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明星 > 老公不正點

第23頁     明星

  「兩個多月的旅程,你玩得開心嗎?」他嘴角上揚,像是想起什麼有趣的事,「埃及、西藏、撒哈拉沙漠、印度、倫敦,你活得像你自己了嗎?還有……那個黑黑的東西看來真恐怖,你居然吃得下去。」

  「你……」這已經不是震驚可以形容,溫嘉馨眼珠都快掉下來了。他怎麼知道的?就算讓人調查也太詳盡了吧?

  「你每到一個地方,我就跟著你,保護你,你留下的足跡後面,也有我陪伴的足跡,你想玩,我就陪你玩,我說過,這次我不會強求,我會學會付出的。」

  「你這兩個月都跟著我?」她顫抖著聲音問。

  他點頭,她則為他難過,這段旅程,她要自己不要想他,雖然有些寂寞,但也有不少樂趣,不像他。

  一個只能看著心愛的人,卻不能靠近的旅程,更寂寞。

  「告訴我,為什麼之前我試探你,你卻不跟我說錄音的事已經讓人知道了?」

  「原來你那時是在試探我啊……我……我不想讓你想起那晚的事,我不想讓你想起Baby的事。」他說得小心翼翼。

  歎了口氣,她根本無法怪他,「對不起。」

  「不,我說過這不是你……」

  「對不起,我把錯都怪在你身上,我給了自己一個藉口不跟你在一起,我告訴自己,因為你騙我,所以我不能跟你在一起,但其實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一直在逃避的人,是我。」眼淚很快的就掉下來了。

  季捷靜靜的聽她說,不插嘴,偶爾伸手擦去她的淚水。

  「……BabY的事其實我一直放心上,我覺得自己才是兇手,我覺得我做錯事了,所以不應該得到幸福,你對我好我知道,你也的確軟化了我的心,我說服自己,沒錯,我愛你啊,我可以嫁給你,但……」他將她帶進懷中,心疼她的自責:這件事難道永遠都是他們的疙瘩?

  「但我其實沒辦法那麼快面對,我一聽到你騙我。我就逃走了,其實我只是想讓自己的心好過點,我想懲罰的人一直都不是你,是我。」她哽咽了,那種不敢握緊幸福的感覺,很難受。

  「那……你還想嫁給我嗎?」他的聲音也很壓抑。他很害。怕,害怕她搖頭。

  他以為這次可以的。但不知道她心裡還藏著事。

  看她搖頭,他心悶悶的痛。

  從他懷中抬頭的溫嘉馨,卻破涕為笑,「不、要。這兩個月的旅行,給了心靈緩衝的時間,我發現,執著過去的錯誤很痛苦,只要還活著,未來就會有好事發生,所以我不害怕幸福了。」更重要的是,季捷默默陪了她兩個月,讓她很感動。

  「那為什麼還不嫁給我?」

  「就跟你說手很痛了,你幹麼還叫那兩個黑衣人拉這麼大力?」誤會解釋清楚,算帳的時間就來了:「我……我有叫他們快點,快點就不會拉太久,就不會痛了,況且我有檢查過,沒事的。」他要是因為這件事結不成婚,就把那兩個傢伙宰了。

  「你還綁我,遮我的眼睛。」

  「不然我也讓你綁,讓你遮眼睛,怎樣?」他頓時笑得一臉邪氣。他不介意新婚夜玩點新花招!

  「哼,那我還吃虧了。」

  「不要抵抗了,你到底要不要嫁給我?」

  不要抵抗了?她是歹徒嗎?真的會給他氣死。

  溫嘉馨舉起手,讓他看清她的無名指,上面還戴著他親三編織的戒指,頓時,濃濃的笑意浮現在俊臉上,讓他看起來更加迷人。

  「我都收訂金了,可以不要嗎?」

  他輕輕捏她的鼻尖,臉上滿是笑意,「不行,我這麼優質。勸你訂了就快拿走,免得被搶,恭喜你,愚人節的新娘做不成。看來你只能做我的六月新娘了。」溫嘉馨輕歎了口氣,覺得有點可惜,「很難吧,再準備一次婚禮,說不定就七月了……」

  耳邊突然出現一陣噪動,還沒等她回過神,大片的花癡已經從半空飄落,她心底一驚,只見一群人從四周湧出。

  有蕭老頭,季捷的父母,她妹妹和外甥,還有公司的同事;商界的貴賓……這群人都是一身正式裝扮,並滿臉笑意的望著緊緊擁抱在一起的他們。

  她不解的望向季捷,他卻笑得得意,「忘了告訴你,今天就是我們的婚禮,他們全是我請來的賓客,今天的婚禮現場,佈置得和那天一模一樣。」「你又知道我今天一定會嫁給你?」很感動,但被猜得這麼準,還是有些不甘願。

  「嗯……因為我打賭沒輸過。」

  「什麼?又拿我打賭,你這個混蛋傢伙,唔——」

  接下來的斥責,被他霸道的吻強行壓住。

  耳邊傳來賓客的聲聲祝福,她只能偎在他懷中認命的當他的六月新娘。

  算了,就算是一場賭局,也是一場甜蜜的賭局啊。

  尾聲

  婚禮過後。

  季捷嚷著要把前兩個月的行程再走一次,當作兩人的蜜月旅行,他說兩個人的體驗絕對跟一個人不一樣。

  她有異議,她還有很多地方沒去過,但最後在他的吻中屈服。

  公司繼續交給外公,氣得蕭老頭哇哇大叫,他說自己都已經退休了,幹麼還要把他當免費勞工虐待?

