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魔神擎天

第1卷 第391章 文 / 天怨

    第391章

    所有人都呆若木雞,瞪大了眼睛盯著麥卡斯,一動不動,只是不斷地在心裡說道:「不是我瘋了,就是這個世界瘋了……」呆立許久,終於有人回過神來,這人卻是宗教裁判所的主事提爾斯主教。提爾斯盯著麥卡斯許久,道:「我們不是三歲小孩,你休想騙我們,你到底是誰,麥卡斯教宗呢?」麥卡斯道:「提爾斯,你有異議嗎?」提爾斯道:「我不是有異議,我根本不相信你就是教宗。光明神雖然是萬能的,但不可能讓麥卡斯變成你這樣。」麥卡斯把法杖一指,道:「是嗎,是嗎,提爾斯,我不知道你這麼有懷疑精神,我是不是應該表彰你一下。」提爾斯道:「你在嚇唬我不成嗎?」麥卡斯哼哼地冷笑起來:「我不止嚇唬你,我還要殺你呢,去死吧。」法杖上白光一閃,將根本來不及躲閃的提爾斯瞬間燒成了灰燼。眾人大驚失色,轉身就走,卻見麥卡斯將身一閃,攔住了他們去路,道:「誰敢反抗我,提爾斯就是榜樣。你們有誰不信,可以去找光明神,不過要是敢在私下裡動什麼手腳,反對我,阻擾我行事,我就要了你們的命。」

    眾人聽他說得殺氣騰騰,雖然不像是麥卡斯的風格,但更不像一個小女孩能表現出來的,加上實力強大得難以置信,早已信了八成。當下連忙躬身行禮,道:「不敢。」麥卡斯又道:「提爾斯竟然懷疑光明神的能力,我殺了他,你們有什麼不滿嗎?」提爾斯掌握裁判所,本就沒有半個朋友,這會更不會有人冒著生命危險為他說話了,都道:「他是死有餘辜,教宗大人的裁決十分正確,換了我們也會這樣做的。」麥卡斯微微一笑,道:「很好。」轉過身去,對還自目瞪口呆的琳迪絲道:「死女人,你可以回國去了,你先前說的話我已經在光明神那裡證實,我會立刻讓查林滾蛋。至於安撫民眾,你該知道怎麼做。」琳迪絲雖然被他罵了一句,但好歹得回了國家,也不生氣,低頭彎腰道:「多謝教宗大人。」便告辭離去。麥卡斯叫了兩個主教,吩咐了幾聲,兩個主教跟著出去了。其他主教到此已完全確認了麥卡斯的身份,因為他所說的有許多是先前他們秘密商量的事情,除了在場眾人之外,根本沒人知道。只是麥卡斯變成這樣,心裡都是怪異無比。麥卡斯掃了他們一眼,在心裡歎了口氣,猶豫片刻,道:「你們都回去吧,聖山一切照舊。」眾人應了聲是,躬身告退。

    半月後,月球基地,王祺兩人正在研究空間魔法運用,忽然控制廳警報大作,兩人立刻放下研究,向那裡跑去。來到控制廳一看,只見正中的屏幕上,顯出了星球實景圖,標示了能量強弱,某一地區能量迅速提高,已經到達了空間負荷臨界點。兩人對視一眼,王祺面色凝重道:「看來我們的無敵時間結束了。」王天開始冷笑,道:「有挑戰才有樂趣,不是嗎?」

    亞蘭達大陸南部沿海,行商海域。晴天碧空下,幾艘商船聚在一處,自西向東破浪前進,船主利夫呆在旗艦船長室後的房間裡,拿著算盤辟辟啪啪地計算著今次的收益。正笑得合不攏嘴的時候,外面猛然響起一聲驚恐的大喊:「海盜來了,海盜來啦——」利夫吃了一驚,連忙擱下帳薄撞門而出。胖乎乎的船長正拿著望遠鏡四面張望,滿面驚恐,哪裡還有平日的半分鎮定?聽到開門的聲音,他連忙拿下望遠鏡,忙將利夫往身邊招呼。利夫不耐地搶過望遠鏡,往前方遠處望去。鏡頭中,數艘掛著海盜旗的大船正急速駛來,幾乎可以隱隱看到海盜們那抑制不住的興奮表情。利夫的臉色煞地白了,放下望遠鏡揪住船長大叫起來:「快逃,快逃啊,你還愣著幹什麼……」船長肥臉上露出幾分苦笑:「往哪裡逃?我們已經被包圍了……」利夫大驚,疾步走到船長室旁側,靠窗持望遠鏡往外看去:海平面上多了幾根桅桿,上面大旗獵獵,圖案與剛才看到的一模一樣,顯然是同一夥海盜。

