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陽光晴子 > 夫人萬安

第16頁     陽光晴子

  他是真的不想讓她走!康沐芸突然覺得心兒甜滋滋的,或許這樣的甜也反映在臉上,就見季晶晶饒富興味的促狹道:「好幸福哦,晚上孤枕難眠,一定很想我哥喔?」

  「你敢笑我!」

  姑嫂兩人笑鬧追逐,沒想到兔子也跳著追上去,羊及驢子也衝出籬笆,跟著跑,僕傭們笑,兩人更是哈哈大笑,最後,一人抱起一隻兔子,玩得不亦樂乎。

  夜晚,康沐芸躺在床上,望著窗外的夜色,想起兩人間的熾烈情慾,小臉還是忍不住羞紅,但她想念的不只是這樣的親密關係而已,她想念他的一切、生氣的、快樂的、沉悶的、抑鬱的季維澧。

  他這一趟遠行,真的好久啊。

  真的分開好久!就連季維澧自己都沒料到他會這麼想念康沐芸,甚至因為思念,不自覺加快才買藥材的速度,想早一點回去找她。

  一路上,他想著她,想她過人的膽識,想她直視他的眼眸,說出真話是的勇敢……他一直想一直想,終於明白了,他對她也許早就有了不一樣的感覺,直視一直下意識的抗拒。

  分開這近一個月,他真的好想念她那雙圓亮明眸、燦爛笑顏。

  終於,這一日,他率領著車隊,載回一車又一車的南方特產藥材回到藥莊,還早一步派快馬通知他抵達的時辰,所以,季家長輩與季晶晶全在門口迎接,卻不見他心心唸唸的妻子。

  季家長輩們跟季晶晶看到他梭巡的眼神,都忍不住在心中暗笑。

  還是當娘的心軟,曹萱微笑道:「她在東閣後院,叫晶晶去通知她,這丫頭記恨,竟故意不說。」

  「記恨?」季維澧不懂。

  「我笑說她想你嘛,她說我笑她,就追著要打我,哪曉得那些牲口一位它們的主人被欺負,竟然群起攻擊我耶!」季晶晶指著膝蓋,「害我跌了一大跤。」

  「聽她瞎說,她是故意要給她嫂子驚喜亂編的。」高虹笑逐顏開的看著孫子,「去找她吧,瞧你的心都飛了。」

  眾人笑了出來,季維澧第一次這樣被家人開玩笑,竟然窘迫的說不出反駁的話。

  不要僕傭先行通報,他單獨走進東閣後院,生蛌漯驩磥w換掉,聽管事說,這段日子,她除了讀書外大多時間都待在這裡,也不讓僕傭們伺候,由她自己負責這後院的一切。

  他印象中雜草叢生、死氣沉沉的荒蕪後院,現在竟然已現生機,一些移植過來的大小林木,雖然因為正值冬季,樹葉枯黃,有些甚至轉為深紅,但別有一番冬季之美。

  「這裡。」

  一道清脆嗓音陡起,他看到康沐芸從小屋裡走了出來,視線再往下,他才注意到一隻小羊拔蹄就跑,她向前追上,抱住了它,它竟將頭湊到她懷中磨來磨去,他看了頗不是滋味,因為它磨蹭的地方是禁區--

  他濃眉一皺,陡的意識到自己竟然跟一隻羊吃醋?!他搖搖頭,看著她餵它喝水,眼眸好溫柔,他的目光不由得也跟著柔和起來。

  康沐芸感覺到似乎有人在看著她,她困惑的抬起頭,就看到英俊挺拔的季維澧!

  思念月餘的人兒回來了,她沒有半點猶豫,放開羊兒,起身,三步並作兩步奔向他,「你回來了!」

  瞧她又驚又喜,他以為她會投懷送抱,沒想到就在他要抱住她的前一刻,她竟急急的剎住腳步,又看她似乎意識到自己的迫不及待而漲紅了小臉,扭捏的絞著手指,生疏的說:「辛苦你了。」

  這女人!他黑眸不悅的一瞇,一把揪住她的手臂,用力的將她攬進懷裡。

  她粉臉發燙,吶吶的說不出話來,因為他將她抱得好緊哦!

