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穿越重生 > 傲行天下之殺手王妃

《》VIP卷 第128章 雲洛被捉 文 / 離風蕭瑟

    一個大男人,欺負另一個大男人,什麼意思,魯定還未反應過來,雲洛的人已經靠近他眼前,只尺的距離,近到,他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眼中狡黠的笑意。頓時,腦袋一蒙,暗呼一聲糟糕,只可惜已經遲了。

    未等他反應過來,一縷夾雜著女體的幽香的熱氣已直面撲來,順著他的鼻孔竄進了他的整個身體,酥酥麻麻地感覺擾亂了他的整個感觀,整個人彷彿被人點了穴似的,此情此景,饒是一向沉穩內斂的魯定也不禁紅了臉。

    只見此時的雲洛和魯定,幾乎是以身貼身,而雲洛的手還有意無意的放在了魯定的腰間,柔軟的小手,緊致的觸摸,讓魯定的整個身子僵直了。

    雲洛絕美的容顏望著魯定那張雖不算英俊無雙,卻也稜角分明的臉,眸中掛著一縷欣然的笑意,櫻紅的嘴唇微微嘟起,朝著魯定的臉上吹著熱氣,那曖昧的相擁姿勢,遠遠的望去,就彷彿兩個男子在大街上『深情』擁抱。

    小巷子雖然偏僻,沒有正街那樣繁華盛茂,也沒有那絡繹的人群,但是,依舊不時會有三三兩兩的行人路過,而巷子中央的這相擁的兩人,就成了這條巷子的一條奇觀,來往的人不禁都促足在巷子口興致高昂的觀看著,而且,不過短短二分鐘上,居然將整個巷子口給堵了起來。

    只有魯定知道,他此時的心中簡單比喝了醋還要難受,額頭上四條大大的黑線宛如如蚯蚓般不停的蠕動著,他本以為她的突然靠近一定是為了打暈他,卻沒有想到,他居然當街調戲起他。

    他更沒想到的是,他居然被個男子當街調戲,雖然他知道這個男子是女扮男裝,是個貨真價實的女人,可是感受到從後方射來的幾道鄙夷的目光,他還是感覺難以接受。在他的思想裡,龍盛的女子,永遠都應該是在家相夫教子,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溫柔宛約唯夫命是從的樣子。可是她卻不一樣,不,是很不一樣,她很大膽,也很獨特。

    不管是她的想法,還是她的做法,都讓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她不同於龍盛的女子的溫柔宛約,也不同於離月女子的粗廣豪爽,她就好像這個世界裡的一個異類,有著屬於自己的獨特思想,特立獨行,別具一股靈動之美。這令她宛如一個發光體一般,無論在多麼不起眼的角落裡,都很難讓人不注意到她。

    也難怪主子會對她如此情有獨--衷。

    就在魯定發呆的時候,如果雲洛想要對付他,那是輕而易舉的事,只要她動動手指,輕輕一下,便能解決掉魯定,可是她卻出人意料的並未出手。而且,本來保持著與魯定緊挨著的身體,也在魯定不知不覺的發呆中,退了開來。

    雲洛嘴角掛著一縷邪笑,一雙如琉璃般閃著醉人神彩的雙眸亦笑望著魯定,只是那眸子深處,卻是深深掩藏著的不屑與冷漠。

    「怎麼,魯侍衛是被我給迷住了嗎?」清冷幽深的聲音,略帶嘲諷的語氣,雲洛雙手抱懷好整以暇的望著有一絲慌亂的魯定面帶不屑的說道。

    失去了那溫熱的氣息,魯定的心中居然有著一縷莫名的惆悵,不去在意她的話,只靜靜望著雲洛那張滿含不屑的臉,看樣子,她對自己很敵意。無奈的在心中歎了口氣,魯定收拾好心情,依舊恭敬的說道:「請姑娘隨屬下一同回去。」

    今天,他是無論如何都要將她帶回去的!只是他很奇怪,為什麼她剛剛不趁自己失神的時候逃走呢?

    雲洛吃吃一笑,對著他說道:「你若強行帶我回去,就不怕我回去之後,會跟你的主子說你的壞話,讓你吃不了著走嗎?」

    魯定凝視著雲洛,半晌,出聲道:「魯定即奉主子之命帶姑娘回去,那麼,即使是賠上這條性命,也一定要將姑娘帶回。」

    言下之意,雲洛最好乖乖跟他回去,也好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可是若雲洛不從,那他也不會再有顧忌,直接強行打包帶走。

    雲洛冷哼一聲,不信邪的說道:「是嗎?」

    魯定沉聲答道:「是!」

    是字還未出口,他的人便如同離弦之箭,射向了雲洛,眨眼間,便出手,點了雲洛的穴道。是字說完,雲洛也已被他擒住。

    雲洛被點穴道,身體不能動,口不能言,一雙眸子卻帶著絲絲寒意,怒瞪著魯定,眸子裡的恨意,再明顯不過。

    「姑娘,得罪了!」魯定略帶歉意的說道,心中不免苦笑,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雲洛那明顯的恨意,他居然真的覺得好像有些對不起她似的。

