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凌淑芬 > 如何沒有你?

第4頁     凌淑芬

  她害羞地笑了。「你是不是還得去送貨?不要讓我耽誤了你的打工時間。」

  「沒關係,陪妳走回家不花幾分鐘。」麥特好奇地看著她,「下個星期就是感恩節,這應該是妳在美國的第一個感恩節吧?妳會和妳的父母一起過節嗎?」

  「我是一個人來美國唸書的,收留我的夫婦是我父母的一對朋友,不過他們到歐洲出差去了,下星期或許趕不回來。」無慮搖搖頭。

  「所以妳的感恩節會一個人過嗎?」麥特的步伐慢下來。

  「嗯。」無慮跟著停下來,仰頭看他,「不過感恩節好像是宗教性的節日?我是信佛教的,所以有沒有過節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差別。」

  「那怎麼行?感恩節是我們美國人很重要的節日,信不信教都無所謂,怎麼可以讓一個外國來的小女孩獨自度過呢?」他的白牙又閃了一閃。「正巧今年的感恩節我也是一個人,乾脆我們兩個一起過吧!」

  「啊?」無慮有些傻眼。

  「放心,妳什麼都不用準備,感恩節那天,我會來接妳,我想想看……就下午四點半好了。我知道有個很棒的地方可以吃晚餐。」麥特對她笑著揮揮手。「我還有事,得先走了。感恩節見!」

  「啊?」

  她,她只是請他把校徽送回來而已啊!怎麼突然就多了一個約會呢?

  ☆☆☆☆☆☆☆☆☆☆  ☆☆☆☆☆☆☆☆☆☆

  感恩節那天,麥特帶她到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去。

  「我去年在這間義大利餐廳打過工。」

  麥特拉過一張高腳椅,讓她在長長的不袗料理台前坐定,自己脫下飛行夾克,換上白色的圍裙,把自己帶來的火雞翅膀和一些材料,放到水槽裡沖洗。

  「有一次餐廳打烊,老闆坐在櫃檯後面看帳的時候,漏了幾條重要的帳,我替他理出來,還建議他一些節稅的方法,幫他省了一大筆錢,後來他就爽快地答應我,只要在餐廳不營業的日子裡,我可以隨時進來借用他的廚房。」

  無慮好奇地看著四周。這間餐館並不是什麼豪華餐廳,但環境整理得極為乾淨,廚房裡的設備並不是最新的,卻比一般家庭廚房好用多了。

  只見麥特俐落地醃好火雞翅,放進烤箱裡烤,另外開始準備沙拉。

  「看妳的手又細又嫩的,平時一定不做家事吧?」他臉上滿是大哥哥般親切的笑意。「我從十四歲開始打工,到目前為止已經待過好幾間餐廳了。我的手藝之好,包準妳料想不到。」

  「其實我會做菜啦!我只是不常做而已。」她覺得有必要為自己伸張正義一下。「我媽媽覺得女生會煮菜很重要,所以從小就讓我一起進廚房幫她了。你不信的話,改天我煮一桌中國菜請你吃!」

  麥特見她甜潤的臉龐猶帶著稚氣,偏又一副不甘心的樣子,不禁低笑起來,探身在她臉頰親一下。

  轟!無慮整顆臉蛋紅通通。他他、他怎麼突然亂親人啊!

  「唉,我老忘記,你們東方人是很保守的!看妳臉紅得都可以讓我烤雞翅了。」麥特邊撕萵苣葉,邊輕鬆評論。「放心,頰吻在我們這裡是很尋常的事,慢慢的妳就會習慣了。」

  想了一想,他突然皺了皺眉,「不好,妳還是別習慣得好。」

  「為什麼?」她終於克服羞怯,小聲地問。

  麥特以一副「還用得著說嗎」的眼神睨她。「妳太純真好騙了!我也不過送過幾趟貨到妳家而已,妳就相信我是好人,幸好我也真的不壞。如果哪天遇到一個色狼對妳上下其手,妳還以為人家只是在『表示禮貌』,那就糟糕了。」

  「我又不是笨蛋!遇到那種壞人我一定會知道的啦!」她嬌聲抗議。

  那甜柔柔的嗓音一點說服力都沒有,麥特忍不住朗笑。

  「像你們這種有錢人家的孩子,對人還是要有一點防備心比較好,尤其是在紐約這種龍蛇雜處的地方,知道嗎?」他對她搖搖手指,回頭調沙拉醬汁。

  看他才大她兩歲而已,卻一副老江湖的模樣,無慮很想不甘心一下,卻發現好像沒什麼立場。因為他真的知道的比她多,好像什麼事都難不倒他。

  這幾天,麥特偶爾想到就會打通電話來,問她喜歡吃什麼,他才好準備。於是他們兩個聊天的時間就變多了。

  有時候他甚至就在電話裡當起她的家教,教她解不會寫的習題,其中包含數學、科學,甚至幫她訂正作文文法。後來她好奇地問了一下,才知道麥特自己才剛高中畢業。

  奇怪,每次看到他,他永遠在打工,真不曉得他哪裡騰出時間來唸書的!

