課的時候有一個別班的男生來找她,說是替他傳話要她跟那男生走,之後她便沒有再回到教室。

  「替我傳話?」羅致旋再也按捺不住激動的叫道。他並沒有要任何人來替他傳話呀!是誰假傳了聖旨?

  想不透是誰敢這麼明目張膽的利用他來騙走管初彗,在她同班同學問也問不個所以然,羅致旋忐忑不安的開始穿梭在校園內尋找她的蹤跡。

  沒有、沒有、沒有!就連校門口的警衛也說沒有看到她的蹤跡。羅致旋在迫不得已之下甚至於利用了大眾傳播的利器,直接跑到廣播社去播音尋人,可是久候不至,她就像是從學校化作一道輕煙,憑空的消失了一樣,沒有一個人知道她去了哪裡。

  坐在學生會裡等候她的同時,羅致旋曾經強迫自己靜下心來思考有什麼人會千方百計的想捉她,答案想來想去只有一個,那就是她父親管園仁。不管她父親用什麼方法避開學校警衛的耳目,不過除了她父親之外,他真的想不出第二個人會為了她而動腦筋。然而霍然出現在學生會辦公室門前的管園仁卻將他假設完全給駁回,管園仁竟然是來跟他要女兒的!

  「你不要跟我開玩笑了,議員大人,小彗不早被你五花大綁給綁回家了嗎?」

  強壓制住遽然升起的恐懼,羅致旋面無表情的盯著他說。

  「羅致旋,你怎麼可以跟管議員這樣說話?」隨後的訓導主任不贊同的朝他皺眉道。

  然而羅致旋的注意力卻依然全部集中在管園仁臉上。

  「身為一個父親,要女兒回家卻只能用騙、用綁的,你不覺得很可悲嗎?議員大人。」他冷嘲熱諷的盯著管園仁繼續說道。

  訓導主任幾乎倒抽了一口氣。「羅致旋!」

  「對不起訓導主任,可以讓我單獨和他說話嗎?」管園仁突然轉身對他說,

  「麻煩你。」

  訓導主任猶豫的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羅致旋,再看向一臉客氣卻堅決的管園仁,終於他無聲的點頭,然後轉身離開並替他們帶上了門。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一待門阻隔了第三者,管園仁立刻轉身面對眼前這個明明是乳臭未乾的小鬼,全身卻散發著令人不可忽視的銳利氣勢的羅致旋。他緩緩地說。

  「這裡沒有第三者在,你用不著再為了面子的問題辛苦的帶著偽善的面具。」

  看著他,管園仁冷靜地問:「為什麼你始終都對我充滿了敵意?」

  「這個答案你應該心知肚明,不要明知故問。」

  看著怒不可遏的羅致旋一眼,管園仁點頭,「為了初彗對不對?不過我實在很好奇為什麼你有辦法能讓梁豪宇先生為你出頭,你跟他究竟是什麼關係?」他的雙眼微微地瞇起來。

  他的表情讓羅致旋立刻憤怒的知道他今天來此的所有用意,更明白的知道他為何要千方百計的將自己的女兒從學校擄走,而不明目張膽的到學校要人——他想藉此來威脅。

  「卑鄙!」羅致旋迸聲道,「如果你以為挾天子以令諸侯可以讓我就範的話,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因為我認識的人不只有白道,連黑道都有!我勸你最好適可而止不要太過分,否則一旦惹火了我,我管你是天皇老子照樣給你很難看!」

  這不是威脅而是一種承諾,一種讓人不寒而慄、膽戰心驚的承諾。

  管園仁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被一個高中生的氣勢所震懾住,看著羅致旋,他懷疑自己先前的想法似乎太過樂觀了,他有辦法駕馭這小子嗎?即使他有自己的女兒可以利用,可是……

  「小彗現在在哪裡?你的賓士車上,還是已經將她送回家去了?或者你將她囚禁起來,用來逼我就範?」

  「初彗?她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嗎?」他的話讓管園仁微微地皺起眉頭。

  「我說別裝了,你聽不懂國語嗎?」盯著他,羅致旋的下顎緊繃著,「如果我告訴你,我明天就能將你從議員的位置上拉下來,你信不信?」

  「不管我信不信,初彗在哪裡我並不知道。這十天來,她不是一直都和你一起嗎?」管園仁懷疑的看著他問,眼中的茫然一點也不像是作假。

  羅致旋的胃部頓時糾結成一團,恐懼佔領了羅致旋全部的知覺,瞪著表情逐漸轉為凝重的管園仁,在他措手不及之間以手臂抵住了他的頸部,暴力的將驚惶失色的他整個人重重地壓抵在牆壁上。

  「我警告過你別裝了,你聽不懂嗎?」羅致旋冷峻而無情的對他咬牙迸聲道。

  管園仁不愧是做了議員多年,對於強悍音的威嚇雖然在一時之間把持不住的露出害怕,不過卻在最短時間找回勇氣與冷靜的知性。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他認真地問,「初彗呢?你們訓導主任告訴我,她應該在這裡,和你一起的,為什麼沒看到她?」

  「該死的,我叫你別裝了!」

  「我真的不知道初彗在哪,也沒有叫任何人到學校來找她,除了早上的張嫂之外。」管園仁的語氣謹慎,態度認真盯著他,「羅致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必須要老實告訴我。」

  羅致旋全身緊繃,視線集中在眼前毫無開玩笑之意的管園仁身上,然後突然之間他就像洩了氣的皮球般,失去所有能支撐他的氣力。他鬆開管園仁,整個人踉蹌地往後退,撞到了身後的桌沿。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