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古靈 > 生死相許無盡處

第20頁     古靈

  「對喔!」王志傑好像也想到了什麼。「那時候我在成功嶺,記得有人跑來問我知不知道方拓在哪裡?我還以為他是在問我方拓在哪個單位呢!」

  陳昆豪看向謝炳樺。「你也是?」

  謝炳樺點頭。「你呢?」

  陳昆豪也點頭,然後朝盧有幸望去。「你……」

  「當然不可能漏掉我,」盧有幸慢吞吞地說。「也許全班的人都被問過了也說不定。」

  「這種事聽起來真的滿詭異的。」王志傑不禁喃喃道。

  「可是……」廖姿雯遲疑了下,她小心翼翼地瞅著方拓。「你爺爺不會是……不會是真的要殺小雁吧?」

  方拓聞言,苦笑著垂下頭去,良久良久後……

  「是真的。」

  簡簡單單的三個字立時引起好幾聲驚喘,每個人都一臉驚駭。

  「不……不是吧?」

  「白色恐怖的時代來臨了嗎?」

  「你爺爺……不會還活著吧?J

  「怎麼會有那種人存在啊?」

  「少驢了,外國都嘛一大堆,只是沒想到台灣也有而已。」

  「怎麼會沒有?都嘛是人,是人就會有齷齪的事發生呀﹗」

  「可是……怎麼會就發生在我身邊呢?」

  「哪是在妳身邊,明明是……」

  結果大家居然就這樣七嘴八舌地吵了起來,只有方拓、舒純雁和盧有幸始終默然無語。

  片刻後,陳昆豪突然很突兀地問了一句,(w  w  w.  x  u  nlove  .  c  o  m  製作)「這樣說的話,如果當時方拓和舒純雁找我們幫忙,我們敢幫嗎?」

  驟然被他這麼一說,眾人頓時安靜了下來,你看看我,我瞧瞧他,沒有一個人說得出答案來。如果只是個人問題的話,他們一定會幫,問題是,如果會牽扯上全家人的話,這個忙能不能幫可就要認真的考慮考慮了!

  但不幫的話,又好像太沒有義氣了吧?

  可是……能幫嗎?

  「我不可能去找你們的。」

  雖然明明知道很困難,可是一聽方拓這麼講,大家又忍不住不服氣起來了。

  「為什麼?」王志傑頭一個大叫。

  「對啊!為什麼?你以為我們這麼沒義氣嗎?」

  「還是你認為我們沒用,幫不上忙?」

  「或者你怕我們出賣你們?」

  「交情不夠深嗎?」

  方拓搖頭。「都不是,而是只要我爺爺會想的到的地方,我都不可能去的,否則,不用一天我們就會被抓回去了!」

  眾人再次安靜了下來。

  「呃……說的也是,你爺爺一定會從你身邊熟識的人先找起,這樣說起來,來找我們反而是最危險的。」簡微玉承認。

  「那樣的話……」廖姿雯擔憂地望著方拓和舒純雁。「不就只有小黑蔡能幫你們了?」

  方拓不由自主地歎息了。「是的,只有他能幫我們,而且,從頭至尾也只有他一個人幫到我們。」

  盧有幸的唇角突然痛苦地抽搐了一下,不過沒人注意到,因為大家都忙著替方拓和舒純雁焦急。

  「那後來你們究竟是如何逃過你爺爺的追殺令的?還是你們終於說服你爺爺讓你們在一起了?」

  方拓和舒純雁突然神情詭異地對視一眼,隨即又很幸福地笑了起來。

  「啊!是的,雖然過程很辛苦,但我們最後終於讓爺爺停止他的追緝了……」

  第六章

  方拓和舒純雁在小黑蔡的小公寓裡躲了四個多月後,小黑蔡終於得到中間人的回音了。

  問題是:可靠嗎?

  「我先去和對方見面談談。」小黑蔡毅然地道。

  方拓卻在考慮許久之後否決了。「不,我去。」

  「耶?你去?那怎麼行?」小黑蔡立刻大加反對。「要是對方是和你爺爺說好要抓回你的,那你不正好自投羅網嗎?」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你才不能去。」方拓很冷靜地說。「因為現在只有你能收容我們,如果你曝光了,他們很快就會找到我們了。而且,如果我真的被抓回去的話,那麼,小雁就只剩下你來保護她了。你是知道的,無論我有沒有回爺爺身邊,爺爺都會設法殺了小雁,所以你絕不能曝光。」

  很有道理,可是……

  「你要是被抓回去了……」

  「我會設法再逃出來的,我保證﹗」

  小黑蔡躊躇片刻。「好吧!那你要怎麼跟你的女人說?」

  方拓轉眼望向房門,舒純雁正在裡頭睡覺。

  「我不會騙她,但也不會告訴她實情,所以,我不在的時候你要盡量安撫她,直到我回來為止。」

  「我瞭解。」

  想了想,方拓又說:「我會先替小雁準備好女人的私用物品,免得她不好意思講,你也不好意思問。」

  「咳咳!其實……」小黑蔡不好意思地搔搔脖子。「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啦!」

  方拓笑了,可是不過兩秒後,他就比先前更嚴厲地正起臉色。「最重要的是,我出發後二十四小時之內一定會和你聯絡,如果沒有的話,那就表示出問題了,你要加倍小心,千萬千萬不要讓小雁出去,知道嗎?」

