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復秦

《》章 節目錄 第一百一十九章 相逢 文 / 一笑一枯榮

    蒯徹一身所學甚雜,儒家、兵家、縱橫、法家他都有涉獵,擊劍之術也絕不會含糊。劍在他手中,顯得極為熟練,而且他一邊用劍抵擋著魏國的俠客,一邊用言語擾亂他們的思維,使得二人遲遲攻不下。

    當今天下,劍術能達到這種地步的飽學之士除了張良就再無他人了。白衣張良,當初為了復國,也跟蒯徹一樣,基本上什麼都涉獵過。說起來二人還真有不少相似之處,張良因復國刺秦而名動天下,蒯徹因一計助秦而得罪天下人,他們道不同所以不相為謀,蒯徹忽悠了張良逃出了項羽的大營,但也因為這樣而引來了張良的追殺。

    三人在官道上擊鬥得非常慘烈,蒯徹的劍割斷了一人的手腕,然而他的肩頭卻被那個長臂的劍客給刺中了。三人正鬥得難解難分的時候,突然又有馬蹄聲響起!

    這一次的馬蹄聲,老遠就能聽見!從地面微震中可以感覺到,這一次的來者數量絕對不低!

    三人都停止了鬥劍,舉目朝東邊望去。蜿蜒的官道那邊,避過了山丘樹林,遮掩住視野的地方,數百騎兵正呼嘯著奔來。

    鐵面寒衣,長槍彎刀,馬蹄下塵土飛揚,正是贏子嬰的貪狼騎士。數百貪狼騎士的聲勢何其浩大?不知覺蒯徹的臉色就變了。在他看來,能有這麼大規模出現的騎兵,除了翟王董翳的軍隊外,還能有誰?如果翟王抓住了他,他可以肯定的是,董翳會非常樂意將自己綁了獻給項羽!

    長臂俠客朝著蒯徹冷哼道:「你還是束手就擒吧!落到翟王手裡,你一樣是死!」

    蒯徹哈哈一笑,道:「既然同樣是死,我就是落到董翳手裡又如何?說不定我說點什麼,翟王就放了我也不是不可能啊!」

    長臂俠客臉色一變,咆哮道:「你休想!」他一時氣憤,也不管什麼翟王,提劍又朝蒯徹砍去。()

    蒯徹後退幾步,用劍將長臂俠客的這一劍盪開。長臂俠客的弟弟也加入戰場,揚聲說道:「此人奸詐狡猾,在翟王部隊道來之前,先把他殺了!免得日後生變!」

    二人圍攻之下,蒯徹抵擋不住,腳不停的後退,額頭上的細汗也越來越多,他漸漸感覺到自己有些支撐不住了。

    「莫非我蒯徹今天就要死在這兩個無名之輩手裡?」

    蒯徹一不留神,手中長劍被長臂俠客一劍擊飛,另外一人趁機出劍,蒯徹狼狽的朝地上一滾,險險的避過了這一劍。

    吃了一地的灰塵,蒯徹已經聽到了戰馬嘶鳴的聲音。他支撐著手臂想爬起來,背後又有劍風襲至,蒯徹心驚,朝著地上又是一滾。這一滾,他剛好滾到了來人的馬下。戰馬揚蹄長嘶,馬上的騎士顯示出了良好的騎術,讓蒯徹從馬蹄下撿回了一條性命。

    仰頭看著上面那冰冷的鐵面,蒯徹心中歎息:「沒想到竟然會是秦國的遺兵。」

    數十騎將三人團團包圍,魏國的兩位俠客互相觀望著,驚疑不定的說道:「不是翟王的部隊!」

    「這黑甲?莫非是秦兵?」其弟口中喃喃的說道。

    「秦國已滅,天下哪還有什麼秦兵!」長臂俠客捏拳說道。

    「爾等何人?」鐵面騎士中有人問道。

    兄弟二人互望一眼,答道:「我們是魏國人!」

    「殺了!」騎士中有人用手一指,有幾個騎士在馬上提弓上箭,瞇眼對向他們。

    蒯徹才從馬蹄下撿回了一條性命,此時哪又願意這麼輕易的去死?他灰頭土臉的爬起來,朝著騎士們喊道:「我是秦人!關中老秦人吶!不要殺我!秦兵不殺秦民的。」

    「口氣不像,不是秦人!」有騎士聽出了蒯徹的口音,在馬上喊道。

    蒯徹大急,他腦中急轉,道:「你們別殺我!我知道一個地方有糧食,還有錢幣。我是有用處的!」

    看見騎士將手上舉,蒯徹又胡亂編道:「我有一匹戰馬,絕世良駒!我有一柄寶劍,可吹毛斷髮!只要不殺我,這些都是你們的!」

    蒯徹手舞足蹈的比劃著,說得是口沫橫飛。旁邊兩個俠士心中鄙夷,朝著蒯徹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

    看著那一面面黝黑的鐵面,蒯徹心中真想張口大罵,他完全看不到這些騎士的表情,不知道他們心中意動沒有。騎士沉默著,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

    過了一會,兩旁的騎士慢慢的分開,贏子嬰騎著大黑馬緩緩的走進了場中。他轉動著頭顱看向場中,目光最終停留在蒯徹身上,張大了嘴一副驚異的神情。

    蒯徹半坐在地上,一臉的污垢,衣服上全是泥土,頭髮亂糟糟如同雞窩,渾身凌亂到了極點。可就是這個樣子,贏子嬰還是一眼就認出他!

