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花田生香

《》章 節目錄 第七十七章 奪魁二 文 / 會夕

    「哎喲,有什麼捏,奪不奪花魁對你們來說也沒什麼影響,你們的聲明在薊縣已經穩定了,那人來了也只是孤身奮戰,想要達到兩位姐姐的高度,即使奪得花魁也不定能行。」除非還有別的原因?

    之湄偷偷看向怡兒,細細柳眉隆著,雙眼雖然看著遠處的荷花,卻很空洞,完全沒有注意到她在注視著她。之湄感受著她身上散發出的傷感憂愁時,虎了一掉,小心翼翼問道:「怡兒姐姐怎麼了?」

    怡兒不語,眼神依然空洞。

    之湄回頭委屈幽怨的看向瑤菲,滿是花光的眸子中淚眼汪汪,浸濕了睫毛,濕漉漉的,讓人看了不免心疼。

    弱弱的問了一句,「瑤菲姐姐,怡兒姐姐怎麼了?」內心小獨白:是不是有人欺負她了,我幫你們湊他!

    瑤菲糾結的看著怡兒的背影,當她遇到之湄濕漉漉的眸子時,又各種心疼不忍心,於是陷進了那眸子深處汪洋大海中。

    她偷瞄了眼怡兒,將之湄拉到離怡兒最遠的地方,壓低聲音道,「前段時間來了位公子,看上了怡兒,對怡兒也很好,說如果怡兒能在這次大賽中奪冠,就給她贖身,並給她一個名分。」

    瑤菲是個大大咧咧的人,她此刻並沒有意識到,這些話不應該對一個十四歲的閨中女子說。而對於之湄來說,靈魂本就不是這個時空的人,因此也直接刷屏了它忽略掉。

    「這不是好事情?」勾欄之地本就是骯髒之地,但怡兒瑤菲與別人不同,她們有自己的原則,因此之湄才會與她們交好,如今聽見說有人要幫怡兒贖身,心裡很高興。但不知為何連瑤菲也心事重重的。

    難道那人又反悔了?

    瑤菲搖搖頭,氣鼓鼓地扯著衣帶,反問道,「剛我們不是說了,秋月樓前段時間來了一個邊疆女子麼?」

    之湄點點,可是不明白這件事跟那個邊疆女孩有什麼關係,難道那個男的見到那個女的長得好看,愛上了她,便棄了怡兒去追她?

    之湄猛地搖搖頭,這簡直是狗血的喜新厭舊事件!

    「你怎麼了?」之湄又搖頭。又自言自語的行為讓瑤菲很詫異。

    之湄抬頭看了她一眼,搖頭,「沒什麼……」才怪!

    瑤菲見她正常。心裡才鬆了一口氣,別一個還陷在傷心絕望中,另一個又發生癲魔。

    「那個邊疆女子叫嬌娃,是那個男子帶來!」說這句話的時候瑤菲幾乎是咬牙切齒的,手上力道沒控制住。「嘶」的一聲,她的紡紗的衣袖被撕了一個大口子,卻沒有一絲驚訝,想來這種事平常沒少做,嘴裡還默念著,「混蛋。騙子,混蛋,騙子……」

    聽到瑤菲說的。之湄先是一驚,結果被一道撕裂聲驚醒,看到那道口子,臉上笑容瞬間僵住,這姐真是暴力啊!

    無語的看著她瑤菲啐啐念著。然後咀嚼消化著她剛才的那句話。

    怡兒本來是本次花魁大賽中最有希望奪冠之人,但半路卻殺出個程咬金。而這個程咬金還是那個向她示愛的男人帶來的,明顯是要讓她為難,想擊垮她,難道兩人之間有仇嗎?

    「怡兒姐姐與那人有仇?」

    瑤菲搖搖頭,「沒有!」然後又補充道,「以前沒見過那男子。」

    怡兒是一個深情的人,雖然身處這種勾欄之地,但卻把心封閉著,除非遇到自己非常喜歡的人,然而那個就是剛才所說的男子。

    冤孽啊冤孽啊……

    之湄揉了揉疼痛的額頭,見怡兒依然沒有任何反應,便拉著瑤菲,讓她仔細講一下事情的經過。

    那男子叫木利,很善言談,也就是風流倜儻型。()他有個弟弟叫木秀,為人沉默少語,每次來都只一個喝酒,從來不叫姑娘。

    兩人來了一個月後,就消失了,再一個月後又回來,結果就帶來了那個叫嬌娃的女子。

    ……之湄一時沒想明白,那人要幹什麼?就為了侮辱怡兒?

    但不管兩人之間有什麼歪歪扭扭,之湄知道,她應該幫她們,不然她們也不會叫她來了。

    然後想了想,嬌娃長得另類,我們姑娘瑤菲不也是另類嗎?但這應該還不夠,畢竟嬌娃在眾人眼裡還是個新鮮貨,既然要比,就必須雙重壓住她,對,雙重壓住她!

