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清濁變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 我不是八戒(二) 文 / 汽車

    更新時間:2010-03-24

    孫悟空說起這個甚是歡喜,孫本男心裡能夠想到他那手舞足蹈的猴子模樣。「那既然這樣,就別怪我下手狠了,傷你個七葷八素也算是小師弟為大師兄你暫且報了個小仇了!打不過你沒關係,陰人老子最拿手啊!」只見孫本男的眼神之中露出了幾抹狡黠的目光,甚至帶著點兒奸笑,朝著那石頭棺材就「轟轟轟轟」的砸了過去。

    孫本男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他的手都被震的虎口裂開了,這個石頭棺材居然沒碎?可正當孫本男目不轉睛的看著七彩石棺的時候,只聽得一聲「卡卡卡卡……」的聲音在孫本男的耳邊響起,那散發著七彩螢光的石棺裂開了一道微微的縫隙,隨即掉下來一堆又一堆的碎小的石塊……

    孫本男連忙脫了自己的襪子,將這些個碎石全都裝了進去,儼然一個撿著了金子似的,只差哈喇子就流下來了,嘴上還不停的念叨,「哼,早知道和尚都沒有好東西,這南海二十八佛閣的和尚居然就是鎮壓我大師兄的那個奸人的幫兇和弟子,我一定不能讓你們太好過了。」

    孫本男心下想著,猛的一抬頭,卻看到那七彩石棺的裂縫正在以肉眼幾乎不可見的速度迅速的增長,增大,「我靠,老子不會這一下子就給這七彩石棺給打成這副德行了吧?」

    孫本男心中正在沾沾自喜的時候,忽然聽得孫悟空在他耳邊痛聲的罵道,「不是師兄看不起你,就你那點兒差勁兒的修為還根本不足以能夠將這七彩石破成這副德行,我看是你手中的那個生蛌瘍K棍子倒有可能是個奇物。」

    孫本男下意識的悄悄手中這個不起眼的東西,「我靠,這樣都能撿到寶。」孫本男也顧不上那石棺繼續碎裂了,反而是將這些個東西在隱變衣裡一卷,成了一個隱形的包袱繫在了自己的身上,手裡拎著那根甚是不起眼的鐵棍子就從這第七層寶塔上下去了。

    孫本男從這第七層下來的時候,本想著那癡對老和尚會大大的驚訝一番,孫本男幻想了好幾種他嚇昏過去的可能,但當他真的從第七層走下來的時候,卻是大大的失望了,因為這原本是癡對老和尚呆的第六層則是一個人都沒有。

    「靠!」孫本男不由得在心底狠狠的雙手豎起中指,「老子可是兩千年來的第一人,居然一個迎接我的都沒有?就把老子這麼晾在這裡了?」孫本男此時的心裡好像是一盆涼水將滿腔的熱情(其實是滿腔的壞心眼兒)給澆了個滅,心裡不免起了不少的怨懟。

    心下琢磨著,孫本男的腳步卻也沒有停下,而是繼續的從這第六層往下走,而出乎孫本男意料的則是,一直走到第一層,都沒有見到那受塔的癡對老和尚的存在,這下子孫本男心裡可真就是有點兒憋氣了,心說你這老和尚豈不是認為我一定會死在第七層?老子就這麼被你們瞧不起麼?說著,孫本男則大搖大擺的就走出了這般若波羅密敬佛塔,然後朝著自己的大男別院的方向即可而去。

    正當孫本男想要過這個濃霧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那隱變衣已經當了包裹皮了,這時候雖然也用不著什麼隱身怕被別人發現,但是沒有了徹底遮蓋住自己氣息的功能,孫本男若是一個走神,就容易被送回這起始點處,反而無法走出去,「我靠,這破迷霧陣實在是煩到死。」無奈,只要是想過去那麼就還得遵循孫本男當初尋到的規則。

    孫本男還未等收斂內息,忽然想到一個問題,笑著問自己的大師兄孫悟空,「大師兄,你的觔斗雲什麼時候能拿出來用用?」

    「觔斗雲?那是什麼東西?」孫悟空甚是奇怪的問道。

    「那不是你的最標誌性的代表嗎?就是踩在觔斗雲的可以在天上飛的那個觔斗雲?」孫本男大感驚詫,心裡暗自的腹誹,我這個大師兄不是被關押的傻了吧?怎麼連觔斗雲都不記得了?

