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經常想到你

第15頁     金萱

  他直接把手上的襯衫丟開,走向她,從她後頭一把扣住她的腰身,將她整個人旋轉過來面對他。

  「啊!」她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忍不住驚叫一聲,「你幹什麼?」她抬起頭來,朝他猛皺眉頭。

  「你已經是我的老婆了,還需要什麼行情?」他蹙緊眉頭,雙眼緊盯著她說。

  「錯了,我現在是你的前妻,可不是你的老婆了好嗎?請你不要老是忘了這件事。」她白他一眼道。

  「我們正在復合,不久後你會再嫁給我,又會是我老婆。以前是我老婆,以後是我老婆,當然現在也是!」他強勢的宣告。

  「這是什麼歪理?」她不以為然的說:心裡卻快要樂翻了。

  看他為自己吃醋真的好好玩。

  「放手,我要做早餐了,你快點去穿衣服。」

  她伸手去推他圈在她腰間的那隻手,怎知他沒鬆開她就算了,竟然還突然收緊臂彎,一個用力就將她抱上了流理台。

  「喂!」她發出不知所措的驚呼。

  他卻不理,一氣呵成地分開她懸空的雙腿,讓自己置身在她腿間,然後再捧起她的臉,低頭用力的吻住她。

  她在一陣呆愣後掙扎的叫道:「傅經雲……別鬧了……上班……」

  「你是我老婆。」他吻著她說,雙手躁進地拉扯著她身上的衣物。

  「別鬧了,時間……啊!」感覺他的手驀然鑽進她腿間、深入她體內,她克制不住的悶叫一聲,原本想推他的雙手改推為抱的攀上他肩頸。

  「你是我老婆。」他啃著她的唇瓣,沙啞而霸道的宣示,在她體內的手指則不斷地維持進出的動作,將她的呼吸、心跳逼得更急更快。

  「經雲……」她渾身緊繃,將他抱得好緊,快要被他逼瘋了。

  「叫我老公。」他沙啞的要求。

  「老、公——」

  「老婆。」他滿意的回應,一舉衝進她熾熱緊窒的體內,深深地佔有她。

  他的老婆,他的。

  第8章(1)

  看見手機螢幕上的來電顯示,葉香茴只想申吟。

  他每天打每天打都不會覺得煩呀?

  從那天之後又過了五天,傅經雲每天都會跑到這裡來,然後打電話給她,叫她下樓去幫他開門,所用的藉口除了送宵夜、有東西要拿給她、約她晚餐說有事必須要和她當面談一談外,最後甚至連尿急這讓她無言以對的藉口都拿出來用了——不過她都沒讓他得逞。

  他曾在電話中半開玩笑地抱怨她好狠的必,可天知道如果她夠狠,連電話都可以拒接好嗎?