    瑤菲一抬頭,便對上了之湄火熱的眸子,像是對她很感興趣一樣,身體不禁顫了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姑娘,想什麼呢?別想歪咯!」看著她的表情,之湄哈哈大笑起來。

    雖然瑤菲不知道「歪」是什麼意思,但看著之湄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便再蠢的人也知道不是什麼好詞,於是一把掐住她的臉,氣道,「怡兒都成這樣了,你還笑還笑!」

    「嗷嗷~~好姐姐,之湄再也不敢了。」之湄疼得嗷嗷叫,這丫下手也忒重了點,眼淚都快飄出來了。

    「瑤菲你幹什麼呢!?」怡兒終於在之湄的嚎叫聲中醒來,轉身看到瑤菲掐這之湄的一幕,快步上去,一手拍開瑤菲的手,然後心痛地摸著之湄被掐得通紅的臉,「你這人也真是的,都二十好幾的人了,下手也個沒輕沒重的!」說著瞪了瑤菲一眼。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你這麼不耐掐……」瑤菲一臉委屈,但更多的是心疼,說道後邊的聲音都小了,自己給自己掐了一把,然後便換來丫鬟去拿藥來擦。

    之湄忙拉住她,「不用,我自己帶藥。」

    說著從腰上解下一個小袋子,拿出裡面的消腫藥,讓怡兒幫擦……

    瑤菲送了一口氣,眼神一轉,遇到亭子外風雲冰冷的眸子,放佛瞬間覺得脖子一涼,登登登後退了三步,直到撞上了柱子才停住。

    「怎麼了?」怡兒看著她,又看了眼風雲問道,此時風雲已經轉身繼續看荷花了,因此並沒發現什麼不正常的。

    「沒沒沒什麼,是我不小心踩到自己的裙擺了!」瑤菲強笑著搖搖頭,再看向亭子外時,只看到一個背影,大大的送了一口氣,要不是怡兒來阻止她,那她現在可能被扔到月湖裡了。

    她後怕地看著之湄,心裡暗道以後絕不能再對這丫頭動手了。

    上了藥後,之湄臉上火辣辣的疼終於好一點了,也不責怪瑤菲,把藥袋幫回腰裡後,注視著怡兒的眼睛,認真道,「怡兒姐姐,不用擔心,我想到讓你們奪冠的法子了!」

    怡兒雙眼一亮,還沒來得急開口,瑤菲就衝了過來,「什麼什麼!」

    怡兒瞥了她一眼,瑤菲脖子一縮,自動在怡兒另一邊坐下,但雙眸卻火熱的盯著之湄,猶如剛才之湄火熱的盯著她。

    之湄無視她**的視線,道,「人的努力可以做到百分之百的勝算,那嬌娃若能做到百分之百,再加上她的容貌,或許會有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勝算,但她不一定能做到百分之百的努力,可你們可以啊!你們兩人可以加起來,都努力做到百分百,這樣就可以有百分之二百的勝算啦!」

    怡兒瑤菲:「……」不明白!

    之湄:「……」扶額,她差點忘了,那是差不多兩千年後的認識,而且兩人又沒讀過什麼書,這麼說他們肯定不知道,於是換了個說法,「我的意思是,兩位姐姐可以合著做一組,兩人的力量總比一個人大!且你們兩人的性格天差地別,給人的感覺定然很新鮮新穎,奪冠的幾率肯定比一個人大一些!」

    「對哦,我怎麼沒想到這個呢?」瑤菲打手排了一下玉石,愣是沒覺得疼。

    「那是因為你腦子袕z了!」之湄吐了吐舌頭,要是你們能想到,她豈不是白來了?

    怡兒明顯沒有瑤菲想得那麼簡單,她沉默了一下,問道,「可是,這樣行嗎?」

    「怎麼不行?大賽上有說不能兩個人一起嗎?有說過不能組合嗎?」

    兩人搖搖頭。

    「這就對了!既然我們沒有與規則衝突,那還怕什麼?」

    於是三人便討論比賽表演隊的內容……

    ……

    「瑤菲瑤菲!」

    突然聽到有人叫,還是男人,之湄抬頭望去,看到幾個小廝外加幾個媽媽攔著一人,仔細一看,不正是那日她「水胭脂」店開張時,來搗亂的縣令宋家三公子嗎?

    「哦~~」之湄略有深意地笑看著瑤菲,後者臉色刷的紅到了耳根。

    這天不怕地不怕大大咧咧的少女,竟然能為這種事情而臉紅,那她怎麼混到現在這個地步的?

    之湄八卦因子遍滿全身,剛要問,瑤菲騰地站起,風風火火地衝出亭子,朝那個大喊大叫的三公子而去。

    兩人在木橋上相遇,三公子還沒得說話,瑤菲劈頭蓋臉問道,「你怎麼來了?」說著還哼了一聲,三公子沒有生氣,咧嘴一笑,很順從的樣子,「我去找你幾次了都沒見你,問了好久她們才跟我說你在這兒……」

    之湄:「……」

    誰能想到這個薊縣的高衙內會對一個女子,還是一個青樓女子面前這個順從聽話?

    既然他這麼擔心瑤菲,這麼聽話,不如給他一個任務?

    之湄笑了笑,朝兩人走去……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