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寄秋 > 巧婢上龍床(上)

第16頁     寄秋

  只是她故意繞呀繞、轉呀轉,扯上一大堆胡話,含著魯蛋似的口音有如老頭子吃糯米丸子,越聽越難辨,叫人頭一陣一陣的抽疼,恨不得叫她立刻住嘴。

  「王爺要休息了嗎?奴婢給你鋪床……啊!書房沒床,只有一座湘妃竹軟榻,紅蕖,你去抱兩床被子來,王爺要歇息了,順便弄點熏香,清香暖被好入眠……」嗯!這書房挺大的,一架子的書為數不少,哪裡有暗櫃、哪裡適合藏東西,她得好好推敲,先把四周的地形摸清楚,計劃好下手的時辰,再規劃事成後的脫逃路線。

  於芊芊正轉動靈燦眸子悄然盤算著如何完成任務,骨碌碌的黑玉眼珠子上下左右忙碌個不停,她打量著屋裡的擺設,努力記下所有配置,並看哪裡有無暗格。

  古人的智慧不容小覷,他們制鎖、弄機關的本事不亞於先進文明科技,電子鎖、密碼什麼的還有輔助工具,有時一台計算機就搞定了,讓她出入大方,不怕被監視器拍到。

  可古人防賊的道具凶殘多了,直接招呼,不跟偷兒客氣,誰敢來偷就要誰死無葬身之地,暗器、毒箭、機關地板下是倒插的尖矛、毒霧或萬釘穿體,甚至食肉怪蟲……她是身手矯健的偷兒,嗜好開鎖,而不是輕功絕頂的武林高手,和有硬底子功夫的王府侍衛硬碰硬,絕對是落於下風嘛,這點自知之明她還有,出門在外,一切以安全為重,冒險不合乎她行事原則。

  「主子,你確定王爺要休息嗎?」不是嫌你話多太吵?紅蕖很想讓自己隱了身,免得被不著調的主子折騰死。

  或許是老天開眼了,成全了她的心願,攤開一本冊子細讀的南懷齊冷不防的喊了一句,「出去。」於芊芊率先出聲,「王爺是要奴婢出去嗎?奴婢還沒伺候王爺呢!要來壺茶嗎?要黃山毛峰還是君山銀針?西湖龍井濃醇甘厚、嚇煞人香茶色澄碧……」好不容易進來了,休想請她出門,這叫請神容易送神難。

  「不是你,是她。」他指向紅蕖。

  沒有二話,被點名的紅蕖抱敬地退出,順手闔上門板,她一轉身,正對上滿眼妒意的錦心,兩人互視了許久,最後錦心臉一板,頭也不回的離開。

  人走後,南懷齊又指向於芊芊,「你,本王准你開口。」再聽她捂著帕子似的聲音,他不保證不會一揚手,以筆管射穿她咽喉。

  早說嘛!害她憋得那麼辛苦,快沒氣了。

  「王爺餓了沒,要不要奴婢替你準備點心,奴婢拿手的桂花糖藕、玉蘭餅、粢飯糕口感絕佳、風味獨特……」令人懷念的家鄉味,超想吃。

  「研墨。」南懷齊看出她對吃食的執著,刻意打斷她的話。

  「是的,王爺,奴婢先舀水,均勻研磨,一定為王爺調出濃淡適中的好墨。最近氣候轉寒了,王爺出門要多穿衣服,聽說皇家圍場的大雁很肥嫩,若能燉一鍋血參鮮貝雁肉湯應該很補身,一身熱呼呼的再不怕著涼……」她言下之意是,王爺,撥個小廚房打發我吧!你也受益是不是?

  「那首〈菊花台〉是你教給瑾兒的?」除了她,沒有別人了,瑾兒天分再高也不可能無師自通。

  她乾脆的點頭,反正也瞞不了人,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穿,但來由就隨口胡謅,「老家的嬸婆年輕時做的,思念久戰不歸的夫君而寫。」

  「你有思念的人嗎?」遠從冰天雪地的北國來到南方,是近鄉情怯,還是對北人仍有牽掛?

  她愕然,悄悄的退後一步。

  「奴婢是人,自然有思念的人,隔壁大嗓門的哈克大叔、和氣的米娜嫂子、一起趕過羊的小虎弟、賣皮帽有些小氣的壯老爹、家裡的花斑貓……」

  「你不是宮裡出來的宮女,打小就入了宮?」他一句話噎得她語滯,一口氣上不來。

  「我……哈啾——哈啾——」

  好冷。

  見她連打了兩個噴嚏,眉頭微鹽的南懷齊挑眉一睨,「去做幾件厚實點的衣物,庫房裡有幾塊白貂皮子,拿去縫件披風……」

  第7章(1)

