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挑戰闇星

第15頁     金萱

  「你們也不知道?那是誰提出這次聚會的?權嗎?」他懷疑的說。

  「權?不過我收到的是小瑤的紙條。」楊開*,說,「至於樞嘛,是我來以後才知道的。」

  「小瑤。」羅致旋不再懷疑是誰發起這次的聚會了。只有小瑤會這麼精,而且這麼準,連通知一聲都沒有就確定樞一定會在這裡,除了她會做出這麼義無反顧的事之外,沒有別人了,只是會是什麼事呢?他看向楊開*,。

  「別看我。」楊開*,急忙搖頭,一副「我是被冤枉」的反應,「我的腦袋也是一片空白,現在只有等小瑤來解開這個謎底了。」他突然望向人口,「嘿,說曹操曹操到。」

  羅致旋迅速的轉身,「小瑤……」他才開口就被打斷。

  「等人到齊了再說。」她說。

  「不能先說嗎?」羅致旋苦著臉問,「你知道我很忙,有一堆事……」

  「忙著交女朋友嘛,我知道。」季筍瑤微笑說,一開口就不饒人。

  羅致旋皺眉,「你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我是正經的……」

  「就是那壺不開我才會想提那壺去加熱嘛,當然是那壺不開提那壺嘍,你說對不對,開陽?」她挑眉說,未了還對楊開*,展唇一笑,尋求支持。

  「對。」楊開*,笑不可遏的猛點頭。

  「看來你今天是存心來找我碴的。」羅致旋瞪著她,卻在下一秒鐘突然一改生氣的面貌,對她眉目付情的說「還是你根本是在吃醋,為了我因新歡而忘了舊愛?」他上前圈住她的腰。

  季筍瑤順勢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十指在他頸後交叉,「算你這個死沒良心的還有點良心,知道這一點。」她語態輕柔的對他撒嬌道。

  「哎呀,我就知道你是在吃醋,可是你應該知道我最愛的始終是你嘛。」

  「我怎麼會知道?你和那個叫什麼管初彗的事都弄得滿城風雨了,誰知道你說的話是真是假?」

  「難道你沒聽過一歌嗎?舊愛還是最美……」他突然唱了起來。

  季筍瑤卻不悅的嘟高嘴巴打斷他,「你每次都這樣,那些歌能代表什麼?」

  「我的一顆心呀,要不然你要我怎樣才相信?」

  「說你愛我。」

  「我愛你。」

  「不夠誠心。」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羅致旋一連說了數十個「我愛你」,每個「我愛你」都以不同的聲調、表情訴少說,不過始終如一的卻是他語氣裡的真心,聽得與他對手的季筍瑤都忍不住的起滿全身的疙瘩。

  「我投降了,拜託你這麼噁心的話,把它留下來說給你女朋友聽吧,我投降了。」她鬆開他,拿開他在她腰間的手迅速的退後了一步。

  「投降?我們的小瑤既然說投降了,旋,真有你的!」楊開*,雖然在一旁看得雞皮疙瘩掉滿地,不過在聽到季筍瑤認輸的說她投降時,依然不由自主的瞠大雙眼大叫道。「喂,樞,你有沒有聽到?我們的東方不敗說她投降了耶。」他推了推身旁不知在何時間閉上雙眼,成臥姿的倪天樞。

  「投降啦,真沒意思,我還以為可以玩更久哩!」羅致旋驕傲的說。他已經多久沒嘗過勝小瑤的甜美滋味了?哎呀,真是懷念!

  「承蒙會長您看得起小女子,不過比起噁心、肉麻這種事,不管比幾次我都甘拜下風,而且雖敗猶榮,所以你大可收起你那得意的表情,用不著再這麼驕傲了」季筍瑤忍不住冷嘲熱諷的開口道。第一次對自己的舉動感動後悔,她應該知道男生一旦談起戀愛,簡直比女人還讓人受不了。

  楊開*,為她的話笑得益發控制不了,東倒西歪的倒躺在倪天樞身上。

  「什麼事這麼好笑,大老遠就聽到你的笑聲。」梁矢璣同簡聿權、麥峪衡一同出現在樓梯的入口處,他好奇的望著笑不可遏的楊開*,問。

  「你們來得太遲了,沒看到剛才的那一場好戲,真是太可惜、太可惜、太可惜了……」楊開*,一連說了三個「太可惜」以增加他待會兒所要說的話,不過他根本還來不及開口,季筍瑤卻已先插口。

  「好了,既然大家都到齊了,我想該是換我說話的時候了。你們一定很好奇我到底有什麼十萬火急的事情非要在學校裡找你們吧,」她看著大家緩慢地開口說。

  「喂,我剛剛上樓的時候碰到你女朋友,她正在哭耶,你對她做了什麼?」麥峪衡趁著季筍瑤開口的時候移身到羅致旋身邊好奇的問道。

  「管初彗?」

  「不然你還有別的女朋友嗎?」他挑眉說,「就在剛剛要上來的樓梯口。你跟她說了我們七個人的事嗎?既然說了就將她介紹給我們認識,像這種聚會也可以讓她一起來參加,用不著特意支開她,況且都已經來到這裡了。」

  「她在哭?」

  「你今天的反應怎麼特別慢。」麥峪衡忍不住皺起眉頭,「你沒生病吧?」

  她在哭?為什麼?發生了什麼事,有人欺負她嗎?

