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重生之霸道人生

第四卷 第五十四章 變革前夜 文 / 隔壁小王

    第五十四章變革前夜

    這天一早把蘇振宇從上海接到杭州,兩個人又在杭州總店的辦公室裡交頭接耳,研究蘇振宇從韓國帶回來的手機配件。一大包亂七八糟的配件散落在桌上,趙大喜也真沒想到這些配件會這麼簡陋粗糙。

    抓起個劣質的芯片放在手裡看了一陣,滿心懷疑:「這些破玩意能行嗎,這工藝也太粗糙了吧?」

    蘇振宇把胸脯拍的光光響:「放心吧一定行,在韓國我們已經試過了,組裝起來保證能打電話!」

    趙大喜大腦袋是真的有些癢了,忍不住伸手抓一抓:「這個肯定不行,呃,過兩天你再領人去歐洲跑一跑,去芬蘭。」

    蘇振宇想一想才認真點頭:「行,那我再去歐洲轉一轉,照我看設計方案內核還是用韓國的,電池可以用新加坡的……再加上咱們自己生產的外殼,拼拼湊湊一定能行,反正我是挺有信心。」

    趙大喜滿意的拍拍他肩膀,山寨貨嘛就得拼拼湊湊,怎麼便宜怎麼來。反正便宜沒好貨的道理人人都懂,愛買不買又沒人強迫你買。他心裡自問是心安理得,這年頭最便宜的進口手機也得賣近兩千塊,這錢讓洋鬼子賺走了多划不來。

    卓梁兩女看著他們搗鼓一陣,梁婉忍不住搖頭:「你們這不是坑人嘛,誰買了你們的手機算倒霉了。」

    趙蘇兩人很是不以為然,蘇振宇跟她不熟還不好說什麼,趙大喜當然又是滿嘴的歪理。

    而且還振振有辭:「我拿槍逼著誰買了嘛,啥叫售後服務……這麼便宜的手機還想要售後服務?」

    連卓婷也聽到搖頭失笑,梁婉也氣到小臉通紅又說不過他,她從小接受的是正規教育,講歪理當然是講不過趙大喜的。

    還是卓婷沒好氣的笑一笑,扯著她走了:「反正咱們又不買假貨,隨他折騰去吧。」

    她們走了趙蘇兩人就更放肆了,商量著怎麼才能把這山寨貨做的象名牌,還是得在外殼上做足功夫,內核的部分想改善也難,最少也要把外殼做的光鮮靚麗,因此侵犯了洋大人的知識產權也實屬無奈。

    這天晚上在鄭副省長家,又把這些部件拿給鄭梁兩人看看。

    鄭副省長也看的直撓頭,為之側目:「這不就是一堆破爛嘛……嘖,你看看這地方都生蚺F!」

    趙大喜乾咳兩聲裝沒看見,梁新城也忍不住失笑,開個玩笑:「你行啊趙大喜,三天不到露出本性來了吧,你個賣狗皮膏藥的江湖郎中……哈哈,我早晚讓人去工商局舉報你,什麼玩意!」

    趙大喜又咳嗽兩聲斜眼看他:「熟歸熟,請梁總說話注意身份。」

    梁新城哈哈笑了一陣拿手點一點他:「你純屬有病,這麼一堆破爛撐死了,一年能賣幾個錢?」

    連鄭佩也都是大惑不解,弄不懂老趙這一回是怎麼了,一下糊塗了還是昨晚喝多了,拿這麼一堆破爛當寶貝了。趙大喜也跟著嘿嘿笑了兩聲,把嘴巴閉嚴了什麼也不說,心裡念叨著燕雀安知鴻鵠之志。老子的北山集團要與時俱進,早晚要涉足新興七大產業,到山寨電子產業蓬勃發展起來的那一天,就是北山集團進軍電信通訊業的號角。

    就算通訊產業是國企壟斷又怎麼樣,還是需要承包商的嘛,再退一步講即便在國內受政策打壓,不還有廣闊的東南亞市場嘛。印度也好越南也好非洲兄弟國家也好,早早晚晚有一天,都要插滿北山集團的大旗。

    而這一切的前提,前提中的前提,是讓老百姓都用的起便宜手機,老百姓連個手機也買不起,還談什麼電信通訊業的遠大前途。他為了打造北山集團也真是施展全身的本事,他志不在山寨電子市場他瞄準的目標,是山寨電信產業背後的電信通訊產業,而且瞄準的還是國外市場,那才是真正一本萬利的大買賣,也是能換回外匯的支柱產業。當然這些秘密都得深埋在心裡,跟誰也不能說。

    面對眾人的嘲笑,趙大喜也只是語重心長的笑兩聲:「我把話先放在這裡,兄弟,記住了,這是一場社會變革!」

    梁新城自然沒有他超越時代十年的見識,對此不屑一顧哼了兩聲,把妹夫叫到跟前嚴厲警告一通,然後拽拽的回上海去了。鄭副省長被大舅子教訓了一通,深愛的女人又辭職了,這一陣落寞起來時不時的找趙大喜出去喝酒。每每喝的酩酊大醉,讓周圍人看的也為之心驚,勸又勸不了。

