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復秦

《》章 節目錄 第七十七章 那一夜風花雪月 文 / 一笑一枯榮

    夜涼如水,心寒似冰。紅塵初妝,山河無疆。

    武威城裡,突圍前五小時。

    馬逸穿好了衣甲,手牽著赤驥,半跪在地上,對贏子嬰道:「賊軍太多,英布不可能盡數追來。秦王與韓則可暗藏在城門旁,等我們將賊軍引遠之後,再悄悄出城。這匹赤驥馬,乃是千里良駒,秦王騎著它,必然萬無一失!」

    馬逸將馬韁遞給贏子嬰,拍了拍赤驥的脖子,對著它耳語了兩句,似乎在與它惜別。贏子嬰將馬韁又遞回給馬逸,搖頭說道:「將軍一身武藝,怎能無良駒?我不能奪人所好,你還是騎著赤驥走吧!」

    馬逸目視贏子嬰,堅決不肯接回馬韁,他一字一句的說道:「天下無我亦可,卻不能一日無君!秦王,你要珍重!」

    聽到這話,贏子嬰覺得非常的耳熟,他想不起何時聽過這樣的話語,但語間的沉重,讓贏子嬰不得不答應。見到贏子嬰不再推辭,這個如火山般一樣的男人終於展開笑顏,他大步著離去。

    馬橫、童燕、黃應一一向贏子嬰作別。等到城裡一聲炮響,北方大門頓開。霎時金鼓齊鳴,火光沖天。一隊隊秦兵從北門蜂擁而出。

    武威城外,英布才剛和衣睡下。此時聽到這麼大的動靜,他從床上一翻而起。帳外立即有士卒慌忙來通傳。取了長槍,英布躍上戰馬,大聲呼道:「大軍出擊,休要走了贏子嬰!」

    英布引著楚軍朝北門趕去,營寨中直留下三千士卒。

    贏子嬰默立在牆頭,耳聽了半天,感覺北方聲音漸小,於是同韓則對視一眼。二人摸下了城頭,召集了留下的三百精銳騎兵,偷偷從西門逃出。

    英布追人太急,秦軍尾甩不掉。此時的秦軍除了將領都是步卒,而楚軍中還有二千騎兵,眼看著追兵將至,馬逸只好讓眾將分散逃逸,士卒們逃離的馳道,奔向荒野。

    英布也將士兵分散追擊,他帶著二千騎兵認準了北面的部隊,死死咬著不放。

    沒過多久,英布就追上了正北面奔逃的士卒。亂軍趕上,又是一陣廝殺。火光之中,英布暴躁得大喊:「子嬰小兒!還不出來受死!」

    大喊三聲過後,一陣陰風襲至,英布全身又感覺一陣毛骨悚然的危機。他沒做多想,身子向後一躺,險險避過了馬逸襲來的一槍。馬逸見一擊不中,也無心戀戰,拍轉馬頭,繼續奔逃。

    英布瞅準了跟上,沒跟多久,英布突然勒馬,大呼一聲中計!立即讓騎兵不再追趕,他大聲咆哮道:「轉頭,向西,回武威!」

    耳聽後面追兵不來,馬逸心中大急,暗惱自己不該衝動出現。必然是英布見到自己沒騎赤驥,心中起疑。這樣一來的話,秦王危矣!

    馬逸心中暗悔,連抽了自己好幾個巴掌,他招呼了馬橫,自己領著十幾個親兵又往西邊奔去。

    武威城裡,突圍後第六小時。

    看著黎明將至,贏子嬰心道僥倖,知道自己此次又逃出了生天。

    前方不遠就是丘山,造馬逸的意思說,穿過了丘山,從小路越芩水就能到達酒泉。

    三百騎一人三馬,晝夜不停的奔逃。眼看就要進丘山,卻不料前面殺出一大隊的兵馬!旗幟亂揮,無數的羌人嘰裡呱啦的指著贏子嬰大叫!

    贏子嬰又驚又怒,策著馬匹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前面的羌人足有千人,此時將路堵住,贏子嬰進退維谷。

    這群羌人乃左蘭部的右路先鋒,首領是左蘭部的女婿武籐(這名字夠坑爹的吧),他是一個無腦的肥豬,此時瞇著一雙小眼看著這支秦軍帶了這麼多的戰馬,心中覺得這簡直是上天賜予他的禮物啊。特別是當先的那個秦人,騎著的那匹渾身赤紅的戰馬,那就是羌人世代傳說的「火龍駒」啊!

