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田園巧婦

正文 第175章 議論 文 / 香椿芽

    ps:

    求訂閱求收藏!

    小虎子虎牙一呲:「吃驢肉不如吃人肉,那麼多壞人不吃留著有啥用?趕緊吃掉點,這麼多人很費糧食,吃光了糧食主人就沒有賣錢的了,多可惜。」

    「他們可以不吃糧食少吃糧食也餓不死的,你就是饞得坐不住了,告訴你,不許你惦記那些人,主人收來就是有用的,輪到你吃了。當心罰你去面壁,犯了規矩是什麼罪你是明白的,不要沒罪找罪,你想去十八層地獄?就痛快去,這裡不缺你,你以為你有多大功勞,臭美吧!你呀!你一定會犯天條的,現在不警告你,後悔都晚了。」熊貓還挺會訓斥獸兒的,小虎子一下子就蔫了,要不是天條管制這些吃肉的兇猛動物,這裡邊的動物也就早被它們干光了。

    熊貓可是個最老的修行者,它的道行最深,要不它怎麼能管住兇猛的野虎,裡邊有很多修行的豺狼虎豹,要是沒有道行的尊者管教,指望空間的主人怎麼控制得了它們。

    尊者是保護主人的,主人不直接使喚獸奴,都是有尊者代勞,熊貓就是這個空間的尊者,別看她蔫蔫的,裡邊的動物全部都怵它,被它指揮,被它使喚,賞罰的大權掌握在小美子手中,但是小美子的權利雖大,可不敢

    慢待主人,小美子也是有人管的,一層管一層,層層扣環,和人間的制度是一樣,官高一品壓死民,掌管權利的獸們也是很厲害的,一級壓一級,誰也跳不出手去。

    小美子還特別的負責任,樣樣都認真,這些獸聽了它的話都不敢還嘴,小虎子敢得咕一大篇,熊貓肯定是要罰它。

    看著這些獸的互動。青青有些感歎:不管是人類還是畜類都是要被管制,天生來就是沒有自由,不被管制也不行,為所欲為真的就是天下大亂。

    苗苗高興阿娘收了那麼多人。空間的植物又會增加了自己和阿爹會多賺錢:」阿娘!哪來的這麼多人,刀槍收了一大堆,放在那裡會不會生蛂H阿娘你看田田挑了一把大刀,好大好沉。」

    可不是嗎,一把大刀就站在房間的牆壁邊,明晃晃白窪窪的:「是誰扛來的,可別讓田田摸刀刃,割了手,就那小手指頭,一割就掉。李繼,快去把大刀藏起來,太危險了。

    「囑咐囑咐他就行了,他也拿不動,怎麼能割他?」李繼不以為意。還覺得自己的兒子很能,知道喜歡武器了一定是個文武全才的大將,保護自己是沒有問題的了。

    「阿娘小美子讓小虎子搬來的,是小主人喜歡也不要給他玩,大刀很快,碰上就會流血的。」果然小美子處理了小虎子迅速的就回來了,囑咐青青:「主人。這把刀非常的快,千萬不能讓小主人碰到,老遠的看看可以,不能讓他離得近了,跌倒了碰上就會割壞,千萬小心。」

    「小美子。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一會我就收起來。」小美子走了,青青就叫苗苗找來田田,跟他講了大刀的壞處。循循善誘了一番,田田似懂非懂的,可他也明白割手疼,連連點頭答應阿娘個藏起來,想看的時候再看看。

    李繼笑道:「你心眼真細,一個小子不要那麼嬌貴吧?勇猛一點,受點傷也不怕。」

    青青叱道:「那是你兒子,受了傷你不心疼?沒心沒肺的東西。」

    「你這個娘親一定不會和祖母一樣殺兒子奪江山了,割個口你都心疼,別說是要他命了。」李繼笑道。

    「你那破江山白給我我都不要,,這個江山有我什麼?家有千傾糧田,不過日食一升,家有千層大廈,不過夜眠七尺,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誰有閒功夫去操那個心,就那個皇帝的寶座在那兒擺著請我我也不去。」青青鄙視的一笑:「你祖母那個人就是有些變態。」

    「變態,什麼是變態?」李繼感到青青的話說的奇怪,儘是些離奇的詞。

    「變態就是不正常,和人不一樣,太平、安樂、韋氏也是一群變態。」青青很看不起這些女人,也不是勝者王侯敗者賊的意思,她們只看到了權利,看不清身邊的人和事,弄不明白武則天是怎麼坐的皇帝,也不想想自己能不能坐的上。

    李繼就笑:「你說的話我有時不懂,很深奧的,還沒聽說有那個詞。」

    「那都是人家西洋人的話,你沒聽過,自然不明白,聽多了就懂了。」青青只要說出了李繼不明白的話,就拿出西洋人對付他,他是深信不疑的,傻子好唬誰不想唬,青青唬李繼就跟唬傻子一樣,很樂意干的。

    「還想不想收人?要是想的話,我們就去街上轉轉再搜羅一批。」李繼覺得今天收穫不小,再來點也不嫌多,起碼不缺種地的了。

    「你到街上去沒人知道你是誰,有人截殺你嗎?」青青知道李顯還沒到畫影圖形捉拿李繼的程度,大街的人怎麼會認識李繼呢?

