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升龍道

龍騰世紀 第二十六章 長城 文 / 血紅

    第二十六章長城

    兩道半月形的金色石門封住了幻星窟,天心子微笑著說:「一塵,試試能不能打開它,隨便你用什麼手段都可以。」

    易塵有點奇怪的看了天心子一眼,點點頭,劍指指處,一道兩尺來長,沒有絲毫刺目光華發出的碎星劍氣直射向了石門的縫隙。易塵自覺奇怪,往日自己射出劍氣的時候,哪次不是光華耀目,華麗無匹?這次卻如此的黯淡無光,分明星力的凝聚上面已經驀然的提升了一個層次,他偷偷的看了一眼天心子,天心子被銀霞籠罩的臉卻看不出絲毫端倪。

    說時遲,那時快,易塵發出的碎星劍氣已經擊中了石門,卻彷彿一顆石子扔進了汪洋大海一般,無聲無息的消失了。天心子點點頭說:「再試試。」

    易塵依言走了上去,雙手扶住了左邊的石門,渾身真元流轉,一股股彷彿海嘯般強大的真元力呼嘯著體內流動不休,易塵大駭間,雙手肌肉猛的膨脹,一股巨力已經發出。

    加駭異的事情發生了,易塵發出的力道彷彿根本就打了空氣中,沒有任何反應,緊接著,一股龐然巨力從石門內發出,易塵苦笑著發現這就是自己剛才發出的真元力,不過比自己發出的不多不少的強上了十倍左右,把易塵狠狠的彈飛了回來,一屁股坐了地上。

    易塵死死的瞪住石門,驚問天心子:「師伯,這是?」

    天心子袖袍一展,兩道石門無聲無息的滑開,一手拉起易塵,示意他跟自己後面走進了幻星窟,嘴裡緩緩的解釋說:「本門心法,包括你內,也就知道一次大輪迴後再次突破到周天星力的境界,此為邁向天道的無上法門,是不是?」

    易塵點點頭,其實他知道的還僅僅就是一次大輪迴所需要的心訣,自己的小宇宙歸於混沌後再次修煉需要什麼心法,他還真的不知道。

    天心子輕輕的笑了起來:「你現使用的,是碎星劍氣吧?嗯,現本門中人,能夠超越碎星劍氣的,加上師伯我,也就不過三五許人而已。碎星劍氣代表了天星宗的第一個大境界,那就是碎星界。其上,是聚星界,再上,則是至高的境界,幻星界。」

    易塵呆立當場,喃喃的問天心子:「那麼,師伯現已經達到了幻星界麼?」這樣的分類,的確是易塵聞所未聞的。

    天心子輕笑:「師伯麼?勉強達到了聚星界的頂端而已,還沒有參悟透幻星的真正面目。可是,縱是這樣,師伯也快要飛昇仙界,所以,天星宗的星典,的確是修道的無上法典。想想看,道德宗的高奠基太上道德篇,也不過能讓他們經過千年苦修後得以飛昇而已,從境界上已經比我們差了一個層次了。」

    易塵心裡默然,原來,自己所知道的,還僅僅是冰山一角,不,甚至一角都算不上。

    天心子帶著易塵順著幻星窟內的通道七拐八扭的走了一陣子,易塵打量了一下這個幻星窟,發現洞壁圓潤無比,一絲絲毫光隱隱約約的透了出來,雖然沒有什麼富麗堂皇的裝飾,但是總體給人的感覺就是那樣的舒適、歡欣。

    天心子呵呵了幾聲說:「幻星窟的大門,就是第一代祖師爺臨飛昇前,用後參悟出來的幻星界的神通凝練而成的,除非自己真正的踏入了幻星界,又或者知道用本門真元,成三十三次,每次振蕩分別為七次、五次交替,前七後五的透入兩扇石門,則根本不可能打開。」

    易塵心頭巨震,天心子這是什麼意思?居然把開大門的鑰匙教給了他?