    贏子嬰不想與這群羌人進行太多的糾纏,於是派出了一個精通羌語的士卒前去喊話,說願意拿出金銀買路。

    武籐本來心中還是有點虛,但聽見對面騎士的喊話之後,他想當然的認為對面的騎士更虛。於是他大手一揮,手下的一千多羌人嘰哩哇啦的就衝上來。

    看到自己派出秦兵被那群羌人蠻不講理的殺死,贏子嬰怒不可言。他立即揮兵向前,此時只能打敗這群羌人,才能擺脫後面的追兵。

    三百秦騎一齊吶喊,策馬提槍一起衝鋒。兩支軍隊毫無花哨的碰撞到一起,須彌間就有無數的羌人身死。地上的羌人武器太爛,又多是步卒,秦軍砍起來就跟砍瓜切菜一般容易。

    沒有人想到,這群羌人是哪來的勇氣,敢領著步卒向騎兵下手。

    這場戰役從開始到結束只用了半個時辰,當贏子嬰提著武籐那血淋淋的人頭的時,卻忍不住想仰天吶喊。他已經聽到了如雷般的馬蹄聲,不僅是後方,前面也有。

    贏子嬰也終於明白,這隊羌人是哪來的勇氣了,但此時卻完全沒有辦法。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穿著稀奇古怪的羌人眾,密密麻麻的士兵看不見盡頭,贏子嬰一臉煞白的盯著前方。他終於看到了他最不願看到的一幕:隴西的羌族終於聯合起來了,還偏偏是這個時候。

    身後馬蹄聲也漸漸接近,二千楚騎在英布的帶領下也切入了戰場。

    前有狼,後有虎。

    贏子嬰的三百騎兵就像掉進猛獸堆裡的羊羔,只能顫顫發抖。

    贏子嬰仰頭望天,兩行清淚流下。口子喃喃道:「莫非這就是天意?」

    英布騎在馬上哈哈大笑,揚槍高聲叫道:「子嬰小兒!看你往哪逃!」

    身後的二千騎士呼聲如雷,發出震天的歡呼。

    前面的羌人有些凝重,先零羌首領皺著眉頭盯著前方的戰場,他也看出了前面兩股秦兵的必然不是一路。這次遭遇完全打亂了他的計劃,這麼早就遭遇了秦兵,那他偷襲武威殺死紅鼴鼠的計劃就完全不能實現。而且對面的秦騎足足有兩千,自己這邊的羌人還亂哄哄的擠成一團,這要是打起來,必然傷亡慘重!

    「不行!必須先下手為強!管這兩路秦兵是哪些的人馬,還不都是羌人的仇人!」思及此處,先零羌首領揚刀大喝:「兒郎們,誰我衝鋒!」

    韓則目視前面,低伏著身軀,朝贏子嬰說道:「與其落入楚軍手裡,不如直接衝向羌人隊裡,說不定還能殺出一條血路!」

    贏子嬰默默的點頭,英布的兩千騎兵戰力太強,更何況他們已經沒有退路了!贏子嬰臉上流露出一抹決然,他手裡揚著一支長戈,厲聲高叫道:「隨我來!」

    贏子嬰說完,揚鞭赤驥,一馬當先的衝了上前。

    身後秦兵個個厲吼著跟上,三百騎士一頭扎進了萬人雲集的羌人隊中。

    看到秦兵向前突進,英布臉上閃過一抹惱色,他提槍高叫道:「跟老子衝鋒,盯緊子嬰小兒,別讓他跑了!」

    武威城外,突圍前一小時。

    贏子嬰將一方用紅布包裹的玉璽交給了馬逸,叮囑他道:「天下人都在找它,項羽翻遍了整個咸陽城也沒能得到。今夜突圍,你將玉璽帶上。如我身死,你逃離出去,你就另找一人,打著我的旗號,復我秦國。如你身死,我逃出來,有無這東西,也無關緊要。從今天起,你——便是秦國的上將軍。」

    「關中有這麼多的願意為秦國赴死的將士,千萬不要讓他們失望。切記!切記!」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