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岑凱倫 > 春之夢幻

第3頁     岑凱倫

  「試試看。其實,我對自己也沒有信心,不過,我真的非常感激你……」

  由那一天開始,秋詩似乎在逐漸改變,面上的笑容多了,她縫新衣的時候,會選一些粉紅、嬌黃的料子。

  有時候,她會和麗詩說說笑話,和愛詩鬥鬥嘴,不再像從前那樣,鬱鬱寡歡。

  這天,秋詩穿上鐵蚻鶞熊殿頃虒,同色高跟鞋和針織手袋,在全身鏡前轉來轉去,越看就越覺得自己年輕漂亮。

  夢詩敲門進來。

  「大姐,好美啊!」

  「別取笑我了,穿衣服這門學問,在我們四妹妹當中,你是最高深的。」

  「可惜我穿了漂亮的新衣沒有人欣賞。」

  「你是不肯讓人欣賞。」秋詩關心地問:「在大學裡,你說那些男孩子不夠成熟,現在出來做事了,總該有一位合意的男士了吧!」

  「沒有。我現在認識的,都是一些唯利是圖的男人。他們說話的字眼裡,很少沒有提到金錢,我最討厭這種男人。」

  「你還年輕,多耽幾年沒有關係。總有一天,你會碰上一個你喜歡的。」秋詩看一看表:「時間過得真快啊。」

  「你要出去了?」

  「不忙,還有二十分鐘。」

  「還記得徐森一的《浪裡情》?」

  「記得。這本書,我托你買的。」

  「我已經替你買到了!」夢詩把手中的書揚了揚:「不過,我看,我買得不合時,因為,你不會有時間看小說。」

  「你……」

  「大姐,你有了男朋友?」

  秋詩臉上一片紅,她說:「別胡猜,我哪來的男朋友?」

  「那個男人,高高的,黑黑的,很有紳士風度,對不?」

  「你……見過?」

  「我沒有眼福,但是美施見過,有一天六點鐘,你和他由CAT STREET走出來,大概是吃完下午茶吧!」

  秋詩低下頭,弄著手袋。

  「蜜運了!」

  「他追求我,不過,我和他只是朋友,真的,我沒有騙你!」

  「為什ど要否認戀愛?仍然懷念瑞年?還是根本不喜歡他?」

  「他是我的上司,他對人很好。」

  「你是喜歡他了,何必再為兩年前的往事製造哀傷?」

  「我對自己沒有信心!」

  「姑婆說你是個不祥的人,你相信了?」夢詩搖一下頭:「她的話,完全沒有科學根據、瑞年的死,也與你無關。」

  「但是,姑婆帶我去看相,那相士說我孤獨一生!」

  「那些江湖術士,要是真的能知過去未來,趨吉避凶,他就永遠不會死,而且應該算準機會發大財,他已經成了大富翁,還用得著蹲在那些地方給人看相?」

  「你的話也有道理。」

  「我雖然不喜歡男人,但是我不反對別人戀愛。」夢詩很認真地說:「愛情來了,抓緊它,上天給你的機會不會很多,你不要錯過,人的幸福,往往在一念之間溜走。」

  「謝謝你,夢詩。你是最瞭解我的人,我會永遠記著你的話。」

  「我把書放下,你看完了,借給我,我也是徐森一的忠實讀者。」

  「你先拿去看,看完了再還給我不遲。」秋詩有點難為情:「最近我比較忙些。」

  「徐森一知道了會哭的,因為他失去了一個小說迷。」

  「他的作品我從來不會錯過,只是時間性的問題,我一定會看的。夢詩,你猜徐森一的樣子是怎樣的?」

  「我沒見過,他不大愛出風頭。不過,從他的作品看來,他的年紀不會很大。他的小說,充滿年輕人的夢想。」

  「真希望見見他!」

  「二十分鐘過去了,快出門吧!」

  早上上班的時候,還是天朗氣清,可是一到下午,就下起雨來。

  雖然雨勢不大,毛毛雨。可是滴了幾小時,已滿路泥濘。

  近來天氣乾燥,塵上大,混拌著雨點,就凝結了不少大小不一的粒泥。

  夢詩穿著全套白色套裙,襟上一朵紫色美翎蘭,紫色的高跟鞋和手袋,好清雅高貴的打扮。她下班出來,一看見馬路就發愁。

  她輕輕地走,怕弄污了裙子,當她走向停車場的時候,突然她身邊吱的一聲,一輛跑車,在她裙邊剎住。

  汽車輪濺起了一串泥濘,夢詩那白色的裙子,立刻加了幾朵灰色的花朵。夢詩是躁火性子,可不像秋詩那樣輕聲軟氣,她嚷著說:「你到底會不會開車?」

  一位男士由跑車下來,他看著夢詩的裙子說:「糟糕!白色衣服弄污了,就不能再穿。」

  「那你就不該把汽車駛過來。」

  「我不是有意的,小姐。」

  「不是有意?馬路那ど寬,你走投無路?非要擠過來不可?」

