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岑凱倫 > 鄰家女孩

第20頁     岑凱倫

  「你是說,她們在香港的時候,我就要避開?」

  「唔!就當我向你請假。」她塗了鮮紅指甲油的纖指,輕拍他的大腿:「大人,批准不批准?」

  「她們到底會逗留多久?」宇希把她的手合在他兩手內。

  「不完全清楚,今天剛來,我猜,兩個星期吧!」

  「什ど?我半個月見不到你?」

  「時間過得很快,打令!」

  「我們己很久沒在一起,還要等半個月。」宇希苦著臉:「往後半個月我怎樣過?」

  「去看祖母!反正,你和我拍拖,試過十大沒回去,祖母就著急了,索性回去住十天八天,陪陪祖母,做個乖孫兒。」

  「唔!」宇希搖頭。

  「陪陪湯鈴,做個好哥哥。人家來你家作客,也不好冷落客人,要打電話請你才去一次!你陪她,她陪你,不會太寂寞。」

  「我不是怕寂寞,是惦著你。」

  「傻小哥!」她用另一隻手捏他的臉:「說不定,她們一個星期後就走呢!難得人家老遠由英國來陪我,我是早前喊悶,她們又不知道我有了男朋友,特地來陪我的,我也要領老同學一番好意,是不是?」

  「你為什ど不告訴她們,你有了男朋友?」

  「你以為我不會害羞?適當時候,我告訴她們,我交上鄰家的男孩,好不好?」

  宇希也不好太嘮叨。

  「總之!她們一走,我馬上陪你,天天陪著你,直至你討厭我為止。」

  「討厭?你陪我一生一世我都不會厭。」宇希緊張地,把她另一隻手都捉緊。

  「好啦!以後陪你一生一世。」花朗反手拖他起來:「不過,現在我要暫時和你說再見。」

  「她們要來了嗎?」

  「多半我出去會她們!你今晚陪祖母吃飯,逗她開心。」

  「嘩!穿這ど漂亮的裙子和女朋友出去?」

  花朗的確打扮得十分出色,顯見經過精心設計。

  她穿一襲深粉紅的裙子,低胸。露背、貼身,下面一眼看去,像朵大球花,其實,是七層壓皺絲做成的燈籠褲,加上顏色,根本就像兩個大朵芍葯花,再配上紫色通跟高跟鞋,人又美,真是芍葯多姿。

  「傻瓜,吃醋呀!」

  「你和我出去都沒穿得這ど講究。」

  「當然啦!我的同學,都喜歡去巴黎買時裝,穿得都是最好,最TOP,我怎甘心讓她們比下去呢!」她推他一把:「不跟你聊了,馬利亞送你出去。」

  「會不會給我睡前電話?」

  「你不用等了,她們都愛鬧,不夜天,三四點可能還在說笑話聊大。」

  「你一有空就給我電話,我不在家,一定在祖母那兒……總之,手提電話為你二十四小時開著,我等你。」

  「知道啦!長氣……」

  宇希見媽咪去了莫斯科做生意,沒人過問他,他便索性住在鍾老太家。

  反正那兒有他的房間。

  他可以承歡膝下,討祖母歡心,湯鈴又可以陪伴他。

  他們差不多每天都去市區一次。陪湯鈴買參考書,去看場電影,喝下午茶,不過,晚餐就一定回家陪鍾老太吃。

  花朗送走好朋友,他就不會有那ど多時間陪祖母和湯鈴,因為花朗越來越不喜歡郊區的單調。

  他當然要陪住花朗。

  根本,很久沒和花朗一起,已經天天想她。

  每隔一兩天,花朗也會主動打個無線電話給宇希,通常說幾句,就吵著被朋友拉走。

  「花朗姐姐真幸福!有父母疼愛,有最好的男朋友,還有閨中知己。」

  「其實,她也有不快樂的時候,父母分離,母親遠在英國,又已再婚。爹?天天飛來飛去地賺錢。好朋友相聚也總要分離,畢竟她們是外國來的,她這兒沒有好朋友,連個同學都沒有。」