    看著易塵呆若木雞的神情,天心子的心裡也有了一絲的得意:「自己苦修這麼多年,居然還是不能真正的踏入幻星界,一塵子是本門千年以來出眾的天才,讓他偷偷的參悟星典,應該是不算什麼大的問題吧?就算他的心地日後變化,那根本就連聚星界都達不到,又何必害怕他利用星典為非作歹那?」

    走到了兩條分岔的通道口,天心子指點了一下:「左邊,就是存放列位先輩飛昇後留下的法寶所,右邊,則收藏有本門至高典籍星典。一塵子,我們走左邊……唔,幻星窟的大門,如果不是擁有聚星界初期的實力,哪怕知道了口訣,也是不能打開的。」

    易塵心裡又是微微一動,天心子今天是怎麼了?以往雖然也是對小輩們很是寬厚仁愛,但是也沒有仁愛到這種把本門的核心秘密告訴自己這樣一個身份尷尬的外人的道理吧?

    天心子自己也都還沒有注意到這種變化,或者說,他注意到了,但是並沒有意。他五十年內即將飛昇,此刻的他,實際上就已經算不上一個人了,也算不上一個修士了,心中並沒有什麼門派啊、裡外啊這樣的概念,他現也不過是出於本能的對於易塵的好感,想要為他做點什麼,順便看看易塵是否日後能夠得到機緣參修星典,達到自己都沒有達到的幻星界而已。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把易塵他們帶來山門的路上,順手給易塵進行了一次易筋伐髓的動作,讓易塵瞬息間達到了一陽子他們現的一個大循環後的二十八宿星力的境界。

    天心子緩緩的放慢了腳步,易塵知道正地頭到了,也恭敬的放輕了自己的步伐。易塵已經感覺到了,一股浩浩然,不是很強大,但是異常精純的星力從前方湧了出來,其星力中千變萬化,精細玄奧之處,讓易塵差點迷失了裡面。

    天心子帶領易塵走進了一個不大的石室,長寬都二十米左右,上方是十幾米高的圓頂。牆壁上,一個個小小的方形或者圓形洞窟內,一些閃爍著微光的大小物件靜靜的躺裡面,還有一些則是懸掛了洞壁上,那股星力就是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凝聚成一股後透出了洞窟外的。

    天心子臉上的銀霞漸漸沒去,輕輕的說:「這裡,就是天星宗自創建以來,飛昇而去的三百二十七位先輩所留下的法寶所。想來,飛昇之後,自有仙界異寶使用,這些凡俗間的寶物,自是無法得心應手,只能留這裡。」

    易塵四處打量了一下,周圍的法寶不下三千件,從上面散發出來的光澤來看,無一不是上上品。

    天心子看著易塵,微笑起來:「很奇怪麼?其他的宗門都是由師長賜予自己的得意法寶,而本門弟子想來卻是自己從頭苦苦修煉自己的法寶,是不是?」

    易塵點點頭說:「是的,師伯,既然我們有這麼多法寶,我看其中很多件放出去都可以算是現修道界的極品,為何還要門下弟子自己苦苦修煉那些品質不是很高的法寶呢?」

    天心子雙手輕鬆的背了背後,四處走了幾步說:「一塵,你不覺得本門入門太易麼?道德宗講究心境的修為,五行宗必須找到天生五行匹配的靈童,至於遁甲宗則是需要那些心靈手巧,可以製作優良的符咒法器的弟子……其他各個宗門,無不大同小異,尋找一個傳人難,尋找一個好的傳人難,稍微不慎,百年苦修就化為流水。」

    易塵恍然:「我們得來太容易了,星力無所不,只要不是一個顢頇不堪的人物,苦心修持,起碼可以達成一個大輪迴,修道界也可算是中上的高手了……」

    天心子連連點頭:「孺子可教。本門初期不要求什麼心境修為,只要你肯下功夫,就是一個未來的高手。如果再不用一些耗費心力的方法約束門人弟子,琢磨他們的心神,維持他們的心境,恐怕修道界自古以來的魔頭,就全部出自天星宗了,那豈不是一個笑話?」

    易塵無語……想來,天星宗收徒弟,也不會專門流氓地痞中找吧?不過,自己修煉法寶,的確對於心神的成長是很有好處的,唯一的原因,就是天星宗得來太容易了。

    天心子看到易塵理解了自己的意思,連連點頭輕笑說:「看看,這些法寶,賜予門下弟子是不合適的,但是你……本門負你良多,加上道德宗的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五十年內,師伯可以鎮住他們,五十年後,你又當如何?隨意挑選吧,這些法寶經過本門先輩的重重禁制,非本門傳人,極難運用,倒也不用擔心流失了出去。」

