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鈴蘭小婢

第11頁     金萱

  鈴蘭眨了眨眼,神情有些迷茫,不太瞭解他這話是什麼意思。叫少爺要適可而止?

  你是在考驗我嗎?

  這一句話突然浮現在她腦中,令她忍不住凝神回想。

  叫一次,親一下。

  什麼?她怎麼好像聽過這麼一句話,而且這句前面好像還有什麼,好像——

  以後你若再叫我少爺,我就親你。叫一次,親一下。

  「啊!」她遏制不住的驚呼一聲。她想起來了,少爺先前好像有這麼對她說過,所以他說別太常叫要適可而止的意思是……

  倏然間,她整張臉連耳根和脖子都紅了起來。

  「我沒有……我不是……我……」她羞到語無倫次,快被他的誤會給急瘋了。

  她沒有要他親她,叫他少爺不是為了想要他親她,只是習慣使然,她不是,她沒有,她……嗚嗚,她才不是那種厚臉皮的女人,才不是。

  看她一臉冤屈卻不知從何說起,急得像要哭出來的模樣,段磊遏制不住的燦然一笑。

  「我知道你沒有,你不是,我是逗你的。」他柔聲笑道,然後直接拉著她站起身來,轉移話題道:「陪我去城西米糧鋪子。」

  她怔了下,不由自主的出聲問道:「有事嗎?」

  「嗯。」他點頭卻沒有說明。

  城西米糧蚺l那裡的確有事要他處理,不過卻不是什麼急事,晚個幾天去辦也沒關係。他之所以現在要過去,只是想藉此離開這兩人獨處的書房,緩和他一觸即發的情慾罷了。誰知道再這樣待下去,他還控制得了自己多久不佔有她?

  看樣子他得盡快想辦法讓娘改變心意,允了與她的親事才行,不然他遲早會被想抱她、想愛她的慾望折磨死。

  一定要盡快想辦法。

  *****  *****  *****

  「小姐,您睡了嗎?」

  鈴蘭剛熄燈上床就寢,便聽見從門外傳來一個特意壓低的詢問聲。

  她聽出那是負責服侍她,與她小時候有著類似遭遇,一年多前讓她遇見並請求少爺將其收留在段家的小婢女小紅的聲音,卻不知這小丫頭半夜還不就寢,跑來找她有什麼事。

  「什麼事?」她出聲問道,未聽見小紅的回答,卻看見她的房門忽然被人推開,三道背著月光的黑影走進她房裡。

  「是誰?」她警戒的立刻從臥鋪上坐起身來。

  火摺子的亮光在黑暗中一閃,瞬間點亮了房裡桌几上的蠟燭,也點亮了廂房,讓鈴蘭清楚的看見來人。

  夫人?!

  她心裡一驚,立刻下床穿鞋,朝夫人福了福身。

  「夫人,您這麼晚了怎麼還未休息,找鈴蘭有事嗎?」她恭敬的詢問,心裡卻是萬分的忐忑。

  她明白夫人之所以會這麼晚避開所有人耳目親自來訪,定是要和她談少爺的事。

  近來少爺出入總會帶著她,從不讓她單獨留在府裡面對夫人,夫人大概也是無技可施,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會選擇在這夜深人靜時親自從聽雨苑過來找她,這令她感到很是歉疚。

  「你們都出去。」段夫人開口道。

  隨她進門的婢女翠兒和小紅立刻應聲,轉身走出廂房,小紅在轉身之前還擔憂的看了她一眼。

  鈴蘭給了她一個安撫的微笑,無言的對她說著沒關係。

  房門被退出去的翠兒隨手帶上關了起來,房裡頓時間就只剩下夫人和她兩個人。

  四週一片沉靜。

  鈴蘭沒有開口打破這沉靜,因為她不知該說什麼,更有一種說什麼錯什麼的預感,於是便選擇了沉默。

  「先去把衣服披上,別受寒了。」段夫人驀然開口道。

  她沉默的點了下頭,轉身去拿了件外衣穿上後,轉身走向已經在桌旁坐下的夫人。

  「坐。」段夫人說。

  她暗自深吸了一口氣,安靜地坐下。

  「你還把帳冊帶回房看嗎?」段夫人的目光落在放置在桌面上的帳冊。

  「有時候。」

  「辛苦你了。」

  「請夫人別這麼說,這是鈴蘭該做的。」

  「該做的?是為了報笞當年我對你的收留之恩嗎?如果是,這些年你為我段家所做的事也報答夠了。鈴蘭,你已經不欠段家什麼了。」段夫人緩緩地搖頭道。

  鈴蘭不安的看著夫人,總覺得夫人這席話似乎有別的涵義,是她想太多了嗎?