  皇宮,皇后寢宮。

  「到底拿到了沒?皇上這陣子動作頗大,似乎有意立周貴妃之子為太子,她是皇上在潛邸時相伴他最久的老人,恐怕患難之情更勝於后妃。」也是她一生之中最難纏的敵手。

  皇上多情,貪好美色,偏寵無數個美人,也讓她們享盡了天下間最榮華的富貴,那是旁人一生也達不到的奢華和眷寵,他會把鎮卵大的珍珠鑲成寶冠,親手為寵愛的妃子戴上。

  但是,他也念舊。

  尤其是早年他還不是太子時就跟著他的女人們,原本有七、八個如花似玉的嬌人兒,不過在皇位的爭鬥中一個個消失了,存活到他登基為帝時竟只剩下周貴妃一人。

  皇后是皇上登基後才封的,因此情分淡了些,帝后雖然相親卻不相近,彼此間並無深厚的感情基礎。

  事實上先帝屬意的太子人選並非當今皇帝,而是雲王,但皇帝藉由當時為一朝宰相的皇后之父暗中扶持,這才滅了雲王和削弱其他兄弟的勢力,終於成為太子並登上了皇位。

  因此,封宰相之女為後一事勢在必行,皇帝即便登基了仍需要宰相的大力支持,有了皇帝女婿,宰相才肯更賣力於國事,全心全意輔佐根基不穩的新帝,為其鞏固帝位。

  不過愛過一個又一個的天子心裡有把尺在,縱使才智平庸也曉得祖先留下來的基業不能落入外姓人手中,皇后家族越強大,皇室子孫的安危也越急迫,因此他並不樂見皇后一派繼續坐大。

  皇帝四十有五,不算太老,但也不年輕了,他有八子十一女,七女已出嫁,余四人尚幼,未及笄,大皇子懷仁原是他最喜愛的皇兒,卻在七歲那年染上天花,沒熬過,死了。

  二皇子南懷德封德王,周貴妃所出,三皇子南懷孝,四皇子南懷義分別是淑妃、賢妃所生,封為孝王、義王,五皇子南懷秦則是皇后嫡出,是為秦王,六皇子南懷信的母親出身低微,僅是個才人而已,因為有了他才晉位婕妤,他受封郡王爵位,封號信。

  七皇子是寵冠一時的蘭妃之子,當年蘭妃的受寵程度凌駕各宮之上,一度皇上有意廢了皇后改立她為後,可是在傳出要改立她為後的消息不久後,她便因急病香消玉須。

  七皇子便是晉王南懷齊,他十三歲喪母,十五歲在皇后的慫恿下被皇帝丟到最偏遠的北疆。

  身為皇帝也怕死,更怕不肖子孫奪位,在眾多嬪妃的枕頭風下,他懷疑南懷齊的忠誠,提防他有二心,更懾於他身後的舅家是握有兵權的重臣,將人調遠點才不謑uo戾眸瞰?

  看似早早封王,又賜婚王妃趙氏,表面上很受重視,實則是在防他呀!用親王頭銜予以告誡,他始終只是個臣子,休要有野心,要安分守已,不要妄想不該得的。

  至於八皇子南懷禮才十四歲,並未封爵,仍住在宮裡,生母為華昭容,是某縣官之女,沒什麼可誇耀的背景。

  「德王算什麼東西,不過虛長我幾歲罷了,周貴妃的娘家人早已沒落,也沒新一代的傑出人才,他想和我斗還早得很,成不了氣候。」他還不看在眼裡。

  「就因為他母族勢力不振,少了盤根錯節的結黨營私,皇上才更放心將江山交給他,你父皇雖然無能卻不笨,他也怕錦繡山河把持在外戚手中,不給勢力龐大的皇親國戚一絲有機可乘的機會。」可惜他走錯了一步棋。

  皇后暗暗冷笑著,皇上表面假裝偏寵秦兒,私下卻耍這花招,幸好她早留了一手,當年鼓動後宮嬪妃向皇上進言,將最大的威脅遠遠送走,她才能趁機在皇宮內安插自己的人馬,為秦兒的上位鋪路。

  只是那時她怎麼也沒想到,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晉王竟是一員猛將,一到北疆就和當年的武略將軍,也就是今日的十等公,他外公的舊部將聯繫上,頭一年便率兵上陣立下了大功。

  此後年年殺敵上千,戰績斐然,戰功輝煌無人能敵,竟讓他殺出一條血路,在短短數年內收攏西南和北方兵權,麾下能調動的兵馬超過百萬,讓人不得不有所忌憚。

  「那是父皇昏庸,沒有世族扶持又怎能獲得百官支持,就算他不肯承認,京城內的高官哪一位不是出自世族,百年大族聲望遠播,絕非小門小戶所能及的。」最重要的是世家有錢,百年家業的累積絕對是一筆可觀的財富,旺宅興族。

  世家登高一呼,有銀子、有名望,還能不是助他登上大位的一股勢力嗎?

  「先不提你父皇,他不是迫切之急,我們如今欠缺的是兵力,『那邊』給的期限迫在眉梢,你得想辦法快把那東西拿到手,以防夜長夢多。」若是晉王肯向他們這邊靠攏,何愁大事不成?偏偏他是油鹽不進的死硬派,送去的美女、財帛、珠寶、古玩字畫一律不收,還讓人抬過街送回,嘲笑他們白費心機。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