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都是徐福的錯

正文 第三十章 .死亡的旗幟迎風飄揚(四) 文 / 史詩級環形山

    不論多麼不可意思,違背常理,甚至是顛覆自然規律,踐踏世間一切法則的事情,只要發生了,那麼必然有內在深層次的原因。

    在那堪稱奇跡的事實背後,隱藏著的無外乎人與物。

    這是趙元嗣踏上修行之路的第一天,就被要求牢記的事情。

    抽絲剝繭,一切奧秘都能得到線索。

    強烈的預感驅使著他去尋找這其中的奧秘,那是比理性更強烈,來自力量本身的信息。

    他擺弄了一下屍體,就讓情緒不穩定的兩個隊友先調整裝備不管怎麼說,優先恢復一個戰力總是沒錯的他感覺自己已經抓住了線索,但是所有拼圖都很凌亂,而且毫無關聯性。

    一步一步,他的腳步在有些空曠的醫院內迴盪。

    一次可以說是偶然,短時間內發生兩次呢?

    老k是純爺們,而醫生,從他胯下那物看,也是鐵噹噹的漢子。

    但他們都因懷孕而死,這種挑戰人類智商的事情連續在身邊發生,背後必然是可怕的超自然力量。

    死因都是腹腔內被塞入類似子(喵)宮的生物組織,裡邊裝的恰好是未發育完全的胎兒。不同點是老k從腹痛開始到醫院最終死亡用了約2小時,具體過程因為隔著裝甲無法判明;而醫生從發病到死亡還不到一分鐘,腹部的隆起的速度極快,而且……

    沒有靈力。

    是的,老k是顯能者,中間還經過了自己的法術處理,用來壓制痛覺。

    但是**的影響從來沒有減少,到達東京附近時,他就已經陷入了癱瘓。聯繫到醫生腹部隆起時伴隨著大出血現象,可以想像當時老k的內臟器官已經受到了極大損傷,但依然被靈力粘合了斷裂的血管和神經,才沒有一命嗚呼。而醫生就沒有這個條件,只是個普通人的他根本沒法通過靈力加速自愈,在腹部器官遭到極大損傷時直接死於大出血。

    不……

    不僅僅如此,大出血導致的死亡並不會那麼快。

    考慮到當時的場面,「胎兒」發育的同時也是對主體的摧殘,可以猜測是吸乾了主體的生命。

    這也是老k在手術時迅速死亡的原因:大出血加上生命力搾取。

    通過自體培植寄生體,從而殺人的法術?

    老k的中招的時間可以往前推算,也可能是在福島被暗算了,但是第二個死去的醫生絕對不是因為法術的關係。

    因為沒有靈力的波動,沒有施術者的惡意,完全就是自然現象。

    但那又和自然規律相違背了。

    還有什麼呢……

    趙元嗣走過遼河把守的正門,目光掃過硝煙瀰漫的道路,還有那些畏縮不前的軍人。

    「喂,你們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老k他真的」

    「老k死了,你去幫滄海他們換裝,完事後直接從天台走,我斷後。記得完成後『打掃乾淨』,總要把骨灰帶回去。」

    「……」

    「怎麼,不放心?」

    「我以為我們的任務是隨時犧牲協助你撤退,現在居然反過來了……」遼河一張東北漢子臉露出了難看的笑容,一滴晶瑩的淚珠滾下來,「這操蛋的任務,怎麼有這麼多奇葩事呢……」

    「別想太多了,誰也想不到日本還有預言師,而且你們死光我也死不了,這點信心我還是有的。到時候你們直接走就是了,我打一發轟掉小鬼子的皇宮就來。安心,我速度比你們都快。」

