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古靈 > 縛神(上)

第14頁     古靈

  他又不甚自然地咳了兩下。「呃,愈來愈眷戀在她身邊的感覺,很溫馨、很窩心,也很貼心,雖然生活平淡,但我本來就是個平凡的人,對我來講,這種平淡的日子最適合我了。」

  「我也是,」老公都剖心自白了,郁漫依也不甘落人後。「憑良心說,老土男人實在不合我的胃口,記得當初見到他的第一面,我還在想:My  God,我真的要和這種腦袋裡裝屎的男人結婚嗎?是不是再慎重考慮一下比較好?不過……」

  腦袋裡裝屎?

  兩個小鬼竊笑不已,步維竹尷尬地又咳了好幾下,郁漫依聳聳肩。

  「沒辦法,當時急著要結婚的男人也只有他,只好隨便湊合囉!然而,婚後不久我就發現,雖然嚴肅又古板,但你們爹地確實是個非常可靠的好丈夫,很體貼,又顧家,還會幫忙做家事,也真心關懷我和你們兩個,或許對你們是嚴格了點,但我明白他是為你們好,而且他不會偏心你們任何一個……」

  她用力點點頭,表示對於丈夫這一點最令她感到滿意,其它的都不是大問題。

  「說也奇怪,即使在這十年之中,我們之間從不曾勾起什麼天雷地火,更沒有深情款款那種東西,有的只是一份淡淡的夫妻之情,但一向獨立的我就是不想失去他的關懷、他的體貼……嗯,嗯,我想人的習慣真的是一件很糟糕的事,一旦習慣擁有之後,就無法接受失去的可能……」

  雙眼眨巴著,她若有所思地說。

  「或許出任務的經歷確實多采多姿,非常刺激,很對我的性子,可是不管任務有多驚險,夜裡休息時,我一定會想到他,想到沒有他在身邊真的很不習慣。而且每當出完任務回到家裡見到他時,我就會湧出一股莫名的安心感,心想:真好,我總算回家了!好幾次,我都差點忍不住衝向前去抱住他呢……」

  說到這裡,她不好意思地搔搔頭髮。

  「老實說,我自認並不是一個戀家的女人,但我確實非常依戀我們的家呢!」

  姬兒的表情非常怪異,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想說什麼又強忍住。

  這哪裡是什麼淡淡的夫妻之情嘛!爹地眷戀媽咪,媽咪思念爹地,連她這個小小女生都能理解到他們之間絕不僅是夫妻情分而已,他們自己居然不了,還說得那麼煞有其事,這對豬頭夫妻到底有沒有一點自覺啊?

  「那,現在呢?」

  「現在?」郁漫依望向女兒,聳聳肩,決定再坦白一次。「他讓我心動!」

  眼色陡然轉深,「現在的妳……」步維竹徐緩低沉地說。「也非常吸引我。」

  「為什麼?」姬兒又問,決心打破砂鍋問到底。

  「為什麼?」郁漫依因她的問題而失笑。「那還用問嗎?因為現在的他很酷、很帥,也很強悍,很勇敢啊!」

  「同樣的,結婚十年,我也不知道妳是如此漂亮嫵媚,風趣迷人,」步維竹低喃。「而且非常俏皮又有生氣,有活力、有魅力,我是瞎了還是什麼?」

  「可是我還是比不上我姊姊那麼漂亮!」郁漫依脫口道,帶點嗆鼻的酸味。

  步維竹認真想了一下。「確實,不過她是塑料花,妳是鮮花,僵硬死板的塑料花再怎麼漂亮也比不上鮮花那樣自然生動又清香怡人,聰明的男人絕不會挑選塑料花。」

  郁漫依驀而綻開喜悅的笑容,彷彿真開了一朵花似的。「你是聰明的男人?」

  步維竹唇角微勾。「自然。」

  兩個白癡!

  聽到這裡,姬兒差點忍不住敲他們兩人各一記。「也就是說,媽咪有可能愛上爹地,爹地也有可能愛上媽咪,然後你們就永遠不會離婚囉?」

  夫妻倆四目相對,微笑。「是這樣吧!」

  米克一聽,不覺衝口而出道:「e?那不是很糟糕嗎?」

  不離婚很糟糕?

  哪裡糟糕了?

  夫妻倆很有默契地同時瞪過眼去,眼神好像打算一人一半分吃了他似的。

  「兒子,請問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那我就沒機會在你們離婚時乘機A一點好康的啊!」米克還很理直氣壯呢!

