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朱映徽 > 流氓少爺

第2頁     朱映徽

  她跑了也好,要是再繼續和她對話下去,他恐怕會被惹到發狂,說不定真的會忍不住動手教訓這只搞不清楚狀況的小潑貓!

  ☆☆☆☆☆☆☆☆☆☆  ☆☆☆☆☆☆☆☆☆☆

  當水靈兒帶著一簍子菜返回家中,母親柳杏春已經在家中引頸等待她許久。

  「靈兒,妳今天好像出門比較久些?」

  「嗯,是啊!」

  「路上沒遇上什麼麻煩吧?」柳杏春關心地問。

  「沒有。」水靈兒搖了搖頭,沒有將路上那段「驚心動魄」的插曲說出來,免得讓娘擔心。

  「那就好,娘剛才遲遲不見妳回來,真怕妳出了什麼事,那娘就難對妳死去的爹交代了。」

  聽娘提起了爹,水靈兒的神色微微一黯。

  她爹過去曾受聘為私塾夫子,培養出不少英才,無奈的是那間私塾因為經營不善而關門大吉,爹後來更不幸在一個大風雪的夜裡病逝。

  這兩年來,她和娘兩個人靠著爹生前微薄的積蓄過活,生活雖然有些困苦,但她卻不因此喪失了骨氣。相反地,爹爹多年來的教誨再加上與生俱來的正義感,讓她遇到不平之事都很敢跳出來仗義執言,就像今天一樣。

  「靈兒,今天妳買了什麼菜呀?」柳杏春隨口問道。

  「今天買得可多了,老闆還算我便宜些呢!」水靈兒眉開眼笑地說。

  「真的嗎?那妳有沒有記得謝謝老闆?」

  「當然有嘍!我現在就來準備午膳,娘等我一下喔!」水靈兒走進灶房,捲起袖子開始準備料理。

  看著今天便宜買來的一簍子菜,她的眉心不禁微微地蹙攏。

  爹所剩的積蓄,在這兩年已花得差不多了,若是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恐怕撐不過兩個月。

  這件事情挺嚴重的,但她並沒有告訴娘,就怕娘會為此擔心勞神,只是再這樣坐吃山空下去也不是辦法,她們必須有額外的收入才行,否則這輩子漫長的生活,要怎麼過下去?

  「唔……該怎麼掙錢呢?」

  娘雖然沒有病痛,但也已年邁力衰,她不可能讓娘這把年紀了還辛苦工作,所以整個家能夠掙錢的也就只有她了。

  她能做什麼呢?

  水靈兒一邊洗菜,一邊認真地思考這個問題。

  ☆☆☆☆☆☆☆☆☆☆  ☆☆☆☆☆☆☆☆☆☆

  街上的行人絡繹不絕,兩旁的店舖總有許多顧客光臨,挑貨的、殺價的、教訓客人的……形成一幅熱鬧的市集光景。

  水靈兒在街上隨意閒逛,東瞧西看,街上有好多東西都很吸引她,偏偏自己阮囊羞澀,啥也買不起。

  「看別人做生意賺錢真是好啊!要是我也能做個生意,不僅可以改善家裡的生活,那些我想買的東西也就都可以買了。」

  她走到一個飾品攤,看那琳琅滿目的精美飾品,真是令人愛不釋手。

  「賣飾品好像不錯,不過這麼多的貨,本錢應該也不是筆小數目吧!」水靈兒想了想,搖頭放棄。

  唉!別說是賣飾品了,以家中目前少得可憐的銀兩來看,就算要賣菜恐怕都有問題,現在想做生意根本就是妄想!

  無奈地歎口氣後,水靈兒打起精神,重新盤算著賺錢的法子。

  「現在手上沒有多餘的銀子,想再多也是空想,我看我應該先找個工作來做,等攢了點銀子下來,再看看要做什麼,這樣還實際些。」

  她一邊逛街,一邊不斷的評估著該去哪邊「打工」才好。

  「希望能夠順利找個好店家、好老闆,工資最好是多一點……」

  水靈兒沈吟了許久,想來想去,像自己這樣沒有一技之長的姑娘,好像就屬客棧比較適合了。

  打掃清理、端端盤子、招呼客人……應該沒有想像中困難吧?

  「好,就決定去客棧跑堂吧!不過……該去哪家客棧呢?」

  她偏著頭想了會兒,立刻有了決定

  「我看,就去全京城最大、生意也最好的悅祥客棧吧!那裡的生意那麼好,一定會需要人手的。」

  打定主意之後,水靈兒邁著輕快的步伐朝悅祥客棧走去,想不到才剛來到客棧門口,就聽見裡面傳出打鬥以及陣陣哀號的聲音

  「哎喲喂呀!疼死我啦!」

  「你好大的狗膽,照子也不放亮點!」

  嚴厲的叱喝聲後,又是乒乒乓乓的一陣打,被揍的人忍不住連連討饒。

  「大爺……哎唷!別打了……您就饒了我這次吧!哎喲,疼死我了……」

  「哼!今天本少爺就是要好好地教訓你,讓你一輩子難忘!」被稱呼大爺的很顯然無動於衷,執意要將對方揍個半死。

  客棧的門口擠滿了看熱鬧的人們,水靈兒從人群中鑽了進去,探頭一看,想不到竟看到一個眼熟的身影

  不會吧?又是他?

