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超級同居時代

第一卷 第三百一十二章 生何哀,死何苦 文 / 桃花老張

    第三百一十二章生何哀,死何苦

    在醫院的地下二層,這裡我算是第二次來,第一次是為了孫萃雪來的。

    那張不袗大鐵床上躺著王鐫祖那有些浮白的屍體,即使死,他也還是那麼優雅,那麼有氣質,甚至那個臨死的表情還帶著一絲微笑。也許他死得很甘心,又也許他是在諷刺自己。

    「爸——」這聲呼喚把人的心都能撕碎,尤其是在這種環境下,我只覺得自己身上的汗毛都立起來了。

    一個嬌美的身影撞開那道鐵門,剛剛分開不久的王白雪跌跌撞撞地衝進來。

    「王小姐,你先聽我說!」我急忙攔在王白雪的身前,擋住她的視線。

    王白雪抬頭看到是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後伸出手撕扯我,想把我拉開。

    「你閃開,我要見我爸。爸——」王白雪哭號著,淚流滿面。

    「王小姐,你冷靜一點!」對於王鐫祖的死,我心裡有很深的內咎,所以我想安慰一下這個小姑娘。

    我抱著王白雪的肩頭,強行把她從太平間裡擁了出來,把她按在太平間外走廊的長椅上。

    「你不要動我,讓我見我爸!」王白雪倒在長椅上,還在和我掙扎。

    父女的血是連在一起的,在這種生離死別的情況下,王白雪的悲痛可想而知。

    「王小姐,你必須聽我說幾句,就幾句!」我抓著王白雪弱質的雙肩,睜圓雙眼,大聲地想喝醒她。

    這時我聽到遠處的樓梯口又有人響,接著我就看到了三個更熟的人,柳盈池、柳青岸和柳曉風。

    「趙哥?」看到我在這裡,柳曉風感到十分驚奇,快點跑過來,「你怎麼在這裡?」

    「咳,我有事,曉風你哥和柳伯伯也來了?」我的視線越過柳曉風的身體,投在後面的柳盈池和柳青岸的身上。

    「老趙,你怎麼在這?」柳青岸走過來,重複一遍剛才柳曉風的問題。

    「青岸,一會兒我再和你解釋。柳伯伯,你好!」我向柳盈池禮貌地打招呼。

    柳盈池老臉含霜,只是向我微微一點頭,又看到長椅上悲痛莫名的王白雪,老眉立刻就深皺在一起。

    「這是怎麼回事?」柳盈池沉聲問我。

    「柳伯伯,詳細的事情我等一下再和您說吧,現在您稍等一下,謝謝您!」簡單向柳盈池交待一下,我轉過頭又望向王白雪,「王小姐,我希望你能堅強一些,人這一輩子總會遇到一些這種事情。剛才我救你的時候我知道你是一位很堅強的女孩子,在被綁架之後,都不害怕,這次我同樣希望你能堅強!」我真誠地勸著王白雪!

    「你當然會這麼說,死的又不是你爸,他是我親生父親啊!」王白雪仰起淚臉,語間非常不客氣。

    「什麼?」柳盈池聽到我的話立刻山軀一震,差點倒在地上,柳青岸急忙扶住自己老爸。

    「鐫祖他——他——他出事了?」柳盈池瞪著一雙不敢相信的眼睛。

    「爸——」聽到柳盈池這麼一說,王白雪更是嚎啕大哭起來。

    柳曉風這時也坐在王白雪的身邊開始哭泣,連柳青岸的眼圈都是紅的。這兩兄妹看來和王鐫祖的感情都很深,不願看到這個慈祥的醫生就這麼離開自己。

    「唉,大家先去看看王醫生最後一面吧!」看到眼前的情況變得這麼亂,我無奈歎口氣對眾人說,「曉風,你扶著王小姐,別讓她出什麼事!」說完,我轉身重新走回太平間。

    柳青岸扶著柳盈池走在我身後,柳曉風扶著王白雪走在最後面,當他們看到停屍床上的王鐫祖時,情況再次失控。

    「爸——」王白雪瘋了一般掙開柳曉風的手,撲到鐵床邊,杜娟啼血也不過如此。

    「鐫祖——」柳盈池身體劇烈晃動一下,這個老人也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流過眼淚,顫微微地在柳青岸的扶持下,靠近鐵床,一隻手顫抖地伸到王鐫祖的臉上。