  他要下棋,要去蛋糕店吃蛋糕,還要和小凱一起看漫畫書,可是季捷一句,「你不想抱曾外孫了嗎?」

  蕭老頭立刻閉嘴,乖乖幫孫子主持大局,但心裡肯定不高興。

  她想,等到有曾外孫的時候,季捷就死定了,外公絕對會報復的。

  因為兩人同游,這次花了三個月才把行程玩完,夫妻兩人滿載而歸。

  但叫溫嘉馨意外的是,接機的除了溫嘉柔、溫小凱,妹妹的身邊還多了一個看起來不好親近的男人。

  男人的臉部線條十分僵硬,好像從來不會笑,不過長得挺帥的就是,穿著打扮也很體面。

  「姊,你終於回來了,我好想你喔。」溫嘉柔笑瞇咪的迎上前,仍是一臉不符年齡的天真可愛。

  溫嘉馨看著始終不吭聲的俊男,將疑問問出口,「那傢伙是誰?」

  「哦,他啊,是我店裡的客人,每天都去我店裡喝咖啡。」

  「是嗎?」說得心虛,肯定有鬼!她轉而問溫小凱,「小凱,他——」

  「他是我爸爸。阿姨出國後,有一天他來店裡。跟媽咪說他的身份。」溫小凱很鄭重其事的介紹。

  話一說完,男子表情放柔,妹妹蹙起眉,所以她敢肯定小凱說的是真的。

  「他就是凱撒大帝?小妹,你確定?」

  溫嘉柔點點頭,之後又搖搖頭,「我不太清楚耶,老實說我沒汁麼印象。」

  「你會笨死。」

  不吭聲的男人終於出聲,「不好意思,你不要怪嘉柔,我先自我介紹,這是我的名片。」

  他從西裝口袋抽出名片。

  溫嘉馨接過,低頭一看——香港冷氏集團執行總裁冷君豪。

  「那場聚會上,我是讓競爭對手下藥,才會……傷了令妹。我很抱歉,我醒來後,嘉柔已經走了,我有找她,但後來出車禍失憶,前陣子才恢復,我就叫人調查嘉柔的去向了,也才知道小凱的事。」溫嘉馨點點頭,但溫嘉柔卻一臉不滿。

  「胡說八道,我覺得我不認識你啊,誰知道你是不是冒牌貨?我記得的是比較斯文的人耶。」

  「那是我。」冷君豪很無奈。

  「是嗎?」溫嘉柔轉向一直沒插嘴的季捷求救,「姊夫,你是不是認識很多保鑣,快點派人來保護我,我覺得他是有妄想症的跟蹤狂,啊,不等保鑣了,你先幫我揍他一拳。」

  被抓上陣的季捷又好氣又好笑,他上前一步,卻不是揍冷君豪一拳,「君豪,好些年沒見了,沒想到我們這麼有緣分。」

  「季學長說的是。」

  「你們認識?」溫嘉柔驚叫。

  溫嘉馨倒是鎮定許多,畢竟同是商業圈的人,認識也不奇怪。

  「他是我在美國讀書時的學弟。好了老婆,他們小倆口的事就讓他們解決,你現在已經有三個月的身孕,不用去操心別的。

  她點點頭,但溫嘉柔可不同意。「姊夫,你過河拆橋,我的事怎麼會是別人家的事?」

  「因為你姊現在是我家的人。」

  他親暱的摟著溫嘉馨,轉身交代冷君豪,「未來妹夫,剩下的你搞定,老婆,我們回家吧。」

  「什麼未來妹夫啊,姊夫你亂講,姊夫……你等等我啦,快點介紹保鑣給我認識!喂,姓冷的,你幹麼拉我的手?鬆開。我要告你非禮,小凱救我……」被老公呵護在懷中的溫嘉馨忍不住笑了,原來那個就是她妹妹未來的男人。

  但老公說的對,她現在有身孕不能煩惱別人的事。

  這麼久了,昨晚她第一次夢到死去的媽媽,媽媽說她已經求送子娘娘。把Baby還給她了。

  她摸摸肚皮,還不大,但已經能感覺到生命……她的Baby啊,這次她終於能跟季捷一起知道「他」是男生女生了。

  【全書完】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