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總裁的前妻

第3頁     金萱

  果然是這樣,難怪塗聖沒回電話給他。

  「妳知道他這個刀還要開多久的時間嗎?」

  「這我就不清楚了,不過你可以到手術室去問,在二樓。」

  「謝謝妳。」

  「不客氣。」

  來到二樓手術室外的護理站,齊拓正打算開口詢問櫃檯內的護理人員時,就見戴著一頂他一直都覺得很可笑的手術帽的塗聖,已換下手術衣,踩著Birkenstock夾腳拖鞋走來。

  「聖手。」他立刻揚聲叫道。

  乍見他出現,塗聖挑高眉,一邊將頭上的帽子拿掉,一邊朝他走過來。

  「你怎麼會在這兒?有親朋好友需要我幫忙開刀嗎?」他吊兒郎當的問道,一開口就觸人霉頭。

  「你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齊拓沒好氣的瞪他一眼。

  「既然不是要我幫忙開刀,那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當然是有事找你,有時間嗎?」

  塗聖看了下手錶。「半個小時夠嗎?我待會還有一場手術。」

  齊拓點頭。「換個地方說話?」

  塗聖帶他到醫生休息室,剛好裡頭沒有醫生在休息。

  「什麼事?」

  他從牆邊的冰箱裡拿了瓶黑松沙士遞給他,自己也開一瓶來喝。

  「給我白凌的住址。」齊拓直截了當的說明來意。

  沒想到會突然聽見這個許久沒有人敢在面前提起的名字,塗聖微僵了一下,放下剛送到嘴邊的飲料,轉身走到窗邊,沉默不語的看著窗外。

  「聖手?」看他似乎不打算說話,齊拓忍不住出聲催促。

  塗聖突然開口,「我沒有她的住址。」

  「怎麼可能,她是你前妻耶!」

  「你要她的住址做什麼?」塗聖緩慢地轉過身來,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她知道我老婆在哪兒。」

  「你老婆?你什麼時候又結婚了,我怎麼不知道?」

  齊拓瞪他一眼。「我是說力雅。」

  「我以為你們倆已經離婚了。」

  「那又怎樣?誰說離了婚之後她就不能再是我老婆?我就是要和她再結一次婚!」他信誓旦旦的宣告。

  「你瘋了嗎?」塗聖忍不住皺眉,「如果要再結一次婚,你們當初又何必離婚?」

  「所以我後悔了。」

  塗聖瞠目結舌的瞪著他,沒想到他會這樣說。

  「兄弟,振作點,後悔了這三個字不是男人應該說的話。你是不是發燒了,還是今天撞到頭,把腦袋給撞壞了?沒關係,我替你開刀,保管還你一個原來的齊拓。」塗聖迅速走向他,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又拍了拍他的臉頰,一臉擔憂。

  「腦子有問題的人是你,明明就對前妻念念不忘,卻不敢承認,還表現出一副很享受單身漢生活的模樣,我真不知道你在ㄍㄧㄥ什麼?」齊拓撥開好友的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之後,突然揭開他的秘密。

  塗聖渾身一僵,臉上神情立即變得冷硬,嘴硬的不肯承認,「你少自以為是。」

  「我是不是在自以為是,你我都心知肚明。」

  塗聖抿緊嘴巴,無言以對。

  「既然你不知道白凌現在的住址,那總該知道她娘家的電話或住址吧?抄給我。」齊拓言歸正傳的說。

  「通訊簿在家裡,我手邊沒有。」

  「那給我你家鑰匙,順便告訴我那本通訊簿你放在哪裡。」

  「你一定要這麼急嗎?」

  「不急的話,我幹麼親自跑到這裡來找你?只要等你回我電話就行了。總之廢話少說,鑰匙拿來就對了。」齊拓迫不及待的朝他伸手要鑰匙。

  「鑰匙在我的休息室裡。」

  「那你還站在這裡做什麼?走啊!」說著,他就率先走出醫生休息室,朝院方特別為聞名海內外的聖手醫生──塗聖準備的VIP休息室走去。

  「你到底在急什麼?」走在他後面的塗聖,百思不得其解的開口問道,「你們都已經離婚兩個多月了,不差多等這一天的時間吧?你幹麼這麼急匆匆的?」

  「還不是你老婆──不,你前妻白凌害的,打電話來說什麼力雅正忙著約會,媽的!那個新寵到底是哪個混蛋,如果他膽敢碰我老婆一根手指,他就死定了!」

  齊拓咬牙切齒的撂話,但塗聖從聽見白凌曾經打電話給他之後,便什麼話也聽不進耳了。

  白凌……

  他有多久沒聽到這個名字,多久沒聽見她的聲音,多久沒看到她了,從他們離婚之後……

  他還記得那天是八月十四日,都已經過了兩年多了,為什麼他依然忘不了她,心仍然只會為她悸動呢?