    遼河愣愣的看著趙元嗣,隔著顯示屏,他感覺這張臉真是親切。

    「老k之前出任務時算的卦不怎麼吉利,你……保重!」

    他鄭重的拱拱手,隨後消失在樓道上。

    趙元嗣走出了大門,在眾目睽睽下朝天隨意開了一炮,擊散了陰沉的雲霧。

    空氣中的濕潤都被蒸發掉了,一架f15j,三架f2瞬間消失在天空。

    機體肩膀上白色的305編號在陽光下閃耀,這個恐怖的魔神在短時間內創造了數次奇跡,之前突入東京的戰鬥中死於大型光束衝擊的日軍pa超過了三位數,攝於他的力量,天空瞬間乾淨了許多。

    趙元嗣知道,敵人都隱藏在遠處的高層建築,只要這邊起飛,那麼他們必然會傾力攔截。

    手中的「八卦爐」在這個距離上足以炮擊10公里內的任何區域,恐怕日本人正急急忙忙轉移天皇和要員吧。

    相反,只要這邊沒流露出魚死網破的姿態,就還能拖點時間。

    他繼續思考。

    排除法術作用的話,那麼兩次懷孕,都可以歸類於一種「違反自然規律的自然現象」。

    不存在超自然痕跡的超自然現象,將概率為零的東西實現,是名副其實的奇跡。

    只不過是糟糕的哪方面。

    那麼這其中到底有什麼因果呢?

    對了,因果……

    他想起了在幾小時前見過的漂亮女人。

    她當時說了什麼來著?

    「製造一個因,確定一個果。

    不論多麼不可思議,都一

    定會實現。

    是足以引發奇跡的力量……」

    從這一點考慮的話,那麼「懷孕」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個被奇跡偉力所製造的結果。

    那麼,原因是什麼,如果真的存在這樣的力量的話,那不是神麼?

    怎麼可能嘛!

    趙元嗣再一次走入了思維的死胡同。

    外面突然傳來很大的喊叫聲。

    他定睛看去,燃燒的街道上,一個軍人坐在皮卡上,一手拿著大喇叭,一手搖著白旗,緩慢且小心的向這邊過來。

    雖然很宅,遊戲漫畫裡番樣樣通,甚至水樹奈奈的專輯都收藏了不少,但是趙元嗣對日語的瞭解僅限於天朝男人喜聞樂見的少數詞彙。

    聽不懂的歌曲才有意思,聽懂了那些情情愛愛無病**的東西反而壞了心情。

    這就是他的想法。

    日本人到底想幹啥?

    難道想勸降?

    趙元嗣失笑,靈力滲透進全身,將身體素質提升到極限。即使沒有頭盔上的觀察設備,他現在也能看清那個異想天開的鬼子的面孔。

    遠遠的瞪了一眼,手中的大炮抬起來,散發出充能的靈光……

    日本人開始顫抖。

    白旗飄落,喇叭砸在地面,被車輪碾碎。

    在趙元嗣驚奇的目光中,那個疑似勸降者的傢伙傴僂著身軀,左搖右晃了幾下,最後「吧唧」一下從車上墜落,抱著肚子滾了兩下,痙攣著,恐懼的大叫著。

    最後一動不動。

    死了。

    「…………幻覺?」

    趙元嗣眨眨眼睛。

    屍體下邊開始流淌起紅褐色的液體,小腹腫脹的老高。後知後覺的駕駛員探出腦袋看了眼,就慌不擇路的調轉車頭要逃開去。

    「這算什麼?」

    第三個犧牲者。

    要說共同點的話,基本沒有……

    唯一的共同點,大概是都死在自己面前。

    懷孕死,

    最不可思議的死法。

    不可能是日本的咒術師施法,不然的話這一次目標偏差的也太多了。

    不是敵人……

    沒有友軍……

    難道是我們自己?

    「這算什麼啊……」

    趙元嗣感到了莫大的恐懼。

    操縱因果,創造不可能存在的奇跡。

    明明是之前奇妙的邂逅時討論的事情,現在不就擺在眼前嗎?