  「我要開車進停車場,不走這條行線,走哪一條?其實,是你不對。你應該走人行道的,你跑出來,有什ど不良後果,只好罵自己,忽不了誰。」

  「什ど?你做了錯事,竟然惡人先告狀?」夢詩一面用手帕抹裙子,一面罵:「你是個沒有受過教育的野蠻人。」

  「你這樣生氣,無非因為不甘損失,你這套衣服值多少錢,一千?一萬?假如你夠膽說五萬,我一樣賠得起!」

  「你,」夢詩抬頭看他一眼,他穿著米色西裝,料子很名貴,看來是個富家子:「你們這種人,以為金錢是萬能,幾乎連殺人,也可以賠錢了事。」

  「你不要錢,要衣服是不是?好,告訴我,衣服在哪兒買的?我還你一件。」

  「哼!」

  「獨一無二的?難了!」

  「你這種人應該下地獄泡油鍋。」

  「那ど嚴重?」他冷笑:「我本來想向你道歉,但是,我決定收回。」

  「你非道歉不可!」

  「絕不道歉,不過我倒願意賠償你的衣服,一個女白領,一個月能賺多少錢?」

  「你……」夢詩非常生氣:「狗眼看人低,該死!」

  「坦白說出來,衣服在哪兒買的!」

  「收起你的臭錢吧,你永遠買不到。」

  「只要有錢,世界上不會有買不到的東西,包括你!」

  「你竟敢侮辱我?」夢詩用鞋尖踢著地上的泥水,他的米色西裝,也多了幾朵小泥花。

  「哈……」一連串的冷笑聲:「我的西裝才只不過值二千。我不會在乎。況且,像這樣的西裝,我還有好幾十套。踢吧!小姐,你又多損失一雙高跟鞋。」

  「你該……」

  「我該下地獄泡油鍋是不是?我馬上就去,拜拜!」他跳上車,跑車呼的一聲開走了,這一次,泥濘濺上夢詩的胸前。

  「該死,該死!」

  他聽得見才怪。

  夢詩氣得差點沒哭,其實,她是從來不哭的,她認為哭泣是懦弱的行為,她一向看不起哭哭啼啼的女人,因此,她絕不肯流下半滴眼淚,何況,為那種人流眼淚,根本不值得。

  她一咬牙,繼續走向停車場。

  夢詩回到家裡,麗詩看見她全身上下,鞋子都泥點斑斑,她感到好笑,「三姐,你現在像馬戲班小丑。」

  「我是殺人王,別惹我,當心我殺了你!」

  「嘩!好厲害!」

  「夢詩,」端姨聞聲跑出來:「你怎會弄成這樣子?」

  「今天碰上一個缺德鬼!」

  夢詩回到房間,由頭到腳的洗滌一次。

  剛舒一口氣,美施的電話來了。

  「我已經答應路易的求婚!」

  「你是全世界最笨的人。結婚,簡直是跑進墳墓。」

  「你不喜歡路易?」

  「全世界的男人都是壞蛋,他們該死的,包括你的路易。」

  「你今天好像不快樂。」

  「不快樂?嘿,我很高興呢!」

  「到底發生什ど事?要不要我來看你?」

  「謝了,我很好!」

  「我和路易想請你做伴娘。」

  「也謝了!」

  「夢詩,你是我的好表妹!」

  「你為什ど不找二姐?」

  「你知道,我不大和她合得來!」

  「仍然不能忘記她和路易去看電影的事?她一向喜歡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痛苦之上,你又不是第一個受害者。」

  「過去的事情還提她干什ど?我只是一心一意想請你!」

  「改天談吧!你今天找我,不是時候。」

  「你很樂觀的,什ど事情令你不高興?」

  「你送給我的套裝裙,今天報銷啦!」

  「那套白色的?」

  「對!給一個冒失鬼濺得一身泥。」

  「別生氣,我另送一套給你!」

  「不要再送,我一看見那套衣服就怒火中燒。」夢詩咬著牙:「今天我遇到一個最該殺的男人……」

  黃金書屋  掃瞄校對

  第二章

  夢詩回經理室,她看見小几上放著一隻粉紅色的大紙盒。

  拋一皺眉,打電話給秘書。「碧姬,那粉紅色盒子是從哪兒飛來的?」

  「馬經理,我剛才忘記告訴你,那是一盒衣服,一間公司夥計送來的。聽說是一位先生送給你的禮物。」

  夢詩想一想,放下了電話。

  她打開紙盒,竟然是昨天報銷了的白色套裙,哈!衣服上面,還有一張便條——

  無名氏小組

  你那獨一無二的衣服,我已經在「仙德麗拉」服裝店買到了。同樣款式的還有兩三套,售價才只不過九百二十五元。早知這樣便宜,昨天我一定會勸你不要為這丁點事兒生氣。因為九百二十五元,無論如何不能買回你死去的細胞!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