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寄秋 > 野獸番長

第19頁     寄秋

  而在那男人惡狠狠的瞪視下,她只好當一次沒有醫德的醫生,強迫威脅要拆了醫院的孕婦住院觀察,因此她才權充送信的綠衣郵差。

  「她怎麼一點都沒變,還是那麼愛逞強。」蘇幻月的口氣是在嫌棄和一點不甘心的關懷。

  「你還不是一樣,好意思說別人。」除了各自在自己的領域闖出一片天,當年學生會的五名主要幹部一如往昔,個性仍一成不變的令人討厭。

  「嗟!」她不反駁,抽出牛皮紙袋內的紙張大略地瞄了幾眼。

  「本來是濃情的跟班小扣送來,可是你也知道他有多『尊敬』我們幾個女人,所以他自願去調查你那位案主在校的情形。」嘖!真把她們當成洪水猛獸,不敢以身涉險。

  「濃情有說過什麼嗎?」她小心地問道,觀察好友的臉部變化。

  秦雪緹神色悠哉地喝著茶,叉了塊口感頗佳的蛋糕細細品嚐。

  「她說你的當事人從小到大年的是名校,出入轎車接送,穿的是名牌服飾,和鄰居的互動良好,絕無她口中的受虐跡象。」

  「還有呢?」一定有下文。

  咂了咂舌,她以紙巾拭唇。

  「她還要我提醒你,不要被你的當事人騙了,她曾經參加過演員訓練班,一圓明星夢,但是和簽約公司的老闆有曖昧,被在演藝圈頗有勢力的老闆娘抓奸在床,從此斷了星途。」

  女人最要不得以身體換取利益,壞了名聲又賠上未來,實不可取。「就這樣?」她懷疑地瞇起眼。

  「不然你還想聽什麼?」難不成要她講醫學上的臨床實驗?