  現在羅致旋滿腦子想的都是這一件事,看著站在自己眼前嘴巴一張一合的麥峪衡和不遠處的季筍瑤,他發現他對他們所說的話是一個字也聽不進去。突然之間,他轉身大步走向樓梯的入口處。

  「旋,你要去哪?」麥峪衡莫名其妙的問道。

  其他五人也不約而同的朝他們轉頭。

  「我突然想到有件急事要辦,你們別管我,繼續你們的話題。」羅致旋轉頭說,腳步卻沒有絲毫的停頓,迫不及待的只想以最快的速度找到管初彗。

  「什麼事也不可能有我這件事急,旋。」季筍瑤冷靜地開口道,「我得到消息,有黑道準備入侵我們學校了。」

  她的話成功的讓羅致旋停了下來,而且是在最短暫的那一剎那間。

  

  蹲坐在庭園變葉木林中的管初彗覺得自己真的好笨,竟然會為了同一個男生一連上兩次當,甚至於差點連自己的貞操都賠了上去,她真是笨極了!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心中似乎還迴響著他深情地吶喊與告白,然而這一切卻不是給她的。回想起在羅致旋懷中的美少女,她早已沉入谷底的心頓時碎成片片再也縫合不了。

  雙手緊緊地抱住屈起的雙腳,依然抵擋不住由內心深處所引發的顫抖,在幾次死命的嘗試之後,管初彗終於鬆開緊抱雙腿的顫抖雙手,然後忙亂的開始翻找變葉木下方的落葉堆,並在那裡找到了她要的東西——一包用塑膠袋套好的香煙與打火機。那是當初在逃避他的追逐與搜索時,預先埋藏的東西,和他交往之後她根本忘了它的存在,沒想到現在卻……

  以顫抖的雙手點上煙,再以已經有些陌生的動作舉煙至同樣顫抖不已的唇邊輕抽了一下,再一下。從一開始她就知道煙很嗆人,可是她從來不知道它除了可以將她嗆咳到哭之外,竟然也可以單獨的將她嗆哭,直接跳過咳的程序。

  羅致旋那個大混蛋!他竟然敢這樣耍著她,難道不良少女就沒有人格與尊嚴,天生是讓那些自以為是的混蛋耍著玩嗎?

  她恨他!

  可是她的心卻痛得讓她幾乎要大聲呻吟出聲。該死的他,這麼卑劣可恨的他竟然還會讓她感到心痛,去他的!停止!他一點也不值得她為他感到心痛與難過,停止、停止、停止!

  刺進掌心的指甲與陷人下唇的牙齒都阻止不了她的心痛,管初彗痛恨自己的不能自己,更痛恨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因為看著這一切的一切都會讓她聯想到他,不管是他的霸道、他的溫柔、他的佔有還是虛——情——假——意,她再也不願意想到他!

  仇恨地抓起草地上的石頭,她再也抑制不住失控的情緒,奮力的站起身用力的將它向外投擲。

  「啊!」一聲痛呼就在石頭落地之前有些驚天動地的響起。

  然後,管初彗就看到訓導主任站在長廊上,帶著一臉鐵青的憤怒死命的瞪著她。

  她知道自己大勢已去。

  第七章

  坐在訓導處中,管初彗面無表情的面對在她面前咆哮不停的訓導主任,絲毫無半點懺悔之意的表情幾乎已將他的怒火刺激到九重天之外。

  「我在跟你說話,你到底聽到了沒有?」怒不可遏的訓導主任再也受不了的朝她拍桌大叫,嚇得同一辦公室所有老師的心都差點兒跳出胸部,然而就數管初彗無動於衷。

  「你以為我真不敢將你退學嗎?」他咬牙迸聲道。

  「請便,你以為我希罕嗎?」管初彗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開口說了進訓導處之後的第一句話。不,她一點也不希罕這裡,反正要當個壞學生哪個學校都可以,又不是當北中的壞學生在旁人眼中就可以高人一等,還不是人渣、敗類。她根本就不希罕留在這所學校,她恨不得立刻離開這所學校,離開有他在的地方。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