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極品冒牌駙馬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史上最裝逼時刻 (一)求首訂 文 / 木內

    李霜兒待許辰穿好衣服,這才走進了書房裡,這裡以前是專門用來藏架很多,大部分都被搬了出去。

    許辰穿好衣服後,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對著書案前的一個大盒子,打了個哈欠道:「壽禮就放在這裡。」

    因為這壽禮,許辰昨夜研究了半晚上,沒怎麼睡好,所以今天才起晚了的,往常這個時候,早就生龍活虎的跑步去了。

    李霜兒走過去掀開盒子一看,便是驚呆了一般,雙眼瞪得很大,簡直有些不敢相信眼前這個東西。

    激動地都說不出話來,便是想用手去摸一把,隨即便被許辰給制止了:「這東西,只能看,不能摸……」……

    中午的時候李也過來了一趟,說是請去岳陽樓吃飯,也不知這小子搞什麼鬼,李霜兒早上告訴他下午要趕到皇宮的,定的差不多是三點,她說早些去好棒棒忙。

    李也說的神秘,這一頓飯還非吃不可,詢問了半天才知道,吃中午飯的不止他一個,還有朔方節度右使郭子儀的小兒子郭晞和三女兒郭靈。

    這就比較扯淡了,朔方在寧夏那一帶,也搞不清為什麼李也會和郭子儀一家扯上關係,郭子儀的這對兒女應該是領命前來賀壽的。

    李也卻說他和郭晞甚有淵源,什麼一塊打過架,調戲良家婦女什麼的,大致意思是兩人是好朋友,郭晞此次來京,自然要好生款待。

    許辰便道:「你朋友來京自然要款待,你吃你的,把我拉去幹嘛?」

    「哎呀,這不是來了個美女,讓你去壓場子嘛。」李也笑嘻嘻的道。

    「滾蛋,我沒空,昨夜沒睡好,別來煩我!」許辰說著便把李也往外轟,也卻是需要補個覺。

    「姐夫,你就給我個面子,去吧,我都已經誇下海口了,你是不知道那郭靈兒,生的嬌媚卻是暴躁異常,我若是把你喊不去,我就慘了。」李也哭喪個臉道。

    許辰也一時弄不清這李也和郭子儀一家到底什麼關係,聽他的意思,這郭家兄妹似乎自己很有興趣的樣子,而且李也似乎很怕這位郭靈兒,堂堂王爺會懼怕一個武將的女兒?定然有什麼貓膩。

    對於郭子儀,許辰也很想找個機會認識認識這位中堂名將,若是曰後能發展起自己的勢力,也肯定有機會接觸他的,至於郭子儀的這對兒女,許辰卻是一點想見的意思都沒有。

    只是李也太磨人,打包票說只是吃個飯而已,吃完就回不耽誤正事,這小子說的懇切,許辰一時心軟也不好拒絕。

    便去了齊岳樓,郭家子女早已在那裡等候,進了雅間,郭晞看許大駙馬進來自然是起身恭迎,只是那郭靈兒,看許辰的眼神的竟是有些打量的意思。

    這女人雖然生的嬌媚但一看就是習武之人,眉宇間玲瓏中總能散著一些殺氣,看她穿著簡約,清一色儒裝,甚是英姿,絕對的女漢子。

    「你就是那個武狀元?」郭靈兒打量了許辰一眼後,皺眉問道。

    這一句話來的突兀,倒是把許辰驚了一下,拜託,你這女人也忒不長眼力見兒,自己好歹也是一駙馬,過了今天就是堂堂兵部侍郎,被這毛丫頭這種不屑的口氣質問,心裡很不舒服,郭子儀的家教做的也太差勁了吧。

    那郭晞便是忙瞪了郭靈兒一眼,賠不是道:「駙馬莫要見怪,舍妹生姓粗魯,不太會說話……」

    「我就是那個武狀元,你想怎麼地。」許辰卻是不理會郭晞的說和,回道。

    李也這會兒卻是躲在一邊歪著臉,表情一陣扭曲,十分懊悔,他便知道把姐夫叫來會是這個尷尬場景,但不叫來自己免不了受些苦頭吃的,這郭靈兒可不是一般人呢!

    「哼,找的就是你這個武狀元,你不是武功天下第一麼?比試一番如何?」郭靈兒秀眉一揚神采奕奕道。

    吆喝,許辰面對如此荒誕的女人,簡直有種抓狂的衝動,郭晞便是氣的不行大叫道:「不得無禮!」

    把許辰嚇了一跳,郭晞便又拱手道:「駙馬恕罪,舍妹口無遮攔,還請駙馬……」

    「哎呀,哥,我就是想和他比試一下麼……」

    「住嘴!我就不該帶你出來!」郭晞大怒道。

    說實話這樣的場景非常的扯淡,許辰便是看了看李也,用眼神詢問他這是唱的哪一出,自己出來吃個飯這又是單挑又是大吼大叫的,還有這女人是個腦殘麼,見面就要打架,還不管三七二十一和駙馬動手,只能說,老郭家家教太差了……

    看這女人身手一定不凡,即使武功再好也不用頭一次見面就要單挑吧?而許辰自從穿越一來最怕的就是別人懷疑他武狀元的身份,哪能隨隨便便的暴露自己的身份。

    「你這妹子,倒還有點男兒血姓,你也莫要怪她,生的威武腦子就不怎麼好使了,看在李也的面子上,我就不怎麼追究了,若是真的比試一番,我倒是怕傷著你家妹子,郭大人那裡就不好交代了,即是李也請大家吃飯,就莫要客氣了,都快請坐。」

    許辰便是率先坐了下來,自己本來就吃個飯,誰成想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出,便也就不怎麼計較,示意郭晞和李也坐下來。

    「你……」郭靈兒在聽到那句腦子不好使就有點冒火,剛想要說話便是被郭晞一把拉住耳語了幾遍這才坐了下來。

    場間比較尷尬,李也作東這會兒卻是屁都不放,也不知這頓飯到底吃的是個什麼名堂,酒席進行到一半時,郭晞終於憋不住了,這才道:「其實這次通過小王爺把許駙馬叫出來,是有一事相求!」

    J,目的原來在這裡,可就沒見過這麼求人辦事的,再看看埋頭吃法的李也,一腳就踩了過去,疼的李也呲牙咧嘴的抬起頭來,許辰便也是一邊用力一邊呲牙咧嘴的湊到李也的耳邊,小聲的問道:「我就知道你小子憋不出什麼好屁!」……

    下午的時候,公主府的馬車已經收拾妥當,這一次去宮裡要提前去的,剛進宮門口的時候,已經有很多大臣候在宮門外等聖旨了,各國的使者已經被統一的帶到平康坊裡居住,等會壽宴時,便是能一同道賀,省的在偌大的京城裡迷了路。(。)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