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位面時空指南

《》章 節目錄 第57章 值多少 文 / 王寫意

    羅彬眼見勸不動馬雨佳,趕緊悄悄給陳丹使眼色讓幫忙。

    看到羅彬遞過來的暗示眼神後,心領神會的陳丹馬上開口道:「佳佳,你不要這麼絕情嘛!就算大家不能做情侶,但至少可以做朋友啊!我看羅彬這人不錯,最少很尊重人的。比起丁陽來說……」

    「好了,丹丹,我們不說這個。」馬雨佳直接把陳丹接下來的一肚子話都給壓了回去,語氣雖然很溫和,但態度卻非常堅決。

    「好好好,我不說,我不說總可以了吧?就是為你打抱不平而已,瞧你小氣的樣兒!」

    「沒事兒我們就先走吧,惹的別人指指點點也不好看。」

    眼見馬雨佳就準備拉著陳丹回去,羅彬趕緊又攔住。

    「先別走呀,馬雨佳!你看我這人也不會說話,真要說錯了什麼你別介意。陳丹說的對,咱做不了情侶還不能做個朋友嗎?就當是咱為這段時間的工作做個總結,漂亮點收個尾,明晚上一起聚聚唄!再說也不是光請你,我也請陳丹她們來呀!」

    陳丹也知道現在是關鍵時刻,絕對不能誤了羅彬交待的任務。

    「對,佳佳你別這麼死心眼了好不好?大過節的讓我們這些孤家寡人也沾沾你的光,蹭著去花香夜總會見識見識唄!有我陪著你怕什麼?咱就唱唱歌,反正呆宿舍也是孤零零的!」

    考慮到有室友陪著,也確實對羅彬這些日子以來的付出看在眼裡。就算是平安夜,可這種程度的聚會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只是吃頓飯,唱唱歌嗎?」

    「對,不過還可以欣賞花香夜總會的勁歌熱舞。我聽說這次他們搞得可紅火了。」

    猶豫了片刻,馬雨佳最終還是敗給了陳丹——不住拉著她的手搖來搖去的祈求。

    「……那好吧。不過我也有言在先,我們只是朋友關係,你可別多想。我是有男朋友的,所以只能謝謝你的好意,但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好的好的,我明白,全明白。咱就是朋友聚會,我會祝福你和丁陽繼續走下去的!」

    誰也沒聽清羅彬在「走下去」三個字上面額外加重的音調,只有陳丹輕輕打了個冷顫。不過她猶豫片刻,最終還是什麼也沒說。

    眼望著馬雨佳和陳丹離開,羅彬臉上的笑意瞬間轉為獰猙:「J,老子倒要看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等明晚吃了藥,老子會讓你求著我干你!」

    轉身過來看看周圍沒什麼人注意,羅彬很快撥通了一個號碼:「騾子,我上次給你說的藥找好了沒有?夠不夠勁?就是要讓女人吃了受不了呀!對,就這個,我全要了!」

    ……

    「老闆,幾個私家偵探的調查結果全都送來了。這是全部的匯總,細單都羅列在後面。」

    接過韓震送過來的文件夾,白莫閒很快就細細翻看起來。

    「……唔,很好。哦,這小子還是個大學生?現在摸金的也走高素質路線了呀!家底倒是很清白,看上去沒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不對呀,小韓,怎麼這幾份調查報告全都沒有關於他背後組織的消息呀?總不能說他還是個獨行俠吧?」

    慢慢看完了幾分調查結果,白莫閒心中的疑點絲毫沒有減少,反倒越多了。

    韓震提前篩選過一遍,於是猜測道:「那小子這幾天完全是足不出戶,也不怎麼打電話對外聯繫,所以的確不好過濾他的外圍關係。」

    「……那就更證明這小子背後的那幫人足夠謹慎小心,來歷怕是也不小。」

    「老闆,是不是也有可能那小子就真的只是一個人。」

    韓震也不知道自己的猜測很接近事實,但白莫閒卻直接否決了。

    「荒謬!一個人?你告訴我一個人怎麼能做出這樣的大事來?吳道子的畫就算存世,也絕對是在一個大墓葬當中才有。而且這個大墓葬,應該還是非常隱秘的那種。雖說摸金這行當人不會太多,但也絕對不會太少。否則光是想進去出來,就能要了命。」

    韓震一想老闆說的也對,一個人還真搞不定。

    「可是他背後組織的耐性也太強大了吧?就放著這麼個寶貝在外面由著那小子一個人看護,還真能放下心去呀!」

    「哼,正因如此,才愈發不能大意。這些人全都是心狠手辣的主兒,不到萬不得已還是別得罪的好。假如真要動手,那就要一網打盡,一點點的後患都不能留下。否則就等著睡不安寢吧!」剛放下報告,白莫閒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嗯?大小姐,你們到了?好,我這就辦!」

    放下電話,白莫閒就對韓震抬抬下巴:「你現在就通知那小子,明天帶畫過來吧!」

    ……

    「你們特邀的專家到了?」接到電話後丁陽終於可以鬆口氣了:「很好,明天我準時到。」

    明天是平安夜,總算能趕在聖誕節以前結束掉這個事情了。再要拖延下去,即便馬雨佳沒爆炸,丁陽自己也快要瘋了——整天待出租房裡就跟演潛伏似的!