    「不用管他抓不抓我,見到官兵我們就收,進了空間就是我們的人了,我們這叫招兵買馬。」李繼笑道。

    「你有多大野心呢,招兵買馬幹什麼去?挑起戰亂,讓百姓流離失所?讓大唐的江山徹底亂了?那樣你可對不起你們李世民祖宗了。」青青瞪他一眼,哼了一聲:「收拾韋後用多少人馬了?這些就滿夠了,可不能亂來,知道空間能承受多少?要是過載了空間毀滅了可就完蛋了,我真得問問小美子空間裡能收多少人?能不能出事。」

    李繼有些洩氣,他想的是空間可以盛無數的軍隊呢,如果可以的話,再有異族犯境,把她們的軍隊都裝進來。

    青青的話一說李繼覺得有道理,空間是用來修行的,收的人只夠空間運作就可以,多了真的會出問題:「不收人的話我們就回去吧。」

    「在這裡休息兩天我們再回去,聽聽京城的議論,她們就是要抄我們的家,半個月也到不了軍隊,聽聽李顯重視了這事兒沒有,我估計京城議論的少不了。」青青感覺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雖然有空間也得知道敵人的動向,不能落入敵人的圈套。

    「聽你的。」李繼覺得青青說的有理,自己沒有一兵一卒,沒有朝臣的勢力幫襯,想殺掉韋氏是比登天。

    聽聽韋氏她們往後怎麼安排捉拿他,她肯定明白自己是逃了,連軍兵都跑掉了,自己不死就是她的心腹大患,不除掉他她怎麼會死心。

    就在洛陽待了下來,還是過起來賣菜生涯,青青和他都沒法兒出頭了,就讓空間的丫環出去賣菜,他們在出口處監視,還聽集市的人議論,議論的人還真不少。

    大部分好談論這種事兒的都是年長的老頭,女人說這種事的還是少數,那些老者就是早起出外溜躂散步,女人是出來買菜的,人人都很忙,買了菜就走你,老者就是閒逛,和相熟的聊天扯閒篇。

    他們最好談論國事,京城人關心的也是朝廷的政局,這些老者生活都是富裕的,三餐不濟的人怎麼有閒心關心國事?

    還有一些商賈,富貴閒人,還有別有用心的人故意宣傳這些,說的玄乎其玄的。

    「真員外!聽了奇聞了沒有,聽說是臨淄王奉召上陽宮探視女皇祖母,聽說是女皇已經不懂事了,明顯是被騙來的。

    明白的時候不讓他來看,到這個時候看還有用嗎?真的是被騙來的,宮廷侍衛包圍了上陽宮,上千人手持刀槍,明顯的是要殺人,口裡喊著只要臨淄王老實去見駕,就會饒他謀逆之罪,謀逆的罪名都扣上了,還說饒人家不死誰信。

    劍拔弩張之時,臨淄王妃說服了侍衛軍全都跑光了,王妃臨危不亂,化解了危機,真是天降奇才讓人佩服。」

    「我怎麼聽說不是那麼回事,是說臨淄王私自進京,挑撥女皇禪位與他,他是想天下大亂,禍害百姓,被什麼妖怪附了體。」

    「哪來的妖怪?侍衛都逃跑了,臨淄王才走的,你怎麼胡說八道呢?」

    「就是有妖怪,臨淄王妃就是妖精,同樣的方法她也收走了相王妃的侍衛,那些侍衛沒的奇怪,至今連個人影兒都沒找到,那些家裡都沒有人,找了萬遍都是落空。」

    「那也不能說是妖怪,人家就是跑遠了你到哪兒去找?」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誰說自己殺人不對,誰見了真的,你知道是真假」別聽人亂說,冤枉了人,臨淄王有一天翻身了當心割你的舌頭。」

    「皇后要知道你這樣說話,一定會摔死你的。」

    「你的意思就是說皇后摔死人了,你這話要是有人告訴皇后,你也是會被摔死的,你一定沒少議論皇后摔死人的事,小心你的腦袋吧,如果學著告密,你也會被別人告的。」

    那人嚇得縮了脖子,那個人才不威脅了,這個時期不像女皇那個時期告密的人那樣多了,告來告去的把自己也告進去了,大家都沒得好,有很多人的嘴板不住,出門就想議論兩句,最後因嘴招禍,女皇一倒台,議論國事又逐漸增多,韋氏只顧整朝臣抓權利,還顧不及民間的風言流傳。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