  「不僅是夫人對鈴蘭的收留之恩,還有這些年來您對鈴蘭的疼愛與照顧,以及少爺對鈴蘭的信任與知遇之恩。鈴蘭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夫人、少爺和段家給的,這些恩惠鈴蘭都謹記在心裡,就算花一輩子時間也報答不完。」她帶著感激的神情,認真的說道。

  「你不需要花一輩子的時間來報答,只要答應我做到一件事就行了。」段夫人看著她說。

  鈴蘭呼吸一滯,有種「來了」的感覺。她的不安應驗了。

  「什麼事?」在夫人專注凝視的目光下,她不得不強迫自己開口問。

  「離開這裡。」

  鈴蘭頓時有種青天霹靂的感覺。離開這裡?夫人要她離開這裡,離開段家嗎?

  「夫……人?」她的震驚寫在臉上。

  「你沒有聽錯。」夫人堅定的對她說。「我要你離開這裡,只有你離開,磊兒才會斷了想與你成親的荒謬念頭。這些年我待你不薄,鈴蘭,段家也待你不薄,如果你真有心要報恩的話,就離開這裡永遠不要回來。」段夫人說著,以凌厲而專注的眼神看著她,緩慢地開口道:「你可以做到吧,鈴蘭?」

  第6章(1)

  她做不到,她怎麼可能做得到呢?

  嫁給少爺是她重生後最大的目標與希望,這並不是單純為了她自己的私慾,也是為了報答段家與夫人對她的恩惠,不讓悲劇發生,她怎能在此功虧一簣呢?

  她是不可能會離開段家、離開少爺的,所以對於夫人的要求她當然是做不到,連考慮或掙扎、猶豫的時間都不需要。

  不過這事她自個兒知道就行了,對於夫人的要求她只能採取緩兵之計,用上拖字訣了。

  「請夫人再給鈴蘭一點時間好嗎?」

  她對夫人說,在說這句話時,神情帶著哀戚與難受,好似她已經答應要離開,多要的這一點時間只是為了要訣別一樣。

  段夫人看她這樣也露出了難過的神情,欲言又止了一會兒後,才在歎氣中起身離開。

  看著夫人離開的背影,她只覺得一陣歉疚,因為她欺騙了夫人。

  那晚的事並未傳至少爺耳中,因為小紅被夫人下了禁口令,而她也未曾對少爺提起這件事,為的自是不想讓少爺的一時衝動壞了她的緩兵之計。

  少爺……

  唉,她還是習慣這樣喚他,不習慣改口叫他磊。

  她已經有好幾回被他抓住懲罰了一番,那懲罰他很明顯是樂在其中,至於她嘛……鈴蘭不自覺的伸手摸著唇瓣,羞赧的向自己承認,她也很喜歡。

  可是她必須慎重申明,她並不是因為喜歡那懲罰才故意叫他少爺的,她對天發誓一。

  輕撫著唇瓣,她無法自己的想起被他親吻的感覺。

  她好喜歡他的親吻,好喜歡被他擁在懷裡的感覺,好喜歡他眼裡只有她,眼神因她而變得灼熱深邃的模樣,她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他,每當想到他都會怦然心動,愈想愈喜歡他,愈想愈愛他。

  如果沒有少夫人的問題就好了,只要能和少爺在一起,其實她一點也不在乎做小或沒有名分。

  可是現在這情形卻由不得她,因為她一定得和少爺成親才能杜絕悲劇降臨在段家,一定得這樣才行。

  還有半年的時間,再過半年少夫人就會出現,她一定得在這之前打破現在的僵局才行,只是到底該怎麼做呢?

  如果夫人能同意她和少爺的親事就好了,那麼一切問題都將迎刃而解,但是偏偏……

  「唉!」鈴蘭不由自主的長歎一口氣。

  「你在心煩什麼?」

  突如其來的聲音令鈴蘭猛然轉頭,只見段磊不知何時出現在她後方。

  「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事情都處理完了嗎?」她笑逐顏開的問道。

  「嗯。」他點頭回答她的問題,然後在她身旁坐下,神情專注的凝望著她,再次問道:「你在心煩什麼?」

  她微僵了一下,然後微笑的搖了搖頭。

  他要煩的事比她還多的多,她沒必要把自己的煩惱再加諸在他身上,更何況關於她是個重生之人的事她也不能說。

  「你還不打算跟我說嗎?」他直勾勾的盯著她說。

  「說什麼?」她怔然的問。

  「娘找你,要你離開段家的事。」

  她倏然瞠大雙眼,沒料到他竟已知道這件事。

  「你怎會知道這件事?小紅跟你說的?」她問他。

  他搖頭。「娘身邊的婢女跟我說的。」

  「翠兒姊姊?」她有些驚訝,沒想到翠兒姊姊竟會為她而違背夫人的旨意,私底下將這件事偷偷地告訴少爺,她覺得感謝又感動。

  「為什麼不告訴我?」段磊表情嚴肅。

  「因為不想你對夫人感到失望,更不想你因為失望或一時的憤怒而說出或做出讓夫人傷心、自己後悔的事。」她目光柔和的看著他說。「最重要的是,我並沒有離開,也不會離開,所以說與不說其實也不是很重要,不是嗎?」她朝他微微一笑。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