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凌淑芬 > 胎記

第10頁     凌淑芬

  她說得輕描淡寫,卻引來郎霈的側目。看樣子這妮子今晚心情不太好。

  回到他的住所,凌苳已經熟門熟路了,放下背包,自動往客用浴室走去。五分鐘後出來,廚房的微波爐正好叮的一響。

  「哇,那是什麼東西?聞起來好香。」她抽抽鼻子。

  「算你運氣好,剛才我送一個朋友回家,順便停在李記買了點消夜。」郎霈將小籠包、沾料和餐具放在餐桌上。「吃吧。」

  啊,聽他一講她對媽咪真有點過意不去!其實剛才是凌曼宇打電話回來,問她消夜要吃小籠包還是豆沙包,她才知道餐會結束了。她推說今晚要睡在碧雅家,自己抓了一下時間,故意出現在他家附近閒晃。

  「唉!」這大概是她這輩子第一次為男人如此用心了。

  「年紀輕輕的,歎什麼大氣?」郎霈被她逗笑了。

  「郎霈,有時候你會不會覺得,你的家人就是無法瞭解你真正想要什麼?」她嚥下口中的小籠包,眉心的結總是解不開。

  「經常。」郎霈眸中的意緒深長難測。

  「那你如何克服這種感覺?」

  郎霈先進廚房端出兩杯熱茶,遞給她一杯,自己淺啜了一口,修長的手指沿著杯緣滑動。

  「多數時候,我很感激他們的不瞭解。」

  「為什麼?」

  郎霈的心靈深處有一個角落正在變得柔軟。一直以來,郎雲是為他領航開釋的那個人,而今,輪到他去引領另一個年輕的靈魂了。

  「這個世界上最困難的,並不是家人不對我們好,而是我們無法拒絕他們的好。」郎霈深深看著她。「當家人自己以為明白你的需要時,他們就會認為自己有干預的自由,所以有時候不被瞭解反而是幸福的。」

  「但是,既然他們是我的家人,本來就應該愛我、瞭解我,這是天經地義的呀!」話說回來,她確實有很多事不會跟父母說。

  「愛你的人不見得瞭解你,瞭解你的人也不必非愛你不可。天下沒有那麼多理所當然的事,即使是親情。」他淡淡而笑,把吃剩的消夜收拾乾淨。

  天下沒有那麼多理所當然的事,即使是親情。

  她太把老爸老媽的愛視為理所當然了嗎?三十五歲卻擁有一個二十歲的女兒,確實是一件挺尷尬的事,對朋友應該也很難解釋吧!當初梁千絮發現她就是安可仰的女兒時,不也整個人都傻住了?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爸媽從來沒想過介紹她給他們的朋友。

  除去身為她的雙親之外,他們只是普通的男人和女人,他們也會想擁有自己的生活。她確實要求太多了……

  郎霈正低頭洗碗,驀然間,一副溫暖的軟軀貼上他的背心。

  他並未回頭,也不趕她,只是微微一笑,繼續洗自己的碗。

  凌苳聽著他穩定的心跳聲,突然感覺,無論父母親想不想讓她參與他們的生活,最重要的是,她認識他了。

  「郎霈,我真的真的很喜歡你……」

  孩子話!他仍是微笑著,繼續把剩餘的餐具清洗乾淨。

  ☆☆☆☆☆☆☆☆☆☆  ☆☆☆☆☆☆☆☆☆☆

  「早安。」

  清晨七點半,不速之客站在門外,胸前三顆鈕扣沒扣,黝黑的俊臉笑綻出白燦燦的牙,性感浪蕩得不可思議。

  「早。閣下是剛回國或正要出國?」郎霈的雙眸清醒得不像個被吵下床的男人。

  「你這小子真沒趣,七早八早的摸上門也嚇不到你。」安可仰不甚滿意地將一個小盒子扔給他。「我要趕九點的飛機到美國一趟,這是上次替你帶回來的機械表,趁著這次北上順便攜來給你,否則下次不知道又何時才能碰面了。」

  「謝謝,我再開張支票給你。」

  「不急。千絮正在車子裡等我,不進去坐了。」安可仰揮了揮手。

  說時遲那時快,客用浴室門打開,水蒸氣與倩影一起飄了出來。

  安可仰吹了聲口哨,一把勾住他的脖子,賊忒兮兮地笑。

  「好傢伙!前陣子看那些八卦媒體亂寫,我還以為他們又在瞎扯了,沒想到我們的優等生身邊真的有辣妹相伴!不錯不錯,我都快以為你無慾無求到準備當少林寺方丈了。」

  「她是我朋友的女兒,你的思想不要太污穢。」郎霈皺著眉掙開他的箝制。

  「怎麼一大早就有客人?」凌苳聽到動靜,立刻拿掉頭上的大浴巾。

  父女倆打了照面,同時僵住。

  從頭到尾只有男主人搞不清楚情況。「安,這位是我朋友的女兒鈴當;鈴當,這位是我朋友安可仰。」

  詭異的沉默持續了好一會兒,結果,最先反應過來的人是,凌苳。

  「嗨。」她綻出一個甜得滴出了蜜來的燦笑。「老爸,早安,好久不見。」

  老爸?郎霈的下巴掉下來。

  安可仰一把揪住他的胸口。

  「他媽的!郎霈,我女兒為何會衣衫不整地出現在你家裡?」

  第五章

  原來和郎霈鬧出緋聞的女主角竟然是他女兒!