  「想我?」

  「沒--」感覺到他的雙臂陡然一緊,她連忙改口,「有。」

  「到底有沒有?」他的口氣很急切霸道。

  「有有有。」她仰起螓首,急急回答,「可我快不能呼吸了。」

  他終於放開了她,但只是暫時的,因為他的唇在下一刻便掠奪她的紅唇,這是他想了許久的,他吮吻著她的誘人紅唇,再探舌而入,品嚐她的香甜滋味。

  終於,在她被他吻得快喘不過氣來時,他才緩緩放開了她,讓她可以大口吸氣。

  「這一個月來,有沒有什麼不舒服?」

  見他霸道的目光□向她平坦的肚子,這麼直截了當,她的粉臉更紅了,「沒事,我的葵水剛過呢」

  他沒說什麼,卻突然擁著她就往寢房走去,她嚇壞了,結結巴巴的想阻止,「等等……大白天的,而且,你才回來,還有很多事要做,怎麼可以進房?羞、羞人耶!」

  但不管她說什麼,仍是硬被他帶進房裡。

  她有點羞澀,有點手足無措,「你別把問題弄得更複雜了,我沒懷孕是好事,免得到時候馮富貴來要人,我帶著娃兒走不是更麻煩麼?」

  「不准再提起那三個字!我跟你才是夫妻!」

  她的話惹惱了他,直接擁她上床,以行動再次提醒擁有她的男人是誰。

  而一切都是這麼的理所當然,錯置的命運,將她帶到他的生命裡,讓他重新相信女人,所以,只有她可以孕育他的孩子,如果只有懷孕,才能讓她完全斷了離開的念頭,那他一點都不會客氣的。

  夜已深沉,季維澧與康沐芸在床上相互依偎。

  季維澧凝睇著蜷縮在他懷裡的女人,早已忘了這是第幾夜的纏綿了……從江南回來至今,少說也有半個月,他終於教會她不再提及那個討厭的名字,但他直到她仍忐忑,就怕替季家惹來麻煩。

  這也讓他對她隱瞞了一件事。

  記在這幾日,他一進城,便聽到傳言,指說馮富貴已派人向李映湘的家人說媒,開出五千兩銀子要納她為四姨太,這對家道中落的李家而言,就像一場及時雨,李家已傾向接受,城裡百姓對馮家的評價不好,連帶的。對曾退他婚的李家也深感厭惡,所以是抱著幸災樂禍的心態來看待這樁婚事。

  但李映湘曾是他心中最在乎的女子,他相信馮富貴要她,不過是要他難看,他一直在思考是否要伸出援手……

  「醒了?」

  原本窩在他懷裡的康沐芸,小臉紅咚咚的轉醒,雖然這半個月來,兩人如新婚夫妻般夜夜纏綿,對彼此的身體很熟悉,但每早醒來,感覺到兩人赤裸裸的身體交纏著,她就無法與他一般的自在,所以,她連忙拉起被褥蓋住自己的胴體。

  他微微一笑,下了榻,拿了衣服穿上,也回身拿了衣服給她,看著她頭低低的,慌亂而笨拙的想躲在被褥裡穿妥衣服,他索性坐上床榻,將她拉坐起身,替她繫上肚兜帶子,穿上內衫。再為她套上保暖的綢緞袍子,而她自始至終都不敢對上他的眼睛,一張粉嫩的小臉則是滾燙到幾乎要冒煙了。

  「我一直以為你的膽子很大。」他促狹道。

  「其中可沒包含這種可以讓丈夫穿衣服的膽。」她低聲嘀咕。

  「可以慢慢培養。」他眼神寵溺,親密的啄了她的唇一下。

  她咬著下唇看著笑容滿面的他,「你很快樂?」

  「你不快樂?」他反問她。

  她急急搖頭,「當然不是,只是很不踏實……耶,你你你,你幹嘛又把我壓回床上,怎麼……怎麼……不行……不、你、你怎麼又脫我衣服?」

  「只有在做那件事時,你會忙著嬌喘呻吟,不會胡思亂想。」

  說完,他的唇又吻上她的脖頸,嚇得她連忙討饒,「我錯了,我不想了,我只想你,想你。」

  他這才放開了她,笑看著她臉紅紅的將衣服整理好。

  她忍不住瞪他一眼,他從回來後,似乎變得比較霸道。

  他也知道自己變得強勢,亦猜出她的想法,但他就是無法忍受她一直有著想要離開的念頭,「聽好,我會善盡一名做丈夫的責任,而你,也要有所自覺,想想要如何當一位賢妻良母。」他希望她將所有心思都放在這一點上,因為,他已經替她安排了一些事,好讓她日後可以做回康沐芸。

  第7章(2)

  賢妻良母?!

  在後院的小屋裡,康沐芸一邊拿著毛筆,一邊讀著《神農本草經》,這是一本介紹三百六十五種藥物跟特性的藥書,她邊學邊讀,字卻寫的歪七扭八,丑斃了,真是見鬼了,季維澧有病麼?沒回都這樣整她。

  「這是葛茴的根與果實,可以補五臟,續筋骨……」季維澧站在一旁,將葛茴藥材放到她面前,加強她的記憶。

  這是近日來,他為她安排的課程,另外,他也會陪她上街一起採買食材,在百姓羨慕的對他們說「夫妻倆的感情真好……」的話語中,街頭巷尾逛了又逛,像是怕有人不知道她是他的妻子似地「遊街示眾」。

  季家長輩們也看出兩人的感情進展,笑得合不攏嘴。

  反而是季晶晶大反彈,因為哥哥到哪裡都帶著小嫂子,擺明了就是要藥莊的客人、城裡的百姓都認識小嫂子,但動機是什麼?!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