    不過,這一切都由不得他作主,說完,魯定扛起雲洛的身體,冷冷的瞪了一眼在巷子口看熱門的人,然後扛起雲洛的身體,輕輕幾躍,便消失在了整個茫茫人海之中。

    正主消失,那些看熱門的人也很快一哄而散。不過,散去的同時,也都紛紛議論著這件,讓他們感到極其有趣的事。只是匆忙離去的魯定沒有發現,人群中,一個短小精幹的男子,一雙閃著精光的眼睛緊緊的的盯著他挾持紫衣男子遠去的背影,思忖片刻,悄悄的跟了上去。

    僅僅眨眼時間,隨著人群的哄散,矮小男子,也消失了蹤影,彷彿不曾出現過一般。

    呼呼的風聲,順著耳際呼嘯而過,周圍的景致隨著魯定身形的不斷變幻,也在不斷的變化著。由於被魯定扛在肩頭,雲洛的頭在後面,是以,魯定並未看到雲洛那絕美的眼中,一閃而過的得逞的笑意。

    魯定施展輕功,一路順著偏僻的小路繞回到了別院之中。這所別院,正是之前雲洛來過的那所別院。

    魯定進了別院,將雲洛扛回了之前她住的那間院子,將雲洛小心翼翼的放在屋子裡。解開了雲洛之前被點的穴道。

    「喂,你個臭魯蛋,也不知道輕手輕腳的,顛得本小姐骨頭都散了,你想謀殺啊!」雲洛不滿的叫著,輕輕的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臂,恨恨的瞪了一眼魯定,那眼神就好似魯定是她的大仇敵一般。

    魯定嘴角抽了抽,臭魯蛋,什麼跟什麼,他已經盡量很輕了,哪知道這祖宗居然還在埋怨,這龍盛的女子那就是和他們離月的女子不一樣,細皮嫩肉的,一點苦也吃不得。哪像他們離月的女子個個都是身強體壯,能吃能做的。

    「請姑娘,在此好好歇息,屬下就在外面侍候著,姑娘若是有什麼需要的話,請儘管吩咐屬下。」魯定說完,也不待雲洛回答,便走了出去。乖乖,在和她待在一起,指不定,她又會想出什麼招整他呢?到時候,他可真的要欲哭無淚了,那落荒而逃的模樣跟後面有一群大母狼在追似的。

    還侍候呢?擺明了就是監視她,也就是說,她被軟禁了。

    「喂,你個臭魯蛋,混蛋,王八蛋,你幹什麼,你敢這樣對我,你給我等著,看我不把你這臭雞蛋砸個稀巴爛。」雲洛二話不說,直接開罵。

    很快的,門吱呀的一聲關上了,可是雲洛的謾罵聲卻一直不停的透過門縫傳了出去。

    「可惡的魯定,你居然敢這樣對我,這個仇我記下了,總有一天我會讓你連本帶利的還回來的。」

    「可惡的魯蛋,臭蛋,混賬,王八蛋,哼!」

    ……。

    嬌聲謾罵不停的從房中傳進魯定的耳朵裡,聽得魯定嘴角直抽抽,最後索性弄了兩塊大棉花團,把耳朵給塞住,唉,總算是清靜了。

    直到很久以後,房間裡的人兒漸漸沒了聲兒,魯定奇怪的望了望緊閉的大門,心中猜想或許是因為她終於覺得罵得累了,也或許是罵的夠了,才會停止了那無休止的謾罵。這樣倒好,要不然,等到主子回來聽到那些話,他可真就慘了。

    只是,誰都不知道,在那道門的背後,本應該是怒氣騰騰和疲憊的人,此時,卻無比幽閒的坐在床頭,如玉般的容顏上,並無半分怒氣,更無半分怨氣,反而帶著絲絲笑意。就連眸子深處也溢著濃濃的得意的笑。

    那模樣,哪像是剛剛如潑婦罵街般的人,反倒像是正泡在溫泉之中,無比享受的樣子。

    那雙如大海般深遂的眸子裡,閃爍著無比奇異的光芒,那灼灼的光芒彷彿可以煥然整個世界一般。

    以她的身手,又怎麼可能會被袁宵手下的一個小小侍衛所擒。這一切的一切,只不過是她自願的罷了。

    其實,她還本有些苦惱,她要怎麼樣才能回到袁宵的身邊。沒想到卻是如此得來全不費功夫。老天爺居然都幫她安排好了。連她自己都想不到,一切居然會如此的順利,而又如此的天衣無縫。

    好戲就要開鑼了!只可惜,自己不能親眼一睹那交易大會的盛況。不過,算起來也不虧,更何況,有端木允浩和龍子陌在,她一定會在交易大會上賺一筆的。

    輕輕脫去了鞋襪,雲洛躺在了床上,幻想著交易大會和兩大美男的同時,不一會便進入了甜蜜的夢鄉。

    這邊一場鬧劇終於落幕,另一邊,熱鬧的交易大會,也總算是開始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