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花田生香

《》章 節目錄 第九十八章 提親? 文 / 會夕

    同時,之湄也終於看到了那位大表嫂。

    上午時,人有些多,孩子又有點鬧,她瞧得半邊臉,而後大表嫂方氏帶著孩子匆匆去換尿布了,後來孩子又睡著了,下午她又一直在廚房,這回終於廬山真面目了。

    方氏一身偏素裙襦,發上只戴著一銀一玉,簡單釵子,一張圓乎乎的小臉很可愛,身材也有些豐滿,可能是生孩子之後還沒能恢復回來,但人很愛笑,有素養。

    正當她打量著方氏時,後者也打量著她。

    水老夫人瞧得兩人大眼瞪小眼的,介紹道:「那是你大表嫂。」

    「大表嫂。」之湄夾了一塊雞肉給她,「大表嫂還帶著孩子,多吃點,這些菜都是薊縣有名的菜,過了今天可得等到明年呢。」

    「是嗎?那我可要海著吃了?」方氏被之湄的話逗笑了,與水蓮對視了一眼,笑道。

    之斌夾了一塊打雞腿,繞著眾人跑到方氏身邊,「大表嫂,給你大雞腿。」

    「雞腿是給小孩子吃的,你不吃嗎?」方氏問道。

    「我已經是大孩子了,不搶小孩子的雞腿,小佳玉還是小孩,不過還不會吃,所以大表嫂你吃了,就是小佳玉吃了。」

    「哎喲,之斌真聰明!」方氏頓時覺得暖暖的,「謝謝之斌了,今天大表嫂也當一回小孩子!」

    「哈哈……」

    眾人笑了起來,水老夫人笑罵姐弟二人鬼靈精……

    第二日,白氏與楊姨娘帶著幾個孩子與丫鬟,回京城娘家,與水蓮一家子順路,大家攜手一起上路,三輛馬車使出了丹霞村。

    等到初四他們回來的時候。水薇一家已不在,許是初三他們去京城的時候,也回去了吧。

    之湄想到郭邱鵬是江南那兩個園子未來的希望,盡其所知去教他,還讓他同牛娃一道去水胭脂店學習。

    初五時,之湄親自到莊園去吩咐李管家,讓他先行江南,將一切事物辦理妥當,而薊縣莊園的事,讓他自己選一個信得過之人管理。畢竟他在那裡住了也有半年之多,最清楚裡面狀況,還特別提醒要他多提攜郭邱鵬的事。

    元宵節那日。他們全家到繁花似錦吃了一餐,補了郭志明心中的遺憾,第二天將他們送走了。

    那天,朱建也來了,只是待了一會兒就走。說是有什麼重要任務,可能會一兩個月才能回來。

    水瓊也不讓郭秋月閒著,有空就讓她到之湄那裡學算賬,說女子會這些還是好的。

    過兩日陳怡也來,繼續教之艷。丹霞村的學堂也開始上堂了,一切又進入了忙碌之中。

    二月中旬時。郭秋月幾個也回江南了,水家又變回原來的樣子。

    現在有月雲與之艷記賬,之湄倒是閒了下來。新店的事,也是孔逸與黃光凡在弄,她既然打算拉拔牛娃一把,自然也少不了黃光凡,在丹霞村就這兩家平時往來最多了。因此也讓他熟悉一下。

    閒了下來,到覺得無聊了。見著梨木花亭中雪雲教星雲繡花,便好奇起女紅來,也跟著湊了一把。

    「小姐,只想著你做生意厲害,沒想到女紅也這般厲害!」星雲看著自己手中的繡品,再看著之湄繡的花兒,羨慕不已。

    「針線這東西,只要拿著不扎手,終會秀出圖案,只是好看與否而已。」之湄一絲不苟地繡著。

    其實她繡的並不好看,只是一般,也許比星雲這個第一次拿針線的會好點,因為她以前衣服破了點,幾乎都是自己縫的。

    雪雲將針擦著秀髮,說道:「你懂什麼,以前小姐可是學過刺繡的。」

    「真的?」星雲有些不相信。

    之湄也偏過頭,看她——以前的水之湄沉默寡言,刺繡應該很好……那她繡得這麼不好,豈不是要穿幫了?

    「哎~」雪雲輕歎一聲,看著之湄的眼神中,有著息痛,她道,「小姐至今還沒好,記不起來以前的事情,也許是好久不蚺F,如今生疏了也是有可能的。」

    「呼——」

    剛才深吸的氣,之湄緩緩呼出——看來受傷失憶也不錯。

    她又繼續手上的繡品,「雪雲,我這樣不好嗎?」

    「小姐這樣很好。」雪雲笑了笑,擠出一個笑容。這樣的小姐,最起碼懂得不讓自己受委屈!

