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美食掌門人

龍騰世紀 第395章 麻婆豆腐 文 / 風雨中的塵埃

    一行三人沿著街道,踏著夜色徒步走寬窄巷子之,這裡的夜色喧鬧卻透著一股子無法忽視的寧靜,古樸的風情讓人流連忘返。

    因為是成都為知名的所之一,所以,夜色的遊人挺多,卻並不繁雜,不少人都沿著街道自由地閒逛,毫無思地拍攝、記錄著。

    自然地穿行寬窄巷子的各個角落裡,自由感受古宅沉澱的風情,找一個安靜的露天咖啡館坐下,遠離街道的喧囂多了很多隨意的安然。

    小憩之後,重踏上征途的秦曉偉他們,再一次將目標瞄準了路邊那些顧客盈門的各種吃食。

    一陣夜風吹來,浮動的濃香將三人的注意力不約而同地給吸引了過去。一處小攤前,二十好幾個顧客正圍那裡。

    油香、蔥香還有辣香,以及一股清的豆香從裡面不停地擴散開來。站攤前的顧客顯得很期待也很安靜,沒有絲毫的焦急與不耐。

    「木頭,裡面到底是什麼好東西啊,這麼多人排著隊等。」被擋人群外面看不見裡面風情的安馨,有些急切地說道。

    給了女友一個交給我搞定的眼神,走上前墊起腳尖伸著脖子往裡面一看,結果秦曉偉樂了。

    說起川菜,因為口味的不同,可能每一個食客被詢問到喜歡哪道時,下意識反應出來的菜品多半不會一樣。

    可要說為普及也為能讓天南地北,甚至是國外的食客們耳熟能詳的一道川菜,卻是看起來不起眼的麻婆豆腐。

    而這隻小攤前,能讓這麼多食客們安心等待,就足以說明這道即可做為菜餚。又能算做小吃的美食,其自身的魅力有多麼的大了。

    得知裡面賣的是麻婆豆腐之後,安馨的興趣絲毫沒有減少,拽著男友的手那裡撒嬌著,燈光映射之下的嬌美光芒四射。

    「好好好,買,我買還不行嗎。不過。三個人一起排隊太浪費了,這樣。我這裡排隊,你和嫂子去別處看看有啥好吃的。」

    「咱們以這家豆腐攤為心,兵分三路,買回好東西之後再這裡集合,隨時保持電話聯繫好不?」輕輕地捏了捏女友嫣紅的臉寵。秦曉偉笑道。

    ir!」聽到這話的安馨,雙腿併攏纖手一抬就來個了軍禮,調皮透露出一絲颯爽英姿的風采,頓時又讓不少逛街看美眉的男性看呆了眼。

    看著女友她們離去的身影,秦曉偉笑著加入到豆腐攤前的隊伍之,光影交織的夜景、熙熙攘攘的人流。這一刻他的心裡滿滿的全是幸福。

    「我說兄弟,你可真是讓人羨慕的好福氣啊。」排前一位的年青男子突然回頭,操著一口帶著川味的普通話笑著說道。

    先是一愣,隨後明白對方所指何意地秦曉偉。感受著話的善意,於是笑著回答道:「呵呵……是啊,所以才要珍惜啊。」

    正說著呢,就見一個衣著時尚的美眉從不遠處走來,那位有些小帥的男子,不由得意地指了指,說道:「怎麼樣,我的女朋友。也不錯。」

    「呵呵……我說兄弟,你這福氣也一樣讓人羨慕啊。」看著美眉燈光下的嬌媚玲瓏。秦曉偉比劃了個大拇指,很誠心地笑道。

    「那是……」邊朝著自己的女友揮了揮手。那小帥鍋邊意得志滿地說道:「我可是花了不少功夫才打敗情敵可追到手的。」

    「哈哈……那就一起好好珍惜。」看著這兩位眼神交匯時的脈脈溫情,秦曉偉不由笑著說道。

    「嗯嗯……那是當然得。」小帥男點頭應道。

    就這時,隨著豆腐攤上滋啦之聲爆起,空氣的香氣頓時濃郁了三分,勾得所有人都顧不上說話,一個勁兒地那裡嗅啊嗅啊,很是陶醉。

    一鍋麻婆豆腐出爐,總算讓停止不前的隊伍動了起來。等到快秦曉偉的時候,前面那位小帥鍋卻又回頭低聲說道:

    「兄弟,聽我一句勸,這邊的麻婆豆腐雖然很地道,但也不要多買,一份就夠了,留著點肚子,後面還有很多的美食,夠你一路吃到飽得。」

    「哈哈……那可真得謝謝兄弟你的提醒了。」面對著善意的話語,秦曉偉笑著回答道。

    「不用客氣。哎呀,到我了,不聊了,回見啊。」這位說完,飛快地遞出鈔票換回一盒麻婆豆腐,然後接過零錢竄到那美眉身前,你儂我儂的依偎著離去。

    擦肩而過的小小插曲,讓秦曉偉進一步融入到了這座喧囂而寧靜的夜色之,不過,他的的注意力就被攤主遞過來的那盒麻婆豆腐給吸引了過去。

    這道川菜名餚對身為廚師的秦曉偉來說並不陌生,其特色於麻、辣、燙、香、酥、嫩、鮮、活,行內有稱為八字箴言。

    麻,指豆腐起鍋時,要灑上適量的花椒末。而這花椒卻不是普通的花椒,要用漢源進貢朝廷的貢椒,才會麻味純正,沁人心脾。

    辣,則是選用龍潭寺大紅袍油椒製作成的豆瓣,剁細煉熟,並加以少量熟油海椒烹膾豆腐,使其味又辣又香。

    燙,意思就是起鍋後立即上桌,絲毫聞不到制豆腐石膏味,冷浸豆腐的水蚳,各色佐料原有的難聞氣味,只有勾起食慾的香味。

    酥,指煉好的牛肉餡子,色澤金黃,紅酥不板,一顆顆,一粒粒,入口就酥,沾牙就化。

    嫩,則指的是豆腐下鍋,煎汆得法,保持其色白如玉,有楞有角,一捻即碎的嫩滑特色,故而吃起來大多用小勺舀食而不用筷子。

    鮮,指全菜原料,俱皆鮮,鮮嫩翠綠,紅白相宜。色味俱鮮,無可挑剔。

    至於這活嗎,卻是正宗麻婆豆腐的一項絕技。

    寸把長的蒜苗,豆腐上根根直立,翠綠湛蘭,油澤甚艷,彷彿剛從畦地採摘切碎。活靈活現,但夾之入口。俱皆熟透,毫無生澀味道。

    讓秦曉偉意外得是,這小小的一處豆腐攤,所烹調出來的麻婆豆腐,居然占齊了這八字箴言。比一般川菜館做得還要地道,難怪會有這麼多人願意等待。

    十五元一份的價格,雖然並不便宜,但他看來卻絕對是物有所值。要不是還得留著肚子對付後面的美食,這傢伙剛剛真打算多買上兩份。

    就秦曉偉猶豫著是先偷嘗幾口還是等女友與樸慧賢一起分享的時候,突然就聽到一個銀鈴般的笑聲從身後傳了過來:「嘻嘻……木頭。我們回來啦!」

    回頭望去,就見安馨與樸慧賢一前一後,小心翼翼地端著各自手上的東西,朝這邊走來。

    「哇!這麻婆豆腐可真香!」剛一走到近前。安馨就被自己男友手上那兩分色香味俱全的豆腐給吸引了注意力。

    不過,她到是沒忘顯擺一下自己手的吃食,說道:「木頭,你猜猜我和嫂子買了什麼?」

    打量了一下兩人手被有意擋著的容器,秦曉偉也不揭穿,而是探出脖子深吸了一口氣兒,細細回味之後才笑道:

    「嫂子手上的這個,應該是用大豆、紅豆還有蜜蜂做為材料做出來的甜食。而且應該還是冰的。至於小馨你嗎,嘿嘿…應該是這邊的特色小吃龍抄手。」

    「啊?你怎麼猜出來得?」眼瞅著賣關子吊胃口計劃慘敗。安馨嘟著嘴邊說邊將擋身前的手移開,露出了正被放塑料袋裡兩隻不大的一次性小碗。

    而一旁的樸慧賢也滿是驚訝地看著自己未來的小叔子。沒有了遮擋她手上同樣被放兩個塑料袋裡的小碗也隨之露了出來。

    「木頭哥,我買得是冰汁兒豆腐。」

    「哈哈……原來是冰汁兒豆花,不過,怎麼貌似跟我查得不太一樣啊?」聽樸慧賢揭開謎底之後,秦曉偉有些意外地笑著說道。

    「是啊是啊,我一開始也以為這個是冰激凌呢,一問才知道是用豆腐做的。」嚥了口口水的安馨連點著小腦袋附和道。

    也難怪他們會這樣奇怪,要說這冰汁兒豆花,也算是四川有名的小吃之一了。用料做法雖然簡單,但卻色澤潔白,香甜涼爽。

    可眼前這份冰汁豆花明顯有別於傳統,調有蜜的紅豆沙的襯托之下,嫩白色的豆腐花猛一眼看上去還真有種冰激凌的感覺。

    說啥?大冷的天吃這玩意有病?

    切,你太奧特了!

