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子紋 > 霸王聚財妻

第16頁     子紋

  「我不知你在說什麼。」他夾了口菜送到她的嘴前,一派神色自若。

  她搖頭,神情有些無奈,「官府查出,那把無名火是由油行而起,偏偏前些時候你為了我跟油行老闆起了衝突,外人都說起因跟你或我脫不了關係。」

  朱曦的反應依然平淡,「果然,你的夥計忠心,該說的,一句話都沒少。乖,吃點東西。」

  在他堅持底下,錢思兒只好開了口,將菜吃下才說:「既然你聽過那些話,你心中難道舒坦嗎?為免落人口實,我不該再留在朱府。」

  「火真是由油行而起,但跟你我沒有半點關係,若真查到我頭上,大不了來辦我,我行得正,我不怕。」他眼中浮現強硬,不想再提此事。

  他向來自傲,自然不把那些流言放在心上,但她不同——她從不想令自己的不祥牽扯到他身上。

  「朱曦,讓我走吧,這對你我才是最好的。」

  他靜靜的看著她,「你關心我?」

  錢思兒愣住,「當然。」

  「這就夠了。」他摟了摟她。

  她驚訝的看著他,「夠了?」她不懂。

  「你在乎我,當然就夠了。」

  她心急不已,他卻一副無關痛癢,嘻皮笑臉的。

  「朱曦,你到底——」

  他驀地吻住她的紅唇。

  她左閃右閃的想躲他,但他綿密的吻不停地落在她臉上,她只能放棄的歎息。

  「我現在為了重建朱家產業一事也是焦頭爛額,單就採買建材、漆料、桐油,找工匠就花了不少腦筋,淘  寶帳  號佳  軒  閣書  齋制  作火燒了大半……」他低聲說道,「看來沒個三年五載也恢復不了,所以若你真要幫我,就乖乖聽我的安排,別再給我增困擾。」

  她的心一驚,雖原本就知道他損失不少,但今天聽他這麼說,看來事情比她想像中嚴重。

  「只要你開口,我幫你。」

  朱曝輕佻了下眉,「你能幫我什麼?」

  「我對記帳很有一套。」關於這點,她很有把握,「跟人談買賣我也行,因為錢莊生意,所以我認得不少人,採買的工作可以交給我,我可以替你張羅,做得妥妥當當。」

  聞言,他笑了出來。

  看到他的笑,錢思兒不由得一愣。他笑什麼?她很認真耶。

  「你一心為我的心意我很感動。」他側頭吻了下她的臉頰,「但事情還沒查清楚之前,你還是乖乖待在府裡就好了。」

  「你——」她滿心的不願,「你擔心有人對我不利嗎?你實在多慮了。」

  看到他不以為然的眼神,她歎了口氣,又說:「若你真擔憂,大不了我都跟在你身旁,有你看著,你總能放心了吧?」

  他好笑的看著她,「你不是不想讓人知道我們的關係嗎?」

  「就算不跟在你身旁,也不代表別人不會說什麼。」她聳了聳肩,反正流言蜚語在她帶著娘親和妹妹住進朱府時,早就沸沸揚揚了,現在當務之急不是管那些閒言閒語,而是替朱曦重建家業。

  「你說過,人要學著往前走,就得別在乎他人的眼神,自己的好壞不在他人的嘴裡,而是在自己的心裡。」

  「我真希望這話你是說在嘴裡,聽進了心裡才好。」朱曦意味深長的看著她,他不是不明白她心中揮之不去的陰影,他從不在乎那算命之言,更打心底不相信,也不願她受任何的委屈。

  當年算命師一言斷定,朱家大道之所以發達是因為地靈人傑,所以做什麼發什麼,但事實上,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打小他就是個大路癡,東南西北分不清楚,不管怎麼走,最後都只會懂得向西行,而他爹沒法子,最後索性陸陸續續買了朱府西邊的一整條街,開了一間米行,最後爹意外過世之後,他接手家業,索性由城東開始一路到城西,開始大興土木,拓展各行各業的生意買賣。

  挑了這條路不是沒原因,但跟風水沒半點關係,只是單純的為了「一條通」。

  他是個大路癡,朱家大道從街頭走到街尾,只有一個方向,永遠不會迷路,所以地靈人傑根本就是鬼扯。

  正因如此,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那個外來的相士之言不過就是穿鑿附會,壓根不可信,所以同一個相士說元寶命中刑克,他自然是打心裡的不信。

  「替我重建家業,這可是個責任重大的工作。」他一臉看似無害的微笑,「你可能暫時不能搬出朱府,不會委屈你吧?」

  朱曦溫熱的氣息吹拂在她的臉上,錢思兒下意識微挪開身子,小心翼翼的看著他,「你……知道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她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令他有些不開心,「財叔跟你說了不少,但也跟我講得挺多的。」

