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挑戰闇星

第14頁     金萱

  他不辭辛勞的為她做課輔是為了挽回她開學後將近三個月的落後課程,每當他執起教鞭時又是另外一個人,嚴厲、認真而且專注,然而最令她感到訝異的是幾乎沒有什麼課業問題可以難倒他,雖說這些課程他都讀過了,可是想要像他這樣全盤瞭解、吸收,甚至於教她,她還是覺得不可思議,即使她後來才知道他是去年度的新生代表。

  她始終都沒有拋開心中的懷疑,關於他為什麼會喜歡上她,以及他真的喜歡她這兩點上。也許有人會認為她沒信心、沒安全感、疑心病又重,不過感情這種東西不就是這麼一回事,沒有懷疑的交往不能稱之為談戀愛,只能說是欺騙。不過不管怎麼想,他愛親近她卻是個毫無爭議事實,這一點倒是讓她心安了不少。

  「OK,今天就到這裡好了,反正我看你也沒什麼心讀。」他突然直起身開口道,語氣中有些氣惱。「在想什麼,整晚都在分心?」

  「沒什麼。」管初彗隨他直起身,靠著椅背看著他,她有些難忍的伸手替他梳理半干的頭髮。

  羅致旋喜歡她這樣的動作,嘴角微微地向上揚了起來。

  「我在想你是不是因為剛剛看到我在球場上的英姿,一時按捺不住蠢蠢欲動的心,這才連上課都不能專心聽講。」他一隻手撐在桌面上托著頭,若有所思的微笑看著她說。

  管初彗呆愕了一下,忍不住笑罵道:「你臭美!」

  「我再怎麼美也沒有你美。」

  他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還以深情的眸子凝望著她,讓她頓時說不出話來。管初彗不好意思的避開他的眼睛,然而才一避開她就後悔了,因為與其尷尬的面對他的深情,她也不願承受接下來那令人難以自制的熱情與誘惑,因為那真是太讓她把持不住了。

  羅致旋的唇覆住她的,以一種溫柔的誘哄卻又專注得驚人的移動著、探索著。管初彗徒勞無功的想抓回早已流失的理智,卻在他的舌頭堅定的滑過她的唇,進佔她口中的甜蜜時宣佈投降。她在他飢渴的吮吻中不自覺的呻吟一聲,倚向他,任他以奇大無比的力氣將自己由椅子上抱了起來放置在桌面上,兩人的姿勢很暖味。

  沒有經驗的少男少女以其對性的好奇和控制不住的衝動,就這樣慢慢地向他們的第一次前進。

  羅致旋的唇隨著她被解開的衣扣滑向她才剛成熟,正待他採擷的圓潤親吻著。管初彗不由得全身起了一陣戰慄,她有些害怕卻又無法自己,費力地吸了口氣,不由自主的將身子拱起獻給了他。他也趁那之際毫不猶豫的含住她渾圓上粉紅色的蓓蕾。

  「啊!」她抑制不住的輕叫出聲,因為他的動作令她把持不住。分開她的雙腿讓自己置身在她雙腿間,以他堅硬的大腿內側撩撥她,而她則是挺起腰身去貼近他,將自己更融向他漲滿的悸動上,雖然他們都是第一次,但是卻將一切事做得對極了。

  渴望的唇由她身上巡迴到她唇上,比起她滑如凝脂的身體他更愛她的唇,因為它會回應他所有的探索與挑逗,可是心知道他最想要的是什麼。灼熱的雙手順著她的身體向下滑,越過半掛在她身上的制服,伸進她早已被他身體的貼近而推上腰間的裙子,然後憑著一股男人的本能,他的手毫不遲疑的伸進她底褲中,摩挲她最敏感而且私密的女性核心。霎時他的臉上佈滿了激情與慾火。

  管初彗搖著頭顫抖著、呻吟著,並因本能而激烈的掙扎著想避開他的手,然而勢均力敵的另一種本能卻迫使她更加貼向他。她在尋找一種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東西。

  他的雙手、雙唇有短暫的時間離開她身上,然而這對早已深陷情慾而不可自拔的她而言,根本不可能注意到。

  羅致旋半扯半拉的解開他的褲子,在一瞬間後又回到了令他銷魂的所在。這一回他們之間再也沒有任何隔閡,四目相對中,他慢慢地進入她體內,並碰到那層保護她十幾年的薄膜。

  「不要!」

  火燒般的疼痛使管初彗全身一僵的倏然尖叫出聲,她這一聲喊叫頓時讓失去理智的羅致旋驚醒過來。

  他渾身一僵,然後低聲說咒的抽身而退,在僵硬的轉身並困難的穿上褲子之後,他連續用力的呼吸數次,這才慢慢地轉身面對她。

  而管初彗正低著頭無力的整理自己、無聲的落淚。

  「管初彗……」他瘖啞的開口,卻欲言又止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看著她,他一臉懊悔色。他怎麼可以……他……「對不起,我傷害到你了嗎?」