  「知道了。」

  兩天後,方拓把一切都準備好了,晚上,他睡在床上,舒純雁就偎在他的肩窩裡,他溫柔地撫挲著她的小腹。

  「應該有三個月了吧?」

  「唔!算算……應該是快四個月了吧!」幾乎快睡著的舒純雁迷迷糊糊地應道。

  「四個月?啊!對,應該是四個月。」方拓輕歎。「真想帶妳去檢查一下。」

  「現在的驗孕劑很準的,不會錯的啦!」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最好檢查一下妳的身體夠不夠健康、適不適合懷孕,或者需要注意什麼的。」

  舒純雁微微蠕動著把身體更蜷曲進他的懷裡,並咕噥道:「沒問題啦!我壯得跟牛一樣,你擔心什麼?」

  「不可能不擔心的。」

  舒純雁有點不耐煩了。「好、好、好!你愛怎麼擔心隨便你,我要睡覺了啦!」她不會害喜孕吐,卻嗜睡得很,每次醒來不到三個鐘頭就又困了,一天二十四小時大概被她睡去三分之二以上了。

  「我再說幾句話就好了。」

  舒純雁不由得大歎一聲。「那就拜託你說快一點好不好?」

  方拓猶豫了下。「小黑蔡那邊有消息過來了,所以,我明天要去和對方接洽,因為路途滿辛苦的,所以我不能帶妳去。」他盡量說的輕描淡寫。

  舒純雁沉默了一會兒。「那你會盡快回來吧?」

  「當然,我只要把價錢和時間談攏之後就立刻回來。」

  「好吧!」

  幾乎是剛回答過後十秒,舒純雁就睡著了。在這種時候,方拓真的很慶幸她有如此精神不濟的身體狀況,否則,她肯定非追間到底不可,而只要她一追間,事情必定會穿幫的。

  他知道這次去和對方接洽,至少有五成的機率是陷阱,可即使他心裡再擔憂、再焦急,卻還是不能不去,這是他不能不冒的險!唯一冀望的是,若是他真的出事的話,小黑蔡能夠暫時瞞住小雁,不要讓她太早發覺真實狀況。

  至少也要等到他逃回來為止。

  就這樣,方拓翌日出門時,舒純雁還在睡覺,等她終於完全清醒過來後,把前晚說的話仔細想了一下,隨即跑去問小黑蔡,「方拓到哪兒和對方接洽?」不曉得為什麼,她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

  「咦,方拓沒告訴妳嗎?花蓮啊!那兒滿多走私偷渡的。」

  嗯!到花蓮的路程的確滿辛苦的。因為擔心火車站有人監視,所以不能坐火車,只能坐遊覽車或包出租車跑山路,以前應該沒問題,可以她現在的身體狀況而言,那樣的確是太辛苦了。

  舒純雁悄悄地鬆了口氣。

  方拓果然沒騙她。

  *  *  *

  方佬慢條斯理地點燃雪茄,然後很享受的抽了一大口,還很陶醉似的閉上眼,同時問:「你要來一根嗎?」

  沒有人回答他。

  他不在意地微笑,同時彈了一下手指,立刻就有人倒了一杯酒來給他,他先聞了一下香氣,而後滿意地頷首,再輕啜一口。

  「太棒了!」他低贊。「要來一杯嗎?」

  還是沒有人回答他。

  他淡淡一哂,同時舒適地靠進寬大的辦公椅內,一手雪茄、一手美酒,兩道犀利如劍、陰狠如獸般的視線這才投向筆直地佇立在辦公桌前的人。

  「你真的以為你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嗎?」

  方拓雙唇緊抿,神情陰鬱地瞪著爺爺,依然一聲不吭。

  冒著縷縷輕煙的雪茄指了指方拓。「不過你還算聰明,居然沒有把那個女孩子帶在身邊。」

  臉頰抽搐了兩下,方拓還是不出聲。

  方佬漾出輕蔑的笑容。「可惜我早晚都會抓到她的。」

  「你到底想幹什麼?」方拓終於開口了。「你已經抓到我了還不夠嗎?」他忿忿地道。

  方佬似乎感到很好笑地搖搖頭。「這還用問嗎?既然你懂得要趕緊帶她逃走,當然已經知道我要做什麼了不是嗎?這表示你多少已經瞭解我的做法了,那麼,你就該明白我做事從來不會做一半,不做到十全十美的話,隨時都有可能會再出紕漏的,所以,我必須把所有可能會出錯的因素統統去除,這就是我要做的事。」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