    利夫的心霎時涼了,顫聲道:「海盜們不是都死於風浪,銷聲匿跡了嗎?怎麼這兒又有這許多海盜出現?我們該怎麼辦?我們該怎麼辦……」他最先還是提問,到後面就變成了喃喃自語。船長歎了口氣,快步走出房間,抽出長劍高高舉起,厲聲高叫道:「我們沒有退路了,所有人立刻準備應戰,告訴那些海盜,我們不是好惹的。」誰都知道碰上海盜是個什麼結果,船員們雖是恐懼,倒也不乏高聲應和者,個個抽劍提弓,在船舷站定;幾個商隊順路搭載的魔法師顧不上理睬無禮的船長,也開始吟唱咒語,將幾艘船映照得光耀無比,這時,遠處似有笑聲傳出,也不知是嘲笑還是什麼。

    七八艘海盜船同時徐徐靠近,利夫在船長室裡往外偷瞧,見對方船上海盜們拔刀在手,表情獰惡,蠢蠢欲動,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氣,手足抖個不停。外面,甲板上的眾人個個臉色蒼白,某些人更是大汗淋漓,就連幾個法師也失卻了淡然,露出驚懼的表情。海盜們實在太多了,而且太近,威脅不像之前那麼模糊,就近在眼前,叫他們如何不恐懼?驚慌中,眾海盜船同時抵近,終於進入弓箭射程,霎時間萬箭齊發,傷卻雙方無數性命,慘叫之聲接連響起,不絕於耳。船慢慢近了,舢板搭下,在一個手執巨斧,鬍子拉茬的大漢的帶領下,紅了眼的海盜們蜂擁而出,衝向眼中的肥羊,刀起斧落,濺起無數血浪。鮮血染紅了甲板,海盜們更加瘋狂,只片刻,船員們便抵擋不住徹底崩潰,船長被海盜頭領一斧砍為兩段,幾個自以為尊貴的法師也被飛刀斬殺當場,隨即被幾個挨了打的海盜們剁得骨肉為泥。

    交戰伊始,利夫便躲在船長室中瑟瑟發抖,聞得外面動靜稍定,便探出頭去觀看,還未看清,便被人揪住脖子提起來往裡面扔去,吃痛之下,不由大叫一聲。還未站起,船長室的門開了,海盜頭子扛著巨斧大步走了進來,在他面前站定,呵呵直笑。利夫盯著他的斧頭,見上面還有鮮血與肉塊不住淌下,嚇得渾身發顫,驚恐萬分。海盜頭子拉過一張椅子,呵呵笑道:「起來吧,不用怕成這樣,我只劫財,不殺人。」利夫心道:「你還不殺人,那外面怎麼沒動靜了,你的斧上又怎麼會帶血?」戰慄著爬起來,道:「利夫見過船長,不知閣下如何稱呼……」海盜頭子笑道:「我叫巴維爾,是這片海域的未來的霸主,你叫我巴維爾王就可以了。」利夫心中不屑,暗道:「就憑你這塊料,也配跟傑勒爾相提並論,真是不知所謂……」道:「巴維爾王,這片海域好久沒出現大規模的海盜了,請問您怎麼會突然出現呢?」巴維爾笑道:「這兒不是沒有海盜,而是因為我四面出擊,將他們打怕了才這麼少的。哈哈哈,你們運氣實在太差,我剛剛完成了鄰近水域的統合,今天剛好開張。」利夫聞言,差點沒氣得吐血身亡,良久才無力地說道:「我的財物你們已經到手就罷了,只要您放出消息,我家族定會用大筆的財富將我贖回去,請你不要殺我。」巴維爾笑道:「既然你這麼配合,我也就不委屈你了,這艘船還是給你住,好好休息吧,哈哈哈……」利夫歎了口氣,閉上了眼睛,心情卻安定下來。

