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邪氣凜然

龍騰世紀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七叔八爺】(下) 文 / 跳舞

    第一百三十五章【七叔八爺】

    「越南人!媽的居然摸到我老巢去了!看來上個月的那個事情,把他們惹急了。」七叔歎了口氣:「我被堵了家裡,如果不是這小子,我就完了。」頓了一下,他補充道:「這小子身手好像不錯,可惜不會玩槍。」

    「嗯。」八爺的用他那只有三根手指的左手桌面上敲了敲,那看似平和的目光我身上轉了兩圈……說實話,他的眼神看似平和,但是真的射身上,讓人覺得很難受!那是一種彷彿能將人看穿的目光,一種審視!

    「剛才老七說你叫什麼……嗯,陳陽是吧?」

    我點頭:「喊我小五就可以了。」

    「好吧,你先我這裡安頓下來。」他笑了笑:「我也姓方,不過和那個方胖子可不是親戚。你看見了,我只有八根手指,所以這裡外面的人都叫我『方八指』,你若是願意,就喊我一聲八爺就好了。以我的年紀,也不算佔你便宜。」

    他笑容平和,那種淡淡的儒雅的感覺,讓人如沐春風……

    而偏偏他的這種氣質,卻讓我有些不自!

    因為,他的做派,他的氣質,他的神態,都很像很像一個人!

    歡哥!

    八爺按了桌上的一個電鈕,立刻後面門打開進來兩個漢子:「你們先推七叔出去休息一下,找醫生過來幫他檢查一下。」他語氣平和交待了兩句。

    七叔想說什麼,不過和八爺對視了一下,看了我一眼,沒開口,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隨後兩個漢子恭恭敬敬過來推著他出去了。

    我心裡一動,明白了。這位八爺是有話要和我說了。

    我臉上不動聲色。只是靜靜的看著他。他微微笑了一下,指著旁邊的一張椅子:「坐吧。」

    然後他很客氣的對我笑道:「你先等一下。」

    隨即,他再次按了電鈕,這次進來的是一個男人,一身很乾淨的工作服,八爺飛快地交待道:「七叔今天家裡出事了,是越南人幹的……我擔心上個月的事情,你所有的華埠查查。消息是怎麼放出去的……和幾個華人社團都溝通一下,看看他們……嗯……」他看了我一眼,沒說下去,不過那個人已經會意,點頭出去了。

    我看出來了,那個人進來出去,無論是走路還是站立,身子都挺得很直。邁步得時候很正,身上帶著明顯的軍隊裡的痕跡。

    隨後八爺歎了口氣,走到一旁,用一個看上去有些生蛌漲挶x水瓶倒了杯水給我,笑著示意我不用客氣。

    「小五。是吧?」他微笑看著我:「說說你地事情給我聽。你國內惹了什麼麻煩?」

    我沉吟了一下,把車上和七叔說的那些話重說了一遍。

    八爺沒開口,一直就這麼靜靜的聽,手指桌面上輕輕敲擊。一下一下的,彷彿帶著某種奇怪的節奏。

    因為他敲手指的節奏太奇怪了,有幾次我都忍不住被那種節奏帶著走了,說話的語調都有些變化。

    八爺笑了笑,感覺到了我的不自,道:「哦,不好意思,這是我地老毛病了。」

    我忽然心中一動。猛然想起來,他敲手指的節奏,是按照一首老歌《東方紅》的節奏敲的!

    等我說完了,他輕輕摸了摸自己的眉毛,緩緩道:「嗯,按照你說地,其實你國內的麻煩已經了了……青洪方面的人,已經以為你死了。是麼?有人幫我做了個假的屍體……那麼你應該已經沒麻煩了。」

    「有。」我搖搖頭。眼角肌肉輕輕跳了一下:「有麻煩,幫我佈局讓外界以為我死掉地人……也要殺我滅口……」

    八爺忽然笑了:「好了。你不用多解釋,我明白了。這種事情你不是第一個,也不是後一個。」他搖頭:「可是我現有一個問題要問你,這個問題很重要,你想好了再回答我。」

    「好!」我點頭。

    「你現來到了加拿大。無論國內有什麼人要少你,他的勢力到不了這裡,所以這裡,沒有人會追殺你了。你現已經安全了。所有我需要弄清楚你自己的想法。」八爺緩緩道:「你是方胖子送來的,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訴你,方胖子是我們的兄弟,他送來的人我們絕對相信……可是你自己的想法,我要先弄清楚。」