    直覺告訴他,就是那個答案……

    「怎麼可能呢?」

    他遠遠的望向倉皇逃離的那輛車子,從後視鏡中看到司機的臉。

    「懷孕吧!」

    他默默喊。

    理所當然的,什麼都沒有發生。

    趙元嗣重新陷入思索。

    先把事情理一遍,

    老k是第一個懷孕死的,發病時間是福島過來的路上,因為靈力而拖到了醫院,隨後死去。醫生是第二個,見面不過幾分鐘,在手術後很快死去。

    接著是剛才這個,周圍的人都疏散了,剩下的都是軍人或者警察,總之都是暴力機關的人員。

    而唯一可能製造這種事情的顯能者……

    他驅動力量,主動加大感應的能力,期待著靈波的回饋。

    靈波的擴散半徑達到了一千米,穿透了鋼筋和水泥,穿透了人體……

    除了樓上三個人外,沒有任何異常。

    好吧,不正常人只有這邊的四個。

    那麼……

    「四選一,那三個怎麼可能讓男人懷孕,難道是我自己嗎?這不科學啊。」

    趙元嗣陷入了空前的糾結。

    他已經無法理解現在的事態了,但直覺卻說:找到了。

    「明娜桑……瓦塔西哇……」

    又傳來了新的雜音。

    一個雙肩駕著音箱,舉著白旗的男人從遠處飛過來,便裝和民用型pa的組合表明了他沒有任何武器。

    他降落在街道上,先檢查了下之前那具屍體,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之後僵硬的轉過身來,小心的往這裡靠。

    遠處商場的超大彩屏上,宣傳節目變成了安培晉山那張老臉,他一副悲天憫人的表情在念著什麼,趙元嗣直到那個打白旗的人放下一對音箱,迅速離開,才明白這是念給自己這些人聽得。

    除了安培,頻幕上還有電視台拍攝的醫院影像,雖然因為距離太遠不怎麼清晰,但趙元嗣模糊的身影可是特別打了標記。

    果然是勸降通告什麼的吧,因為沒信心用較小代價拿下自己,所以用上了這一手,本身並沒有期

    期待勸降成功,只是做出一個樣子,安培是想藉著拿下「太極」部隊王牌的勢頭鞏固自身地位呢。恐怕這邊期望拖時間的時候,日本人正在調動遠程火力吧,沒準美國人還會參與進來。

    這種事情一想就通,他也不再理會這些聽不懂的東西,隨手一炮蒸發掉音箱,瞪著遠處那張讓人噁心的老臉,舉起了火炮。

    滄海他們也終於幫徐冉冉換完了裝備,從天台傳來的轟鳴聲告訴趙元嗣,行動開始。

    趙元嗣沒有開火。

    因為安培在鏡頭前彎下了腰。

    他一手撐住講台,一手捧著腹部。

    肚子在脹大……

    他倒下了,畫面被掐斷。

    「………」

    趙元嗣明悟了。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

    眼神凶狠,目標明確,

    排除亂七八糟的雜念,

    以眼殺人!

    「試試看吧……」望著遠處妄想追擊隊友的pa機隊,還有廢墟後面蠢蠢欲動,將要發動攻擊的人影。

    「如果是真的話,那這個世界就是天大的笑話。」

    「特別是對我來說……送子觀音什麼的,想想都羞恥。」

    趙元嗣,瞪大了眼睛。

    天空的機隊,齊齊下餃子般掉落,完全失去了操控的能力,十幾秒內就消失了。

    地面的部隊,一片又一片,前仆後繼的捂著肚子,在地上翻滾,很快就沒了聲息。

    肚子全部高高隆起,身下全是泥濘的血漿。

    只有幾個還能活動的身影,掙扎的解開裝甲,挺著老大的肚子爬出來。

    隔著戰鬥緊身服,能看到並不豐滿的曲線。

    那些是女裝甲兵,只不過爬了幾步也癱倒了,肚子一拱一拱的,

    趙元嗣明白了,這是要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放肆的大笑。

    「老子就是神仙,瞪誰誰懷孕!J(喵)尼(喵)瑪,這算個什麼神仙!」

    烏雲密佈的天空,開始下雨。

    霹靂在醞釀,在聚集,無窮的雷霆在閃耀,

    蒼天為魔王誕生而歡呼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