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明星 > 老公不正點

第4頁     明星

  在她的報告告一段落時,他下了命令,「那麼就照你說的方向規劃,陳經理下個禮拜給我一個完整的報告,而溫助理的表現很好,剛好我身邊缺一個秘書,明天開始,這個空缺由溫助理補上,其他部門繼續報告。」他承認他是故意在會議上刁難她的,他想知道這個溫嘉馨有多少能耐,當然另一個用意是,如果她表現良好,那麼他就能理所當然的調她到身邊做事,而他,就可以避過無聊的秘書徵選了。只是會議剛剛結束,溫嘉馨便抱著一疊文件迫上他,「季先生,我想我們應該談談。」

  「說。」照慣例,他沒有停下腳步,繼續朝電梯前進。

  「我想問,您升我職的事,能不能再考慮考慮?我對目前的職務很滿意,況且您若調走我,陳經理就會少一個助理的。」她極力爭取留在原職,倒不是真的愛現在的職務,而是她有預感,待在他身邊會更危險。

  「我會為陳經理安排新的助理。」

  「但是季先生,我剛進公司沒多久,才疏學淺,我怕我做不來。」電梯前他終於停下腳步,轉過身看她,高大的身影幾乎將她完全籠罩,一路追在他屁股後面的溫嘉馨,險些煞車不及,一頭撞進他的胸膛。

  他好笑的看著她急忙退兩步的動作,「我只是調你做我的秘書,你有必要嚇成這副德行嗎?」

  「我嚇到?」對,她是嚇到了,但她絕對不會在他面前承認。

  「不是嚇到?」他挑眉,狀似困惑,「還是說,你是個安於現狀不敢接受挑戰的人?」

  「季先生,對我用激將法沒用的,我的確是只想做好現在的工作。」很好,其實她是喜歡挑戰的人,但如果條件是跟他共事,那她寧願不要。

  「激將法沒用,那我試試看威脅利誘有沒有用好了?如果你要當我的秘書,那我幫你加薪,如果你不要,我也不會強人所難,你做到這個月底,我讓會計部算薪水給你。」他可以不要這麼逼她的,但她越是想逃,他就對她越感興趣。

  溫嘉馨頓覺烏雲遮頂。果然被那個色老頭的烏鴉嘴猜中了,她遇到衰神擋路!

  一改剛剛寧死不屈的表情,假笑立即爬上她的臉,她露出此生最虛偽的笑容,「呵呵——既然季先生這麼看得起我,我再推辭就不識抬舉了,那我就謝謝季先生了,職務交接完,我會準時上任的。」「那你是答應的意思了?」

  「當然,能當您的秘書,我萬分榮幸,那季先生您忙,我不耽誤您寶貴的時間了,季先生走好,季先生再見。」在電梯門闔上前,溫嘉馨還深深鞠了個躬。

  只是她一轉身,立即拉下臉,並在心底發誓要透過小道消息打探季捷的生辰八字,然後做一千個小紙人扎扎扎……扎死他!有別於她踩著重重步伐離去的背影,電梯裡的季捷笑得燦爛。

  生活為什麼到處充滿了坎坷?難道她的人生注定和幸運無緣嗎?

  溫嘉馨已經第一百二十次在心低感歎悲慘的命運,自從她當了季捷的秘書後,只有兩個字能形容,那就是——忙跟忙。

  以前就聽說過總裁非常難伺候,對工作要求高、不允許別人犯一丁點錯誤、吹毛求疵、狂妄自負……

  然後,現在的她得親身經歷。

  調職後整整三天,每天她都被那個可怕的男人操得筋疲力盡,做不完的報表,打不完的文件,還要提起精神隨時準備和惡魔上司應戰。

  「溫秘書,你覺得聖樺國際和金鼎藥業這兩支股票,哪支比較值得投資?」他會在她正瘋狂打文件的時候,悠閒的從辦公室中走出來,問一些跟她手頭上的工作不相關的問題。

  而她真的不得不懷疑。這種專業問題也是她這個秘書應該知道的嗎?還是他純粹愛找麻煩?

