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追緝愛情高手

第24頁     蔡小雀

  瑛秋聽見他們稚嫩的聲音和談論,不禁又好氣又好笑,她輕歎道:「你們今年才國小五年級,請不要這麼早熟好嗎?」

  「我們關心老師的終身聿福呀!」他們倒是理直氣壯又異口同聲地嚷道。

  「謝謝你們喔!」她拍了拍額頭,頻頻失笑搖首。

  「不用客氣。」一堆小蘿蔔頭還一本正經地回答。

  瑛秋真是被他們給打敗了、但是她心底不自禁地湧起一股暖流。

  然而當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時,她也顧不得小朋友們的調侃兼關心了,她不時拾手看著時間,心裹盤算著他們一行人幾點會到達台北。

  她下午沒有課,所以可以早早地回家等高手來找她,一想到很快就可以見到睽別兩個禮拜的高手,她整顆心都飛揚起來。

  下課的鐘聲響了,她迫不及待地街出教堂跨上機車返家,連如蘋問她為何那麼急,她都沒時間回答了。

  就在她將車子騎上仰德大道時,身後一輛汽車突然間飛快地抄過她的車,還閃電般地停了下來。

  她嚇出一身冷汗來,差點就煞不住車。

  就在她嚇一跳,猛地停下機車的時候,汽車內突然鑽出一個人來,動作快捷地衝到她面前。

  瑛秋一怔,驚呼道:「你要干什……」

  那人立時揚起手重重地往她的頸側擊下,瑛秋被這樣強大的痛楚給擊倒,頓時不省人事地昏厥在地。

  這男子正是阿邦,他打探到了瑛秋的上課作息時間,特地在路上攔截她。

  他嘿嘿冷笑,得意地將瑛秋攔腰抱起,丟進車裹,然後將機車拖靠至路邊,並拿出事先準備的一張紙壓在機車上——

  任警官?報復已經來了,你的女人將成為死神的新娘,你永速得不到她,

  也永遠找不到她的!

  他坐進駕駛座後,飛快地將油門踩到底,衝下仰德大道,往自己租賃的地方而去。

  他先帶她回家堨h,再慢慢折磨地,看那個叫任飛的條子要到哪裹去找她。

  嘿嘿,他真是個天才!

  ☆ ☆ ☆ ☆ ☆ ☆ ☆ ☆ ☆ ☆ ☆ ☆ ☆ ☆

  高手回到台北後,第一件事就是興匆匆地上陽明山找瑛秋。

  他駕著吉普車駛上仰德大道時,驀地瞥見了一個熟悉的物體。

  奇怪,詖丟在路邊的那輛機車怎麼那麼像瑛秋的那一輛老機車?

  他直覺地多看了它兩眼,赫然發現車牌號碼和瑛秋的一模一樣。

  他猛然地將方向盤一轉,停靠在路邊,心中有個不祥的預感。

  高手懷著忐忑的心下車後,慢慢地走近那輛機車。

  看樣子不是因車禍被丟在這兒的,但是為什麼車在人不在呢?他正在納悶,卻發現了壓在車上的一張紙。

  高手拿起紙條時,臉色瞬間刷白了,隱隱而現的恐懼狠狠地自他心上鞭打過去——

  瑛秋出事了!

  ☆ ☆ ☆ ☆ ☆ ☆ ☆ ☆ ☆ ☆ ☆ ☆ ☆ ☆

  掃黑組的會議室中,高手焦躁地來回踱步,並且不時地發出低吼,英俊的臉龐因氣憤和著急而扭曲著。

  「高手,你冷靜一點,電腦已經在分析紙張上的指紋了,等一下就可以從電腦中過濾出歹徒了。」庭鷹拍拍他的肩膀,面色凝重卻鎮定地安撫道。

  「天哪!都是我害的,都是我拖累瑛秋的。」他痛苦地低喊著,整顆心都已經快要被撕碎了。

  一想到她有可能被傷害或者……他整個人就快瘋掉了。

  在他們緊急召開會議之初,大家已經將整件事情描繪出一個大概來了。

  照字條上的語意來分析,目前的情況是,歹徒並不是和瑛秋有過節才捉她,而是因為她是高手的「女朋友」,所以才被捉走的。

  而目前最有可能憤恨高手的「女人」的,唯有曾經放過話的趙強。

  可是他們不明白的是,要綁也應該是綁走潘雪姿呀?趟強不可能知道高手現在的女

  朋友是瑛秋,而且他也沒有必要恨瑛秋,他恨的應該是「害他」的潘雪姿!