    何況爭取明天搞定這幅畫,盡快拿到錢也好給馬雨佳一個與眾不同的聖誕節呀!

    就像她所說的,這可是兩個人第一次共同過聖誕節,絕對不能馬虎對待。

    這一夜丁陽又失眠了。

    不過今次不是為了《孔雀明王像》的高昂價值激動到睡不著,而是從頭到尾構想應該怎麼樣給馬雨佳一個特別的聖誕節驚喜才能哄她開心。

    結果第二天丁陽出現在古寶齋的時候,又是頂著兩個黑眼圈。

    白莫閒見到他這個樣子,倒很有些意味不明的多看了兩眼,可卻沒說什麼。

    今次見面當然直接是被韓震領去了貴賓室,白莫閒很是熱情的介紹了兩位看上去似乎很有派頭的專家。丁陽也沒記住那一長串的頭銜和名字,只是隨便點點頭拉倒。

    他又不需要擔心什麼,對於《孔雀明王像》的真實性半點不懷疑。

    而這次的鑒定雖然還是很漫長,但相比前趟來已經收斂很多了。特別是還給丁陽特意準備了快餐,雖然只是漢堡炸雞,可至少不用餓肚子乾等了。

    等到鑒定完成,又是天色黯淡了下來。

    權威專家鑒定完畢也只是和白莫閒小聲說了幾句話,並沒有多和丁陽作交流。

    白莫閒似乎也沒多留客的意思,簡單交待一下就和兩位專家告辭了。

    不多時,古寶齋裡就只剩下了丁陽、韓震和白莫閒他們三個人。

    「哈哈哈,雖然我早就想到了是這個結果,但是剛才聽到結論的時候依舊有些心潮難平!唐代吳道子先生的畫作,只是想想就讓人禁不住激動呀!」白莫閒絲毫不掩飾目光中的狂熱:「丁小友對這幅畫的未來有什麼想法沒有?」

    丁陽當然有想法了,他就是為了賣錢才來的。

    「呵呵,這還能有什麼想法,我可不是什麼收藏愛好者。留著它既不能吃也不能喝的,無非是賣了換點錢唄!我這也要過日子呀!」

    「果然痛快,不愧是丁小友!」白莫閒端起茶杯,笑瞇瞇的看著他:「不知道丁小友有沒有把它轉讓給鄙店的念頭呀?價格當然好商量!」

    對於賣給誰丁陽並不怎麼挑剔,只一條原則需要遵守:國內的寶貝還是賣給國內,免得流傳出去成為歷史的罪人!

    除了這點小潔癖,丁陽沒有過多要求:「假如白老闆出的起價錢,我沒什麼意見。」

    白莫閒頓時喜出望外,甚至連手中的茶都差點灑了出來:「哦,丁小友不是拿老白開涮吧?這幅畫,你……你真的肯賣給古寶齋?」

    「嗨,那有什麼關係?我說過,只要古寶齋出得起價錢,這都不是事兒。韓經理可以作證,上次我的熙寧元寶不就賣給你們古寶齋了吧?說起來咱也是老客戶!」

    「對,對對,呵呵,老客戶,老客戶啊!」白莫閒笑的眼睛都快要瞇在一起了:「不知丁小友準備要多少錢呢?說個數我聽聽,看看古寶齋有沒有這個福氣拿下。」

    賣多少錢?

    這個丁陽還真是不知道呢!

    儘管他也知道這幅畫肯定是值錢到不得了,但沒有任何參照物存在,天知道這幅畫應該賣多少錢呢!

    他來之前也只是搜索了近些年來有關書畫古董的拍賣價格,大致有所瞭解。

    譬如明末清初八大山人朱耷的畫作《荷花》在2012秋季拍賣會上以4712萬元成交,而他的《竹石鴛鴦》更是在2010年的拍賣會上以1。187億的價格成交。

    在2012年香江秋季拍賣會上,兩幅明代唐伯虎的真跡《仙遊圖》和《松下高士圖》分別以以5320萬和2330萬的拍賣價格成交。

    近代國畫大師傅抱石的作品《春夜玄武湖》在2012年首部拍賣會上,最終以2070萬的價格成交;同年秋季拍賣會上,他的《山水人物畫軸》更以2900萬的價格成交。

    而近代國畫大師黃賓虹的作品《黃山湯口》則在2011年春季拍賣會上以300萬元底價起拍,最終4772。5萬成交,隨後的秋季拍賣會上,他的《山水軸》又以1120萬起拍,最終也以3250萬成交。

    書畫藝術品收藏的市場很熱,但是也有極強的波動性。並非光看朝代和名氣,還有許多其他層面的影響,對丁陽而言太過陌生。

    但是就吳道子的這幅《孔雀明王像》而言,作為唐代畫聖唯一傳世的精品畫作,價格上億應該不算是估算虛高吧?有可能還狠狠的低估了呢!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