    孫悟空甚是不屑的說,「老孫我要是想騰雲駕霧還用踩那東西上面?直接一個御風術不就得了,那可是最簡單的法術了。」

    「御風術?那是什麼東西?沒聽說過。」孫本男感覺自己在孫悟空的面前就像是個白癡。

    「這都不知道……不過兩千多年過去了,也許也真是有很多人不知道這等法術之類的物什,唉,等將來我的神識逐漸的恢復,那封印逐漸的打開之後,我可以教給你。」

    孫本男當下便使勁兒的點頭,「那真是太感謝大師兄了。」說罷,孫本男沒借成觔斗雲,心裡是徹底的把自己這位大師兄和那本《西遊記》上的孫悟空做了個三百六十度對調,儼然就不是一碼事兒麼?他心裡縱使八卦頗多,但現在也不是追著問自己大師兄八卦的時候,他關閉了自身的氣息,只感覺腳下一股微微的風捲著他朝著那迷霧緩慢的行去,而那迷霧拂過,孫本男跟隨著那風向的流動一點兒一點兒的被席捲進一個又一個的迷霧漩渦,不到十分鐘,他只感覺腳下一空,睜開雙眼,便是回到了那般若波羅密敬佛塔的對岸了。

    孫本男朝著自己的大男別院走去,還未走到一半,便看到一群小和尚匆匆的從大男別院的方向朝著這邊走來,孫本男即刻的躲在一個樹木後面,聽著那幾個小和尚說話。

    「大男禪師就這樣的不告而別?師尊的心也真是夠狠,居然將那群女狐狸精就這樣的趕下山去……」

    「是啊,閣主說了,其實這幾個女狐狸精根本就不是大男禪師的弟子,而是跟他有著某些羞於出口的關係,而且現在大男禪師不在南海二十八佛閣了,而總盟主將它們攆出南海二十八佛閣就算是心地善良了,若是按照閣主的建議,應該將這些狐妖亂棍打死,畢竟他們是妖精。」

    「你們閣的閣主可真是心黑,不過我們閣主派我前來尋找大男禪師當初拿走的東西,可卻是一件都沒找到,這次回去又該挨罵了。」

    「快走吧,你們還在這裡閒聊,總盟主都已經下令不允許提起大男禪師和大男別院的一切事了,若是被別人聽見給你搞了狀,讓你面壁思過可就慘了。」

    剛剛討論的正歡的另外幾個小和尚都不由得面色一緊,連連低頭走路,不在多語。

    孫本男看著那幾個小和尚的背影,心裡不由得暗自發笑,原來是那癡對老和尚和對下老禿驢壓根就沒覺得老子能夠從那第七層寶塔裡下來,直接就來大男別院攆人了啊!哼,估計現在樂輕盈等人都已經不在這個南海二十八佛閣之內的……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你們都覺得老子死了,那我就給你這南海二十八佛閣再攪和攪和,嘿嘿……

    心裡想著,孫本男瞅準了一個單獨路過的小和尚準備上前打劫一身衣服!

    「衣服脫下來!」孫本男一個縱躍伸手擒住了那低頭走路的小和尚的喉嚨,那小和尚更是大驚失色,隨即兩個人差點兒驚呼出口!

    「輕盈?」孫本男瞪大眼睛看著面前的這個腦袋光禿禿的人,除了這光禿禿的腦袋和那身不太合身的僧袍之外,眼前這可人兒不是樂輕盈又能是誰?「你……你怎麼變成這副模樣了?」孫本男驚的簡直下巴都掉下來了。

    樂輕盈看著孫本男則更是激動,只差眼淚沒掉下來了,「大男禪師……真的是你嗎?」

    孫本男連忙摀住了樂輕盈的嘴,四下裡仔細的瞧了瞧,然後將那樂輕盈帶到了一個沒人的地方,才在樂輕盈的耳朵邊上說,「你現在想辦法下山去,我要去殺了上清宗的人然後就會下山跟你們會合。」

    「我跟你一起去!」樂輕盈苦苦的央求著,「我現在打扮成這副樣子根本沒有人認得出我的。」

    孫本男即刻搖頭,「不不不……你在我身邊我更加的不方便,我現在有隱變衣在身,你的目標太明顯,即刻下山,聽我的,快去!」說著,孫本男朝著樂輕盈的屁股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樂輕盈看孫本男身上左一個包裹右一個包裹的,鼓鼓囊囊甚是繁瑣,連忙從懷裡掏出一個儲物袋,「把你那些東西裝在這個空袋子裡吧,我這就下山等著你,我會派人在山口之處輪番守著的。」

    孫本男心下有些小小的感動,若不是還有他最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恨不能現在就把樂輕盈撲倒……

    孫本男也不在跟她多語,披上隱變衣便朝著那當初關押著上清宗一干人等的佛堂密室而去。

    孫本男憑著自己上次前來那佛堂密室的記憶,尋到了那個地方,但是上次乃是對瞎大師帶著他前來的,自然走那個機關的時候甚是輕鬆,可現在,沒有了對瞎大師的帶領,孫本男再想要過這個奇門遁甲陣就有些麻煩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