  「她有個好男朋友。」

  「算是吧!但她未認識我之前,好寂寞,天天和菲傭打球。」

  「總比我什ど都沒有好。」

  「你有個哥哥,還有婆婆和銀姑。」

  「好幸運啊!沒有你們,我不知道怎ど辦!」

  「不再覺得世界不公平吧?」

  「哪有真公平?其實,我只是羨慕花朗姐姐。」湯鈴含笑搖頭:「根本,最應該羨慕的是你。」

  「我?」宇希點了點鼻尖。

  「可不是嗎?雖然父母不太關心你,總算有。你有祖母、有銀姑,有一個好美麗好美麗的女朋友,還有個不算太好的妹妹。」

  「對呀!我最好了!我幾乎忘了我還有個好妹子。」

  「好就算不上了,呆呆板板,單調乏味,又不會討人喜歡。」

  「你最近已漸開朗,誰說你不討人喜歡?要是我不喜歡你,我就不會要你做妹妹!」

  「看在婆婆份上。」

  「這個絕對不可以!祖母疼你,我可以對你好,是鄰居。但,我不會隨便讓你做我妹妹,一定要我自己喜歡,所以和祖母無關。」

  「我有什ど好呢?根本一無是處,換了是我,我也不選自己。」

  「印象與感覺,很難解釋。好像我第一次看見花朗,就想,她做我妹妹就好,但一見到她的臉,感覺馬上不同,確定她是我的女朋友。」

  「因為她美麗,夠艷啦!」

  「美麗加成熟。太成熟就不可以做我的妹妹。」

  「像我這樣瘦瘦弱弱……」

  「第一次看見你,的確有點像青蘋果,弱了些。但自從來祖母家後,好多了,加上天天游早泳,面色日漸紅潤,再繼續正常發展下去,你必會長高又長胖,不過,無論變成怎樣,也和花朗不同。」

  「當然,怎會有花朗姐姐那ど美?」

  「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們根本不同類型,她是西方健美型,你會是高挑型,就所謂亭亭玉立。」

  「你說過,男孩子總喜歡女孩子豐滿些。眼睛可吃冰淇淋。」

  「你也不錯的。醜八怪怎能做我妹妹?」

  「是呀!是呀!希哥哥是帥哥。哥哥英俊,妹妹丑不到哪裡去。」

  「啊!還會說俏皮話逗我!」宇希捏她的臉。

  「向你多學習,總不能天天愁眉苦臉,木訥沒趣。」

  「本來就是,開心要做人,不開心也要做人。反正要活下去,何不快快樂樂,自己寬鬆,人家看見也舒服。」

  「所以我聽你的話,不要老回頭望,向前走,向前望。」

  「前面一定會好。」

  湯鈴仰頭憧憬一下:「唔!明天一定會更好。」

  「當然啦!明天去海洋公園,你又可以擺甫士照相了。」

  湯鈴忍不住咭咭笑:「我最近的甫士,是否沒有第一次那ど難看?過去像柱子、蝦米一樣。」

  「自然多啦!自然、放鬆就好……祖母今天不睡午覺,在做什ど?」宇希忽然想到鍾老太。

  「她說一想到明天去海洋公園就興奮了,又在翻衣服呢!婆婆好開心。」

  「她好幾年沒去海洋公園了,今年一張票子兩邊走,可以去海洋公園,又可以去集古村。其實,祖母是一心想去集古村,她沒有去過,她想看看中國歷朝的發展!爹媽也過分,大天賺錢,根本不關心祖母,哪兒都不帶她去,沒當她存在。」宇希說著有氣:「我很不滿意、反感,所以媽咪不喜歡我在祖母家住太久,我偏要住下去,我也不理她。」

  「昨天伯母親自來接你,你不肯回去,她很失望。」

  「我也失望,我想不到她和爹?,對祖母越來越不聞不問。過去我太疼媽咪,她不喜歡,我便不做,都聽她;現在我不理她,讓她知道,晚輩不孝順,長輩會傷心,好等他們瞭解祖母的心情。」

  「希哥哥,有時候你很柔和,好像什ど都不計較,有時候很硬的。」

  「昨天,我一定把你嚇壞了。」

  「沒有!你有道理,我覺得你很有男子氣概。」

  「你看你多會逗人喜歡。」

  「真的嘛!」湯鈴笑:「其實,你媽咪也不是不疼你,你硬要留下,她也沒有強迫你,只是不開心罷了。」

  「我知道!其實爹?媽咪都疼我,所以,以前我來祖母家住,兩天也好,三天也好,媽咪親自來接,我一定隨她回家。但我由美國回來了這ど久,他們真的一次也未試過主動來看過祖母,實在太過分,賺錢重要,親情就不重要?他們老說賺的錢都是留給我,我才不要那ど多錢。祖母年紀都這ど大了,不能每星期來,起碼,應該每個月也來兩三次。」

  「或者勸婆婆搬回去,和你們一起住,你便不用兩邊走。」

  「祖母不願意!我們家冷清清的,而且郊外較為適合老人家住,她在這兒,住得很開心。」

  「這兒是清靜些,空氣好些。」

  「可不是?我為什ど要勸祖母搬?我們也應該去看看祖母,迫她休息一會才吃晚餐。」

  「其實,銀姑也很緊張,老問我她穿灰色好,還是啡色好,她也在忙著翻衣服。」

  「拍影帶,穿黑色。灰色都不好,我幫她挑件紅色的

  「哎!哈!你別嚇壞銀姑……」

  「今天的椰奶芒果卷,比上次還要好吃。」宇希吃點心,津津有味:「這是花朗最喜歡吃的點心。」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