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愛情童話急轉彎

第18頁     蔡小雀

  「幹嘛?」藹藹的聲音自枕頭內傳出來,模糊不清。

  「對不起。」他一字一字地說。

  「啥?」她倏地抬起頭,生氣地瞪著他,「對不起?」

  他艱難又情意深重地啟齒:「我希望妳能原諒我,那一天對妳說了很混帳的話,我覺得我真不是個男人。」

  「哪天?」她呆呆地問。

  「妳還真是不會記恨。」他輕歎。

  「等等,你說的該不會是你吻--」她的臉一紅,含糊地略過,「的那天吧?」

  「就是那天,我說的話實在太傷人了,那是我的錯,也是我懦弱的表現。」他閉上眼睛,神色有些淒苦,「我又讓自己過去的陰影左右了我,鎖住了我的心,我真是個混蛋。」

  「你不要這麼說嘛!」藹藹心疼著他的自責,「你是我見過最有擔當、最有氣魄、也最有男人味的男生了,怎麼可能懦弱呢?」

  「我是懦弱的,我居然不敢承認自己的感情,居然不敢向妳坦白我的心。」他搖著頭低喟道。

  「呃,」藹藹又是歡喜又是心酸,「你真的喜歡我?你為什麼不敢告訴我?為什麼要讓我--」

  「因為我害怕。」他直截了當地承認。

  「你怕?」

  「愛情曾經傷得我很重、很重,我不敢再輕易投入。不,」他俊挺性格的臉龐上一片淒涼,「我是根本再也不敢去碰這種事情,我不允許自己再脆弱地任人傷害。」

  「是哪個混帳王八蛋這樣傷害你?我去海扁她。」藹藹扠起腰,忿忿不平地嚷道。

  「我不知道她現在人在哪裡,或許是倫敦吧!」他坐了下來,眼神哀傷,「我雖然恨她,但是我不想對她怎麼樣,畢竟我愛過她。」

  「你真是--」藹藹又是憐惜又是氣憤,「情癡!呆瓜!」

  「我也覺得自己是個笨蛋,只會自虐而已,但是身在迷霧中的我就算有人已經開啟了門讓我出來,我還是無法就此跳脫的,」他陡然望向藹藹,深情地說:「直到妳的出現。」

  她心猛跳了一下,滿肚子的氣都不見了。

  「妳和我前妻完全不同。」

  「是怎麼個不同法?」她試探地問。

  他的眼眸裡蒙上了一層記憶的煙嵐,緊皺的雙眉說明了往事的不堪回首。

  「她是個典型的傳統女子,溫婉可人,不但說話輕聲輕語的,就連一隻螞蟻也不敢踩。」想起了過去的溫馨,他的唇邊不禁泛起了一抹溫柔的笑。

  聽起來像是能夠得到貞節牌坊的聖女嘛!藹藹不是滋味地想。

  說話輕聲細語,連螞蟻也不敢踩……而她曲藹藹卻是專門打蟑螂、踩娛蚣的。

  果然很不同。

  「她和我結婚三年,我們一直很恩愛,而……」他開始躑z著過去的點點滴滴。

  當他述說著甜蜜時,藹藹又是吃醋又是羨慕,然而當他說到決裂那一幕時,她卻又不禁替他傷心難過起來。

  他也述說著麗娜的事,她是他在倫敦的秘書,在事情發生過後,主動表示要和他一起回台灣的。

  至於和她之間的約法三章,他也坦白地告訴了藹藹--他和麗娜僅止於利益關係而已。

  佑奇說完了事情的始末,眼眶裡漾起了淚光。

  藹藹心疼至極地攬住他,給他最最深重的撫慰,「你好可憐,好可憐……」

  「我很恨她,但是我也恨我自己,如果不是我太過於疏忽她的話--」他揪著頭髮,悲痛自責不已。

  藹藹突然沒來由地一陣心慌,她咬著唇說:「其……其實也不能怪你,如果她真愛你的話,那麼她就應該主動地找你談,解決這個問題才是啊!」

  「妳不用安慰我,」他執著她的手,對她微微一笑,「事情已經過去那麼久了,或許這次揭開傷口之後,我會復原得更快,而且能夠真正地將這一切遺忘。」

  「你還愛她嗎?」藹藹問出心底最深的憂慮。

  他一愣,隨即搖搖頭,「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我愛妳,我真的愛妳。是妳讓我從黑暗與自怨自艾的傷痛中走了出來,是妳讓我可以再敞開心屝地去愛一個人,因為妳,我再也不怕了。」

  他的肺腑之言讓藹藹感到羞澀與感動,她緊握住他的手,「我會努力幫助你療傷,讓你心底的傷口能徹底癒合。」

  「妳對我這麼有信心?」他激動地抱住她,沙啞地問。

  「我承認我對你過去的那一段愛感到嫉妒,我也承認自己有點不是滋味,但是凡事總要努力去做的嘛!」她嫣然一笑,「我是個衝動型的人,你是知道的,如果我只是為了害怕你心裡的陰影就此放棄這份感覺,那麼就太划不來了。」