    巴維爾還未走出船長室,外面嘩嘩聲不斷響起,接著船身開始劇烈搖晃,他連忙扶住牆,跳到旁邊的窗口,往海面上看去,原本以為是風暴忽至,誰想外面碧空如洗,連白雲都沒有一絲,更沒有什麼狂風,一切便與進來時沒有半分差別,可是海面卻無故起了波瀾,浪頭越捲越高,時不時飛上船舷,引得海盜們驚呼陣陣。巴維爾兩足一頓,身子已從窗口竄了出去,高聲嚷道:「不用怕,可能是海中的魔獸,這片海域出了名的安全,不會出現什麼高級魔獸的,大家小心戒備就是。它敢來,我們就要它好看。」海盜們紛紛呼喝起來,但還沒喊幾聲,海面波浪越加勢大,便如遇著最惡劣的暴風似的,往船舷上亂打。船身搖動得更厲害了,時而左翻,時而右翻,海盜們站立不住,便如葫蘆般在甲板上滾來滾去,亂抓亂爬,剛才勉強鎮定下來的臉色又重新覆蓋了一層驚恐,巴維爾見海水的波動區域一直延伸到天邊,也覺得不妙了:一頭魔獸如何能捲起這麼大範圍的海浪,只怕是龍族也無法做到,莫非是一整個魔獸群落經過?他一想到此,不覺頭皮發麻,抓住巨斧的手更是緊了一緊。

    忽然有海盜高聲叫起來,眾人循聲望去,見他指著天空,露出驚恐之極的表情,紛紛抬頭看去。天空正中,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小塊陰暗的區域,雖然陰暗,卻極為透明,不像霧氣,不像煙塵,也沒有元素氣息,分明不是魔法。巴維爾本能地感到不安,聲嘶力竭地高叫道:「東西不要了,大家各自回船,我們離開這裡。」海盜們碰到這等詭異的情形,哪裡敢貪圖財寶,對這個命令紛紛喊好,只是船身搖晃得實在太過厲害,好像隨時就要翻船似的,他們馬上就發現要回原先的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幾個動作快的倒霉鬼跌進了海中,隨後就被巨浪打暈過去,不知便宜了哪裡的食客。眾人見狀,連忙在甲板上趴著,連頭也不敢抬了,巴維爾抓住纜繩,被風吹得好像旗幟一樣,心中叫苦不迭。

    天空中異變突起,陰暗處驟然變黑,然後立刻又是一亮,暗明之間,那裡多出了一個發光的人形,海浪隨之漸漸平復。巴維爾望著天空的光亮人形,驚得呆了,又抽出背上的巨斧,招呼眾人戒備起來。那人形倏地落下,在已經平靜下來的甲板上站定,光芒慢慢散去,露出他真實的模樣:一個外表大約三十來歲,身著銀黑色外衣的中年男子,光頭,沒有眉毛,耳朵像似精靈,卻呈下垂之狀,兩手空空,面帶笑容。巴維爾望著那雙又長又大的畸形血眼,呆楞當場。那人陰惻惻地一笑,說出幾句聽不懂的話來,分明卻是一種不知名的外語。海盜們面面相覷,都不知他說了什麼,但聞得語氣不對,都下意識地退後了幾步。那人呵呵笑了幾聲,手臂驟然伸長,刺入站在船舷上的一個海盜頭部,將他殺死當場。巴維爾大驚,手中的巨斧下意識地緊了緊,但出於本能的自我意識,終於沒有動手。那人的手臂恢復原樣,活動一下,四面張望,自言自語道:「這個星球還算不錯嘛,雖然科技落後了一點,罷了,總比那些還在宇宙中東尋西找的傢伙好多了,呵呵呵……」回過頭,指著巴維爾的斧頭笑道:「你揚起那把斧頭是什麼意思?莫非是想殺我不成?嘖嘖嘖,你勇氣可嘉啊,呵呵……」巴維爾全身汗毛倒豎,驚退了三步:「你到底是誰?」

