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興宅寡婦

第12頁     金萱

  趙楠目不轉睛的瞪了他半晌,終於決定不再與他爭辯。

  「算了,隨便你。」她說。

  反正事實勝於雄辯,等他爹娘反對,家族反對,他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反對,甚至為了反對而逼迫要脅他或她時,他自然會放棄,自然得面對現實,以他的身份想娶她這個寡婦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那一天是避不開,一定會到來的,她相信。

  所以,趙楠,你也不能再對他產生更多的好感知道嗎?因為你們是兩個世界的人,是永遠不可能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懂嗎?

  她在心裡輕歎,不知為何心情突然變得低落鬱悶,有些鬱鬱寡歡起來……

  皇甫世的現身,立即讓兩方人馬都動了起來。

  皇甫家這邊,為了保護少主,陸陸續續派了一隊又一隊的人馬前來莊子,將這個莊子內三圈外三圈、三步一哨,五步一崗的守護起來,固若金湯。至於敵方那邊

  也不甘示弱,三番兩人前來刺殺、園殺、毒殺,無所不用其極,好像打定主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至死方休一般。

  這件事本來與趙楠這個小老百姓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無奈從那晚皇甫世命令鐵鷹護她逃離,讓他的仇敵知道她在他心中佔有一席之地之後,她就再也無法左右自己的命運,被捲入這個漩渦之中了。

  無奈,很無奈,非常無奈。

  第5章(2)

  她好想仰天長嘯的問老天,她趙楠到底招誰惹誰了,為什麼命這麼苦?前世苦,穿越到這裡一刻也不得閒,想要擁有平凡簡單的生活對她而言真的有那麼難嗎?

  最讓她不滿想發火的是,就在前幾天,隨著前來保護皇甫世的人馬中出現了一位嬌滴滴的千金大小姐,光為了侍候她的人事物,就整整載滿了五輛馬車。

  這原本是與她無關的事,那位大小姐想來探視皇甫世也好,想來照顧他或陪伴他也行,甚至來與他培養感情,好近水樓台先得皇甫世都可以,但為什麼要把她當成假想敵,頻頻跑來招惹她呀?

  罵她下賤、不要臉、不知廉恥也就算了,反正又不是事實,她左耳進右耳出,不痛不癢。

  可是不斷地命令下人給她使絆子,製造一些麻煩來為難她就讓她不耐煩了,好在除了那位大小姐自己帶來的幾個丫鬟僕婦會聽命行事外,在這莊子裡屬於皇甫家的奴僕全都對她客客氣氣的,根本不敢輕易得罪她或找她麻煩,相反的還對她有求必應,也因此最後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而她也就懶得與那吃飽太閒的無知大小姐計較。

  無奈她的寬容大度並未獲得對方善意的回應,反倒讓那位大小姐更加變本加厲,除了惹她之外,竟然連年紀小小的馨兒都不放過!

  「嫂嫂,為什麼那些穿得好漂亮的姐姐們都說你是壞女人,說你下賤、不知廉恥?下賤和不知廉恥是什麼意思啊?馨兒有問姐姐們,姐姐們說就是到處勾引男人、不要臉的意思,但是嫂嫂沒有到處勾引男人呀,姐姐們是不是說錯了?」

  聽見馨兒這麼對她說時,她難以置信的瞪大雙眼,同時也被氣得七竅生煙。

  雖然她受前世自由與人權觀念的薰陶,始終未將那些下人們視為奴僕,不認為身為主子或像她這般身為主人貴客的人可以對他們頤指氣使或任意責罵,但是有些惡奴刁僕真的是不給教訓不行,否則他們就只會狐假虎威、仗勢欺人爬到你頭上,

  忘了自己是什麼身份。

  趙楠這回是真的被氣到了,她可以容忍別人的挑釁和謾罵,只要不傷害到她的身體髮膚,她都可以睜隻眼閉只眼。但擴大範圍牽扯到馨兒身上,還對馨兒灌輸這種亂七八糟、污穢不堪的想法,這就讓她忍無可忍了。

  於是,她立刻叫來一名僕婦替她看顧馨兒,並問清楚那位大小姐暫住的院落在何方,便筆直的朝那方向殺了過去。

  趙楠本身很少生氣,這個莊子裡的人也從未見她生氣過,都覺得這位阿楠姑娘脾氣好,待人和善,所以目睹她這麼怒氣沖沖的模樣,下人們都有些吃驚,懷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在下人好奇的爭相走告下,這個消息很快就傳到了皇甫世那裡。