    我看著他。

    八爺忽然笑了一下:「你今天老七家裡看見了……我們這裡做地不是普通生意,干的也不是普通的事情。換句話說,我們不是什麼良民!如果你只是想跑路到這裡過安穩日子,那麼看方胖子的情分上,我會想辦法給你弄一個合法的身份,給你一筆錢,讓你加拿大有一個合法的身份,同時幫你找一個工作,或者讓你華埠做一個生意。那樣的話,你就這裡安心住下去,平平安安活到老,過你的小日子。而且我保證,有我們,你平時也不會受到其他人地欺負。」

    我還是沒說話,依然靜靜看著他。

    「另外一條路子……就是,你加入我們。」八爺歎了口氣:「方胖子這個傢伙,既然送你過來,卻自己一句話也沒交待,想必他地意思是,這些要讓你自己決定吧。不過我提醒你,你加入我們,就別想繼續過安穩的小日子了。加拿大不是地獄……但是同樣地,這裡也不是天堂!」

    我靜靜看著他,然後換了一個坐姿,看了一眼他桌上的一盒香煙,猶豫了一下,指著:「可以麼?」

    「哦,當然可以。」八爺笑著把煙盒扔給了我。

    我抽出一根點燃:「海上幾天沒抽煙了,憋壞了。」

    「跳海來的是比較困難,現很多人都會選擇跳飛機了。」八爺淡淡笑道。

    我知道,他說的跳海和跳飛機,都是黑話,意思是坐船偷渡和坐飛機偷渡。

    我吸了口香煙,久違的煙草味道肺部轉了個來回,不由得長長歎了口氣,然後抬起眼睛,正視著八爺,鄭重道:「八爺!這個問題,其實我來之前就想好了。」

    「嗯。」他做了個手勢,表示讓我繼續說。

    「其實國內,方大哥就建議我去西北或者西南找個小山區的縣城住下去,然後安分當個良民過一輩子小日子,可是我拒絕了。」我緩緩吐了口咽出來,看著他的眼睛:「我國內的遭遇,這輩子都忘不掉!我原本是有自己的生活,有房子有家,有自己喜歡的女人……可是就因為……」我咳嗽了一聲,用咳嗽掩飾了我眼角的肌肉挑動和臉上的表情,飛快道:「我失去了這一切!我被人追得好像喪家之犬一樣!每天睜開眼睛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慶幸自己又能多活一天!同時祈求老天讓我今天也繼續幸運下去!後來我明白……我被人追得那麼慘,是因為我是個小民!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小民!我是很能打!我可以一個打好幾個,我廣州的那天夜裡,我一個人拿著把刀長街上一路殺出去,一個人砍十幾個!可是那又有什麼用?我只有一個人,只有一雙手……」我咬牙盯著八爺:「我也只有一條命!我不乎拚命……可是我就這麼一條命,拼完了就沒有了……可是追殺我的人,他們手裡的人命多得是!」

    八爺沒說話。

    「我想的很清楚,我不想找個地方,然後像老鼠一樣的躲藏起來,不想隱姓埋名過一輩子!不想每天藏頭露尾的,生怕別人認出我來!那樣的日子我不想過!」我咬牙道:「如果我甘心過那種日子,我也不用冒這麼大的風險來加拿大了!我來,是想闖出條路,我對自己說過,也對方大哥說過……有一天,我會風風光光的大搖大擺的回去!!」

    八爺還是不說話,只是靜靜的從煙盒裡抽出一枝香煙,自己也點上。

    「我為這件事情,幾乎失去了我的一切!拋家棄妻,結果我得到了什麼……」我恨恨的笑了笑:「我得到的是一句『對不起,你必須死』。結果我現什麼都沒有了,家庭,女人,朋友,工作,生活……什麼都沒有了。連我原本視為父兄的親情,也沒有了!我一路逃亡,一路拚殺,一路躲藏……有好多次我都差點要死了,但是我就是不想死!我告訴我自己,我一定要活著回去!」

    我越說心情越是激盪,心中一股熱血湧了上來,忽然腦子裡蹦出年幼的時候看過的一部熱血沸騰的電影,想起了裡面的一句讓我此刻產生了嚴重共鳴的台詞!

    「我一定要回去!不是因為我想證明我行,而是我想讓別人知道!我失去的東西,一定會親手拿回來!!!」

    八爺看著我,深深吸了口煙,然後站起來,拍拍我的肩膀:「你跟我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