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都是徐福的錯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死亡的旗幟迎風飄揚(三) 文 / 史詩級環形山

    趙元嗣曾經以為,自己修行到前方無路可走的地步,已經不會為任何事情感到驚訝了。悠久的生命,強大的靈力,靈敏的感知,和幾乎免疫現代一切疾病毒素的強健**,就算是面對一些熱武器攻擊,他也可以毫髮無損。

    因為是凡人的巔峰,神秘學的頂點,所以這個世界上一切異常的,無法用科學來解釋的東西對他而言都不是問題。

    但現在他覺得自己從未真正瞭解過身處的世界,原本以為很瞭解的東西變得陌生,且充滿了不可名狀的恐懼。

    老k,這個在凡人中還算優秀的,精通奇妙咒法的顯能者,死了。

    死因是產後大出血……

    正常情況下這種死因並不稀奇,每年醫院裡都會發生這種小概率的悲劇。

    問題是,老k是個純的不能再純的真漢子。

    現在卻在大家眼前,以一種奇怪而又噁心的方式產下了死嬰。

    這是完全超乎想像,無法理解的狀況。

    疑似子(喵)宮的器官被強行塞入了腹腔,佔據了大部分空間,原有的組織結構被徹底打亂,血管和神經和亂麻一樣隨意架接在這個多出來的異物上,接口也沒有真正的連接,而是由靈力固定那是老k他自己的力量就和粘上去一樣。

    當醫生打開腫脹的過分的腹腔時,那點微不足道的靈力也消散了,突然崩斷的血管和神經引發了無可抑制的大出血。

    就和腰斬一樣,連用法術止血都做不到。

    腹部扭曲的臟器和密集的血管都在噴灑著紅褐色的液體。

    只有一聲迴光返照似得慘叫,老k就變成了蒼白的屍體。

    趙元嗣注視著手中停止蠕動的東西,表面上佈滿了青色的血管,半透明的薄膜下還能看出嬰兒縮成一團的模樣。之前還是一個足球大小的肉塊,現在隨著內部那些類似羊水的東西噴出來,已經徹底癟下去了。

    隊友的死屍,流淌的鮮血,噁心的汁水,幽閉的房間,面帶恐懼的醫生和護士……

    「嘔……」

    最敏感的徐冉冉慌忙摘下了偷窺,趴在水槽邊,把所有的擔憂和恐慌都傾倒出來,隨即因為充滿鐵蚳的空氣而逃離房間

    外邊,負責看守人質的遼河已經通過數據鏈知道了手術室發生的一切,懊喪的捶打著牆壁。

    滄海已經也摘下了頭盔,動力裝甲都無法壓制他顫抖的肢體,連點煙的動作無比艱難。

    醫生,以一臉震撼的表情注視著面前這個血池。美貌的護士們則帶著一臉詭異的紅暈,盯著褪去頭盔,露出真面目的滄海,不時摩擦起雙腿。

    「這怎麼可能呢……」

    趙元嗣丟下了手中的血肉,靈力浮現,驅散了裝甲表面的粘稠液體。

    屍體上隱隱還有靈力在飄散,那是顯能者死亡後才有的景象。那意味著支配這個軀體的靈魂已經消失,流淌的能量不再受到約束。

    老k徹底死了,以一個最不正常,最挑戰人類理智的方式。

    「怎麼可能嘛,明明沒有咒術的痕跡……」

    趙元嗣搜尋著自己的記憶,想要從中找出類似的邪惡法術。

    趙家傳承的法術其實比較齊全,只不過他視其為小道,疏於習練,但看過的法術總有個大略的印象。東瀛的術法基本脫胎於天朝,雖然加入了本土島民的風俗化,根子上卻不會差別太大。

    可惜,絞盡了腦汁,他也想不出到底是什麼惡毒巫術,可以瞞過一個還算不錯的顯能者的靈覺,隔空釋放,將一個如此明顯的怪胎粗暴的塞進人體。甚至一路上連自己都沒發現半點不對勁,居然只做了點阻礙痛覺的處理,要是早一步發覺不對勁的話,老k也不會就這樣死掉吧。

    完全就像是毫無理由的東西突然呈現在眼前一樣,不認識,也無法分辨,就這麼突兀的出現,完全的超越了他們能力和知識的界限。

    「我先出去一下,外面遼河一個人可能不夠,小徐的戰鬥力可能也大了折扣,滄海,你有空的話去把老k的飛行組件拆下來吧……」

    手術室可怕的氣氛讓他很不舒服,強大的pa這時候居然不能帶來任何安全感。理智告訴他,日本人手上應該有一個非常可怕的咒術師,但是直覺又在喊「一切正常,毫無威脅」等等,兩種截然相反的判斷讓他無所適從。

    茫然無措,就是他現在的狀態。

    走到手術室外,他摘下了頭盔,大口呼吸著帶著消毒水味道的空氣。

    「這不科學,也不魔法……」

    是的,雖然男子懷(喵)孕這種事情並不是沒有,但那一般是先天性的雙性人。因為並不具備孕育子嗣的器官,所以正常情況下男子是絕對不可能產子的。而老k在平時訓練和體檢中都毫無疑問是男人,絕不是性別不明的**體質。

    那麼法術呢?