    白氏屋中

    白氏站在窗前,看著梨木花亭下,低頭刺繡的三個女孩子,憂心忡忡。

    「怎麼了?」

    倚在軟椅上正看著書的水世宏,抬頭幾次還見白氏站在窗邊眉頭深鎖,便起來順著她的視線望去。

    「湄兒今年也十四歲了。」

    水世宏從後面,環抱住白氏的腰,在她耳邊低聲道:「我們當初不是說好了們,孩子們長大了,要讓他們跟我們一樣,選擇自己喜歡的人。」

    「也不怕被人看見!越老越不正經!」白氏輕輕掙開了水世宏,閃到一旁椅子坐下,臉火辣辣的紅。

    水世宏笑了,也回到軟椅上,給自己倒上一杯茶,「湄兒現在心裡所想的,連我們當爹娘的都不知道。但我說,這事你不要管,她是個有主見的人,娘那邊你也多勸勸。」

    「我也不想她嫁一個不認識的人,過得不幸福不開心。」白氏輕歎。

    「那我們看著吧。」水世宏又拿起了書本……

    這時,花雲領了一個老女人,穿過院子,朝水老夫人屋子走去。

    「花雲,什麼事?」之湄正巧抬頭看到,問道。

    「小姐,這位大娘說要找老夫人,我就帶她進來了。」

    之湄看向那個人,五六十歲模樣,一身衣著甚是鮮艷,發福的臉肥得冒油,還擦了胭脂水粉,一雙小眼彷彿冒著光。忒特別,只當是村裡哪位大娘喜好那麼怪異。

    揮了揮手。

    花雲帶著那人朝水老夫人屋子走去。

    那人回頭看了眼之湄,拉了拉花雲衣角,「那是你們大小姐?」

    「嗯。」

    「喲,真標準。」那人讚道。

    「那是,小姐是我們十里八鄉,不,是薊縣難得的美人。」花雲哼一聲,領了她進屋。

    不一會兒,花雲跑了出來。嘴裡喊道:「小姐不好了,快跟我走!」到之湄身邊,拉著她就跑。後者愣了一下,忙將她拉回來,問道:「怎麼了這麼毛毛躁躁的?」

    「小姐不好了……」花雲嚥了一口水,才著急道,「剛我不是帶了一個人到老夫人那裡嗎?你知道那人是幹什麼的嗎?」

    之湄沒說話。示意她繼續——難道跟她有關?古代有老夫人找長輩,又是個花枝招展的老女人,莫不是?

    「是於媒婆!她說是薊縣寧大地主請來為寧二公子跟老夫人提親的!」花雲吸了一口氣,將一句話說完。

    還真是?!

    之湄腦中轟的一聲響。

    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有點快……但她不想自己嫁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

    整個薊縣除了丹霞村的人,她只認識孔逸一家。以及宋瑋宋三公子,而這個寧二公子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或許缺胳膊少腿,她都不知道,人還有走馬觀花這麼一說法,這到好了,直接來提親了!

    「走!」

    她必須去阻止祖母。不然她老人家一時糊塗了,枉然定下來。後悔都來不及了。

    「老夫人,自古以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又何必猶豫呢?這寧財主可是薊縣最大的財主,寧二公子更是寧夫人的手心寶,大小姐能嫁過去,絕對是她天大的福分!」於媒婆以她三寸不爛之舌勸說著。

    「這……可是……」水老夫人有些猶豫了。

    若是以前,事情到好辦,她的幾個交好都很喜歡之湄這丫頭,她自己也都暗中相中了幾家,只是沒想過會發生那種不測,可來到丹霞村後,隨著之湄長大,她也有些著急,可門不當戶不對的。

    況且,她也不是以前的樣子,現在她很注重孩子們的意見的。

    可現在擺在自己面前的,是薊縣寧大財主的公子啊,紅果果的誘惑。

    「寧家有多少小姐姑娘想進都進不了,別這個可是的了,錯過了這個村,可沒那個店了。」於媒婆小眼中,露出一絲笑意——快成功了!

    「於媒婆!寧家有多少姑娘想進我不知道,但我絕對不想!寧大地主?呵,我這個鄉下村姑可是高攀不起,享不了那等你口中說的福氣!」

    在門口站了一會兒的之湄,推門進去,怒道,她怕再偷聽那麼一會兒,自己祖母就要被這個老妖婆忽悠去了,到時哭的地方都沒有。

    「水姑娘,你這是什麼意思?」於媒婆站起來問道,快要成功的生意啊,就這麼給破壞了!

    之湄冷笑,聲音也是冷的,「沒什麼意思,我現在還不想嫁,而且看你就是不順眼,請出去!」她語句很堅硬,絲毫不怕得罪老女人。

    「你——」於媒婆氣急。

    這時,家裡其他人也進來了,見是這麼一個畫面,水世宏問之湄:「湄兒這是怎麼了?這位大娘是?」

    「老爺,這是於媒婆,薊縣寧大地主請來提親的。」花雲擔心之湄說不出口,簡單說了原因。

    「提親?我沒說要嫁女兒,娘你沒答應吧?」水世宏走向水老夫人,同時也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不想嫁女兒!

    ps:

    /*會夕開新書了,完全不同風格的修仙之旅,親親們看完去點擊一下,推薦一票,順便收藏了,會夕感激不盡啊~*/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