  「她……好嗎?」塗聖不由自主的低聲問道。

  「什麼?你剛才有說話嗎?」齊拓霍然停下腳步,回頭看他。

  「沒有。」他搖頭。

  齊拓懷疑的看了他一眼,卻什麼也沒說,只是心急的催促,「可不可以麻煩你走快一點,塗聖手大醫生?」

  ☆☆☆☆☆☆☆☆☆☆  ☆☆☆☆☆☆☆☆☆☆

  從塗聖那裡拿到白凌娘家的聯絡方式,再從她娘家那裡得知她現在住處的地址,齊拓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在隔天下午找到她居住的地方。

  那是一棟……嗯,外觀有點糟,鐵門斑駁、外牆剝落、二樓以上陽台加裝的鐵窗全都衒o連原本是什麼顏色都看不出來,然後還堆放了許多廢棄物和枯死盆栽的舊型公寓。

  白凌她真的住在這裡嗎?

  難道當年她和聖手離婚時,聖手沒有給她贍養費嗎?如果有的話,以聖手的經濟能力,身為前妻的她,不可能會住不起比眼前這棟幾乎可以稱之為危樓的舊公寓更好上十倍──不,百倍的房子才對。

  還是他根本就抄錯地址,或是找錯地方了?

  「少年A,你要找誰呀?」

  身後突然響起一句台灣國語,他倏然轉身面對對方。

  和他說話的人是一個年紀足以做他奶奶、滿頭銀絲的老人家。

  「婆婆妳好,請問妳是住在這裡的人嗎?」他有禮貌的對老人家點頭問道。

  「是呀,有事嗎?」

  「可不可以請問一下,這裡有沒有住一位名叫白凌的人?」

  「你要找白凌喔,她出去了啦。」

  她竟然真的住在這裡!齊拓有些難以置信的回頭,又看了一眼這棟慘不忍睹的老舊公寓,然後忍不住想,如果讓塗聖知道這件事的話,不知道他會有什麼反應?

  他回過頭來再度發問,「婆婆,可不可以再請問,妳知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會回家?」

  「她們今天都很忙喔,不會這麼快就回來啦。你要找她的話,可以直接到她們店裡去。」

  「什麼店?在哪裡?」

  「就在隔壁那條巷子底,轉角的地方。你到那裡就會看到有很多人喔,那個新小姐做的餅乾,真的是好吃到讓人舌頭都想吞下去。不相信的話,你也可以去那裡試吃一下,試吃不用錢喔。」

  辛小姐?誰呀?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白凌現在正在那個地方。

  「謝謝妳,婆婆。」他朝老人家道謝,然後轉身朝隔壁巷子走去。

  巷子就在隔壁,但距離卻比想像中還要遠得多,讓走在秋天太陽籠罩下的齊拓冒出滿頭大汗。

  巷底還沒到,便先看見大批人群聚集在前方,讓他只覺得熱上加熱。

  他從來都不知道白凌是一個愛湊熱鬧的女人,這麼熱的天氣,這麼擁擠的人群,她到底跑到這裡來幹麼呀?害他也得像個白癡一樣擠進這堆人群裡。

  輕歎一聲,他認命的走上前,然後抬起頭來看了一下這間店的招牌──

  力雅的店

  他呆滯的瞪著招牌上的四個大字,眨眨眼,再看一次──

  力雅的店

  沒錯,他沒有看錯,那是他老婆的名字!這間店是她開的嗎?她現在人就在裡面嗎?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他覺得既驚喜、意外、緊張又高興,他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突然找到人,害他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不知道她待會兒見到自己時,會有什麼反應?

  深吸一口氣,他帶著堅定的神情,踏出堅定的步伐朝店門走進去──

  一隻手臂突然伸出來,擋住他的去路。

  「先生,你沒看到大家都在排隊嗎?請你排隊好嗎?」手臂的主人說。

  齊拓愣住。「我不是來買東西的。」

  「我們也不是。」

  他茫然的看著對方。

  「我們是來領免費的手工餅乾的,這間店剛開幕,準備了一百份免費的手工餅乾要送給客人,每兩個小時發放一次,每次限量二十五份,你若想要拿到免費的餅乾,就到後面去排隊。」

  「我──」齊拓正想說自己不是時,排在店裡的人突然響起一陣歡呼聲,第三階段的發放活動開始了,人潮興奮的往前推擠,一下子便將他推擠到一邊去。

  他向後退了一步,以免人群再度擠到自己。

  看著眼前門庭若市的景象,他心裡突然有種說不出的五味雜陳。

  他從來都沒想過力雅會想開店,也從沒聽她提起過,更沒想過她開的店生意會這麼的好。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