    梁婉態度也日漸冷淡,乾脆從家裡搬出去了,自掏腰包在西湖邊上也買了一幢房子,還跟卓婷做了個鄰居。眾人這才想起來梁大小姐,可真不是靠男人養活的家庭主婦,她出身豪門本身也身家殷實,銀行裡的存款夠她吃喝幾輩子都花不完。

    這麼個結果也真是出了趙大喜的預料,任他再精明對這種夫妻之間的家務事,也是覺得無從下手。能管天能管地也管不了人家夫妻感情,鬧了一真還鬧到分居了。趙大喜一時也沒什麼好辦法,只能找上鬱悶的鄭副省長去臨海釣魚,暗中讓卓婷把梁婉也偷偷的叫來,給他們夫妻製造點驚喜,他能做的也就這麼多了。

    哪知道這兩口子在臨海見面,一下又吵的不歡而散,趙大喜心裡痛苦的呻吟兩聲,他性格最受不了這些婆婆媽媽的事情,乾脆兩手一攤不管了。把梁婉叫回自己家裡,讓海草海燕勸她兩句,讓朱宇陪著鄭副省長出海釣魚散一散心。

    他自己拍拍屁股到了東官,在街上轉了幾天拿出幾百萬資金,收購了一家名叫恆通的電信通訊公司。這家公司本身也是苦於資源稀缺,經營不善已經快垮掉了,一知道有人要接手馬上就痛快的簽了轉讓合同。公司老闆簽字的時候已經再偷笑了,看一眼趙大喜心裡肯定在大罵傻帽,一個賣花生油的也想插手新興通訊產業,真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

    趙大喜自然是挺無所謂,在眾人懷疑的眼光注視下,開開心心把恆通通訊搬進臨海大廈,正式併入北山集團,並且改了個名字叫北山通訊。下屬員工裁一裁辭退了一大半,一共就留下了十幾個人,天天閒著沒事在辦公室裡打撲克看小說。

    北山集團上下大為不滿,連林海燕也忍不住抱怨,公司裡養這麼些閒人幹嘛,這真是錢多了沒地方花了吧。趙大喜這回卻是十分固執,他心裡很清楚這十幾個人裡面,有兩個可是從日本留學回來的,其他人也大多是有高學歷的專業人才,現在在公司裡養著將來都能獨擋一面。

    他本身是沒有讀大學的機會,更心知肚明在這些新興產業來說,高學歷的未必能行,沒有高學歷的卻是肯定不行。不但在臨海大廈裡養著這些懷才不遇的人才,他自己還天天跟這些人泡在一起,手下人往往在總裁辦公室裡找不到他,也都知道去十六樓的通訊公司辦公室找他。

    趙大喜跟這些高學歷的尖端行業人才混在一起,也在心裡感慨什麼叫與時俱進,就是不能指望著吃老本。在他的設想裡北山集團涉足的領域,理應是高中低檔搭配,在他的商業帝國構想裡面,通訊產業應該是舉足輕重的。

    過了一陣安逸的日子也沒發生什麼大事,剛過完國慶節趙大喜整個人顯得焦躁不安,他的焦躁也讓身邊的人莫名其妙,互相打聽著趙總這是怎麼了。只有趙大喜自己心裡清楚2001年11月11號,將是改變他的命運,改變北山集團命運的重要一天。這一天晚上的19時20分,卡塔爾首都多哈喜來登飯店的馬佳利斯大廳裡,中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為了這一天他用了四年時間來籌謀計劃,事到臨頭仍是有些準備不足,手裡資產都加起來,滿打滿算也不過十個億,能調集的資金更是絕不會超三億。好在手裡都是些優良資產,真到無計可施的時候也只能去跟銀行開口了。

    他身邊的人跟著他擔心了起來,看他舉止逐漸正常了才放心不少,這天一早趙大喜帶上朱宇,在東官公安局張局長家裡,背著東官市委所有人見了東官市工行支行的行長耿亞新,耿行長一時受寵若驚,好在趙總對他態度相當隨和,不但親自給他倒酒,還大大咧咧跟他兄弟相稱。

    耿行長也是個聰明人,當然知道趙總應該是要有什麼大動作了,這是要管他借錢了。又實在想不出來以北山集團的實力,還想借錢幹點什麼,耿行長想一想突然覺得毛骨悚然,趙大喜都要管他借錢了,那一定是有大事要發生了。天底下沒有不透風的牆,消息傳出去東官上下一片嘩然,四處找北山集團的高層打探消息。

    趙大喜要有大動作了,這消息等於是在東官市裡面投下一顆重磅炸彈,一幫平時攀不上交情的人急的抓耳撓腮。出入張局長家攀交情的人越來越多,弄的張漢乾脆連家也不回了,市政府辦公室吳主任成了另一個紅人,家裡禮物都快堆的擺不下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