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古靈 > 生死相許無盡處

第18頁     古靈

  是的,他當然瞭解,「見習」過那麼多回爺爺處理「工作」的手段,他怎能不瞭解呢?特別是此刻,當爺爺冒出那種笑容時,就表示他要使出對付敵手的殘暴手段了。而這回,他的敵手是自己的孫子……

  他唯一的孫子﹗

  「當然,你剛剛說的情況我也不能不想辦法避免,所以……」方佬陰笑著不再說下去了。

  所以?

  盯著方佬那陰惻惻的詭笑,方拓的心跳不由自主地開始加快了。「所以……所以什麼?」他實在不想知道答案,但又不能不問。

  方佬懶懶地捻熄了雪茄,又靠回椅背上詭譎地凝視著方拓。

  「你說呢?」

  他說?

  方拓的心跳得更快了,「你……你要立刻送我出國?」而且如擂鼓般沉重地撞擊著他的胸口。

  方佬濃濃的雙眉微微掀動了下。「是這樣嗎?」

  不……不是嗎?

  當然不是!爺爺才沒那麼「善良」﹗

  雖然隱隱知道答案是什麼,但方拓就是不想去承認它。「你到底想怎麼樣?」他的口氣充滿了不耐煩的怒氣,卻又隱藏著若有似無的不安。

  方佬並沒有立刻回答,他先是淡淡一哂,繼而再次打開雪茄盒,取雪茄,剪雪茄頭,點燃,然後深深抽了幾大口。也許是故意的,他的動作始終都很慢,慢得好像一世紀之久,慢得方拓的心越跳越恐慌。

  即使明知道這是爺爺最擅長營造的恐怖氣氛,方拓卻還是無法避免的心跳兩百了。

  而且,很快的他就無法繼續忍受神經逐漸緊繃所帶來的緊張不安,然而!當他正想再開口時,方佬卻又搶先快他一秒出聲了。

  「我會做我該做的事。」

  該做的事?

  這是什麼鬼答案?

  「其實你心裡也很明白的不是嗎?」方佬用雪茄指著方拓。「這種情況唯一能做的當然只有……」

  只有什麼?

  方拓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了。

  「斧底抽薪。」.

  斧底抽薪?

  什麼斧底……斧底抽薪?!!!

  方拓的雙眸驀地驚恐地大睜,同時驚跳起來。

  「你……你究竟想幹什麼?」他怒吼,好似很生氣,可是如果仔細聽的話,就可以聽出來其中蘊含著多少恐懼。

  方佬卻只是悠哉悠哉地抽著雪茄,眼神嘲諷地望著他。

  方拓死死的瞪著爺爺,並無意識地搖頭,好像這樣就可以把一切都搖走了一樣。

  「不,我不會讓你那麼做的!」他低喃。

  「你試試看。」方佬淡淡地道,彷彿這一切對他來講,比抽根雪茄還要容易。

  方拓更惶恐了。「不,你……你不能那麼做,我……我們再討論一下,我……我願意讓……」他願意讓步了,什麼都可以,只要小雁安好。

  但是,不待他說完,方佬就拒絕了他的妥協。「這是最後的決定。」雖然他說的很輕,但任誰都可以感受到其中的堅決果斷與不可更改。

  最後的……

  不!!!

  方拓突然轉身就跑。

  老天,爺爺要除去小雁!

  永遠的除去!

  第五章

  一直以為方拓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所以,當舒純雁看見方拓背著旅行袋慌慌張張地爬進她房裡時,她還以為自己在作夢。直到方拓滿臉驚慌地抓住她雙肩,而且失控地拚命搖晃她時,她才驚覺這不是作夢。

  「快、快,快準備一下,我們要馬上逃!」

  地……地震了嗎?

