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追緝愛情高手

第23頁     蔡小雀

  「請不要做出那種足以列入受保護動物的稀有舉動來好嗎?」小雀說得好像在繞口令。

  「你可以說得簡單一些嗎?」瑛秋要求著,一副不是很懂的樣子。

  「簡而言之就是——你這種人已經絕跡啦!」小雀沒好氣地叫道。

  「有這麼嚴重嗎?」瑛秋啼笑皆非。

  「不要忽視這個問題,這很嚴重呢!」她搖頭晃腦地說,「你這樣子的懷疑他,根本就算不上是愛他,愛情本來就應該是以信任為基礎的,不是嗎?」

  瑛秋靦覜的笑消失了,她深思起來。

  小雀知道她的話多多少少已經影響了瑛秋,這才鬆了口氣打算吃三明治,卻發現手上早就空空如也。

  「我的三明治到哪兒去了?」她目瞪口呆。

  舔著嘴的黑毛還不識相地跳到她面前,高高興興地對著她吠。

  「你吃掉啦?」小雀忍不住槌它的大頭一拳,「大胃狗呀你?一

  黑毛示好不成反被揍,它連忙低鳴著告饒,可是小雀豈會如此就原諒它?她開始對它處以嘮叨極刑。

  「喂,我肚子裹可是有可愛的小寶寶吔,你害我吃不飽也就等於害我的寶寶挨餓,難道你忍心當這樣的一隻壞狗嗎?你以後還敢不敢做這種事?」小雀義正辭嚴、有板有眼地教訓它。

  黑毛則是動也不敢動地乖乖待在原地聽訓,還不時的發出哀求聲。

  面對這一人一狗正在上演的爆笑劇,瑛秋彷彿充耳不聞。

  因為她整個腦子裹都在深思著方才談論的話……

  她的理念想法似乎該做個修正了,然而當人魚公主躍升為仙履奇緣裹的仙度拉時,她又該怎麼調整這樣的心態呢?

  第十章

  他的眼神時而清醒時而瘋狂,然而當他突然願意會客時,他表現得冷靜無比。

  「你上次不是把你的母親趕了回去嗎?這次怎麼會突然答應要見她呢?」獄警忍不住好奇地問。

  他抬起頭來,露出了悔恨的神情,「我後悔了,我很想我的家人。」

  「好,走吧!你母親已經等很久了。」

  他戴著手銬和腳鐐走進了會客室,他的母親早就淚眼婆挲地趴在強化玻璃上呼喚他了。

  「可強,你在堶惘n不好哇?」她一拿起電話就是一陣啜泣。

  他冷靜到近乎冷酷地說:「媽,你幫我找阿邦過來看我。」

  她怔了怔,傻氣地問:「你找阿邦要幹什麼?」

  「他是我的兄弟,我有些事情要交代他幫我做。」

  「什麼事?」

  「你沒有必要知道那麼多,我也不會告訴你的。」他冷漠到了極點。

  面對兒子的無情和冷漠,她不禁哭了起來,「阿強,你怎麼會突然間犯罪被人家關起來呀?你就是被這些朋友給帶壞的,你還要我找他們來幹嘛?」

  「我沒有做什麼壞事。」他恨得牙癢癢的。

  他不過是對一個女明星表示他的愛慕之意罷了,居然遭受到這樣的對待。

  他恨,他不應該落到這個下場的,所以他要報復。

  他不會讓那個婊子那麼好過的。

  「阿強……」做母親的淚水直流,但是卻喚不回兒子已然瘋狂的心。

  「找阿邦來。」他重複了一次。

  「好……」她懦弱地應道。

  趟強掛上了電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會客室。

  ☆ ☆ ☆ ☆ ☆ ☆ ☆ ☆ ☆ ☆ ☆ ☆ ☆ ☆

  寂靜的深夜,瑛秋抱著抱枕發呆,陡然間電話鈴聲大作,她嚇了一跳。

  「喂?」

  「瑛秋,你睡了嗎?」

  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怦然地敲響了她的心,瑛秋覺得心底暖和了起來,她更加偎近電話,柔柔地回道:「還沒。你現在在哪?」

  「在飯店房間裹。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們的任務已經圓滿達成,大概四天後就叮以回台北。」高手深情又喜悅地說,語氣間儘是濃濃的相思之意。