  安可仰簡直無法置信!

  這怎麼可能?鈴當是如何認識郎霈的?曼曼介紹他們認識的?

  原本她還不肯跟他回來,最後是他的威脅加上郎霈的強迫才說動了她。他是她父親!跟他回家有這麼困難嗎?

  「我就是喜歡他,不要你管!」凌苳昂起下巴和他迎戰。

  「你知不知道他是誰?」安可仰像只踩到刺的大熊,在客廳裡穿梭咆哮。「他是郎霈!我的死黨!在輩分上你要叫他一聲叔叔!」

  「少誇張了,他才大我十歲而已,我叫他一聲『哥哥』都叫得來!」她仰起娟秀的下巴。

  「大哥個頭!他是我的朋友,就是你的長輩!」安可仰捶一下茶几。

  「對,你的朋友怎麼能變成我朋友呢?」凌苳冷嘲熱諷。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他瞇起眼。

  「反正我就是喜歡他,你沒有權利阻止我。」凌苳的脾氣可是從他那裡遺傳來的。「當初你要和梁姊在一起的時候,我有說過什麼嗎?」

  她說的還少了嗎?安可仰忍下跟女兒翻舊帳的衝動。

  「你為什麼不去和你同齡的男孩交朋友呢?」

  「因為我不想要和我同齡的男孩,我只要郎霈!」她固執的表情和她老爸像透了。「你太年輕又不是我的錯,我隨便交一個大我五歲的男朋友就差不多是你的同輩了!要怪就怪你自己好了。」

  「起碼那些人不是郎霈!」安可仰炸開來。

  「郎霈有什麼不對?我和他男未婚女未嫁,兩個人都沒有固定交往的對象,為什麼不能在一起?」

  「他想跟你交往嗎?」安可仰的嗓音危險地壓低。

  她頓了一頓。「只要沒有你們從中搗亂的話,我有辦法讓他喜歡我。」

  「聽你滿口喜歡、喜歡,孩子氣還這麼重,談感情不是喜歡就夠了。」安可仰挫敗地爬梳一下頭髮。

  「我已經不是孩子了!我總有嘗試的權利吧?你每次跟一個女人交往都認定了非她不娶嗎?」凌苳盤起雙臂反駁。

  他瞄旁邊一語不發的未婚妻一眼,粱千絮感受到他的目光,聳聳肩,一副「跟我無關」的表情。

  「我認識郎氏兄弟五、六年了,他們兄弟倆喜歡哪一型的女人我太清楚了,郎霈真正放在心上的女人是你媽咪凌曼宇!」安可仰只好丟出重武器。

  凌苳嬌顏刷白。

  「可是媽咪對他沒有相同的感覺……」

  「那不代表你媽和我就會贊同你們兩人交往。」安可仰重重歎了口氣。「聽著,鈴當,你想選擇任何男人,我都可以不加干涉,唯獨郎霈,我真的不認為那是一個好主意。如果有一天我愛上你的死黨碧雅,把她娶回來當你的繼母,你會是什麼感覺?」

  「所以你只在乎你的女兒愛上你的朋友,只在乎你以後見到朋友會很尷尬,你根本不在乎我想要什麼,從頭到尾你在乎的只是自己而已!老爸,你怎麼這麼自私?」凌苳猛然跳起來,憤怒地衝回房間去。

  「鈴當!」安可仰追上去。

  砰!熱辣辣的閉門羹賞了他一碗。

  梁千絮放下報紙,只能寄與無限同情的眼神。

  「謝謝你的幫忙與開導。」他挖苦道。

  「我對郎霈沒有太多印象,只在飯局上見過他一、兩次,我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記憶中,郎霈總是微笑不語的時候居多,除非話題涉及他關心的人,否則他幾乎不太開口的。

  「我真不敢相信!我們安然度過她的青春期,她卻等到二十歲才跟我鬧叛逆。」安可仰拍了下額頭,癱坐在她身旁。「我女兒竟然愛上我的死黨!我的死黨耶!」

  「其實他們兩個在一起也沒什麼不好啊。」梁千絮倒是持樂觀態度。

  他的眉眼口鼻全糾在一起。「拜託!要我看著我的寶貝女兒跟好朋友親親熱熱抱在一起,你不如殺了我比較快。」

  「自私的傢伙!」梁千絮笑他。

  安可仰橫她一眼。「我是認真的,郎霈那傢伙太晦澀深沉了,和凌苳的個性完全相反。最後若不是郎霈被她逼瘋——這一點我無所謂,就是凌苳陪他一起死氣沉沉——這一點我就很有意見,所以,我絕對不看好他們兩個人湊一對!」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