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古靈 > 情絲淚(下)

第18頁     古靈

  無論誰來聽,杭傲的語氣都是百分之百的不恭不敬,但琴老先生並沒有生氣,只是驚愕地瞠大了眼盯著他好一會兒後,眸底忽爾掠過一抹笑。

  「是,是我的錯,女婿你千萬別介意。」

  「當然是岳父大人你的錯,請不要再犯了!」

  「不會的。」

  「很好。」杭傲氣呼呼地摟著琴思淚轉身走人,打算先回房去,再把項鏈送給寶貝老婆,免得岳父又囉哩叭唆一大堆。

  而琴思淚,並沒有因杭傲對爹親不敬而做任何表示,只是默默地聆聽他們岳婿倆的對話,希望爹親能由此而體會到杭傲對她的心意,而自爹親眼裡的那一抹笑,她知道,爹親也確實體會到了。

  目注他們小夫妻倆離去的背影,琴老先生眼底的笑意延伸到了唇畔,大大地勾彎了嘴角。

  「淵兒。」

  「爹?」

  「杭傲並非我原先期望的女婿……」

  「我知道,爹,說起來,妹妹應該算是嫁錯了丈夫。」

  因為金媒婆的從中搞鬼。

  「但是,他也正是我期待的女婿。」

  「這我也知道,妹妹嫁錯了丈夫,卻也嫁對了丈夫。」

  說琴思淚嫁錯丈夫,是因為杭傲並非他們期望中那種書香門第的讀書公子,更非穩重老實的真君子,但是,他卻是真心真意疼愛妻子、嬌寵老婆的。

  又錯又對之間,正是命運的安排呀!

  ***  ***

  杭傲終於帶著琴思淚搬到新宅子裡去了,臨去之前,琴老先生父子倆對他們夫妻倆各有一番談話。

  「思兒。」

  「爹?」

  「看來妳是真的很幸福,」琴老先生滿意地歎息。「爹總算對得起妳娘了!」

  「嗯嗯,爹,女兒是真的很幸福的!」噙著柔婉的笑,琴思淚再一次言明她的家書內容沒有半個字是謊言。

  她是好孩子,不說謊的。

  「女婿雖然粗豪,但他對妳的心意是最摯誠的,那麼……」琴老先生仔細端詳女兒的表情。「妳對他是……」

  「女兒對夫君……」琴思淚雙頰泛暈,羞赧地垂落螓首。「也是一樣的。」

  見生性淡然的女兒破天荒頭一次露出羞態,琴老先生不禁有些驚訝,但也更感欣慰,這表示女兒對女婿也是真有感情的。

  一樁由謊言撮合的姻緣,竟也能營造出一份真實的感情,也算是幸運的了。

  「那就好,雖然他年輕了點兒,不太成熟又很輕率,可是……」

  「不,爹,您錯了!」琴老先生話才說一半,琴思淚便抬起仍顯霞紅的臉兒,正色道。「夫君雖然年輕,看似吊兒郎當不太正經,有時還顯得有些兒幼稚,但其實他是很成熟、很懂事,也十分精明、十分能幹的。」

  第6章(2)

  成熟懂事?

  精明能幹?

  她在說誰?

  「是嗎?」琴老先生懷疑地低應。

  「是真的,爹,」琴思淚的聲音輕柔,語氣卻十分肯定。「夫君只是率性了點兒,但他是很可靠的男人,再是天大的麻煩,他也能夠輕而易舉地解決,往後您就會慢慢瞭解了。」

  琴老先生稍稍遲疑片刻後,毅然點頭。「嗯,為父相信妳,畢竟,妳是跟他最親近的妻子,和他相處的時間也比為父長久。」

  琴思淚寬心地笑了,但笑容僅僅展現了一剎那,立刻又消失了。

  「爹,女兒……」她猶豫著。「女兒擔心的倒是女兒自個兒。」

  琴老先生怔了怔。「妳擔心什麼?」

  琴思淚再次垂下螓首,難掩愧色。「恐怕爹說得沒錯,夫君寵壞女兒了,女兒變得……變得貪心了……」

  貪心?

  他這個向來無慾無求,比尼姑更恬淡寡慾的女兒?

  要真是,三歲小娃兒都可以考狀元了!

  琴老先生不以為然地失笑。「說說看。」

  飛快地偷覷爹親一眼,螓首更深垂。

  「爹您是知道的,女兒向來很知足於現實環境,從來不曾執著於任何事物或任何人,從小到大,女兒唯一曾有過的期望,也只是希望能夠永遠留在爹和哥哥身邊,即使如此,爹爹為女兒許下親事,女兒也從命嫁出去了,只要爹爹和哥哥平平安安的,女兒也沒什麼割捨不下的,之後被休回娘家來,女兒亦對婆家沒有任何依戀之情。但現在……現在……」

  「如何?」琴老先生好奇地脫口問。

  「不知何時開始,對夫君……」琴思淚說話開始囁嚅起來。「女兒竟……竟產生了一份貪求之心……」

  噗哧!

