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白娘子養成記

龍騰世紀 第八十二章 老人扶不起 文 / 情隨世遷

    第八十二章-老人扶不起

    「小乙哥,您是仙人,您會仙法,求您幫幫我們吧。」

    許仙原想出去找大戶買些糧食,準備屯起來應對白素貞和小青的胃口,可他剛出長生觀,就被一群百姓堵住了。

    大概有幾十個身著麻衣的百姓正跪倒在門前,痛哭流涕。這些人神采萎靡,眼圈發黑,被喪屍嚇的不輕。

    其實這些百姓大多沒見過世面,絕大多數人都不知天地門派,更不要說超脫天地門派的那些精靈鬼魅了。這次臨安突然出現殭屍,對百姓們心情衝擊很大,很多人都惶惶不可終日,只覺末日來臨。

    「大家都起來,有話好好說,都是鄉里鄉親的。再說了,我是免輩,承受不起諸位叩拜,會折壽的。」

    許仙忙將其中一位銀髮老者攙扶起來,其他人本不願起來,但聽說會折小乙哥的壽,忙都站起來了。

    「小乙哥,你有所不知,」銀髮老者扶住許仙,痛哭道:「我老伴陪了我幾十年,沒想到早上因為她喝了水,就變成了……變成了殭屍。你不知道至親之人忽然反目的樣子……小乙哥,我這條命也撐不了幾天了,可我還有兒子,還有鄉親們,您是仙長,求你保護臨安百姓好嗎?」

    現在臨安已經亂成一片了。

    百姓們不敢上街,不敢喝水吃飯,什麼都不敢做,只能緊閉房門。

    有不少百姓想要去道觀廟宇上香,可他們找遍臨安寺院,卻發現無論是道教道觀,還是佛教寺院,此時此刻都緊閉大門,不讓香客進香。

    人們無可奈何之際,只得來長生觀祈求許仙能給他們庇護。

    許仙抬眼看去,見所有人都在用疲勞的眼神盯著他,他看得懂,這些眼神裡是希冀。

    就像是在荒漠戈壁裡看到的浩渺綠洲,哪怕是蜃樓,人們也會寄托十二分期望。

    「官府在做什麼?」

    許仙皺眉問道。

    他很想幫助這些人,但僅憑他一人之力,很難行之有效的幫助百姓,最好辦法還是官府出面,畢竟官府掌控著整個國家稅收,有實力給百姓們更好的保護。

    「官府……」銀髮老者老淚橫流,氣惱的跺腳:「那群狗官膽小怕事,大多都離開了臨安,去投奔他城親眷了。」

    「既然如此,你們先在長生觀待著吧。我去找師姐商量,看有沒有辦法可以克制屍毒。」

    許仙輕歎。

    這些百姓們因害怕喪屍已經不敢回家了,不敢吃家裡的飯,不敢看家裡的人,因為誰也不知下一刻是誰變成殭屍。

    只有長生觀是他們心情的唯一希望和寄托。

    「多謝小乙哥。」

    眾人紛紛道謝,井然有序的進入道觀。諸位瓊華弟子出來接待這些百姓,或者給劍符讓百姓護體,或者告訴百姓們對付喪屍的辦法。百姓們知此時非同一般,也都聽從指揮,沒有誰在惹事和喧鬧。

    許仙轉身走去,要找師姐商議壓制屍毒的辦法。

    「哎呦好痛!」

    忽有聲哀歎從身旁傳來,許仙抬眼看去,發現是年近七旬的老婆婆因崴腳栽倒在地了,他沒有多想,忙走上前去,要把老人攙扶起來。

    可在他手掌剛與老人胳膊接觸,他便發現了異樣!

    這老人胳膊冰冷似鐵,沒有半分溫度!

    就像是大寒天裡的冰塊。

    而且摸在手中還有黏稠的感覺,彷彿許仙攙扶的不是老人,而是冰冷漿糊。

    有怪!

    許仙驟然驚悚,忙向老人看去,這一看不得了,那老婦人臉面竟瞬息變得烏黑,甚至在老人臉上還有蠕動的蛆蟲!

    老人幽異眼眸裡流露著的是冷笑和嘲諷。

    「母體殭屍!」

    當許仙回過神時,已來不及躲閃了。

    老人積蓄良久的攻擊,是她右手握著的一柄菜刀。

    是的,一把腐朽了的菜刀,其上滿是鐵蛂A刀刃捲了很多豁口。任誰看到這把菜刀,都不會相信它是神兵利器,因為以這把菜刀的遲鈍刀刃,只怕連冬瓜也切不開。

    老人手中的兵器正是這把不起眼的菜刀。

    噗!

    快若奔雷,迅若閃電。

    急速的攻擊使菜刀砍在許仙胸口,看似遲鈍的刀刃徑直剖開了許仙胸前皮肉,殷紅鮮血染紅了菜刀。

    許仙的修為極高,體質強橫,且岳婉君就在附近,他修為有極大增強,所以哪怕是母體殭屍的全力一擊,也無法剖開他胸腔,只是將他胸前皮肉切出了道猙獰傷口。

    嗤啦啦……

    鮮血浸染菜刀,竟如同遇到炙熱鐵板,激發出一陣濃鬱血腥煙霧。

    許仙清楚感覺到,從菜刀上傳來了縷縷冰涼氣息,順著血管迅速擴散!