  五天了,其實她也很想見他,很想下樓去幫他開門、讓他上來,但是一想到那天早上在流理台上發生的事,她就羞窘得不知如何面對他,還有一種想狠狠踹他幾腳的衝動。

  她從來都不知道他是這麼瘋狂的人,竟然在流理台旁站著就把她……

  葉香茴驀然用力的搖了搖頭,然後又深深吐了一口氣,這才狠狠地按下手機接聽鍵。

  「喂!」她語氣極度不善,活像要找人吵架一樣。

  「是誰惹我老婆不開心了?告訴我,老公替你報仇。」

  他的聲音溫柔中帶著寵溺,讓她佯裝出來的火氣瞬間就煙消雲散。

  「你今天又想用什麼藉口要我下去幫你開門?」她有氣無力的問道。

  「你等等。」他說。

  正當她莫名其妙、懷疑他這回又想要什麼詭計時,電話那頭卻傳來一個她無比熟悉的聲音。

  「媽媽!」傅子昊的聲音帶著些許興奮的說。

  「寶貝,你在哪兒?」她驚喜的問。

  「我在媽媽家樓下。」他答道。

  「等我,媽媽現在就下去。」她迅速地說,立刻從床上跳下來,拿了件外衣披上,抓起鑰匙就往樓下衝去。

  推開樓下的不袗大門,她一眼就看見和他爸爸一起站在騎樓下的寶貝兒子,她開心的衝上去,先給兒子一個大大的擁抱再說。

  「寶貝,你怎麼來了?」鬆開兒子後,她帶著一臉高興的神情問。

  「媽媽,爸爸說今晚要帶我們去住汽車旅館喔,你有沒有去住過?」傅子昊興奮兼期待的對母親說。

  葉香茴愣了一下,不由自主的抬頭看向前夫,只見他對她挑了挑眉,臉上露出奸計得逞的笑容。

  「你明天不是還要上課?」她故意忽視,將目光移回兒子臉上。

  「書包和制服都在車上了,爸說明天早上直接從汽車旅館去學校就行了。還有,剛剛我們在7-11買了好多零食,還有泡麵,也有媽媽的分喔,這樣就不用擔心晚上會肚子餓了。」

  兒子的語氣好High,彷彿是第一次參加遠足,這模樣讓她完全棄械投降。

  「知道了,媽媽先上樓換件衣服再下來。」她對兒子說。

  「一起上去吧,我想順便上個洗手間。」傅經雲開口道,結果惹來老婆一記狠狠的瞪視,他則回以一個咧嘴笑。

  葉香茴不再理他,牽著兒子的小手朝公寓大門走去。

  一個小時後,傅經雲的車開進了一路霓虹夾道閃爍的汽車旅館裡。

  從進入車道、在車庫裡停好車、到拾級而上的走進房間裡,傅子昊從頭到尾High到不行,之後在大螢幕上玩遊戲、K歌到宵夜時間,他整個就是玩瘋了。

  不過由於娘親教導有方,十二點一到就宵禁強迫他躺下來睡覺,二十分鐘後,就聽見他那方向傳來平穩深沉的呼吸聲。

  「老婆,我們到浴室去。」兒子睡著了,和老婆一起躺在床上的傅經雲壓低聲音說。

  「你想幹麼?」葉香茴警戒的問。

  「你想要我幹麼?」他曖昧的反問道,一臉壞笑。

  「我要睡覺了。」她狠瞪他一眼,翻身背對著他,決定不理他。

  「你想在這裡做也行,不過待會兒別叫太大聲,會把兒子吵醒喔。」他從她身後緩緩地貼上她,親吻她的頸背。

  「你——」她倏然轉身瞪他,氣得咬牙切齒。

  「我想你。」他突然深情款款的對她柔聲道,「這幾天見不到你讓我覺得好空虛,覺礙自己的心好像已經遺落在你那裡,不在我身上了。」

  「我從來都不知道你這麼會說甜言蜜語。」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了一點,她哼聲評論。

  「這不是甜言蜜語,是實話,而且是句句發自內心的實話。老婆,我愛你。」

  葉香茴屏住了呼吸,這是他第一次對她說這三個字。

  她原以為這輩子永遠不可能會聽見他對她說出這三個字。我愛你。

  心臟跳得好快,快得她好擔心它下一刻就會從她胸口蹦出來。

  他真的是很奸詐,竟然拿愛當武器,可惜她是個乖媳婦,公婆的話不敢不聽。

  「你別想利用這幾句話,就要讓我和你一起去登記結婚。」她再次哼聲道。

  「我沒想過利用這幾句話要你做什麼,只是單純地想讓你知道我此刻的心情而已。」他說著,將她的手拉過來按壓在心臟的上方。「感覺得到我現在的心跳得有多快嗎?因為它很擔心你會對它的真心棄若敝屣。」他深深地看著她說。

  葉香茴沉默不語,只是看著他,目不轉睛的看著他,無言地傳遞著——她不會,絕對不會。

  她愛他呀,愛了整整十年了,又怎會對得來不易的他的真心棄如敝屣呢?她只想感謝上蒼,感謝他。

  「來。」他的目光愈來愈熾熱,驀然起身將她從床上拉了起來,朝浴室的方向走去。

  她沒有抵抗,因為此時此刻她也想要他,想要他愛她。

  浴室的門開了又關,徹底的將房間隔成兩個世界,一個安詳寧謐,一個狂野熱情。

  夜已深。情火方興未艾。

  「寶貝,過來。」趁著前夫走進浴室去洗澡,葉香茴伸手將寶貝兒子招到身邊。

  「幹麼,媽媽?」傅子昊問,手上還拿著今天剛灌的電動新遊戲捨不得放下。

  「你怎麼又來了?」把握時間,她沒有廢話地直接問兒子。

  「媽媽不喜歡我來嗎?」他覺得有點小受傷。

  「不是,媽媽不是這個意思。」葉香茴趕緊說道,就怕兒子誤會。

  「可是媽媽說『又』,好像不喜歡我來這裡一樣。」他有些委屈的說。

  「媽媽的意思是,你不是要媽媽好好地想清楚和爸爸復合的事嗎?還要媽媽得從遠處觀察,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這樣才看得清楚爸爸是不是真的想和媽媽復合。可是現在你卻和爸爸一直到這裡來找媽媽,這樣媽媽要怎麼『從遠處觀察』?」她套用兒子當初對她說的話,以兒子的聰明才智,她相信他一定能明白她想說什麼。

  「媽媽,我覺得你和爸爸復合很好,我贊成。」傅子昊沉默了一會兒,拾起頭認真的看著她說。

  葉香茴目瞪口呆的看著兒子,不知道兒子這改變到底從何而來,因為就在一個多月前,當她告訴兒子他爸爸想和她復合時,兒子的態度基本上是完全反對的,還提醒她不要被騙了。

  可曾幾何時,兒子的態度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