  「我只是不想給你惹麻煩罷了。」她喃喃說道。

  他伸出手,一把將她摟入懷中。

  她沒有掙扎,反正他霸道,只要他想要,就算她掙扎也起不了任何作用。

  朱曦撫了撫她的頭髮,「你在意外頭的傳言是你的事,反正我有得是時間跟你耗,證明我才是對的。」

  錢思兒歎了口氣,偎在他的懷裡,「現在我只想要幫你重建家業,恢復朱家大道的榮景。」

  「如此幫我,我倒欠了你一回。」

  「不。」她輕搖著頭,聽著他的心跳,「若真說相欠,是我欠你許多,你救了我,還救了我娘,更收留了我們母女。」

  「你沒欠我。」他一副窮極無聊的神情。

  「有。」她坐直身子,一臉的堅持。

  「沒有。」他搖頭。

  「我說——有!」她有些動怒。

  「既然你這麼說,我也不好矯情了。」他調戲般親吻著她的臉頰,「你確實欠我不少,所以你拿你一輩子慢慢還吧。」

  錢思兒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她怎麼有被擺了一道的感覺?

  「你真是無賴!」她忍不住搖頭失笑。

  「無賴也只是對你。」朱曦摟著她的手緊了緊。

  當年那個胡言亂語、打算騙吃騙喝的算命師被他和唐傲南聯手教訓了一頓,連夜就跑了,看來他得花點精神,想個辦法去把那人給找回來,解了元寶心中的結才行,不然還真跟她耗一輩子,讓自己「妾身不明」嗎?

  第7章(1)

  沒幾天,朱家大門前來了一行人。

  朱曦一早接到通傳,便與唐傲南等在朱府。當門房通傳人已到了朱府大門前,他大步走出去,沉穩的看著眼前的大陣仗。

  領在前頭的高瘦男子率先下了馬車,一看到他,立刻有禮的上前。

  「在下謝東離,是錢家的二女婿。」男子上前報上了名號,「朱少爺有禮。」

  他輕點了下頭,揚了起嘴角,懶懶的目光落在謝東離後方,「不知謝公子遠在四川,怎會突然來訪?」

  謝東離微愣了下,「我岳母一家,是否住在朱府?」

  「是。」朱曦老實的回答,「所以?」

  他指著身後解釋,「收到元寶來的家書,聽聞錢莊被一把無名火燒了,便帶了些人馬來,希望能幫上些忙。」

  朱曦定定的看著謝東離。看他談話斯文有禮,實在不像個會使計謀取他人性命的陰沉之人,只是單看表現也未必盡然可信,只是他說家書……元寶?!人是元寶請來的?

  「謝公子。」提到了元寶,他微斂下眼眸,暫時掩去思緒的讓了路,「請。」

  謝東離跟在一旁走進了朱府。

  一接獲下人來報,錢思兒立刻來到了大廳,一看到他,立刻笑開了臉,「二姐夫!」

  「元寶!」謝東離一看到她,立刻站起身,關切的問道:「一切都好吧?」

  她點頭,「都好!娘親和兩個妹妹也平安。你來了,二姐呢?她也來了嗎?」

  「別急、別急。」他爽朗一笑,「你二姐她要生了,我可是花了番心思才說服她別跟著來。」

  聞言,她笑容微隱,感到一絲內疚,「原不想麻煩姐夫,但實在是事出突然,所以只能向姐夫開口,沒料到姐夫還親自跑了這一趟,元寶真的過意不去。」

  「說這什麼話。」謝東離神色一正,「咱們都是自家人,不用這般客套,親自來這趟只是因為我與你二姐都擔心家中的情況,所以一定得來一趟瞧瞧,看看你們才安心。至於你要的東西——漆料和桐油,全在外頭的馬車上,我能帶的都替你先帶來了,另外還有幾個熟手的工匠也一併交給你發落,若還有其他需要,你再跟姐夫說,等我回四川後,再派人送過來。」

  「謝謝姐夫。」她笑開來,轉頭看著朱曦,「前些時候不是說漆行坐地喊價,我便請姐夫從四川送漆料過來,雖然路途遠了些,但可以暫解燃眉之急。」

  他萬萬沒想到對方竟是前來助他一臂之力,立刻起身,「多謝謝公子。」

  「朱少爺別客氣,叫我東離便行了。」謝東離輕歎了口氣,「要說謝,實在該是我向朱少爺道謝。元寶的家書告知,錢莊燒燬,多虧朱少爺伸出援手,才令元寶可以帶著岳母大人、吉祥、如意有個棲身之所。如今我人既已來了,就不好再麻煩朱少爺。」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