    那人又是陰惻惻地一笑:「我是誰?說得你聽也無妨。記住了,我叫做安斯蒂,來自另外一個宇宙,巴維爾頭領,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說罷又是一陣大笑,巴維爾又退一步:「你怎麼知道我名字的?」安斯蒂呵呵笑道:「你的推理能力未免也太差了,自己去想吧。」巴維爾瞧了不遠處的屍體一眼,終於明白過來,心中又驚又怖。安斯蒂笑道:「放心,我只吸收了語言能力,其他的所知不多,不然就太無趣了。對你,我就更不會下手了。」還未說完,兩把飛斧忽然擲到,閃電一般向安斯蒂的面門打去,巴維爾想要阻止已是不及,心中駭極,高聲叫道:「殺了他,大家一起上。」邊喊邊將手中巨斧劈了出去,緊隨著兩把飛斧砍在安斯蒂臉上和脖子上,海盜們還未來得及動手,卻見安斯蒂安然無恙地站在那裡,斧頭接觸的地方連一道血痕也沒有出現,笑意也沒有凝著半分,哪還有膽量繼續動手?發一聲喊,往各自船上逃去。巴維爾全身僵硬,心涼如冰,戰慄著將巨斧慢慢移開,心中後悔莫及,將那個擅自動手的愣頭青的十八代祖宗罵了個遍。安斯蒂哈哈大笑:「你倒是一個人物,反應夠快,只是……」他眼睛微微瞇起,笑道:「眼力實在太差了……」說著,將手指一彈,黑光襲去,射入巴維爾的巨斧,精剛的巨斧立刻袘k成廢鐵,又化作紅色的粉塵,紛紛揚揚地向地下飄落。巴維爾看得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心中慌亂無比,一時間茫然無措。

    安斯蒂放聲大笑,張口吐出一枚光球,射入海面,隨即驚天的爆炸聲響起,無數海水升上天空,將船體四周化作海水構成的牆壁,不多時,海水緩緩落下,海面再次恢復平靜,其他船隻已經不見,只有海面上沉浮的木板木屑和血水表明那裡先前真有船隊。巴維爾和數十位來不及逃跑的海盜呆呆地望著海面,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安斯蒂目視巴維爾,隨後信步走進船長室,巴維爾雖然恐懼,也只得硬著頭皮跟上。進了船長室,就見利夫跪在地上,用對待光明神的禮節來迎接安斯蒂,恭聲卑辭道:「仁慈的大人啊,感謝你拯救了可憐的利夫,我願意終身侍奉你,視您的榮耀為我的榮耀……」說到後來,不由得渾身顫抖,因為安斯蒂的手指住了他的額頭,不過安斯蒂終於微微一笑,鬆開了手:「有意思,你就活下去吧。」利夫大磕其頭,沒口子地稱謝。安斯蒂抽了張椅子放到船長室正中,吩咐道:「開船吧,我們去征服北面的大陸,東面好像是什麼商業聯盟吧,我們就去那裡登陸。」巴維爾怔了怔,還以為他發了瘋,躊躇片刻,見安斯蒂手指泛起金光,不由出了身冷汗,連忙招呼手下準備啟航。不多時,海船便往東方緩緩開去。利夫不想這個惡魔去他的國家,內心焦躁不安。

    月球基地。看完海面上發生的那一幕,兩人往後一靠,半晌,王祺道:「你看這傢伙實力如何?」王天懶洋洋地答道:「他還未暴露真正的實力,不過應該在我之上,但不會高出太多就是,如果正面跟他交手,我是輸多贏少。」王祺道:「也是,不過只要我們合體,對付他應該不是什麼問題。」王天笑道:「對付他也要合體,未免太看得起他了。以我的力量加上基地的能量,應該已綽綽有餘了。你現在還未恢復,合體對你不利,還是盡量避免為好。」王祺對自己的情況自然心知肚明,點點頭,又道:「奇怪,照理說他已經習慣了神域的科技水準,又怎麼會停留在這種原始落後的星球上呢?」王天琢磨道:「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有點古怪。要是換了我,我一定會馬上離開,征服這種星球有什麼意思。除非……」他忽的轉過頭去,與王祺相對而視,王祺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接過話頭道:「他找不到別的行星……」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