  瑛秋驚喜不已,「真的?」

  「真的,我很快就可以回去見你羅!」他「嘻嘻」地笑了兩聲,「我這些天好想你,你有沒有記得想我?」

  她臉紅了,「又來了。」

  「唉,你都不說點甜言蜜語給我聽,我在遙遠的異鄉可是好寂寥、好孤獨呢!」他假意歎道。

  「要聽甜甜膩膩的話,你可以撥到OO二開頭的號碼去呀!」瑛秋突然有種開玩笑的心情,她愛嬌地調侃道,「保證你一定能夠聽到超級的甜言蜜語。」

  「哎呀,居然這樣的誘拐我,人家我可是純情少男呢!」高手哇哇大叫。

  「是,真夠純情的,需不需要我送個匾額給你呀?」

  「幹嘛用的?」他呆了呆。

  「上頭大大的寫上四個字——保證原封。」

  高手傻掉了,「哇哇哇,你什麼時候學會講黃色笑話的?我還歡迎試用哩!組長把你教壞的是不是?」

  「亂講,你想到哪堨h了?」她笑罵,「你自己說的,你是純情少男,所以我幫你特別加強註明『保證原封』,這樣不好嗎?」

  「天呀!你最近越來越皮了喔!居然也會消遣我了。」他笑得好開心。

  瑛秋和他越來越「沒大沒小」,就越表示她不把他當「外人」,而是當「內人」看待了。

  瑛秋不自覺地皺皺小鼻頭,吐吐舌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

  「哈哈哈,說得好,我們這樣越來越有『夫唱婦隨』的味道了。」他臉不紅氣不喘地說。

  「你別亂說呀!」她彆扭起來,臉紅得像番茄一樣。幸好他看不到,要不然他就知道她造句話說得有多心虛了。

  「我有沒有亂說,你以後會明白的。」

  「好了,我不跟你扯了,回來再談。」

  「是是是。」他的聲音驀地變得低沉沙啞、柔情萬千,「我愛你,晚安。」

  瑛秋掛上了電話,臉上淨是夢幻的色彩。

  她越來越不能抵擋這樣的深情了……

  ☆ ☆ ☆ ☆ ☆ ☆ ☆ ☆ ☆ ☆ ☆ ☆ ☆ ☆

  一個剽悍的男人大搖大擺地走進了會客室,他先呸了口檳榔汁後才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等待和趙強會面說話。

  一旁的警員實在看不過去,忍不住開口喝道:「喂,來這婼虷菢咫@點,不要這麼囂張。」

  那男人嘿嘿笑道:「警察大人,我知道啦!」

  警員哼了一聲,便走到門口去執行他一貫的站崗任務。

  過了不久,趙強出現在玻璃另一邊,他執起了話筒興奮地嚷:「阿邦,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

  「兄弟一場,我沒有理由不來看你的,不過我前天才剛從馬來西亞回來,昨天才接到你媽媽的電話知道你的事。嘿,你怎麼這麼遜?這麼快就被煞到?」他嚼著檳榔,無比惋惜地說,「我們合作過那麼多次,你一向比我聰明、比我厲害,雖然咱們也有失手過,但是畢竟機率很少的。咦?你這次是為了什麼被逮?」

  「我不是去偷東西被逮到的。」

  「那是為什麼?」

  「我喜歡一個女人,可是沒想到那個爛貨居然報警捉我!」他忿忿地說明道。

  「啥?原來是為了這種事被捉的?怎麼那麼背?」阿邦皺起眉頭,「你也真是的,何必為了個女人搞到這樣呢?女人嘛!有錢就有一大把了。」

  「錢?錢不能夠買到她,她比我更有錢。」他的臉上又露出瘋狂和癡迷的神隋來,「我是真的喜歡她,可是沒想到她居然這樣對我,我不甘心。」

  「那麼你的意思是?」

  「阿邦,你看在我們多年的兄弟份上,幫我一個忙好嗎?」他伸出一隻手來緊緊地搭著玻璃求懇,聲音壓得低低的。

  阿邦皺了皺眉,隨即爽快地低聲應道:「好,我阿邦也是講義氣的人,你有什麼事隋儘管交代好了,我一定給你辦得妥妥當當的。怎麼?是要我去找那個女人算帳嗎?」

  「對,但是不要一下子就弄死她,絕對要讓她痛苦久一點。」他咬牙切齒,卻是小小聲地說。

  「好,兄弟一場,就算我會被逮進籠子堙A我也要幫你完成這件事。」阿邦熱血澎湃地一槌胸,傻傻地做出愚義的舉動來。「她是誰?」

  趟強正要講,身後的警員突然大聲地宣告著:「時間到了,不准再談。」

  「掃黑組任飛警官的女朋友……」他唯恐說出「潘雪姿」這二個字會引起警員的聯想或注意,因此在匆匆起身離開的時刻,把握最後幾炒說出含湖的提示,「任飛的女朋友,記住。」

  「任飛的女朋友?」阿邦沉吟。

  他有的是消息管道可以打探到這個女人,嗯……

  ☆ ☆ ☆ ☆ ☆ ☆ ☆ ☆ ☆ ☆ ☆ ☆ ☆ ☆

  高手將在今天中午返抵桃園中正國際機場。

  瑛秋一早就緊張雀躍不已,上課的時候,連小朋友都感受到她的喜悅和焦急了。

  「老師今天一定是要去約會。」天真又鬼靈精怪的小朋友們私底下在竊竊私語著,「要不然就是那個帥帥的未來師丈要跟老師求婚了。」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