  「呃……」大腦飛速運轉分析後,她才緩緩說:「就目前的情勢來說,聖樺國際的股票比較值得投資。」「為什麼?」他雙手環胸倚在門邊,一副很有興趣的樣子。

  「因為公司基本面好。」得到滿意答案後,季大老闆轉身回辦公室,也沒多說什麼,她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想幹麼。

  有時候,他又會把她叫進辦公室,沒頭沒腦的跟她討論投資學、經濟學,甚至連玄學和醫學他都很感興趣的跟她聊上幾句。

  痛苦熬了二天,今天她一如既往的急匆匆來到公司,生怕比老闆晚到會受到刁難,可是左等右等,一上午過去了,季捷竟然蹺班沒來公司。

  她忍不住在心底高舉旗幟大聲歡呼,並天真希冀老闆突然說他要去南非出差八年,不,最好這輩子都不要回來。

  雖然想法很惡毒,但不失為妙計一條。

  就在她作白日夢時,總裁專用電梯應聲而開,季捷從容的。走出,當場讓溫嘉馨從期望變絕望。

  什麼啊,他沒去南非啊。

  「季先生,早。」她起身迎接,露出溫煦的笑容,其實心裡又將他罵了一頓。唉,她真的很不想做他的秘書啊。

  「把要給程氏集團和忠堅國際的合約打好,等會兒送進辦公室,另外通知企劃部下午三點開會,還有馬上打電話給在日本出差的張經理,要他盡快把事情解決,他拖太久了。」一口氣說完,他大步走進辦公室,踏進門口前他又突然回頭,「順便煮杯咖啡送進來,我要藍山。」

  砰!不待她回答,他轉身,甩門。

  「好的,季先生。」臉上的笑容還在,但她眼睛直勾勾瞪著那扇緊閉的門板。嗟,也只有老闆敢遲到又這麼囂張的。

  雖然嘴上抱怨不停,但她可不敢怠慢,放下手中的工作,先完成大老闆交代下來的任務比較重要。

  當她煮好咖啡、打好文件,敲開他辦公室的門後,季捷閒適的靠在沙發椅上打電話,先是說了一口流利的日語,見她來,只是用手示意她將東西放在桌上,沒多久放下電話,他再次撥號,這次又說了一口流利的英語。

  沒想到,他除了狂妄之外,還有幾分本事。

  邊說邊看文件,端起咖啡淺酌一口,他突然緊皺眉頭,「你加了幾塊糖?」此時電話已掛,他高挑眉峰,一臉不悅的樣子。

  「兩塊啊。」他也沒特別交代,她就照一般人的喜好加,他不會連這種小事都要刁難吧?

  「我喝咖啡只加一塊糖,不要加奶精。」

  「對不起,因為您沒有特別交代,所以我不知道。」她頓時覺得有些委屈。他真的連這種小事都要為難她?再不然要她下次注意就行了,口氣幹麼這麼嚴厲!

  雖然從他專用的茶水間看得出來,他是很重視生活品味的人,咖啡跟茶的種類都很齊全,連行家趨之若騖的珍品都有,會這麼重視咖啡的泡法無可厚非。

  但因為在小妹的蛋糕店兼職,她泡咖啡的手藝也不差,就算是多放一塊糖一球奶精。味道也不至於差到讓人蹙眉吧,他實在是太挑剔了。

  「我沒說,難道你就不會問?你這樣怎麼當秘書。」他臉色變得很難看,彷彿她是一個罪大惡極的重犯。

  明明知道他沒說錯,是她疏忽了,但這幾天來的努力,就讓一杯咖啡毀了,她臉色也僵了。

  「您說的沒錯,沒有事先瞭解季先生的喜好是我的錯,我現在立刻替您重煮一杯。」

  她剛要去拿他面前的馬克杯,杯子卻被他挪開,他眼角上揚,邪氣笑著,「溫秘書的臉色似乎有些難看,是不是生病了?」

  「季先生多心了。」她強迫自己盡量保持好脾氣。

  「是我多心了嗎?但我看你的表情就像是在埋怨我,覺得我刁難你。」

  「不是嗎?」她終於忍不住回嘴。他明明就是,不然這幾天幹麼老問她一些怪問題,又找一堆事情給她做。

  「是你多心了,想做一個受上司賞識的好秘書,不但要有超強的工作能力,還要有服務生的好修養和廚師的好手藝,我沒有故意刁難你。」但他在心裡否認自己說的話。

  他的確是故意刁難她的,找上溫嘉馨當秘書,除了看上她的工作能力,當然也是因為自從丁煜辰提到她之後,再加上停車場跟宴會上的事,讓他對她很感興趣。

  他喜歡看她困窘的表情,比起工作時的專業形象,她困擾的樣子比較人性化,所以他這幾天一直想為難她,但沒想到她還真的挺厲害的,幾乎什麼都懂一點。

  想想,他也挺可悲的,只能在一杯咖啡上為難她。

  「如果我都做得到,季先生會不會給我三份薪水?」好能力、好修養、好手藝?這傢伙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難怪秘書的流動率這麼高。

  季捷優雅的聳聳肩,一副很好商量的樣子,但說出來的話卻很可惡,「那如果我給你四份薪水,你會不會陪我上床?」

  果然,她的表情如他所想的變得有些窘迫,但之後像是想到對策了,換上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