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恐怖靈異 > 民國老兵志怪談異

第一卷 鄉村詭事 第十章 半截缸 文 / 笑看茶涼

    第十章半截缸()

    經過那次鬼打牆事件後,我算是對鬼怪精靈類的東西是深信不疑了!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徹底改變了我的世界觀、人生觀!

    當然,改變世界觀、人生觀的直接後果就是,膽子越來越小,特別是怕走夜路,對那些亂葬崗子、新老墳院類的地方,打心眼兒裡就有一種恐懼和厭惡的感覺!

    又過了些時日,無所事事的我們,就又操起了老本行——逮魚捉蝦掏黃鱔!不過,我們只是逮魚摸蝦,至於到集上去賣的活兒,就交給了父母長輩或哥哥們!

    天氣越來越熱,也更適合我們的活動。不過,幹我們這行的人也越來越多,魚蝦越來越小越難逮!一天下來,還不及往常一個時辰的收穫多!

    無路開路、沒法想法!我和狗蛋、大傻一商量,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魚是野生的,誰想逮誰逮,誰也管不住!唯一的辦法就是,我們不到離村莊近的河溝池塘的地方去,專揀人煙稀少、偏僻荒涼的地方!

    這樣的地方,在人口較少的解放前,當然有的是,而且旁邊有一個好大的水塘。這就是離村莊十里開外,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斷頭嶺!

    說起那斷頭嶺,其實也就是將罪犯秋後問斬、執行死刑的地方。聽老一輩兒的人講,從大清朝開始,那個地方就是劊子手揮刀的老地方,無數或罪大惡極、或含冤無辜的人,就在那裡告別了人世!

    當時,主要的行刑方式,就是砍頭!劊子手一刀下去,屍首分家、血如泉湧!聽說多年前,曾有一個被誤判死刑的人,在斷頭嶺行刑時,劊子手手起刀落,那人的頭顱滾有丈遠,仍在雙目瞪圓、大聲喊冤,而那無頭的身體,頸上熱血上噴,但就是硬著不倒!連那監斬官也嚇的屁滾尿流……

    至於那罪犯的屍首,若是十惡不赦、無人收屍的,就被扔在旁邊的那個大池塘裡,時間長了,那裡的水十分肥厚,養得裡面的魚蝦,個個體大肉多,活力驚人……

    之所以到那裡逮魚的人比較少,一是因為那裡較為偏遠,光靠兩條腿的時代,確實不大方便;更主要的原因是,相傳那裡有半截缸出沒!

    所謂的半截缸,只是鄉俗口語,指的就是沒有頭顱的屍體!據說,鄰村的黃大福,當年就曾遇到過:當時,斷頭嶺附近的莊稼地,種的多是玉米高粱類的長稈作物,三五個人在地裡幹活,旁邊人跟本看不到、找不著!

    那年秋天,勤勞的黃大福一個人,到斷頭嶺玉米地裡收拾莊稼。平常一下地幹活,不到天黑不收工的黃大福,沒想到還沒去一個時辰,就慌裡慌張的跑了回來,渾身是土、像丟了魂一樣,驚慌失措、目光呆滯!

    後來,聽黃大福講,當時他剛到地裡開始幹活,就聽到不遠處有嘩啦嘩啦的響聲,心想,這是誰啊,比我下地還早,就悄悄的走了過去,沒走幾步,就看到一個人背對著他,蹲在那裡在忙著什麼,剛想打聲招呼,那個竟站了起來,我一看,天吶,立馬三魂嚇走了兩個半:那人竟然有胳膊有腿,就是沒有頭!也就是農村所說的半截缸!

    黃大福趁那個半截缸還沒轉過身來,就拔腿快跑,一路上不知摔了多少跟頭兒,不敢往後看,也顧不得疼痛,一口氣兒衝到了村裡,才知道渾身濕透,汗水沾上塵土,像和泥一樣裹在身上,心跳得好像要跳出來一樣咚作響……

    從那以後,斷頭嶺那片地,沒有一家人再種玉米高粱類的長稈作物,全種的是小麥谷子紅薯類的,一眼能看很遠,而且沒有人再敢一個人到那裡伺弄莊稼!

    當然,那畢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再說,周圍全是小麥,一眼能看十里遠,又是大白天的,三個人一塊肯定沒啥問題!

    我和狗蛋、大傻帶上逮魚捉蝦掏黃鱔的那套傢伙,興沖沖的向斷頭嶺進發,準備多逮些大魚,換成錢買條獵槍,以後打獵時又方便、又壯膽兒的!

    到那兒已快中午,我們三個迅速下水,相互配合,不一會兒就逮到七八條大m魚,每條不下五斤,長約二尺掛零兒!

    「這次真來對地方了,大魚真多啊!」大傻邊忙邊興奮的說。

    「是啊,哎——快點兒,你旁邊還有一個大傢伙,好,這就對了,還是條m魚啊,鯉魚都上哪兒去啦」,我邊說邊指點大傻注意身邊還有一條大魚。

    「彥真哥,咱這樣再來幾回,就能買個獵槍了吧?有把獵槍就好了,我早就想弄一桿了,真是個好東西!」狗蛋邊干邊問我。

    「沒問題的!只要咱多逮點大魚,就能換得了不少錢,到時咱仨一人一桿獵槍,再打獵時,別說是個山雞野兔的,就是碰上狐狼野豬等大傢伙,咱也能打死它!」,我給狗蛋鼓鼓勁!

    就在我們憧憬著逮魚換錢買獵槍的美好前景,正興高采烈、手舞足蹈的時候,狂風猛吹,陰雲密佈,這夏季的天,真是翻臉比翻書還快,剛才還是風和日麗,這會兒就陰得擰得出水來!

    「趕緊收傢伙上來,看來這場雨下的不會小了,快點回家吧,以後再來!」我喊了一嗓子。

    話還沒落音,狗蛋他們倆還沒上來,豆粒兒大的雨點就砸了下來,剎那間疾風驟雨撲天蓋地,天地之間灰濛濛的,好像瞬間到了傍晚一樣!

    「這鬼天氣,小心點,別滑倒了,對了,招呼好東西,魚別忘這兒啦,趕緊回去吧!」我抹了把臉上的雨水,提著魚,一步三打滑的和狗蛋、大傻離開池塘,準備回家。

    還沒走多遠,就聽狗蛋驚恐的對我說,「彥真哥,大傻,恁看前面是咋回事兒?」

    我擦了擦臉上的雨水,好看清楚,這麼定睛一看,我手中的魚就啪的一聲落在了地上,原來就在離我們數十丈遠的地方,有一群人在雨中高舉雙手,向上又蹦又跳的,最令人膽戰心驚的是,那群人都有手有腳有身子,就是沒有頭!

    「是……是……是半截缸!」大傻也看清楚了,嚇得語無倫次。

    我們三個就站在那裡,進退不得,兩腿不聽使喚似的抖個不停,不知如何是好!

    風更狂、雨更密!我們就傻呼的站在雨中,任憑風吹雨打,就是邁不開步子。心中的後悔與恐懼漸漸升騰……

    是啊,要不是為了買什麼破槍,我們怎麼會,明知這有鬼、偏向鬼窩行呢!

    就在我們後悔交加,膽戰心驚的時候,低空中一道閃電,像劍一樣劈開雨霧,接著一聲炸雷,震耳欲聾!前面的那群半截缸也就剎那間消失不見了!

    見此情景,我們丟掉了魚,撒開腳丫,沒命的向家裡跑去……

    從那以後,我們再也沒有去過斷頭嶺,而斷頭嶺的那群半截缸,仍會時而在噩夢中將我驚醒……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