  這人怎麼這麼流氓?上次看到他打人,這次又在這間客棧打人,簡直是無法無天的惡霸嘛!

  擠身在看熱鬧的人群中,見沒有半個人願意上前制止,水靈兒體內「見義勇為」的因子又開始蠢動起來。

  回想起上次不甚愉快的經驗,水靈兒有些猶豫,但是見那「被害者」鼻青臉腫的淒慘模樣,她實在是按捺不住。

  「住手!」

  突如其來的嬌叱聲,讓現場所有的人都愣了愣,就連翟少甫也不例外。

  他惡狠狠地揪住「被害者」的領口不讓對方趁隙逃脫,轉頭朝聲音的來源望了去,一看又是她,原本的火氣更是立刻往上飆升。

  「又是妳?快滾!少在這邊給我廢話!」

  水靈兒睜大眼,想不到這男人的反應竟和上次一樣,不僅一點反省的意思也沒有,竟然還這樣兇惡?

  「你沒看見他已經鼻青臉腫了,難道你還要繼續打下去?」

  「那當然,他得的教訓還不夠!」語畢,翟少甫又是一拳紮實地打在那人的鼻樑上,兩道鼻血立刻NN流下。「而且我要告訴妳  這次妳不必白費口舌說些廢話了,我不想聽,也不會有半點作用!」

  「你……你這無恥的無賴!簡直不可理喻!」

  「妳以為妳知道什麼?」翟少甫怒嗤道:「我勸妳不要自以為是,管到不該管的事情,免得後悔莫及!」

  水靈兒氣呼呼地瞪著他,不敢相信明明就是他不對,他卻還能一副理直氣壯、沒半點心虛的模樣?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這是做人的基本道理呀!不過我看你大概是聽不懂的吧?」水靈兒哼道。

  「快滾!我不想看到妳!」

  「我偏不,除非你放了他,並且改過自新。」

  「妳這女人真是莫名其妙!」翟少甫怒哼了聲,將那名被打的男子交給身邊的手下押著,逕自坐在一旁氣沖沖的喝著悶酒。

  一旁的掌櫃看情況不對,趕緊跑出來緩頰。

  「我說這位姑娘,您肯定有所誤會了吧!」

  「什麼誤會?我明明就看到這個流氓在亂打人呀!」水靈兒瞪了翟少甫一眼,一副不服氣的模樣。

  「唉呀!您真的誤會啦!姑娘。」掌櫃的莫可奈何地說:「這位是我們悅祥客棧的老闆,翟少甫少爺哪!」

  「那又怎樣?老闆就可以亂打人嗎?掌櫃的,您也該講講理呀!」

  聽到翟少甫是老闆,更讓水靈兒有氣,同時也認為這個掌櫃的根本就和老闆一個鼻孔出氣,擺明了店大欺客不講道理。

  「我當然講理啊!姑娘妳有所不知,我們老闆教訓的這個傢伙,最近到處白吃白喝,還搶奪別人的財物,今天他竟敢到我們悅祥客棧來撒野,剛剛就是被這些父老們指認出來,所以我們少爺才教訓他一頓的啊!」

  「嗄?你……你沒騙我?」

  「當然沒騙妳呀!大夥兒都可以作證的。」

  一旁圍觀的眾人們頻頻點頭。「是啊是啊!這傢伙真該死,早就應該要有人狠狠地教訓他了。」

  「您瞧,我真的沒騙您吧!真的是一場誤會。」

  「這……」水靈兒一陣尷尬,想到自己竟然出這麼大的糗,登時恨不得自己趕快消失在這裡。

  她可以強烈地感覺到翟少甫那怒氣騰騰的目光正瞪著她,像是等著她乖乖低頭認錯似的。

  她知道這件事情是她不對,還沒弄清楚狀況就跳出來罵人,可是……可是他的態度未免也太過惡劣,要她先低頭認錯,她實在不甘心。

  「對了,請問姑娘是來這兒用餐還是住宿的呢?」掌櫃客氣地詢問,讓她陷入另一陣尷尬。

  「呃……這個嘛……」

  經過剛才那場誤會之後,水靈兒哪還敢說出自己真正的來意?更何況,在她得知這間客棧的老闆是翟少甫之後,想在這邊打工的念頭也立刻煙消雲散。

  「我……我只是……只是剛好路過這裡,聽見有人說裡面有個流氓啦……原來是誤會……呵呵……既然是誤會,那我先走一步,告辭。」扔下這幾句話之後,水靈兒趕緊腳底抹油開溜。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