    天心子一句『本門負你良多』,差點讓易塵留下眼淚,當下強行控制住了自己的心神,開始環顧四周的法寶。聽天心子的意思,自己可以隨意的拿走自己中意的法寶,那麼,易塵自然是不會客氣了,反正留這裡發霉生蚺]不是個辦法,還不如讓他們跟隨自己出去闖一番天下。

    易塵閉目凝神,根本不用肉眼去看,而是根據各個法寶傳出來的星力變化,去尋找其中好的那些,然後慢慢的走過去,從洞壁上或者洞窟內拿下,按照本門的心法收入體內。

    天心子笑著說:「你的那四個下屬,很好,很好,可以為了你而捨命一博,也是一些好人,倒也可以好好的對他們。」

    易塵心念一動,本來選取了幾樣法寶後,已經準備停手了,可是聽到天心子如此說,又開始按照菲麗四人的特點,給他們拿了一批合用的東西。

    天心子站旁邊心裡連連讚歎,不愧是本門近來天資好的門人,僅僅依靠自己現的境界,居然就能從星力的微妙變化中選出那些特別好的法寶……不過,還好,本門祖師的那兩柄屠龍匕還……祖師贖罪,贖罪,一塵子怎麼偏偏就拿起了這兩柄匕首?祖師的法寶流傳出去……算了,祖師的法寶和其他先輩的法寶,又有什麼不同呢?

    易塵早早的就發覺了兩柄匕首的怪異,可是因為自己對於這樣形狀的法寶並不習慣,所以沒有挑選出來。可是既然天心子都說了可以給菲麗他們準備一點東西,那麼……傑斯特會很喜歡用匕首背後割別人的脖子吧?

    易塵給自己選擇的,是兩柄飛星劍,三枚聚星環,七支破天梭,三樣十二件法寶,他不好意思拿太多。

    給菲麗挑選了一枚散發著縷縷寒氣的晶球,一柄小小的長劍;菲爾和戈爾每人一柄厚重的長劍,劍身足足有一百四十厘米長,想來這位先輩肯定是體形驚人的大漢;傑斯特則就是那兩柄屠龍匕了,長二十厘米的鋒刃,十三厘米的手柄,匕身漆黑,一點點銀色的光芒隱隱的發散出來。

    天心子笑到:「一切都是緣分,晶球名為天霜,小劍名為凝霜,本門千年前一位女先輩所制;兩柄長劍一名梵天,一名炙地,可以引發萬丈真火,這位先輩也是因為脾氣過於暴躁,飛昇時差點受外魔所控,魂飛魄散,切記;兩柄匕首名為屠龍匕,威力驚人,倒是要小心,千萬不可胡亂賜予了人。」

    易塵點頭答應了。

    天心子掐指算了一下時辰,當地盤膝坐下說:「一塵,坐下,磕頭吧。」

    易塵不知所以,但是聽命於天心子,一頭磕了下去,連連十幾個響頭碰了地板上。

    天心子仰天喃喃禱告了幾句,隨後緊緊的盯著易塵說:「閒話少說,師伯不能收你重返天星宗,但是師伯作為天星宗當代掌門,可以破格傳你本門心法,此心法足以讓你突破聚星界,呔,日後一切好自為之。」

    一句斷喝,彷彿驚雷,炸得易塵心神巨震,連連發誓:「弟子萬萬不敢用本門心法亂殺一個好人,如有違誓之舉,萬劫不得超生。」易塵暗自琢磨:「我不用星力胡亂殺人,用手槍總可以吧?」修道之人,若說不怕自己的誓言,那是假話,所以易塵也不得不先找好退路。

    匍匐地面,天心子伸出右手,緊緊的抵住了易塵的天靈,天星宗除了星典外所有法門全部傳了過去。

    良久後,天心子大袖一揮,把易塵拂了起來,淡淡的說:「本門星典,除了開宗祖師,無人參悟得透,師伯我希望,你……」天心子沒有說下去了,再說下去,就是他帶頭破壞門規了。雖然現門規已經被兩人破壞得差不多了,但是後的禁忌還是要守的,星典,是絕對不能現教給易塵的。