    那也不可能,不論何種法術都會留下靈力的痕跡,但是這一次他沒有任何發現。所有的靈力都來自於老k自身,沒有半點屬於施咒者的異常力量。

    一團亂麻。

    轟……

    包圍的日軍開始發動進攻了。

    之前由於老k的狀況比預想的嚴重,大家並沒有按計劃對人質洗腦並快速離開,只有遼河一個人,當然顧不

    過來一個醫院的人,恐怕現在已經有不少跑出去把這裡的消息透露給敵人。

    區區一點平民的生命,當然比不過幾個天朝特裝機的價值大。

    他們恐怕還打著俘虜自己這些顯能者,敲打出軍事機密,實在不行也能殺掉提振國民士氣。

    那可是萬夫莫敵的可怕怪物,哪怕人質死光,只要有戰果,就能維持現在搖搖欲墜的局勢。

    「真是賊心不死。」透過走廊上的窗戶,可以看到飛舞在空中的機體,還有更多的陸戰型pa,不過進攻的只有幾十個,完全是投石問路的架勢。遠遠的,還能聽到遼河在另外的方向開炮的聲音,他大概還沒發現這個方向上的狀況。

    舉起「八卦爐」,鎖定,充能……

    熾熱的光束再一次掃過東京的土地,留下焦黑或者通紅的殘骸。

    日軍第一次試探性攻擊,全滅。

    拍拍還在嘔吐的徐冉冉,把自己的頭盔丟給她。

    「很嚴重的狀況呢……」滄海也跑出來,看著殘缺不全的圍牆外邊蠢蠢欲動的日軍,「你打算怎麼辦?」

    「你們趕緊拆裝備吧,暫時還不用擔心。」

    他又是一炮,這一次加大了功率,直接貫穿了一條直線上的所有東西,光束湧進對面大樓的第一層,製造出熊熊烈焰。

    「少ウれ待グゑクイゆ!」

    精神不集中的趙元嗣被後面這一聲喊叫嚇了一跳,轉過頭狠狠的瞪著來人。

    比良阪龍二醫生這次趙元嗣總算分辨了下他胸前銘牌上的字拎著兩個偷窺跑出來,一個是滄海的,一個是徐冉冉的,想要還給它們的主人。但是趙元嗣這個陌生的面孔一瞪,立馬嚇得說不出話來。

    著裝後直立超過兩米的身軀,帶來的壓迫感讓這個醫生直接跪在地上唱征服,連連喊著:「エノネオモ」

    趙元嗣輕輕一腳踹翻了這個軟骨頭,頭一偏閃過了一發狙擊子彈。

    「麻煩……」

    充能,開火。

    已經是重複了幾十次的動作,將對面的高層建築減低了一層。

    「你們動作快點,我爭取時間。」

    他不在估計傷亡,擴散模式下連續幾炮將視野範圍能可能當做狙擊點的建築都變成火炬。

    「啊」

    這一次的狀況是慘叫,

    殺豬一樣淒厲的慘叫。

    還沒回復精神的徐冉冉,情緒低落的滄海,還有聽到叫喊趕出來的女護士們一起驚悚的看著倒在趙元嗣腳邊的那個醫生。

    他在地上扭曲,手腳完全不能支撐**的重量,直接癱倒下去。他的肚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隆起,腫大,原本的皮帶都鬆動了,全身都流淌起汗水,浸透的衣衫。

    大約十幾秒時間,腹部的腫脹就到了極限,已經被非人的痛苦折磨的精疲力盡的醫生驟然張大了嘴巴,眼睛都要爆出來,只發出「嘶~嘶~」的絕望。

    濃郁的血腥味飄散出來,帶著噁心的糞便臭味。他的褲子被湧出的鮮血打的濕漉漉,就好像腹部的內臟被碾碎了一樣,噴灑出全部的體液。

    「啊」

    護士們驚叫著摟住就靠在門邊的滄海,恐懼不已的看著漸漸停止聲息的比良阪醫生。

    「這……這不可能吧……」徐冉冉抱住頭,一顫一顫的說:「靈異事件什麼的……我們怎麼可能遇到這種事情?」

    大家盯著那個依然隆起的肚皮,已經反應過來了。

    「呼……安靜……」

    見到活生生的人以近乎靈異的方式變成一具屍體,趙元嗣大概是唯一還能保持平靜的人。

    帶著老k血跡的手術刀被靈力拽著飄過來,可怕的力量在週身形成了肉眼可見的保護罩,隔絕了一切可能存在的咒術。刀具在驅使下切開了腹腔,將那個導致醫生死亡東西暴露出來。

    一個……

    和老k肚子裡一模一樣的肉球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