  「逃?為……為什麼?」被搖得暈頭轉向的舒純雁實在搞不清楚狀況。

  「因為我爺爺要殺妳﹗」

  「耶?」就算再想睡,這下子也全都清醒了,她吃驚地反手抓住他並驚叫,「為什……唔……」

  方拓忙摀住她的嘴,「小聲一點﹗」待她點頭表示瞭解後,他才放開手。「快!妳趕快準備一下,我們先離開,路上我再告訴妳。」

  只稍稍猶豫了下,舒純雁便順從地開始整理簡單的行李,邊問:「那我的家人呢?會不會有問題?」

  方拓也幫她從衣櫥裡胡亂抓幾件衣服扔給她。「我安排好了,爺爺不敢動他們的。」

  「那就好。」她不會懷疑他的話。「我們要逃到哪裡去?」

  「我現在還不知道,」方拓苦惱地按壓著太陽穴。「我們都還未成年,所以不能出國,也許……只能偷渡了。」

  「偷渡?」舒純雁驚呼。

  「是的,如果我們繼續留在台灣,爺爺一定會找到我們的,所以,我們一定要離開台灣。」

  「你有辦法嗎?」

  「我沒有,但我可以請人家幫我找。」

  「那不是要很多錢嗎?」

  方拓拍拍旅行袋.「我把我媽生前所有的鑽石首飾都偷來了,還有我爺爺保險箱裡的一百多萬我也全都搜刮來了。」

  舒純雁拉上背包的拉煉,背上肩,再留了一張「要在同學家過幾天」的字條在書桌上。

  「OK!可以走了。」

  接著,兩人就偷偷摸摸地溜出舒家,舒純雁立刻發現方拓沒有開車。

  「如果開我的車,我爺爺很快就可以找到我了。」方拓解釋,邊拉著她迅速往暗處跑去。「我們先走一段路,到我以前混幫派時偶然認識的朋友那裡就比較方便了。」

  「他不會出賣你嗎?」

  「不會,我幫過他一次大忙。」方拓邊小心翼翼地注意著四周的動靜,邊快步前進。

  「而且是在沒有人知道的狀況下幫到他的,所以,我爺爺也不會查到他那兒。」

  這個倒是令人相當意外。「真的?你也幫過別人啊?」

  「不是有心的,當時他是為了替他奶奶籌醫藥費才打算加入幫派賣白粉藥丸什麼的,剛好他等著要參加入幫儀式時碰到我喝醉了,我一時無聊,就問他為什麼要加入幫派,他就告訴我了。」

  方拓不斷東張西望,只要一看到有人或車,他就急忙把舒純雁扯到烏漆抹黑的小巷子裡,等到完全沒有動靜了才敢出來。

  「反正,當時我不但喝醉了,而且剛好賭博贏了一大筆錢,我就順手把那筆錢統統給他了,還說他不適合幫派,最好趕緊回去照顧他奶奶吧!當時旁邊沒有別人,所以根本沒人知道我們認識,而且,之後他也沒有加入幫派,因此從幫派那邊也查不到他。後來,他來找過我一次,告訴我他住在哪裡,希望他有一天也能幫到我的忙。」

  舒純雁忍不住捶了他一拳。「哼!你那時候才幾歲啊!十幾出頭而已吧?居然給我又喝酒又賭博,看樣子也有嫖吧?」

  「都過去了,」牽著舒純雁的手緊了緊。「以後我會正經的過日子,不會再荒唐了。」

  「好,我相信你!」舒純雁也很乾脆。「那現在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爺爺要殺我了吧?」

  方拓瞥她一眼。「很簡單,因為我說要和妳結婚……」隨即簡單扼要的把經過告訴她。「……所以,我一看到我爺爺那個笑容,我就明白他一定會叫人來殺妳以絕後患,這並不是他頭一次做這種事。」

  舒純雁沉默了好一會兒以便消化剛剛聽到的事情。

  「那……我家人那邊,你做了什麼安排?」

  「我偷了我爺爺一片重要資料光盤,並留信警告他不准動妳家人,否則我就會公開那片光盤,到時候他肯定會死的很難看。」

  「那為什麼……」舒純雁欲言又止地看著他。

  「我知道妳的意思,為什麼不現在就公開,對吧?」

  舒純雁點頭,方拓正想回答,卻遠遠的瞧見似乎有輛摩托車過來了,他忙拖著舒純雁躲進暗處裡,然後屏息等待那輛摩托車過去,又仔細確認過那輛摩托車不會再回頭之後,才又拉著舒純雁出來繼續往前走。

  「因為如果我現在就公開的話,我爺爺在被毀之前,還是有足夠的時間和能力派人去殺了妳家人。」

  舒純雁抽了口氣。「那……叫我爸媽他們先躲開……」

  方拓搖頭。「沒有用,一日一他看到那封信之後,就立刻會派人監視你家,只要我這邊一公開光盤,妳家人就完蛋了!所以,那片光盤只能拿來作防身用。」

  「那你為什麼不先……」

  「先讓妳家人避開?」

  「對啊!這樣就一切OK了。J

  「一切OK?」方拓冷笑。「在妳家人還沒有避開之前,搞不好妳就會先game  over了,妳有沒有想過?」

  「啊?」

  方拓拉著她拐進一條巷子裡。

  「那……那……那片光盤不能保我的命嗎?」

  方拓聞言,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盯住她。「怎麼妳還是沒搞清楚嗎?妳跟妳家人是不一樣的呀!光盤可以保他們,那是因為他們不值得爺爺賭上一切。但妳不一樣,如果我跟著妳走了,那爺爺就等於失去他所冀望的一切,所以,他願意賭上所有。贏了,他就能得到一切,輸了,反正他失去我的話也等於失去未來了,都沒差,這樣妳懂了嗎?」

  舒純雁皺眉思索片刻.

  「那他為什麼不逼我離開你就好?」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