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美食掌門人

龍騰世紀 第396章 有你妹的緣! 文 / 風雨中的塵埃

    同樣現這位未來嫂子異狀的秦曉偉,也不由順著目光看去,卻現夜色火光之下,一個背著背包,身著旅行裝的男子正那裡不停地拍著什麼。

    「嗯?」輕輕皺起眉頭的秦曉偉,可不想自己大哥好不容易修成正果,只等年齡一到就能圓房領證的感情再出現什麼波折。

    好,一旁的安馨很快就給出了解釋,說道:「嘻嘻……木頭,你是不知道,剛剛嫂子去買那個冰汁豆花的時候,居然被人給攔了下來,讓她幫忙做個模特。」

    聽了這話的秦曉偉到是眉頭一鬆,畢竟當初他可是也給某人做過模特的,知道這種事情其實並沒有大家所想得那麼複雜。

    就像那次玄武湖邊上邂逅章澤恬一樣,雙方之間也只是合作與交易的關係。所以,相對於這事兒來說,那個攝影師本人的危險係數反而大。

    畢竟他的這個嫂子從老家出來到現,並沒有經受過現代都市種種誘惑的考驗,而且攝影師這種職業對女性的殺傷力尤其深。

    何況憑藉著過人的視力,秦曉偉已經現這位不但長得挺帥氣很有氣質,而且一看就知道是個嘴皮子很利的傢伙。

    這不,就這一會兒的功夫,這位攝影師已經攔下了三撥正逛街的美眉,並且成功地讓對方自願地充當起自己的臨時模特,還都是免費的。

    而且平心而論,不管是長相還是氣質,秦曉偉也知道自己的哥哥與這位相比較起來,確實是有著很大的差距。

    可即使如此,不管是說他霸道也好。不講理也罷,這傢伙並不介意自己的空間裡再多出一位身兼攝影師的勞動力出來,還是被抹去主觀意識的那種。

    畢竟瘋狂的石頭這部電影裡,整天只知道泡妞的攝影記者謝小明,不就經常把自己的職業給說成:「我香港是學人體藝術的……」

    這萬一要是再碰上一個同樣打著攝影的名頭,伺機四處泡美眉研究人體藝術的傢伙,按照秦曉偉的想法。抹去主觀意識都算是輕的。

    「木頭哥,我沒……沒有答應做他的模特就走開了。」女孩子天生的細膩。讓樸慧賢很快就察覺到了自己這位未來小叔子的不對,於是連忙解釋道。

    估計是感受到了男友的疑慮,一旁的安馨悄悄地扯了扯對方的衣衫,湊過頭去笑著說道:「放心,木頭。嫂子她沒問題的。」

    瞥了一眼已經恢復正常,眼神清澈的樸慧賢,秦曉偉臉色一鬆,孩子氣的撓了撓頭,笑道:「瞧你們說得,我是那麼小氣的人嗎。」

    可就這三位打算轉回寬窄巷子繼續今天的美食探之路時。卻聽到一個頗有磁性的聲音響起:「美女,等一下,等一下啊。」

    看著已經被自己的上了危險標籤的傢伙,居然主動找上了門。秦曉偉當即上前一步,擋了女友與樸慧賢的面前。

    做為一個攝影師,觀察力為重要,所以,一溜小跑竄到近前的帥哥攝影師,很快就看出了問題,當下燦爛一笑,笑著說道:「你好朋友。抱歉打擾了。」

    俗話說抬手不打笑臉人,看著很客氣也很規矩的對方。秦曉偉也笑著回答道:「你好,不知道你有什麼事兒嗎?」

    「哦。是這樣的,我姓柳名隨風,是一名攝影師。」說著柳隨風舉了舉手上明顯很專業也很昂貴的照相機器表明了身份,接著才很有風地說道:

    「實是不好意思,剛剛無意跟您身後的兩位美眉遇上了,覺得很合這寬容巷子的氛圍,所以就邀請她們做我的模特。」

    「可能是有了什麼誤會,所以我特地過來解釋一下,免得影響到大家晚上出來遊玩的心情,冒昧之處還請你多多見諒。」

    不得不說,這位確實很會說話也很直爽,三言兩語就將事情的經過給說了出來,末了,還學著古人拱了拱手,做了個抱拳的動作,很是灑脫。

    也正是因為如此,秦曉偉無形之對走過來之後,從頭到尾都沒有亂瞄亂看,神色也很坦然的對方到是不由自信地起了一些好感。

    「呵呵……柳先生言重了,只是我嫂子不習慣與陌生人多做接觸罷了,談不上什麼誤會。」點明了樸慧賢的身份之後,秦曉偉還不忘提醒道:

    「哦,對了,忘了說,柳先生你以後對人行拱手禮,記得造成不要把右手放到左拳上,不然,懂行得看到了,估計會適得其反的。」

    「哦?為什麼會這樣?」重又抱了抱拳,自以為沒什麼錯的柳隨風不由一臉好奇地問道。

    「正常的抱拳禮應該是左手放右拳上,反過來得,某些地方是給死人行禮時才用得。」眼瞅著對方這麼好學,秦曉偉自然不會放過充當老師的機會。

    「哎呀!抱歉抱歉,我也是頭一回知道這抱拳禮居然還有這樣的講究,呵呵……真是失禮了。」並沒有多做懷疑的柳隨風從善如流地改正了錯誤,歉意地抱拳道。

    幾句話的功夫,雖然並沒有放鬆警惕,但秦曉偉心裡原本的那點怒氣卻已經消散不見,畢竟這位灑脫的氣質實是讓人難以生出惡感來。

    「柳先生太客氣了,既然誤會已經澄清,那我們就不打擾你繼續取景了,告辭。」抱拳回了一禮的秦曉偉,說完同樣很灑脫地帶著女友與樸慧賢轉身就走。

    看著三人離去的身影,柳隨風並沒有開口挽留,而是聳了聳肩,臉上流露出一抹迷人的笑意,自語道:「真是個有趣的人啊。」

    隨後視線一轉,看到不遠處又有個合心意的漂亮美眉正走過來時,臉上的笑意頓時濃了三分,快上海走上前很紳士地笑道:「美女,抱歉打擾一下啊……」

    而另一邊。走回到寬窄巷子之後,原本都不說話的秦曉偉三人,卻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木頭,這個柳隨風臉皮可真厚,嘻嘻……他也不怕這麼貿然地上前攔人,會被人家美眉喊非禮啊。」捂著嘴笑個不停地安馨說道。

    「得了,就他那長相還有氣質。但凡有點眼力的美眉都不會喊非禮,不但如此。估計只要他願意,有得是美眉上趕著倒的。」

    「而且不知道你們注意沒有,這位攔下的美眉要不是單身,要不就是兩三個美眉一同出遊,那種帶著男朋友的。人家可不會攔。」秦曉偉搖頭笑道。

    「咦?你不說我還沒意,好像還真是這樣啊,看來這位也挺聰明,難怪除了嫂子之外都沒有失過手呢。」安馨一臉恍然地說道。

    「小馨,你怎麼不說當初這位也要找你拍照片的啊?怎麼?怕木頭吃醋還是生氣?」眼瞅著這話題又轉了回去,又急又羞的樸慧賢不由說道。

    「啊?我沒有說嗎?」忽閃著很是無辜的眼神。安馨這才看著自己的男友笑問道:「木頭,你真得會吃醋嗎?還是會生氣打我一頓?」

    「醋是肯定會吃,生氣到還不至於,畢竟能哄著美眉給他拍照也是人家本事。我還不至於那麼霸道。」聳了聳肩,秦曉偉很坦白地說道。

    「哈哈,我就知道。」得意地衝著樸慧賢眨巴了眼睛,安馨笑道:「這下嫂子放心了,他們秦家人都厚道的很,才不會亂脾氣和家庭暴力呢。」

    「小馨姐,這張嘴就是能說,我可說不過你。」嗔怪地瞪了對方一眼。知道對方也是好意的樸慧賢,也就沒再糾結下去。反正她是個很知足的人。

    否則也不會自願地成為第一批空間移民的一員,並且又因為工作的緣故。日久生情心甘情願地要嫁給秦曉兵了。

    畢竟樸慧賢的思想之,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念頭很根深蒂固,但與她們村其它女子不同的之處,卻是知道如何給自己選一個為合適的對象。