  「藹藹--」她臉上散發的自信與堅定光芒,讓他看呆了。

  此刻的藹藹無比的動人。

  他再也忍不住澎湃的情感,激動地將她攬住,深深地印上她的唇。

  藹藹嚶嚀一聲,隨即沉醉在他柔情萬千的吻裡……

  ☆ ☆ ☆ ☆ ☆ ☆ ☆ ☆ ☆ ☆ ☆ ☆ ☆ ☆

  麗娜到台北瘋了一整夜,天亮的時候才回來。

  當她拎著大包小包走進門時,卻正好看見佑奇親親密密地和藹藹坐在沙發上喝咖啡聊天,神態宛若恩愛夫妻一樣。

  她忽地放下了手上的購物袋,氣呼呼地街到了他們的面前--

  「這是怎麼一回事?」她尖聲質問。

  藹藹看了她一眼,突然替她感到難過起來,「正如妳所看到的。」

  「麗娜,我們的協議解除了。」佑奇抬頭說道。

  她晃了晃身子,不敢置信地瞪大雙眼,「為什麼?」

  「當初我們約法三章,妳和我回到台灣來照顧小傑,我讓妳有豐裕無憂的物質享受。現在我已經找到了我的真愛,小傑也將有個媽媽照顧他,所以我們的協議解除了。」他凝視著她,緩緩說出一切。

  「不,你怎麼能這樣對我?」麗娜想起自己將和英俊的他、豐足的生活和美麗的衣裳說再見,她不能接受地叫道,「我不答應,我不答應!」

  「我們是訂有契約的,別忘了。」他淡淡地提醒她。

  她一窒,隨即哀求地衝到他身邊,「佑奇,你不可以這樣就把我丟下,你別忘了我也是有功勞的,我替你照顧小傑五年啊!」

  他眸光一閃,語氣變得冰冷,「麗娜,妳也別忘了,妳曾經對小傑做過的一些『好事』。」

  「我……」

  「小傑都告訴我了,在我不在家和疏忽他的這些年來,妳一直在嘲諷他、刺激他,」他冷硬地吼道:「我和他的父子關係會這樣,除了我自己的疏忽之外,妳也一直在推波助瀾。」

  「我……」麗娜面有愧色地退了一步。

  「雖然如此,妳來到台灣和我耗了這麼多年,浪費了這麼久的青春,我也不會讓妳兩手空空的回去。」他握著藹藹的手對她微笑,然後才看向麗娜,「我已經在妳的戶頭裡匯人了五百萬,而且在倫敦也有一家服裝店讓妳去經營--這正符合妳的興趣,不是嗎?」

  「我……」麗娜不知該說什麼。

  情緒上,她是應該不是滋味地繼續和他抗爭,但是理智上,她又清楚地明白,這是一個非常優渥的補償了。

  她咬著唇,恨恨地看了藹藹一眼,「都是妳,讓我不得不接受這一切,我早該知道不能夠讓妳進狄家的。」

  藹藹看著她氣極的模樣,頑皮淘氣的個性不禁又起,她甜甜地笑道:「這麼準?那我建議妳可以回倫敦開家算命館,一定會很有賺頭的。」

  「妳這個--」

  「麗娜!」佑奇警告地叫了一聲。

  她一顫,低下了頭,「我……我一定得現在離開嗎?」

  她不甘心,不甘心就此輸在這個女人的手裡,但是不甘心又能如何呢?

  「最好這樣。」佑奇溫和地回道。

  麗娜猛地一跺腳,哭著街上樓去。

  「我這樣會不會太狠了?」藹藹吐了吐舌,喟歎道,「這樣做好像有點仗勢欺人,真是不應該。」

  「這是最好的結果,相信我。」

  「是嗎?」她兀自擔憂著。

  「妳就是太善良了。其實嘴上愛佔人家便宜只不過是妳的偽裝,對不對?」他輕點她的鼻頭,微笑道。

  「你又知道了?我以為我潑辣的本性是你親自認證過的呢!」地皺皺鼻子。

  「對對對,說得也是。」他煞有其事地點頭。

  「什麼呀!」藹藹不依地追著他打。

  佑奇笑著起身逃命,愉悅和歡笑散播在整個狄宅。

  窗外的冬陽也燦爛地笑開了眼。

  ☆ ☆ ☆ ☆ ☆ ☆ ☆ ☆ ☆ ☆ ☆ ☆ ☆ ☆

  過了寒冷的冬天,大地漸漸回暖,鳥語花香散佈在台南各地。

  狄家大宅外的花園也因為藹藹細心的照料而變得花團錦簇,春色明媚起來。

  藹藹和佑奇的感情因為彼此的珍惜與瞭解而更加深厚,他們兩個人甚至已經決定存下個月的十五舉行婚禮了。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