  管初彗毫無反應的繼續低著頭,顫抖的雙手在衣扣間以極其緩慢地動作不穩的摸塤著。

  「拜託,你說說話呀!」再也抑制不住,羅致旋倏然將她擁人懷中,啞然的開口請求她。老天,他一定傷害到她了。

  「我好怕。」管初彗在他一接觸到她的同時,崩潰的將自己投向他,緊緊地抱住他,她顫抖的聲音從他胸口傳出來,伴隨著她的強忍已久的嗚咽聲。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抱緊她,他自責的不斷向她道歉,到現在依然不相信他會這麼沒有自制力,竟然因為輕輕的一吻就克制不住自己,他真是該死!

  窩在他懷中,她好像哭了一世紀那麼久,他不斷在她耳邊低語、安撫、道歉、保證、發誓,凡是該說的、可以說的都將它說盡了,她這才吸著鼻子慢慢地從他懷中抬起頭來。

  「對不起。」看著她,他誠心誠意的又再對她說一次。「原諒我好嗎?」

  看見她搖頭,羅致旋的心跳頓時漏跳了一拍,不過她接下來的話則讓他鬆了一口氣。

  「我也有錯,我應該適時阻止你的。」她以沙啞得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

  「所以你原諒我了?」他屏住呼吸。

  「嗯。」

  他一瞬間將她擁得更緊了。「對不起。」

  

  自從發生學生會那件事之後,向來習慣與她有些小動作的羅致旋頓時變了,這意思不是指他變得不好了,相反地,他變得比以前更溫柔、比以前更加小心翼翼,也不再那麼的糾纏著她,有了一些距離。

  很不習慣,真的很不習慣。當他霸道的對她展現佔有慾,不時的碰她這裡一下,親她那裡一下的時候,她真的希望他能克制一點,別太誇張。然而一旦他真有了克制,感到落寞的人反倒是她,她真是矛盾極了。

  面對這種情形,老實說她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尤其她比誰都明白他之所以會有這種改變完全都是為了她,可是……

  她終於承認比起現在溫柔不已的他,她更想念以前霸道、佔有慾特強的他。

  幾經反覆掙扎與思考過後,管初彗終於決定提起勇氣跟他談談這件事,當然身為女兒家,許多事情是難以啟齒的,不過她相信以羅致旋的聰敏,他一定能聽得懂她想說的是什麼才對。不管她想了多少迂迴的說法,只要一想到他始終會聽懂她的言下之意她就覺得全身發熱,不過換個角度想,她不就是要他聽得懂她想表示什麼嗎?唉,她真是矛盾極了。

  皺著眉頭用力的呼了一口氣,管初彗提起最大的勇氣由迴廊底邊的台階上站了起來,在舉步準備去找羅致旋的前一刻不由自主的仰頭望向青空,似乎希望能借此擁有更大的勇氣似的,不過就在她抬頭的那一瞬間,她卻意外的看到他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行政大樓最上一層的樓梯口,並迅捷的繼續往上走,消失於她視線內。

  他到那個地方去做什麼?再上去的話不就是樓頂了嗎?!在這正午休息時間,他到那裡做什麼?

  不由自主的,管初彗帶著滿滿的好奇心向那個方向疾行而去。她在想,也許她會因此而發現學生會長有什麼不能告人的秘密也說不定。

  櫻唇一揚,她帶著捉弄的笑意迫不及待的朝行政大樓而去。

  

  「喂,到底有什麼急事非要在學校裡開會?你們忘了我們的約定嗎?」一爬上頂樓,羅致旋迫不及待的朝已經到場的倪天樞和楊開*,發難道。

  早上第三節下課的時候,突然有人傳了張紙條給他,紙條上漂亮的字跡讓他輕而易舉便看出是權的,所以他毫不猶豫的用他們特殊的看法讀出權字裡行間所要表達的事——午休一刻,樞的老地盤見。

  從那一刻開始,他便按捺不住的猜想會是什麼刻不容緩的急事,讓他們打破了決定在學校裡分道揚鑣的約定,難道等放學後再說不行嗎?非得要選在學校,還是樞的老地盤見。

  他皺眉的看向被他打斷了聊天,而望向他的兩人對他聳肩後,他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