  皇甫世匆匆來到趙楠所居住的院落,只見到馨兒和一名陪著她的僕奴,卻不見趙楠的身影。

  「馨兒,知道嫂嫂去哪兒嗎?」他問馨兒。

  「嫂嫂說她有事暫時離開一下,要馨兒別亂跑,乖乖在這裡等嫂嫂。」馨兒搖頭道。

  「你知道趙姑娘去哪兒嗎?」皇甫世抬頭問那僕婦。

  由於皇甫世總是稱呼趙楠為趙姑娘,因此莊子裡的人雖都知道趙楠其實是個寡婦,可愛的馨兒還是她的小姑子,但大伙還是跟著少主喚她為姑娘。

  「姑娘沒說,但姑娘剛向小的問了柳小姐一行人的處所在哪兒,所以小的想姑娘可能去紫籐院了。」僕婦恭敬回道。

  皇甫世緊蹙了下眉頭,然後低下頭正準備和馨兒說,要她乖乖地在這裡等,哥哥去找嫂嫂一會兒就回來時,馨兒卻在他開口前問他:「哥哥,下賤和不知廉恥是什麼意思呀?」

  皇甫世呆了一下,面色不豫的問馨兒,「馨兒是從哪裡聽到這兩句話的?」

  「那些穿得很漂亮的姐姐們說的,她們說嫂嫂下賤、不知廉恥,是壞女人,馨兒不知道下賤和不知廉恥是什麼意思,就問姐姐們,姐姐們告訴馨兒說,就是到處勾引男人的意思,可是嫂嫂沒有到處勾引男人啊。哥哥,下賤和不知廉恥到底是什麼意思?馨兒剛剛也問了嫂嫂,嫂嫂也沒有告訴馨兒,你告訴馨兒好不好?」

  皇甫世臉色鐵青,雙手握拳,氣到發抖。他從沒想過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竟然會發生這種事。

  他告訴過阿楠門不當戶不對不是問題,告訴過她他不在意她的寡婦身份,告訴過她任何問題他都會解決,她只需要嫁給他,成為他的妻子便行。

  可是呢?她都還沒見過皇甫家的任何一個人,就已經先被一個無關緊要的外人侮辱成這樣!

  那些膽敢亂嚼舌根的奴婢一個個都該死,但沒有她們主子的許可,那些奴才又怎敢如此對待他皇甫世的客人?

  好你個柳依秋,真當我皇甫世為了家族、為了大局,不敢得罪你們柳家嗎?皇甫世冷笑,然後柔聲的對馨兒叮囑幾句,便轉身朝紫籐院走去。

  此時的紫籐院正被趙楠鬧得雞飛狗跳。

  前世的趙楠可是個演員,除了時裝劇,也演過不少古裝武俠劇,雖然演的都是小角色,但並不影響她與劇組人員交好,不管是道具組或是武術指導組抑或是編劇組裡她都有不少朋友。

  其中武術指導組的朋友還曾讓她博得了一個現代俠女的封號,因為她某天晚上下戲回家時,驚見勒索搶劫事件,當時她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光靠手腳功夫就把兩名劫匪打得抱頭鼠竄,還因此上了社會新聞。

  而今她換了個身體,基本的武術功夫卻還在,雖然不能和皇甫世、鐵鷹或那些所謂的武林高手相比,但對付幾個丫鬟僕婦倒是綽綽有餘,更別提她現在手上還拿了一支掃帚。

  「髒東西就要掃掉,免得污染環境。」她手上掃帚打橫一揮,兩個丫鬟驚聲尖叫,急忙後退,退得慢的人衣衫登時被掃帚上的灰塵弄花了一片。

  「沒大沒小的奴僕就該打,才會安分。」她手上掃帚高高揚起,筆直落下,一名福態僕婦肩膀中招,髮絲散亂的跌坐在地上。

  「敢亂嚼舌根、穢言穢語,就該承受後果,面對我的怒氣。」她將掃帚舞了個圈,四周朝她包圍而來的三個丫鬟、兩個僕婦全被掃了個正著,有的手被打到,有個臉被劃到,頓時尖叫一片。

  「之前我不發火不是怕你們,而是懶得和你們計較,真當我好欺負不成?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是不是?今天我就發威給你們看!」

  趙楠說著不再留情,掃帚每揮出一次都實實在在的打在那些惡奴刁僕身上,打得她們不再有餘力攻擊她或抓她,只能抱頭驚叫,在偌大的院子裡東竄西躲的。

  「住手!你這個賤民、賤婦,我叫你住手聽見沒有?」柳依秋面色驚恐的躲在廊上朝她怒叫。

  「我是賤民、賤婦,你又是什麼?沒教養的無知女人——不,你根本還稱不上是個女人,只是一個還沒發育完全的臭丫頭罷了。」趙楠冷冷地諷剌道。

  「你說誰是丫頭?本小姐可是柳家嫡出的二小姐,我姑姑是明雲貴妃,我姐姐是——」

  「我管你姐姐、你姑姑是誰?」趙楠直接打斷她。

  「我只知道誰惹我,誰讓我發火,我就揍誰,所以你等著,我下一個要揍的人就是你!」

  說著,她的掃帚朝柳依秋用力的揮舞了下,頓時嚇得她驚聲尖叫。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