    天心子身體四周銀光連閃,易塵連同他消失了,直接移位到了天星宗的大殿處,吃了幾個半生不熟的朱果,正大殿內等候易塵的菲麗四人連忙迎了過來。

    天心子沒給他們說話的機會,大聲到:「一塵子,你與本門因緣,徹底完結,日後,天星宗不認識易塵,易塵也不認識天星宗,你好自為之,去吧。」

    易塵嘴一張,正要說話,天心子劈頭攔住了他的話:「天閒師弟正參悟秘訣,無暇見你,去吧,去吧……」大袖一揮,易塵等人被一陣狂飆刮起,哪裡有什麼還手之力,身形恍惚間,早就到了北京城的郊區。

    傑斯特終於服氣了,由衷的說:「老闆,這些老頭子都是怪物,怪物,他們還是人麼?」

    易塵輕輕的笑起來,看著東方的曙光說:「他們?不能算人了,他們都是真正的神仙中人呢……從此雲嶺相隔,再會天星宗,就要等我達到聚星界了吧?天星宗,天星宗,你們負我多少?我易塵負你們多啊……」

    且不說易塵他們尋道返回釣魚台國賓館,此刻的天星宗山門內,由天風子的師弟,一個叫做天雷子的暴躁老道寫的措辭極度不客氣的飛符玉碟,經過天心子改幾處用詞後,直接飛送到了法天老道的手裡。法天老道連連變色:「有你天心子一天,就不許我們道德宗動一塵子?好,好,好,給你天心子這個面子,我們這次放過他,下次……哼哼。」

    火德老道有點奇怪:「師兄,按照天心子的修為,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吧?」

    明德老道怒哼了一聲:「還能是誰?不就是他們天字輩修為差的那個天雷子麼?除了這個傢伙,修道之人誰會用這種口吻?」

    法天老道臉色陰鬱,恨恨的說:「等一陣子,等一陣子,等這次什麼奧運會還是什麼會的事情完結後,我不會放過一塵子的……我們道德宗的面子,絕對不能被一塵子給撕下了。」

    真不知道道德宗到底生什麼閒氣,又沒人看到明德老道**的鏡頭,有什麼丟面子的?

    不過,此刻正荒郊野外巡路的易塵正恨恨的說:「我不會放過明德那個老傢伙的……你可以逼迫師伯趕出我天星宗,你們可以任憑你們道德宗的飛龍雜毛利用權利對付我,你們可以不講道理的讓小輩們和我們清算恩怨,但是你明德老道,一個長輩,居然對我這樣的晚輩下毒手……道德宗啊道德宗,老子要是放過了你,我就是婊子養的。」

    傑斯特輕輕的瞇上了眼睛:「老闆,我們可遠遠不是他們的對手呢……怎麼辦?」

    易塵微笑起來:「第一,我學會了一件法門,可以讓天星宗的口訣直接讓你們徹底的瞭解,再也不會出偏差。第二,你們看到了他們昨天晚上使用的那些兵器麼?我找到了比他們強大上百倍的好東西給你們……雖然,你們現的實力不足以運用他,但是很快,很快,加上那幾個朱果的力量,你們應該很快可以達到二十八宿星力的境界,你們也就可以初步的使用這些武器了,縱是不能御劍破空殺人,總也可拿手上發揮他們的一部分威力的了。」

    好容易找到了一條道路,五人攔住了一輛車朝城內駛去,身上的手機什麼的都被昨晚的打鬥震得粉碎,衣服也都破爛了不少,只好趕快找到法塔迪奧他們再說了,不然恐怕普洛夫一發飆,又要開始折騰人了。

    似乎俄羅斯人的牛飲是傳統,易塵他們換好了衣物,重配上了手機等裝備後,法塔迪奧連同自己的助手才滿身酒氣的爬了起來,對著易塵傻笑著說:「老闆他們出門談判去了,我們可以自由的活動。易,易,你聽著……」

    法塔迪奧激動起來:「你不瞭解中國的歷史是不是?我會讓你今天直接面對一個輝煌的文明的奇跡,我帶你去看長城,讓你看看中國這樣一個奇妙的民族不可思議的奇跡中的一個……」

    易塵皺眉:「長城?k,我聽說過長城,但是它很長麼?」

    法塔迪奧賣了一個關子,奸笑著說:「你馬上就會看到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