  這是他們始終不明白的一點,於是他們分頭進行,小雀、電腦及靈狼繼續核對指紋,庭鷹和高手則拘提趟強到掃黑組的偵訊室中。

  一臉瘋狂又得意的趟強在看到高手時,立刻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你怎麼一副苦瓜臉呢?警官。」

  高手忍不住就要衝上前去,庭鷹抬手攔住了他,冷靜地開口:「別和他一般見識,他這個人是沒有理智的。」

  高手這才隱忍了下來,但是口氣仍然憤怒難當,「說!是不是你找人綁走了我的女朋友?」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他抬起下巴,大聲哼道。

  「你……」高手已經沒有心情和他耍嘴皮子了,他的拳頭緊緊地握起,恨不得好好地打他一頓。

  「你別再裝了,我們都心知肚明,這件案子一定是你教唆人家做的,不過很可惜的是,你的朋友太糊塗了……」庭鷹冷笑道,攻擊他心理上的弱點,「你想要他綁走潘雪姿對不對?可是他綁錯人了。」

  趟強得意的臉瞬間有些鬆動,但是他隨即甩甩頭,下巴抬得更高了,「綁錯人?哈哈,你不要小看我的朋友。」

  「這麼說你承認是你教唆人綁架的羅?」庭鷹挑起眉,冷然地瞪著他。

  趟強一窒,但是他馬上用一種「豁出去」的表情狂野地喊:「是又怎麼樣?反正老子和那個姓潘的娘兒們一命賠一命,我高興,你們想怎麼樣?」

  「我們不想怎麼樣,只是到頭來怕你後悔。」庭鷹微笑了,他的笑容中有著銳利精明的色彩,「後悔你的一命賠一命,根本是賠錯了。」

  「你說什麼?」他暴怒起來,眼睛活像是要將人吞下喉似地大睜。

  「潘雪姿現在人還好好地在她天母的住屋中,根本就沒有被你的朋友綁走,他綁錯人了。」庭鷹冷笑,「真是太可笑了。」

  看著趙強的心防和得意在庭鷹輕描淡寫的攻擊下崩潰,高手不禁欽佩起蘇大哥的睿智來。

  「如果你不相信的話,我可以撥一通電話給潘小姐,看看她是不是平安無事。」

  「如果她平安無事的話,你們幹嘛拘提我到這裹來?」趙強的臉色忽紅忽黑,他勉強控制自己。

  但這突然的冷靜已經沒有辦法說服庭鷹和高手。

  庭鷹繞了過去拍拍趟強的肩膀,趟強顫抖了一下,「你剛剛自己也說了,你的朋友綁了『潘小姐』,可是你不知道他其實綁的是穆小姐。」

  「我不認識什麼姓穆的。」

  「她才是我女朋友。」高手從齒縫間擠出造句話來。

  趟強的臉閃過了一抹迷惘,他瞇起眼睛,「為什麼?潘雪姿不是你的女人嗎?你自己親口說過的!」

  「你的消息太不靈通了,我們早就分手了。」高手冷漠地回道。

  趟強可怕地呻吟了一聲,自言自語地說:「該死,我沒有跟阿邦說清楚!」

  「原來你是教唆一個叫阿邦的人犯案的。」庭鷹一示意,高手馬上奔到會議室去。

  趙強驚懼地睜大眼睛,「我……我說出來了?我居然把他給說出來了?不!你不能夠單憑這樣就找他,你絕對沒辦法找到阿邦的。」

  「要不要賭賭看?」庭鷹微笑著。

  就在趙強被庭鷹的氣勢和話語給震懾住時,高手去而復返,焦急的臉上露出了笑意。

  「蘇大哥,我們查到了,那枚指紋真的是一個叫吳啟邦的人的,而且我們也查到了這個吳啟邦曾經和趟強一起犯下了竊盜罪,截至目前有兩次前科。」他興奮地說,臉上開始有了些血色。

  「查到了這個吳啟邦住在什麼地方了嗎?」庭鷹眼睛一亮。

  「他在敦化南路賃屋而居。」

  「那我們還等什麼呢?立刻行動!」庭鷹沉聲命令道,「叫小雀留守,並打電話叫原單位再將趟強拘回。」

  「是。」

  趙強呆呆地看著眼前這一切,不敢置信事情這麼輕鬆簡單地就被他們給察覺破解了。

  他們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超人嗎?

  ☆ ☆ ☆ ☆ ☆ ☆ ☆ ☆ ☆ ☆ ☆ ☆ ☆ ☆

  瑛秋昏昏沉沉地睜開了眼睛,努力克制住思心想吐的暈眩感,環顧著四周。

  「嘿嘿!你醒啦?」一個陌生又粗啞的男聲響起。

  瑛秋腦袋不禁刺痛了一下。天哪!那是誰?他就不能小聲一點嗎?

  可是當她努力往發聲的方向看去時,頓時倒吸了口涼氣,整個人從頭涼到腳。

  她統統記起來了。

  那張滿是橫肉又充滿暴戾之氣的臉湊近她,嘿嘿地笑道:「不要用那種表情看我,我長得很嚇人嗎?」

  瑛秋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她閉了閉眼睛,暗暗呻吟。老天,她最近怎麼這麼倒楣呀?不是被銀行搶匪追殺,就是被壞人綁架,她的生活過得真驚險哪!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