    屍毒!

    在傷口周圍出現了不少屍斑,且屍斑增長速度驚人,不需片刻便能遍及全身。

    果然,無論是前生還是今世,老人都扶不起。

    「以為這樣就能殺了我?」

    在婦人攻擊的瞬間,許仙便猜到是屍毒,他知來不及躲避,便快速在暗處運轉清字訣。

    他腹部丹田中的「清」字迸發玄氣,順著奇經八脈流轉全身,將仙道純正的清虛之氣遍及身體各大要穴——清字訣能淨化絕大多數氣息,縱使是凶險邪戾的屍毒也可完全淨化。

    在屍毒流入他筋脈的同時,有很多屍毒被他用真氣通過週身氣孔排出體外。

    所以屍毒對他的影響並不大,甚至可以說微乎其微。

    砰!

    許仙冷笑,抬手打出了記鎮字訣,拍在母體殭屍腦門之上,旋即一聲卡嚓,母體殭屍頭顱被打碎小半,白色腦漿橫飛。

    母體殭屍登登後退數步,踉蹌著栽倒。

    「啊!殭屍,殭屍!」

    「小乙哥被殭屍抓到了,小乙哥會變成殭屍嗎?」

    「小乙哥把殭屍打倒了,小乙哥肯定沒事!」

    「快看,有氣劍!」

    長生觀內眾人見許仙胸口流血,盡皆驚慌失措,色懼駭然。其中有人聽到破空之聲,忙向上看去,竟見到萬道氣劍從雲端捲來,鋪天蓋地的砸下。

    簌簌……

    漫天氣劍如同暴雨傾盆,一股腦全部轟擊在母體殭屍身上,剎那間將母體殭屍轟碎。

    可施法者似乎還不解氣,氣劍不要命的一**落下,轟擊在地,將地面轟出了道丈深大坑!

    從這坑的深度足以看出施法者心情的憤怒,這得有多大仇啊,直接將屍體轟的渣都沒了。

    母體殭屍根本不需用術法淨化,直接被強大的劍訣轟碎成塵,化作泥土。

    「看來你拿劍戳我的時候,果真手下留情了。」

    許仙唏噓看著大坑。師姐脾氣怪,性格怪,雖然嘴上不說關心,可一旦他受到傷害,師姐就會不遺餘力的報復,這母體殭屍砍了他一刀,直接被師姐戳了幾萬劍。

    「許小乙沒事就好,嚇死我了。」

    眾人拍著胸脯感慨。

    如果許仙出了差錯,他們就更沒活下去的希望了。

    「去檢查一下還有沒有喪屍混跡在人群中,要小心點。」

    許仙對諸位瓊華弟子吩咐,又用真氣止住流血,方才走回大廳。

    「燒雞呢?」

    小青彷彿沒看到許仙受傷一般,見許仙沒帶回來燒雞,薄唇撅了老高,滿面不樂意,把許仙氣的大罵無情無義。

    白素貞一臉擔憂,上前幫許仙驅除體內剩餘的屍毒,彩蝶則取來紗布,幫許仙包裹傷口。二女忙碌的情景與小青抱著空碗埋怨的行跡,形成鮮明對比。

    直到傷口被包裹好,岳婉君方才走進屋內,坐到白素貞旁側:「果真沒用,還沒走出長生觀,就受了傷。」

    許仙也不反駁,知道師姐是刀子嘴豆腐心:「我想問有沒有克制屍毒的方法?得先給百姓們打疫苗,否則等中了屍毒,就麻煩了。」

    「疫苗?那是什麼?」

    彩蝶愕然。

    許仙摸了摸鼻子,不知該怎麼解釋:「就是可以提前預防屍毒的藥,比如吃了這服藥,屍毒就很難起到效果。」

    「有辦法。」

    岳婉君冷不丁說道。

    許仙舒了口氣:「你不早說。」

    「你不早問。」岳婉君針鋒相對,似乎與許仙是仇人關係:「屍毒傳播是靠人體氣脈,只要封閉氣脈,縱使被屍毒感染,也不會有太大傷害,不會變成喪屍。只不過若封住氣脈,行動能力就會大打折扣,就像蛇一般陷入冬眠。」

    說罷,她水眸瞟了眼白素貞。

    「只要能穩住屍毒擴散,再找出屍毒根源,臨安動亂就將遏制。」

    許仙點頭。

    現在最緊要的事就是止住屍毒擴散,否則喪屍數量再多的話,就很難壓制了。

    「劍符之水是仙道門劍術的一種,雖類屬符法,但本質還是劍術,只不過得書寫符篆,才能發揮出最大效果。彩蝶姑娘,借你君筆一用。」

    岳婉君望向彩蝶,語氣平緩。

    她和彩蝶關係很微妙,誰也不服誰,所以哪怕一起生活幾個月,兩人之間的稱呼還是姑娘來姑娘去,沒確定誰是姐姐誰是妹妹。

    「有勞仙子。」

    彩蝶從衣袖內取出錦盒,拿出君筆,客客氣氣的交給岳婉君。

    「她們倆好像陌生人一樣。」

    就連沒心計的小青,也看出岳婉君和彩蝶之間很奇怪。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