    雖然秦曉兵的長相談不上相,但也是濃眉大眼五官端正,又有一手不錯的廚藝,為人雖然有些小不著調,但本性憨厚老實。

    對於一直想組建一個能像自己父母那樣和和睦睦幸福美滿家庭的樸慧賢來說,這樣的男人遠比那些被都市的燈紅酒綠給迷惑的那些強多了。

    看了看時間,現這一趟又是吃又是玩的轉下了居然足足快兩個小時,秦曉偉於是問道:「點多了哦,是回去還是繼續,你們決定。」

    雖然明知道時間還早,可因為剛剛柳隨風的出現,不管是樸賢慧還是安馨都不免有些意興闌珊,於是決定暫時就逛到這,反正後面還有得是時間,不著急。

    同樣因為某人的出現,也不想再逛下去的秦曉偉,眼瞅著女友與樸慧賢都給出了否定的答案,正下懷,於是帶著二人攔輛出租車就往辣麵館趕了回去。

    剛下了停店門口的出租車,正好碰上了隔壁專門賣包子的老闆正門口打掃衛生,秦曉偉出於禮貌給對方笑著點了點頭。

    可沒成想,因為午辣麵館的生意好,捎帶著連這家的包子也多賣了一些。有了這共同的利益,這位的態自然要顯得親近多了。

    看到秦曉偉他們三人之後,先很是客氣地打了個招呼,然後才操著本地腔說道:「秦師傅,你這晚上怎麼不開門?有不少人來吃麵,錯過不少生意勒。」

    「啊?不會?」聽了這話的三人,面面相覷之後不約而同地很是驚訝。

    要知道,這還只是開業第一天,午能賣那麼火就已經很不錯了,晚上居然還有人專門找過來吃麵,不得不說這成都人為了美食,果然很執著。

    謝過了包子店老闆的好意提醒之後,藉著閒聊的功夫秦曉偉總算搞清楚了這位姓鮑,雖然不是包子的包,卻依舊讓他暗偷笑不已。

    光是姓還不算什麼,這位的名字是一絕,叫子傅,連名帶姓一起念,一個不小心就將鮑子傅念成了包了鋪。可真是相得益彰切得不服都不行。

    聊完之後,回到二樓住處的秦曉偉,自然不可能放著山泉小築那邊的溫泉不去享受,傻乎乎地住這邊受罪。

    於是直接將頭一批空間移民時,為了填補物種需要一起移進空間的高加犬給扔了一條出來看門,自己則帶著安馨與樸慧賢又回到了山泉小築。

    而這時,之前接到電話秦爸秦媽還有秦曉兵。早就等了這邊,看著一家人團聚。秦曉偉哈哈一笑,揮揮手就帶著家人一起轉移進了自己的空間裡。

    由於移民簽證還沒有辦下來,秦爸秦媽想完全消失還不太方便,可自打空間激活了傳送能力之後,每天晚上他們都會進到空間裡進行睡眠。

    考慮到能量方面的節省。還有現如今空間裡的資源儲備已經足夠,物種的繁衍也都上了正軌,所以秦曉偉幾乎不再調整時間流速。

    可即使是這樣,單以空間裡充沛的靈氣和再適宜不過的環境,哪怕就是睡上一晚,所能得到的好處也是別人求都求不來得。

    第二天一早。帶著敖伍的監管之下,已經敖好的五鍋牛肉湯,外加大量的干切與紅燒牛肉和各種配菜,秦曉偉他們三人回到了位於成都的麵館之。

    雖然早已經不是第一次進行空間傳送。可兩千公里左右的距離,只是眨眼的功夫就這麼一跨而過,安馨與樸慧賢的心裡依舊難免有些小不適應。

    由於所有的食材與用料都是準備好的,所以,三人掃地的掃地,抹桌子的抹舊子,點灶的點灶,各司其職有條不紊。

    原本還想著不是很忙。跟隔壁的老鮑再聊聊,可看到人家又是和面。又是配料,還要上籠屜蒸。忙都忙不過來,也就只能打了個招呼就做罷了。