    柳曉風扭過身,面對著牆,雙肩不停地抽動,柳青岸也是忽然閉上眼,不願再看眼前的慘狀。

    「鐫祖啊,你怎麼就走了呢?你怎麼捨下我就這麼走了?」柳盈池兩行老淚縱橫,自顧自地喃喃著。

    「爸啊,你回來啊,你不能走啊!」王白雪哭得越來越慘。

    我歎了又歎,走到王白雪身邊,低下身想去扶她。

    「王小姐,你節哀順變吧!事情已經發生了,誰也不能挽回,還是活著的人最重要,這樣也能讓亡者安息。王醫生肯定不願意你這麼痛苦,你也不想讓他失望對不對?」

    「你別拉我,我要和爸爸在一起!」王白雪使勁地去抖落我伸出去的手。

    「王小姐,你爸爸還有幾句話要對你說。」

    「啊?」王白雪哭聲立止,睜著一雙腫得桃子般的眼睛望向我。

    聽到我的話,連柳盈池都愣了,轉過頭也望著我。他們都想到我和這件事有關,就準備聽聽我的話。

    「王小姐,跟我走吧,你現在這個樣子,讓我怎麼對你說呢!曉風,來扶著王小姐,我們找個安靜點的地方!」我強行把王白雪扶起來,交到聞言走過來同樣傷心的柳曉風手裡。

    王白雪這才倒在柳曉風的懷裡,依依不捨,三步一回頭地跟著我們一起離開太平間。

    在柳盈池的威名之下,醫院很痛快地就讓出一間辦公室來,讓我們談事情。我一進這間辦公室,心情更鬱悶了,這間辦公室居然就是當初王鐫祖和我談過elva病情的那間。

    柳盈池坐在最上面,大家圍坐在下面,醫院還給每人送來一杯茶。

    「小趙,你說吧,大家都在聽,鐫祖倒底是怎麼回事?」柳盈池低沉著臉,一字一頓地問我。

    「柳伯伯,讓我先把王醫生的遺言說一下吧!王醫生有兩句話想分別對王小姐和柳伯伯您說。」說著,我頓一下,看看眼前的茶,拿起來喝一口,「王醫生想告訴王小姐,他永遠都愛你,你是他最寶貝的女兒!」

    「爸爸——」我不說還好,這一說,王白雪倒頭就深撲進柳曉風的懷裡,哭得傷心欲絕。

    「王醫生還想對柳伯伯說。他說,他這輩子最對不起的人就是柳伯伯,還說讓柳伯伯幫他照顧女兒,如果有來世,他給您做牛做馬!」我看一眼柳盈池,繼續說道。

    「鐫祖,你太傻了。你放心,白雪從今天起就是我的親生女兒,我一定會把她照顧好的!」聽到我的話,柳盈池雙眼一閉,淚水再次奪目而出。

    「老趙,王叔叔到底是怎麼死的?他好好的,怎麼就死了?」柳青岸這時是眾人中最冷靜的,表情肅穆地問我這個關鍵問題。

    「他——他——是開車畏罪,咳,畏罪自盡!」我這時候要多尷尬就有多尷尬。

    其實這個真相我想很久要不要說給王白雪聽,後來我想到這件事涉及刑事,就算我不說,王白雪也會從公安局那裡得到,還是我說了吧!

    「啊?畏罪自盡?」柳氏三父女立刻石化,眼睛瞪著如銅鈴,都是一付不可思議的樣子。

    「不可能,你胡說。我父親怎麼可能畏罪?他有什麼罪?」王白雪猛地挺起腰,抬起頭怒視著我,嬌厲地向我質問。

    「唉,事情是這樣的!」於是,我操著無奈的口氣,把整件事娓娓道盡,說完後,我再次拿起茶杯飲了一口,以平定自己不安的心情。

    「殺人兇手!」我的茶杯還沒等放回桌面,突然坐在柳曉風身邊的王白雪猛化厲鬼,揮舞著雙手嗖地一下就躥到我的面前,單手高揚,「啪」,好響亮的一聲,我被王白雪用盡全力打了一記耳光。

    「白雪妹妹,你幹什麼?」柳曉風被王白雪嚇一跳,急忙也起身拚命拉住王白雪。

    王白雪這一記耳光真是不輕,我只覺得一邊的臉上火辣辣的。其實我剛才完全可以躲的,不過王鐫祖的死,我確實要負一些責任,這一記耳光我挨得心甘情願。別說她打我耳光,就算她現在拿把刀想捅我,我也認了。

    「你不要拉著我,他是殺人兇手,是他殺了我爸爸,我殺了他!」王白雪拚命地在和柳曉風撕扯,人在激動的時候力量是無窮的,柳曉風到底還是沒拉住她,讓王白雪又撲到我面前。

    我沒有遮擋,任王白雪胡亂地打在我的頭上和身上,這時候,讓她發洩一下對她有好處,反正也打不壞我。

    「白雪妹妹,你不要打趙哥了,不是他的錯啊!」柳曉風再次死命地去拉王白雪,不過沒用,拉住手又拉不住腳,王白雪又開始在柳曉風的懷裡踢我,一邊踢一邊大罵我是殺人兇手。

    「唉!」柳盈池這時突然長歎一聲,慢慢地站起來。柳青岸立刻就扶住自己的父親,現在柳盈池也是傷心過度,身體欠佳。

    「白雪,聽柳伯伯說一句話好嗎?」柳盈池突然深沉地開口對王白雪說道。

    「我不聽,我今天一定要打死這個殺人兇手。」王白雪現在已經是半顛狂狀態,誰的話她現在都已經聽不進去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