  才聽到這裡,琴老先生又忍不住笑出聲來了。「哦?是怎麼個貪求法呢?」沒料到女兒所謂的「貪心」竟是這種貪心。「想陪伴在他身邊,一輩子不分開?」

  如同普天下所有真情男女一樣,難捨難分。

  不想竟被爹親一語說中,琴思淚微吃一驚,就好像小孩子偷做壞事,以為父母不知情,卻被父母隨手一把就揪住了小辮子。

  她果真是貪心的!

  螓首幾乎貼到了胸前,一整個羞愧到不行。「嗯嗯。」唉唉唉,她果然是「壞小孩」!

  「也想獨佔他,希望他永遠都只屬於妳一個人的?」琴老先生笑吟吟地又問。

  「那倒不會!」琴思淚忙道。「夫君想再娶多少妾室都無妨,只要讓女兒留在他身邊,女兒於願足矣!」這樣,她的「壞」應該可以減半了吧?

  琴老先生哭笑不得地搖搖頭。

  還說她貪心呢,如此大度能容,她要真算是貪心的,這世間就沒有不貪心的人了!

  「思兒,在妳來看,為父算是貪婪之人嗎?」

  「自然不。」

  「為父也這麼認為。」琴老先生頷首。「但為父對妳娘也有那種妳所謂的『貪求之心』,希望能與妳娘實現那『執子之手,共偕白首』的心願……」

  「執子之手,共偕白首?」琴思淚呢喃輕念,若有所思。

  「雖然終究是無緣白首,但……」琴老先生遺憾地輕歎。「在妳娘過世後,為父也從不曾考慮過要續絃,因為……」

  「爹心裡只有娘……」琴思淚頓悟的低語。

  琴老先生嘴角浮笑。「嗯嗯,我想妳應該瞭解了,那不叫貪心,而是出於一份男女之情必然的結果,是正常的,沒有的話,為父才會擔心呢!」

  瞧見爹親調侃的笑容,琴思淚粉皙的雙頰不禁又暈紅了。

  這種事竟然還要爹親提點她,真是太羞人了,原來她並不是「壞小孩」,而只是對夫君有情,所以渴望能夠……能夠……

  執子之手,共偕白首?

  不,就算夫君執的不是她的手,而是另一個女人的手,只要能與他共偕白首,她就心滿意足了。

  陪伴在他身邊一輩子,這是她唯一的心願!

  ***  ***

  就在琴思淚頓悟她的貪並非真貪的同時,另一邊的廂房裡——

  「妹夫。」

  「有事嗎,大舅子?」不然怎會特地把他拉到這邊來講悄悄話。

  琴伯淵踱開兩步,略一思索。「老實說,原以為妹妹會被你休回娘家來,不想妹夫竟是如此疼愛妹妹,爹和我委實安慰不已。」

  「廢話,她是我老婆,我不寵她要寵誰?」不然要他寵大舅子的老婆喔?

  不是疼,是寵,嗯?

  琴伯淵笑了,但即刻又褪去笑意,神色嚴肅起來。「既然要住在揚州,多少會聽到一些流言,所以,有件事我得先告知妹夫一聲,免得妹夫有所誤會。」

  流言?

  誤會?

  兩眼微微瞇起,「什麼事?」杭傲問。

  「這……」猶豫一下,琴伯淵才毅然道:「是我表弟,也就是妹妹的表哥,他從小就喜歡妹妹,及長後,若非妹妹早已與何家訂下親事,他定然會娶妹妹為妻;爾後,妹妹被何家休回娘家來,倘若不是姨丈堅決反對讓他休妻,他是打算娶我妹妹的……」

  哇咧,原來早就有人在覬覦他老婆了!

  才聽到一半,杭傲的表情就開始發酸、發酵、發爛,再多聽兩句,他那張俊俏的臉已經爛到發臭了,保證比幾百年沒清過的茅坑還要臭。

  偏偏琴伯淵一點都沒注意到,自顧自繼續往下說得不亦樂乎。

  並非他太遲鈍,也非他太粗心,而是他太專注於該怎麼說才不會引起妹夫的誤會,反而沒發現杭傲已經開始「誤會」了。

  大概是腦袋裡塞了太多之乎也者,轉不太靈光了。

  「再後來,妹妹再嫁到杭家,傳言妹妹很快又會被休回娘家來,表弟馬上就跑來向爹表明,不管妹妹被休幾次,他都想娶妹妹……」老實人繼續說老實話。「當時爹以為又一次害了妹妹的終生,深感內疚,為了彌補,便也允諾表弟,倘若妹妹真被休回家來,而妹妹又願意做妾,就讓表弟娶了妹妹吧……」

  這對該死的父子,就那麼厭惡他老婆,非把她「趕」出去不可嗎?

  憤怒的人也繼續咬牙切齒的憤怒,左手抓住右手,右腳踩住左腳,免得一個沒留神,拳頭就不小心飛到某人臉上去親熱了,或者腳丫子忍不住踹到某人肚子上練腳勁。

  他很久沒伸展筋骨了,再不動一動,怕要生蚺F!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