    蒯徹也抬起頭的看著贏子嬰,臉上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贏子嬰如今的模樣也有很大的改變,他依然一眼就認出了他。

    「蒯先生!」贏子嬰回過神來之後,臉上帶著激動和狂喜,趕緊翻身下馬,伸出手準備將蒯徹從地上攙扶起來。

    蒯徹也冷靜下來,看著贏子嬰伸出的雙手,他鼻子裡哼了一聲,拂袖謝絕了贏子嬰的好意,自顧自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贏子嬰遭遇拒絕之後,卻絲毫不惱,他訕訕的問道:「先生為何在此?」

    蒯徹鼻孔向天,眼盯著天上的浮雲悠悠的說:「被人追殺到了這,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贏子嬰轉身瞅了那二人一眼,揮手向貪狼們下令道:「將他們殺了!」

    蒯徹聽聞此話後,他才低下頭,正經的將贏子嬰一打量,嘴裡揶揄著說道:「天下都在謠傳秦王子嬰已經死去多時,沒想到你還過得很好!很不錯!不過我讓你殺他們了嗎?」

    贏子嬰乾笑著詢問:「那先生的意思?」

    「我沒有意思。」蒯徹說罷,又依然去看他的天去了。

    「沒意思?」贏子嬰有些摸不著頭腦,他看了看蒯徹,又看了看二位刺客,向手下改口道:「先把他們綁起來,等候先生發落!」

    騎士們聽令,從馬上取下套索,準備將二位刺客擒住。長臂俠客聞言大怒,他拔劍在手,怒喝道:「爾等秦狗!吾命尚在,豈是你能一言決定的?」

    說罷,將劍橫在脖子上,準備自刎受死。可等他還沒動手,一支狼牙箭飛來穿透了他的手腕,他手中的劍一下就掉在地上。

    取下了鐵面,馮英策馬從隊伍中走了出來,冷哼著說道:「秦王既然下令活捉你們,你們又豈能這麼輕易的去死?」

    長臂俠客哀嚎著蹲在了地上,他弟弟一時也慌了神,不敢有所異動。幾名貪狼騎士用繩索將他們綁了,口裡面塞上一團破布。

    等到了馮英下馬走到贏子嬰的身後,蒯徹這才回轉身子,他目視著贏子嬰,眼神裡透露出一股失望,長長的歎了一口氣,他搖頭說道:「你心智不堅,為了示好我可以立即改變你下的決定。在我看來,你並非明主。此次相逢,原以為你還有什麼長進,看來還是原來那副模樣。你還記得我當初入秦時說過的話嗎?我走遍天下,只是為了尋找我心中的明主,你不是我的明主,所以我懇求你能放我走!」

    贏子嬰聽罷此話之後,身子一晃腳連退數步。剎那間,胸間湧出無數的苦澀。馮英連忙扶住贏子嬰,然後一臉憎恨的看著蒯徹,冷聲說道:「秦王!此人不過就是一個狂士,不如殺了!」

    蒯徹聽後卻似混不在意,他拍了拍自己的脖子,揚聲說道:「殺與不殺,悉聽尊便。」

    贏子嬰從肺里長吐了一口氣,一揮手止住了馮英的攙扶。他抬頭朝蒯徹問道:「子嬰深恨當初未曾用先生之計,如今悔之晚矣!今天相遇,原以為是上天開眼,派先生助子嬰復國的,卻沒想到先生還是不肯事我!先生怎麼能一言就能斷定其人?如此草率又豈是智者所為?」

    蒯徹聞言笑道:「我蒯徹走訪天下,為的就是尋求一明主。而你呢?當初不肯聽我之言,導致國破家亡。可今天呢?你本欲殺二士以解我心頭之恨,卻又因為我模糊了一句話而瞻前顧後,改變主意。這樣的行為,憑什麼讓我蒯徹事你?當初你坐擁關中,還能用丞相一職來打動我,現在你是一無所有,我憑什麼幫你?我是寧肯死,也不會助你的!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你繼續流亡,我繼續尋找我的明主。此次相遇,不過是上天開的一個玩笑罷了!」

    贏子嬰沉默了一會,突然仰頭大笑,他瞇著眼盯了蒯徹一會,然後一言不發的爬上了馬背。上馬的時候朝馮英說道:「將他綁了,把嘴堵上!讓人把那兩人給殺了!繼續上路!」

    「贏子嬰!你不能這樣!你幹嘛!快放我走!我告訴,我是不可能事你的,你不是我心中的明主!唔!別堵嘴——唔——。」話說到這,一下就止住了。

    贏子嬰在馬上大笑著說道:「像你這樣的大才,我要是放過你,那才是婦人之仁!你不肯事我,我也不能放你走。讓你去找什麼狗屁明主,我還不如把你殺了!」

    「唔唔——」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