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子紋 > 訂婚兒戲

第10頁     子紋

  「爺爺!」看到白老爺子,陸祖涓再也顧不得白岳倫,直接上前握住了他的手。

  白老爺子一臉蒼白地躺在病床上,沒有以往她所熟悉的神采奕奕,這使她感到心驚。

  白老爺子擠出一個微笑,看著陸祖涓,「小涓你怎麼也來了?」

  「我接到電話就來了。」她微笑說道,捏了捏他的手,「您還好嗎?」

  白老爺子歎口氣,「老了,不服老都不成。」

  「爺爺怎麼這麼說,」她的喉嚨一緊,柔聲說道,「你還可以活到一百二十歲。」

  「連一百歲都不敢想了,還一百二十歲,你這丫頭就會討爺爺開心。」白老爺子的目光溜到了不遠處的白岳倫身上,臉不由得一沉。

  他在公司突然心臟病發,緊急送醫,雖然已經清醒,但醫生還是建議要詳細檢查,所以要住院一陣子。

  這世上沒有一個人敢跟他唱反調,除了這個他最疼愛的孫子……

  「爺爺。」白岳倫上前喚了一聲。

  「哼!」冷哼一聲,白老爺子收回自已的視線。

  看到爺爺的表情,白岳倫不由得在心中扮了個鬼臉,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陸祖涓才是跟白家有血緣關係的人。

  「小涓啊!是我們白家沒有福氣,不能把你這個好女孩娶進門。」白寵爺子重重地歎口氣,拍了拍陸祖涓的手,「十年,你都等了我們岳倫十年,沒想到竟然……是我們白家對不起你。」

  「爺爺,這不關你的事。」她輕聲安撫,「是我不夠好,所以岳倫不喜歡我,不能怪任何人。」

  說得壞人都是他似的,白岳倫將嘴一撇。

  說是等了他十年,其實這十年,她也過得如魚得水吧!

  「不過小涓,你也別擔心,」白老爺子說,「我已經跟你媽媽說過了,會盡快替你安排另一門親事。」

  聽到白老爺子的話,陸祖涓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為她安排另一門親事?不會吧?這可不是她所預期的結果。

  一旁的白岳倫嘴角忍不住上揚了起來。這個女人總算也有自作自受的一天。

  陸祖涓不自在地舔了舔下唇,「不用了啦!爺爺,我……我現在已經不想嫁人了。」

  「你說這什麼話!我就知道我們家岳倫傷害了你,讓你那麼難過,你別擔心,你長得這麼漂亮,再加上陸家的家世,一定很快就會找到好對象,比岳倫還要更好的對象,會好好地珍惜你。」

  「可是……」她對白岳倫使了個眼色。這個死人頭,怎麼不會說些什麼或做些什麼幫忙解圍一下,她可一點都不想要去跟什麼阿貓、阿狗相親,她會瘋掉。

  這女人到了這個節骨眼還想要當好人?白岳倫的目光一柔。好吧!要當好人,他就讓她當個過癮。

  「爺爺,」他懶洋洋地開口,「你不用幫小涓安排相親。」

  「你在說什麼鬼話,又想跟我唱反調?」

  白老爺子的眉頭皺了起來,「你是打算把我活活氣死才甘心是嗎?」

  「不是要氣死你,而是要讓你開心!因為我已經決定要娶小涓。」白岳倫裝可憐,「如果你替她找對象,那我怎麼辦?你要我放棄嗎?」

  陸祖涓感到自己的腦袋因為白岳倫的話而轟然巨響,她猛然抬頭看著他,臉上寫滿震驚和難以置信。

  這死傢伙的腦子是不小心撞到牆壁還是被雷打到,竟然在這個節骨眼上,當著白爺爺的面,決定要跟她結婚!

  結婚?他以為在辦家家酒嗎?

  「岳倫,」她死命擠出一個笑容,面對著他,眼神卻想殺了他,「你是茌開玩笑的吧?」

  「我很正經,你別太開心!」他的長手又不請自來地把她勾回懷裡,「等了我十年,我願意給你一個名分,你不用太感動。沒辦法,我就是這麼一個好人。」

  這傢伙怎麼可以如此厚顏無恥,佔了她便宜也就算了,還要她說謝謝?陸祖涓死命地瞪著他。

  「既然這是爺爺和你們家上下的期盼,」他低頭吻了下她的紅唇,「那我們就結婚吧!」

  這個傢伙竟然因為自己的爺爺,所以同意要跟她結婚?她快要暈倒了。

  「還是你有別的意見?」白岳倫微笑地看著她,眼神中帶了些挑釁的味道。「可以現在說出來,我們討論一下。」

  陸祖涓可以感覺白老爺子激動的目光集中在她身上,白岳倫是故意的,她能搖頭嗎?當然不行!她可是甜美可人的娃娃!而且對她疼愛有加的白爺爺才剛從鬼門關繞了一圈回來,她決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打擊他。