    別說這冰汁豆花兒了,這年頭大冷天吃冰激凌的也比比皆是。再說了,川味小吃的特色就是一個辣字,也只有像冰汁豆花這種冷食,才能緩解味蕾調和諸味。

    至於安馨買的龍抄手,換個名字可能大家就耳熟能詳了。這玩意又叫餛飩、雲吞和馉饳,大江南北幾乎到處都有它的身影存。

    之所以會叫龍抄手,據說龍抄手創始於上世紀40年代左右,當時春熙路『濃花茶社『的張光武等人商量合資開一個抄手店。

    取店名時就諧「濃」字音,也寓有「龍騰虎躍」、生意興「隆」之意,就給定名為『龍抄手『延用至今。其特點是皮薄、餡嫩、湯鮮。

    抄手皮用的是特級麵粉加少許配料,細搓慢揉,擀製成『薄如紙、細如綢『的半透明狀。肉餡細嫩滑爽,香醇可口。

    至於這龍抄手的原湯則是用雞、鴨和豬身上幾個部位的肉,經猛燉慢煨而成。原湯又白、又濃、又香。讓人每次都會將湯水一飲而方能罷休。

    美食當前,三人自然沒再囉嗦,不約而同地向散著**辣氣息的麻婆豆腐動起手來。

    當碧綠的蒜苗、嫩白的豆腐與潤紅的紅油豆瓣被送入口時,一場糅合了脆嫩滑爽、麻辣香酥的味覺風暴頓時三人的口腔爆開來。

    翠綠湛蘭、油澤甚艷的蒜苗脆嫩爽口,色澤金黃的牛肉餡兒入口就酥、沾牙就化,煎汆得法的豆腐色白如玉鮮嫩爽滑。

    沁人心脾麻辣鮮香,雖然辣得讓人「嘶嘶」地直抽冷氣,麻得讓人不停地用手扇著嘴。可依舊無法阻止那一勺一勺接一勺的堅定動作。

    「呼……好辣好麻,不過,好好吃啊!」隨著後一口麻婆豆腐被瓜分一空,顧不上額頭上已經辣出的細汗,秦曉偉長長地吐了口氣說道。

    而一旁的樸慧賢一臉嫩臉也被辣得浮現出一片嫣紅,看著已經空了的豆腐碗,水汪汪的大眼睛裡滿是意猶未的神色。

    到是安馨嚥下口的豆腐之後。一邊狂抽著冷冷的空氣給自己的口腔降溫,一邊有些含混不清地說道:「嫂子。快,快把豆花拿出來讓我緩緩。」

    「哈哈……」看著女友的糗樣,秦曉偉邊笑邊從塑料袋將冰汁兒豆花拿了一碗出來。

    剛一打開蓋子,一股子甜香就四溢而出。紅的豆沙、白的豆花,再加上晶瑩剔透的蜂蜜。寬窄巷子的燈光折身之下煞是好看。

    等安馨搶過小勺將這冰汁豆花舀進嘴裡,原本火燒火辣的口腔頓時為之一涼,隨著沐浴清涼的味蕾慢慢地復甦,一股子恰到好處的甜香頓時四溢開來。

    豆沙的軟糯細膩、豆花的滑嫩多汁,再加上蜂蜜的甘冽與濃稠,三種滋味層層疊疊。她的嘴裡交織出讓人心醉的甜蜜。

    按理說這個季節吃冰汁豆花應該會覺得有些冷,可實際上吃起來卻是正當時,幾口下去,不但口腔香甜涼爽重煥生機。就連整個人都有種身處夏日吃著冰激凌的清涼錯覺。

    看著笑彎了雙眼的女友那裡美滋滋地吃著冰汁豆花,對這種甜食沒太大興趣的秦曉偉略嘗了幾口就將注意力放了後的龍抄手上。

    看著一隻隻彷彿雲團一樣飄浮白亮湯水的抄手,一時之時,他的思緒不由順著那股子鮮香,沉浸了小時候的回憶之。

    一時之間,母親廚房剁好餡料拌上各種調味,擀出一張張薄如紙的面皮,然後手料理出一碗濃香撲鼻的餛飩的身影。恍惚間浮現秦曉偉的眼前。

    「哈哈,味覺又恢復了!咦。木頭你傻呆呆地幹什麼呢,這龍抄手不好吃嗎?」突然響起的聲音打破了他的回憶。

    與普通的餛飩不同。有著紅油、醋、姜、蒜等多種調料烹製而成的龍抄手,看起來油亮亮、金燦燦,聞起來香噴噴,讓人垂涎三尺。

    而光是從湯色上分,這龍抄手就分有紅湯、清湯和奶湯這三種湯底,再加上餡料的多樣兒,讓這方寸之間的美味是變得多姿多彩起來。

    拿起一次性小勺舀起一隻飄飄然然的抄手送入嘴細細品味,龍抄手皮薄、肉多,肥而不膩的特色頓時顯露無疑。

    舌頭的攪動之下,幾乎都不用咀嚼,口腔裡就已經充斥著滿滿的爽滑鮮香,一邊吃了三隻,秦曉偉這才女友戲謔的眼神停下手。

    「咳咳……這龍抄手確實不錯,小馨,嫂子趁熱趕緊嘗嘗。」老臉有些微紅的秦曉偉,輕咳兩聲掩飾了一下自己的失態,招呼道。

    「哼哼!才不要吃你的口水,嫂子,我們一起吃紅湯的。」衝著男友吐了吐香舌做了個鬼臉的安馨,轉頭笑道。

    看著面前這一對的恩愛,回想著自己的那位,雖然少了份細膩但卻勝樸實憨厚,樸慧賢原本就被辣紅的臉上是一片嫣紅,眼裡滿是濃濃地幸福感覺。

    「哇!好辣好辣!不過,果真像木頭說得,好吃,真是好吃。」貪嘴的安馨一連吃了兩隻沾滿了辣油的龍抄手之後,一邊扇著手一邊說道。

    不得不說,之前的冰汁豆花雖然看著不起眼,但川味小吃的地位卻是必不可少得,甜潤清涼的口感不但能緩解味覺上的麻木,能將川味的麻與辣給襯托的淋漓致。

    一路行來,龍堂客棧、精美的門頭、梧桐樹、街簷下的老茶館、還有種種古色古鄉的景致,構成了寬巷子獨一無二的吸引元素。

    至於窄巷子的特點,說白了就是院落。

    上感天靈,下沾地氣;宅有園,園裡有屋;屋有院,院有樹;樹上有天,天上有月。這是華夏式的院落夢想,也是窄巷子的生活夢想。

    一邊享受著各種本地的、外地的美食,一邊穿梭熙熙攘攘的人流之,欣賞著路兩邊帶有歷史印跡的獨特韻味,東瞅瞅西逛逛,歡聲笑語不斷。

    「哎呀!我們逛過頭了。」突然現古色古鄉的牆壁上掛著一塊寫有井巷子的路牌,張望了一下那明顯與寬窄巷子迥然不同的現代氣息,安馨不由說道。

    「原來是到了井巷子了,小馨,嫂子,你們累嗎?要不要去這邊逛逛,聽說這邊可是能讓人們成都精緻的傳統建築裡,享受聲色斑斕的夜晚哦。」秦曉偉笑道。

    這一點其實都不用說,順著巷口看去,路兩邊一溜排的酒、夜店、甜品店、特色零售、輕便餐飲以及創意時尚,構成了極具現代氣息的時尚動感娛樂區。

    就安馨糾結要不要去轉轉時,突然現身邊的樸慧賢看向某個方向,愕然之後這臉色「騰」的一下,隨即就變得紅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