    等時間一晃到了七點多,街道上的人流也開始慢慢多了起來。

    「老闆,來碗乾切大碗,多加點辣子!」

    「老闆,我要紅燒大碗,辣就行。」

    「給我來一份素拉麵,大碗的多加辣子。」

    ……

    隨著顧客的上門,秦曉偉他們三個也就沒了閒聊的時間,拉麵的拉麵,收錢的收錢,招呼客人的招呼客人,各自忙碌了起來。

    「這湯可真香,老遠就聞到了,害得我吃了一半的粉都扔了。」

    「切,告訴你別吃早飯你還不信,這下知道這裡的面好吃了。」

    「昨天吃過一次,我就愛上了這面,特別是這裡的辣子,嘖嘖嘖,那叫一個香,吃下肚跟吞了團火似的,燒得人那叫一個爽!」

    「辣?沒聽說過這個牌子的面啊,能做出這種口味來,不可能一點名氣也沒有啊。」

    「就是就是,瞧見沒,這才開業第二天,來吃麵的人就這麼多了,要是時間開得久了那還得了。」

    「這牛肉湯聞著確實香,可這裡面該不會放了什麼東東?」

    「切,你懂個什麼,告訴你,我昨天早上和午都這裡吃得,這家麵館的老闆和老闆娘,早飯飯也都跟我們吃得一樣,曉得不嘛?」

    「啊!你不早說,老闆,剛剛那碗素拉麵幫我換成紅燒大碗的,多加辣子啊。」

    ……

    其實對於這面裡是否加了什麼東西的猜測,秦曉偉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畢竟這年頭國內的飲食安全確實是個讓人頭痛與害怕的問題。

    可眼瞅著原本準備好的說辭還沒用上,結果就被人家一句話就給無意解決了,這意外的收穫到是讓他欣喜之餘又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

    而出乎這傢伙意料的是,原本還以為會像昨天一樣,做完早上這段小高峰之後,還能有點時間跟隔壁的老鮑再聊上幾句本地的風土人情。

    可沒成想,這早上的生意居然一直陸陸續續地做到了午,連板凳都沒什麼時間坐,就別說閒著沒事兒吹牛打屁了。

    這麼好的生意,到是讓忙完早高峰之後,就沒什麼生意的包子鋪羨慕不已。好,兩家不但不是同行冤家,而且還能借勢多做點生意。

    這不,只是一個早上的功夫,光是給麵館之邊就賣了一籠還多,要知道這鮑子傅賣得可不是湯包,一籠頂多就八隻,不袗的大籠屜少也能裝四十來只。

    等到午的高峰其剛開始沒多久,這第一鍋的牛肉湯居然就給賣得精光,要知道這一口鍋可是足有近升的容量。

    就算秦曉偉做生意講究,用得都是原湯而沒勾兌開水,可加上麵條本身的體積,一碗拉麵能用到的湯其實並不多。

    就秦曉偉一邊感歎著這好東西不管走到哪裡,是金子總會光,一邊從後廚房又拎了滿滿的一鍋牛肉湯換到爐灶上時,一個意想不到的聲音突然響起:

    「咦?這麵館居然是你開得?哈哈……這樣都能碰上,我們可真是有緣啊。」換了身休閒裝的柳隨風,胸口依舊掛著他那頂級的單反,臉上滿是意外的驚喜。

    可惜,秦曉偉此時的心情與這位剛好相反,看著眼前這張陽光燦爛的笑臉,他不由腹誹道:「你丫《封神演義》看多了,有你妹的緣啊!」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