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樓雨晴 > 仿容

第9頁     樓雨晴

  雖然她不會尋短,她還是很感謝他這幾日的陪伴,當她深陷在悲傷漩渦時,有個人在身邊陪著,讓她不孤單。

  本以為,這樣應該說得夠清楚了,但是隔天,她出門時,還是看見等候在門口的他。

  「我送你過去。」淡淡一句,似乎這樣就能解釋他為何大清早出現在這裡。

  「你……不用這樣,我真的很好。」她說要開始上班,就是調適好自己的心情了,爺爺也不會希望她一直沉浸在悲傷中。

  「我知道。」她很堅強,沒什麼過不去的。「走吧。」

  他真的聽不懂人話。

  她氣悶地埋頭往前走,不再搭理他。

  湛寒不會不曉得她在生氣,但是無妨,等她過了這一劫,他就不會再讓她看見他,惹她不開心了。

  第4章(2)

  嗶嗶!一聲刺耳的喇叭鳴按聲響起,她只覺得整個人被往後拉,驚魂未定地發現自己正倚在他臂膀中。

  稍早那一瞬間,她似乎——剛跟死神擦身而過?

  這個路口有視線死角,轉彎車輛看不見另一頭的情況,常常出事。

  待她站定,他鬆開手,淡然道:「可以了,走吧。」

  葉容華研究著他若無其事的淡定,他一直堅持跟著她,不是怕她想不開,而是——想保護她,怕她發生意外嗎?

  「欸——」

  他停步,側首等待。

  「謝謝。」

  她不生氣了?湛寒凝思了下,猶豫道:「那個……」

  「什麼?」居然會吞吞吐吐的,太不像他了,整個撩起她的好奇心。

  「……有早餐嗎?」她答應過要做早餐給他吃的,可是最後,她把早餐給了寇君謙。

  他一直記著這個。

  「啊?」他一臉委屈、被虧待的表情,只是為了討一份微不足道的早餐?

  「早餐。」他很堅定地又說一遍。

  多像個鬧脾氣的小男孩啊!她發現,她居然想笑。

  「好好好,救命大恩,容我以早餐回報。」她雙手奉上自己的早餐。反正幼稚園裡也有得吃,園長每次都會多買,她只是比較習慣吃自己做的而已。

  他還真不客氣地收下了。

  步行到幼稚園門口,他再次叮嚀。「下班等我。這段時日,自己萬事留意。」

  葉容華由他的叮囑中瞧出端倪。

  果然——真的有事會發生?

  一整天,在平平順順中度過。

  送走小朋友、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後,一走出幼稚園門口,就看見他沉靜等待的身影。

  她揚笑迎向他。「等很久了嗎?」

  「不會。」等她,永遠不算久。

  「喏,幼稚園烤的小餅乾。」分給小朋友後,有剩下的第一個就想到他了。一想起他今早不滿地討早餐吃的神情,她就有了想笑的好心情。

  他看了她一眼,默默收下。

  「今天沒發生什麼事。」她主動說。

  「我知道。」

  從幼稚園步行返家,僅僅十分鐘。

  她停在門口問他:「明天早上也來嗎?」

  「會。」

  「那,我會做好早餐。」

  「嗯。」

  簡短几句交談,結束一天的行程。

  接連一個禮拜下來,兩人維持著相同的模式,小朋友從一開始好奇問她:「容華老師,那個每天等你的人是你的新男朋友嗎?」

  到後來,他們會直接頑皮地喊:「老師、老師!師長來接你了。」

  葉容華數度糾正不得成效,到最後哭笑不得地由他們去了。

  他們不是那樣的關係,但是他卻會牽她的手。

  他們不是那樣的關係,但是他吃她做的早餐,那樣理所當然。

  他們不是那樣的關係,但是她與他在一起,卻感到安適與莫名的歸屬感。

  他們不是那樣的關係,但是他一直有著對別人沒有的耐性於獨特。

  他們不是那樣的關係——真的不是嗎?連小妹都說,這個還比較像她會心動的類型,她一向對沉靜淡然型的男人莫名偏執,尤其是那雙像藏著無盡心事的幽邃黑眸,完全就是她的致命傷。