  「當然……」雖然臉上帶笑,但實際上,她好想宰了白岳倫。「嫁給你,這是我求之不得的事。」

  「聽你這麼說,我真是太感動了。」手一緊,白岳倫用力地摟住她。「我巴不得立刻就把你娶進門。」

  他的力道之大,嚇了陸祖涓一大跳。她猛然抬頭,看著他的雙眼閃爍著耀眼光芒,她被搞糊塗了,他看起來好像真的挺開心的樣子。

  「這真是太好了!」白老爺子也搞不清楚為什麼事情會突然大轉彎,但是他不在乎過程,要的只是結果,他雖然一臉蒼白,但卻滿是欣慰,「你這小子,我就知道你總有一天會發現小涓的好。」

  「我是發現了,而且還很遺憾我怎麼會過了這麼久之後才發現。」白岳倫意有所指地低頭睨著她,「我跟小涓現在終於如你所願地在一起了。」

  所有思考能力在這一刻陷人前所未有的慌亂中,陸祖涓困難地吞嚥了口口水,希望喉嚨的肌肉可以放鬆,但他那專注的眼神實在令人難以抗拒。

  「爺爺,現在一切如你所願了,」白岳倫笑說,「你可以放下心,好好休養了吧?」

  「當然、當然。」白老爺子唇邊的笑容擴大,「好極了!這樣我對你死去的陸爺爺也可以交代了。」

  第5章(2)

  陸祖涓對陸爺爺的印象並不深,在她進入陸家的來年,他便過世了。不過她記得陸爺爺待她極好,就像陸家上下的所有人一般。

  只是事情的發展太荒謬了,白岳倫為了他的爺爺,所以決定娶她,她想要拒絕,但是卻找不到勇氣,也沒有辦法逃脫……

  「事情既然已經決定,那就快點著手去辦,反正我已經沒什麼事,你們可以走了,記得,先送小涓回陸家。」白寵爺子很快地交代,「你親自去跟你陸叔叔他們說一聲,他們知道之後,一定也會跟我一樣的開心!婚事的淮備要越快越好,知道嗎?」

  打鐵趁熱,他就怕孫子會突然又改變主意。

  「知道。」白岳倫拉著她的手,將她給拉出了病房。

  一旦只剩兩個人,陸祖涓立刻將他推開。

  她的力氣之大,令白岳倫踉蹌了一下。

  「搞什麼鬼?」

  「你才搞什麼鬼?」她滿臉不解地瞪著他,「你是被雷打到了嗎?怎麼可以說要娶我?」

  「為什麼不可以?」他帥氣地反問。

  「這是什麼鬼回答!之前明明避我如蛇蠍,現在你的轉變是為什麼?」她緊緊地盯著他的目光,想看出端倪。

  「因為你太可愛了!」他帶著微笑回視她質疑的眼眸。

  「騙誰!」她不客氣地啐道,「我看你是因為爺爺的期望吧?」

  「這不重要,重點是結果。」他聳了聳肩,沒有給正面的回答。他拍了拍她氣鼓鼓的臉頰,「你生氣的樣子真的好可愛!」

  「去你媽——」

  「不要隨隨便便就問候我媽媽,」白岳倫冷靜地打斷她的話,「我想她會不開心。」

  他一再忽視她的問話,她快要氣死了。

  「我不要嫁給你!」

  她不要一個權宜的婚姻,喜歡他是一回事,但是若是一輩子只能得到他的人,得不到他的心,她情願不要。

  「好啊,病房門在那裡,你自己走進去跟我爺爺說。」他的語氣滿不在乎,「不過記得婉轉一點,畢竟他才剛心臟病發。」

  「你……」她怎麼從來沒有看過他這麼不講理的一面?「你是無賴!」

  「有的時候我確實是。」白岳倫好脾氣地接受了她的批評,「看來我們開始瞭解彼此了,不是嗎?」

  長手一伸,他勾住了她的脖子,把她往自己的身上一拉。

  她一個重心不穩,落入他的懷裡。

  她火大地抬腳,然後用力的踩下去。

  白岳倫痛呼一聲,忙不迭地把她給放開,「你這女人,真是只會噴火的母夜叉!」

  「若你再惹我的話,我會讓你見識到比母夜叉更恐怖百倍的模樣!」陸祖涓掄起拳頭在他的面前揮舞著,「你信不信?」

  「我當然相信。」他好笑地回應。

  「我不管,」她急得來回踱步,「這件事,你最好有一個妥善的處理!」

  「我已經處理了,」他愛莫能助地看著她,「我們要結婚。」

  「天啊,」她對天一翻白眼,「想想你的一生,你真的願意你的一生跟我綁在一起嗎?」

  他搔了搔頭,「好耳熟的一句話,我以前是不是有跟你說過類似的話?」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