  「麥克趁他爹地媽咪離婚時要到了好多平常要不到的東西,好棒耶!」

  步維竹與郁漫依不禁啼笑皆非,姬兒更是猛翻白眼,再順手敲他一拳。

  「你是笨蛋嗎?」

  「我哪裡笨蛋了?」

  「還問我哪裡笨蛋,請稍微用一下腦筋好不好?還是你的腦袋裡只有豆花?」姬兒沒好氣地說。「我問你,爹地媽咪要是真的離婚了,你打算跟誰?誰給你多一點好處你就跟誰嗎?」

  「那當……咦?等等!」忽又停住,米克左右看看,然後歪著腦袋想了再想,愁眉苦臉地又搔頭又抓耳,好半天後……「算了,你們還是不要離婚好了,不然以後我就得兩邊跑,那樣好辛苦,我才不要!」

  「為什麼?」

  「我兩邊都想跟啊!」

  「你給我滾遠一點!」姬兒受不了地把弟弟推開老遠,再轉而注視父母。「最後一個問題,我們到底在躲避什麼?」

  「啊……」步維竹與妻子相覷一眼。「這個問題就比較討厭了。」

  「討厭也要說!」姬兒強硬地堅持。

  「我知道,不過……」步維竹以詢問的眼神目注妻子。「如何?」

  郁漫依略一思索。

  「姬兒去切點水果來,米克,你倒果汁,我們……呃,需要稍微商量一下。」

  究竟是要點到為止?

  還是傾盤托出?

  ☆☆☆☆☆☆☆☆☆☆  ☆☆☆☆☆☆☆☆☆☆

  當米克端來果汁時,夫妻倆還在小聲的嘰嘰喳喳,待姬兒將一大碗水果放在桌上之後,郁漫依突然不耐煩地揮揮手。

  「算了,全說了算了,反正都說到這種地步了,再保留也無意義。」

  步維竹無可無不可地聳一聳肩,於是郁漫依叫兩個孩子坐下。

  「現在我要說的可能比較令人難以理解,如果有不懂的,儘管問沒關係。」

  於是,郁漫依開始把在埃及所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孩子們,包括她和丈夫大打一場的經過,以及只有她和丈夫知情的事實。

  「……因為被埃及兵發現了,我們兩個就趕緊各自挑了一個石盒,情急之下也顧不得其它,順手抓了一把鐵錘就敲下去,我還以為要狠命K上好幾下,誰知道只敲了一下,石盒就自動裂開了,然後……」

  敘述驀然中斷,她好像不知道該怎麼往下說的猶豫片刻。

  「裡面突然冒出一股黑色的煙自動鑽進我的嘴巴裡頭去了!」

  阿拉丁的燈神?

  姊弟倆呆了呆,異口同聲的叫道:「妳在開玩笑?」

  「這種事能開玩笑的嗎?」郁漫依憤慨地駁斥。「麻煩妳動動妳空固力腦子想一下好不好!而且,說是一股黑煙,但事實上,當它鑽進我嘴巴裡之後,我卻感到有股實體感,又黏又滑,好像是一條……」

  說到這裡,她突然嘔了一下,再不甚情願地講出下文。「蛇,那真的很詭異,明明是股煙說!而且它還在我的嘴巴裡頭轉了好幾圈才繼續鑽進肚子裡,怎麼吐也吐不出來,又腥又臭,噁心死了!開玩笑?哼,我還想哭給妳看呢!」

  哈利波特的幻形怪?

  捂著嘴,姊弟倆瞠目結舌,四隻眼瞪住她的嘴巴,好像她的嘴巴裡剛長出一隻暴龍正在張嘴打呵欠。吞了好幾口唾沫後,姬兒才勉強移開視線,遲疑地瞄一下媽咪,再轉向爹地吶吶地問:「爹……爹地也是?」

  「我也一樣,但……」步維竹遲疑了下。「鑽進我嘴裡的是白色的煙,不腥也不臭,相反的,還有一股淡淡的青草香味。」

  是喔!這種東西都要一人一份才公平,拜託,夫妻相敬如賓也不用相敬如賓到這種地步吧?

  「然後……它們就留在你們的身體裡面?」

  「而且有事沒事就跟我哈拉兩句,」郁漫依喃喃道。「真無聊!」

  「嗄?」

  「沒什麼,總之……」郁漫依兩手一攤。「就是這樣!」

  「什……什麼總之就是這樣!」姬兒不敢置信的大叫。「請別說得這麼輕鬆好不好,媽咪?這麼可怕的事……慢著,妳為什麼不老實告訴他們?」

  「然後讓他們拿我們當白老鼠一樣關起來研究?」

  「而我們會被當作人質來防止你們逃跑!」米克竟然一點也不害怕、不擔心,還興奮得很。「真是酷斃了!」

  不曉得如果她先斃了他會怎樣?

  姬兒狠狠白他一眼,再回過頭來。「可是我們也不可能逃一輩子啊!」

  「我們也逃不了一輩子,遲早會被找到,所以……」步維竹頓了一下。「我們正在想辦法。」

  現在還在想辦法?

  天哪,這對父母實在令人擔心耶!

  「好吧!反正我們是小孩子,自己也不能幹嘛。」姬兒有氣沒力地嘟囔,很不甘心,又沒可奈何。「算了,我要去看電視了,今晚要回放一部我想看的影片,米克,你不是也要……」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