  這天,他一如往常,陪她到幼稚園門口,分開前,她笑說:「昨天幼稚園的廚子告訴我,今天的點心是蛋塔,我用特權暗槓幾個給你。」

  她發現了喔!他很愛這些小點心呢,雖然一副大男人模樣,表情酷酷的,很多時候其實跟她幼稚園那群小男生沒兩樣,沒吃到點心還會悶悶不樂。

  他點頭,動作自然地替她捻下發間枯葉。

  她微微臉紅,低下頭匆匆說:「那傍晚見。」

  忙了一上午,被那群活潑好動又頑皮的小鬼頭折騰得腰都快直不起來,熬到發點心的時刻,終於能夠號令他們乖乖在位子上坐著了。

  「手手洗乾淨了沒有?」

  「有——」異口同聲回答,晃了晃短短的小手。

  「好,那老師要去拿點心嘍!」

  呼……終於!他們再不安靜坐下來,她骨頭就快散了。

  葉容華吐了長長一口氣,踏進廚房就聞到好濃的香味。

  一面數著數量,一面思考哪幾個小朋友今天表現特別好,可以用紅蘋果貼紙多換一份點心……啊,對了,還有湛寒,她答應要留幾個給他。

  她已經和廚子套好交情了,雖然園長說幼稚園常會有多出來的小點心,但她還是覺得,如果每天都要刻意替她留一份的話,還是該多少補貼些材料費。

  她正專注清點數量,耳邊忽然隱約傳來不明顯的辟啪聲響,她來不及思索,更大的爆炸聲轟然響起,火勢極迅速地竄燒起來,堵住了廚房出入口。

  對了,後門!

  後門直接通往幼稚園外,是讓廚子們搬運食材、方便卸貨用的,平日大家不會從那裡進出。

  她嗆咳著,盡可能彎低身子尋找出路,濃煙熏得眼淚直流,看不清方向,她憑著本能前進,找到後門的出入口。

  好燙!

  她當下痛得收手,鐵門的高溫根本不是人體肌膚能碰觸的。

  怎麼辦?難道她注定要死在這裡嗎?

  她一咬牙,鼓足勇氣再一次伸手試圖扳開鐵門大鎖,手被燙焦總好過沒命。

  這鎖生蚴雂[了,因為平日不太使用,也沒想過要換,沒想到今天會讓她吃足苦頭。

  好痛!分不清是濃煙還是雙手的疼痛使然,她淚水掉得停不下來。

  鐵門在高溫之下扭曲變形,緊緊卡住,怎麼也拉不開,她快使不上力了……

  火勢好像愈燒愈大了,空氣愈來愈稀薄,她按住胸口,呼吸急促起來。

  在這一刻,她腦海無預期的,竟然浮現湛寒的身影。

  生死交關的瞬間,只想到他。

  這——就是他一直堅持跟著她的原因嗎?早知綺情街的人都不簡單,有不少身懷異能,他或許是早料到她活不過二十九歲了吧。

  她蹲下身,抹著不停掉落的淚。

  好遺憾……如果有機會繼續,她真的想知道,他們之間會演變成怎樣?他對她,應該不是純粹同情而已吧?否則她的死活又與他何干,他何必如此在意?

  她難得那麼在乎一個人——即使他沉默時候比較多,她還是可以從他的眼中理解他的想法、他的感受……

  帶著淡淡的眷戀與遺憾,她閉上眼,在心底默喊。湛寒……

  「湛寒——」

  「我在。」

  咦?她睜開幾乎看不清楚的雙眼。

  不是幻覺,他在,活生生的他蹲在她面前。

  「你……怎麼會……在這裡?」

  「如果你早點喊我,我不會現在才找到你。」

  「找、我?」他一直在找他?

  「嗯。閉上眼睛,別怕,有我在。」湛寒將她攬入懷中,拂拭她淚濕的頰。

  「好。」她相信他,沒來由地,就是相信。

  放鬆緊繃的身軀偎向他,將生命全然交到他手上。

  湛寒抱緊她,雖然可施展瞬移術將她送往安全之處,但——這會讓她受到驚嚇,之後也無法向其他人解釋。

  被視為異類,對她不好。

  思忖了片刻,他還是決定從這道門走出去,這點火傷不了他。

  將她的臉壓往胸口,他徒手扳動鐵門。

  他也是血肉之軀,不會不痛,但手掌這點灼痛,換來全盤考量後最能護她周全的結果,他認為值得。

  冷空氣迎面襲來,她昏昏沉沉仰起頭,才發現自己已經站在陽光底下,周圍人群的哄鬧,似遠似近,聽不真切,眩花的眼只看見霧茫一片。吸入過多的一氧化碳,令她腦袋一陣暈眩,站不住腳。

  似乎有人扶住了她……是誰?她無法分辨。

  「湛……寒……」她本能地喊出這個名字,伸手急切摸索。

  「我在。」湛寒一手扶住她腰際,一手迎向她的探尋。「沒事了,別怕。」

  她聽見了沒有,他不曉得,只見她唇畔浮現淺淺笑花,沒握牢的纖掌由他指間滑落,留下原本緊抓在掌心的一個蛋塔。

  「抱歉,只剩一個……」

  這是她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句話。

  第5章(1)

  醫生檢查過後,除了吸入過多濃煙之外,並無大礙。

  園長還得留在現場處理後續事宜,並配合警方調查起火原因,晚點才會過來看她;她的父母應該也接到通知了,或許稍後也會過來……而目前,她的身邊只有他。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