  蘇幻月乾笑地撩撩發,假裝沒事。

  不過她放心得太早,在喝下一口咖啡後,對面的好友冷不防丟出一顆震撼彈。

  「聽說你和咱們認識的那頭大黑熊在一起,真的假的?」好詭異的畫面,她無法想像人獸相戀。

  她猛地一咳。「咳咳!咳……你、你從哪聽來的?」

  「蘇小姐,阿月同學,你被哪位熊先生傳染到笨病嗎?這還需要問嗎?」問這種問題,真要叫人瞧不起她了。還是和笨蛋談戀愛,也跟著變笨。

  不用說也知道是於濃情同學洩漏的,除了她,誰知道她和沙士泰兩人暗中進行的「姦情」。

  蘇幻月沒好氣地橫睇一眼。

  「你有什麼意見?我們是在一起。」

  「你吃錯藥了?」她問。

  「沒有。」她才吃錯藥,喜歡一隻花枝招展的公孔雀。

  「那是撞到頭了?」嗯,該照個腦部斷層掃瞄,徹底檢查清楚。

  「秦雪緹,你可以停止尖酸刻薄了。」

  聞言,她笑聲流瀉。

  「說實在的,我比較同情沙同學,他一定不知道自己愛上一頭雷克斯霸王龍。」

  「這是讚美?」

  「不,是替你高興,有個被你吃得死死的男人,肯定大大地滿足你變態的女王作風。」唉!誤闖暴龍巢穴的迅猛龍,下場堪虞。

  外表差異的確是一大隱憂,但是雙眼雪亮的秦雪緹卻清楚,像沙士泰這種從江湖廝殺中存活下來的男人,他們不容易相信人,也不輕易動情。

  可是一旦動了心,那便是一生一世,縱使十匹馬來拉也動搖不了心志,他會用生命來捍衛得之不易的愛情。

  「論起變態,你也不遑多讓。」她們倆半斤八兩,蛇鼠一窩。

  秦雪緹低笑,「要不要到醫院拿箱保險套,我免費供應,你可不要像知秋那女人,偷生了兩個孩子還不曉得。」

  失去兩年記憶的董知秋完全不知道自己結過婚、生了孩子,直到「棄夫」攜子找上門,她還懵懵懂懂的。

  真是有夠扯的,忘得還真徹底。

  「你是逮到機會,盡量取笑我是不是?」蘇幻月粉頰微紅,沒好氣的說道。

  「喔!那你的意思是隨便我發問嘍?」她故意調侃。

  「無聊。」瞪了她一眼。

  「你還是老老實實地交代交往過程,要是換成凡是追根究底的苗小慧,你別想有好日子過。」好同學正愁沒八卦好挖呢。

  一聽到狗仔同學苗秀慧,她立刻扶額呻吟。「別提她,我頭痛……等一下,我接個電話。」

  歌聲甜美的手機鈴聲一響,蘇幻月做了個暫停手勢,隨即接聽來電。

  不一會,她切斷通話,臉上若有所思。

  「怎麼了?誰打來的?」看她一臉疑惑。

  「我的當事人。」杜婉兒。

  「那位挨巴掌的妹妹?」她怎麼找上她?有點古怪。

  照常理來說,被打的人肯定懷恨在心,不可能那麼快釋懷。

  她點了點頭,「我先走了,下回再聚。」

  「嗯!」秦雪緹一頷首。

  蘇幻月走到櫃檯,朝裡面的年輕男子喚了聲七叔。

  「要走了?」

  「對,有空再來看你。」

  她沒結賬便走出去,自家人不會收幾杯飲料的錢,只是她心情有些沉重。

  不是不想和當事人碰面,而是沒料到她會這麼快找上她,她以為那一巴掌後,杜婉兒短期之內鐵定不願再見到她,視她為敵人,遠遠躲開。

  但是出人意表的,杜婉兒不但親自打電話給她,而且語氣相當和緩,不停地向她道歉,還發誓不再犯,只求她諒解。

  蘇幻月滿腦子不解,納悶她口中的證據是什麼,為何要約在外面見面再詳談?

  她驅車前往約定的地方,遠遠便望見打扮樸素的身影,沒多想的,她打個方向燈,靠邊一停,下車走向等候已久的杜婉兒。

  「蘇姊姊,我以為你不來了,我做了很多不好的事,讓大家傷心。」她先是深深一鞠躬,彷彿為做過的事愧疚萬分。

  蘇姊姊?她挑眉。「你泰哥哥知道你出門了嗎?」

  她搖頭,「我沒告訴他,我怕他再也不肯相信我,他……討厭我。」

  又再做戲了。看她神色黯然的噙著淚花,蘇幻月在心裡想著。「你還在保釋期間,活動範圍有限,身為你的律師,我有義務提醒你。」

  她面露驚慌。「我不知道耶!你和泰哥哥之前也陪我上街買衣服,我以為我是可以自由走動。」

  「那是因為我事前已經向法院報備過你的行動。」她解釋著。

  杜婉兒神情不安的絞著手。「我……我只是想讓你看我藏起來的證據,還原真相。」

  「什麼證據?」如果和案情有關,她早就拿出來了,何須遮遮掩掩?

  「是關於我養兄徐少皇,我偷了他一些非法交易的文件。」她的保命符。

  幸好她偷了,否則她已是死屍一具。

  「非法交易……」她想以此當認罪交換,減輕刑期?

  「蘇姊姊,你跟我來,這巷子有點濕,容易滑腳。」她在前頭帶路。

  這是一條堆滿雜物的暗巷,有遊民夜宿留下的木板和紙箱,充斥難聞的尿騷味,蟑螂老鼠爬行,寬度窄小得只容下一人通行。

  蘇幻月原本不想進入骯髒污穢的陋巷,內心傳來一道警訊,她深感不妥。

  可是杜婉兒已走了一段路,還不時回頭催促,不得已,她也只好踩著雙C品牌的高跟鞋,一步步走進昏暗的空間。

  「杜妹妹,你在哪裡?」她走得太快,她竟跟不上。

  「我在這,蘇姊姊,你往左邊再走三步就可以看到我了。」杜婉兒在前頭喊著,聲音迴盪。

  「三步……」她擰著眉,不快地數著步。

  杜婉兒帶她走進的是一間廢棄已久的紡織廠,光線有點暗,到處都是蜘蛛網,老舊的機器已經生蛂A看來閒置好長一段時間。

  「這是我親生父親和人合夥經營的工廠,他耗費不少精力在這上頭,笑說工廠是我的嫁妝,以後不怕我沒人要……」

  「你把文件放在哪裡?拿了就走,不要逗留太久。」蘇幻月急著離開,打斷她緬懷過去。

  「蘇姊姊,你真是沒耐心,聽我說一下會怎樣,後來工廠經營不善倒閉了,他中年轉業到一間基金會上班……」

  「杜婉兒,你要說你的家族史請換個地方,我沒時間聽你……」

  頭上忽然傳來一陣刺痛,蘇幻月踉蹌的微晃身體,她伸手一撫脖子,訝然有支吹箭插在皮膚上,她眼前的景物也開始晃動。

  隱約她聽見女人的聲音,說著「你會有非常非常多的時間」,以下的語句模糊了,她覺得天旋地轉,什麼都變得巨大。

  在倒下去前,她看見杜婉兒扭曲的身形朝她走來,卻再也聽不見她說了什麼。

  第9章(2)

  魚腥味。

  有風。

  汽笛聲隱隱約約。

  大腦猶在旋轉的蘇幻月緩緩睜開眼睛,卻馬上感到頭痛欲裂,她難受的閉上眼呻吟,慢慢地平復暈眩的噁心感。

  光線由上方傳來,一個小小的通風口,她覺得沒那麼痛後,便觀察起四周的環境,試著回想著是什麼地方,她有昏厥了多久。

  其實以光的移動無法判斷準確的時間,她動動手臂,想看看腕上的手錶。

  但她動不了,雙手雙腳被粗糙的麻繩捆綁著。

  「蘇姊姊,你沒事吧?」

  「杜婉兒?!」她也被綁了?

  蘇幻月想起先前發生的事,她中了麻醉針陷入昏迷,而杜婉兒就在身邊……是她出賣她嗎?故意以證據為餌,引她落入陷阱?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