  「不是有錢人……」無慮突然小聲咕噥了一句。

  「什麼?」麥特百忙中回頭來問。

  「我說,我並不是什麼有錢人家的小孩。」這次,她說得更清楚一些。

  「哦?」

  「記得我告訴你我住在父母親朋友的家嗎?」知道他並不相信,她深呼吸一下,決定吐露更多。

  麥特點點頭。

  「其實他們不是暫時去歐洲出差。」她坦白承認,「他們是調到歐洲的分公司三年。他們不希望房子太久沒人住,又不想隨隨便便租出去,所以答應我父母讓我搬進來住,條件是我必須幫他們整理房子,不能弄亂。」

  所以她其實是鐘點清潔工的替代品。

  麥特錯愕地回頭,「慢著,妳是說,妳一個人住在那間大房子裡?」她點點頭。「三年?」她再點點頭。「都沒有任何成年人跟妳一起住?」仍然是點頭。「而妳未成年?」繼續點頭。「嘿!雖然我沒有仔細研究過,不過這必然違反某條法律吧?」

  「不要不要,你千萬別跟任何人說,如果被陳先生他們知道了,我就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無慮驚慌起來。

  「而妳的父母就讓妳一個小女生自己在紐約求生嗎?」麥特生氣地問。

  「他們留在台灣賺錢,付我的學費啊……」她小聲道。「我們家並不富有,我父母只是普通的公務員而已,聖瑪莉亞的學費一年就要台幣幾十萬,還得加上我的生活費,他們的負擔其實很重的……」

  「既然負擔這麼重,他們為什麼要把妳送到這麼遠的地方來?」麥特怒氣不息地看著她。

  「他們只是希望我能有最好的教育而已……」她微弱地抗辯。

  「這根本不算理由!有哪個孩子會為了一間私立學校而寧可離開父母的身邊?」麥特嗤之以鼻。

  無慮頭低下來,一顆顆水珠悄悄地碎落在料理台上。

  「抱歉,小女孩,我不是在生妳的氣,不要哭嘛。」麥特歎了口氣,繞過料理台溫暖地擁住她。「我只是覺得,人們不應該輕忽和家人相處的時光,有家人在的感覺其實很好很好的。」

  他強而有力的手臂環在自己四周,彷彿一座穩定的燈塔,讓無慮飄浮多時的心有了依靠。她心頭一熱,再也忍不住,哇地撲到他懷裡放聲大哭。

  其實,很多時候她也會感到孤獨,也會覺得害怕。尤其剛來到美國的時候,她從小補到大的英文沒有多少實戰經驗,講起話來結結巴巴,根本交不到朋友。

  第一個月她幾乎夜夜哭著入睡,身邊沒有任何人可以安慰她!

  但是她總是把自己緊緊裹在被窩裡,對自己說,要堅強,要勇敢,爸媽是那樣努力才能送她到美國來。他們對她有那麼大的期望,她要連哥哥無憂的份一起活下去。

  不能哭,不能讓他們擔心!她不能讓爸爸媽媽知道她很害怕!

  所以她總是一個人忍下來。每當孤單感強烈得難以承受時,她就跑到陽台去,望著那片天空,然後想像天空的一角下,父母也正抬頭想起她。

  而此刻,他溫暖的懷抱卻讓她強裝的堅強全部卸下!

  這一路來的委屈和寂寞,全化成鹹鹹的水澤,流進他懷裡。

  她真的好寂寞好寂寞好寂寞!

  「唉,糟糕,怎麼越哭越厲害了。我的嘴真是笨!」麥特對自己懊惱道。「乖,小女孩,別再哭了,感恩節是一個用來感恩的節日,不是用來哭泣的。」

  「謝……謝謝你……」她仍埋在他懷裡,抽抽噎噎地道。

  「感恩節雖然是用來感恩的,拿來感謝我好像又太慎重了。」麥特清俊的臉龐出現滑稽的表情。

  「我……其實……所以……然後就……可是也……總之……謝、謝謝你……」她依然哭得全身一抖一抖的。

  麥特歎口氣,拍拍她。

  「好了好了,我懂。」他真的懂。「到水槽邊洗把臉吧!雞翅烤得差不多了,雖然整只火雞我買不起,請妳吃個火雞翅倒還辦得到。」

  無慮吸吸鼻子,等情緒稍微撫平,想到自己竟然哭倒在一個剛認識的男生懷裡,天哪,好丟臉!

  她連忙衝到水槽前,拚命潑水,用力想把哭過的痕跡洗掉。

  「可以了可以了,再洗下去連臉皮都搓掉了。」麥特笑著拿紙巾替她擦擦臉,再牽她回料理台前坐定。「來,這就是我們今天的感恩節全餐!」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