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古靈 > 拚命三郎

第7頁     古靈

  沙少琪也跟著擠眉弄眼道:「沒關係、沒關係,你上次給我的東西還在,用那個洗一洗,保證裡裡外外都乾淨了。」

  「耶?姊,」沙少雅突然插了進來。「那盒毒龍堡的解藥不會也是他給你的吧?」

  沙少琪摸摸她的腦袋。「沒錯,就是他給我的。」

  「哇!好酷喔!」沙少雅讚歎道:「你還真是來去自如耶!我想,這個世界上大概沒有什麼地方是你進不去的吧?」

  「唔!這個嘛……」濮陽南裝模作樣地沉吟了好半天。「好像是沒有吧……哦!有!」他忽然咧嘴一笑。「閻王老太爺那兒我還沒去逛過呢!」

  沙少雅笑了。「算了吧!去了你就回不來啦!」

  「說的也是,」濮陽南正經八百地點點頭。「好,我一向從善如流,就接受五姑娘的勸告,放棄去找閻王老太爺下棋的念頭就是了,還是找五姑娘對奕比較安全,不過……呃!我好像不太會下棋哩!」

  沙少雅忍不住失笑。「哦!姊,他真的好好玩耶!」

  「我就說吧!」沙少琪得意地說。

  「不過,他還是很胖。」沙少雅評論道。

  「啊!五姑娘這就錯了,」濮陽南忙做更正。「我這不叫胖,叫圓,我只是圓一點而已,而且,像我這樣,冬天都不會怕冷喔!」

  「是喔!圓,你那張臉最圓了啦!」沙少雅笑道。

  「是啊、是啊!」濮陽南忽地又抬手一指天上。「很像她吧?」

  「沒錯、沒錯,真的很像!」沙少雅笑個不停。

  「小妹,外表算不得准的,告訴你,他的輕功真的是嚇死人喔!」沙少琪忍不住炫耀道。

  「真的嗎?」沙少雅雙眸一亮。「喂!表演一下吧?」

  「好,」濮陽南一頷首。「那我也順便告辭了,天晚了,我不好耽擱兩位姑娘太久。」話落,他就轉身對著小溪對岸的樹林,再次踏著無形階梯往上攀。在暗夜裡,如果不仔細看,不知道的人還真會以為那兒有個階梯專供人爬上樹呢!

  沙少雅瞠目結舌地看著濮陽南一步步地爬上樹梢站定,只見他回過身來又是深深的一揖。「濮陽南告辭。」

  而後犐迨@旋,雙臂一展,宛似大鵬鳥般飛向遠處,一眨眼便消失不見了。

  過了好半晌後,沙少雅才喃喃道:「天哪!他那也能叫輕功嗎?」

  沙少琪早見怪不怪的走開去扶起佟震,沙少雅忙過去幫忙托著佟震的另一邊,順便告訴沙少琪。

  「我喜歡他!」

  第三章

  對沙正嚴來講,無論是誰救了佟震,都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因為,他幾乎可以肯定,就算有人拿刀抵著老父的脖子逼沙少琪嫁,她也會寧願自我了斷,也不肯下嫁,所以,若是鬼刀山莊再一次救了佟震的話,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皇甫雷再一次的求親。

  現下換了是濮陽南救了佟震,他就覺得更不爽了。

  明明是亟欲避開的人物,偏偏一次又一次的幫了他們的忙,更糟糕的是,女兒似乎是喜歡上那個小偷了,所以,即使他一次又一次地板起面孔來提醒女兒記得山莊的規矩,女兒還是一次又一次的偷偷和那個傢伙見面。

  而最最可笑的是,小女兒居然也替那個小偷說話。

  「我喜歡他,他好好玩喔!」

  這是什麼話嘛!

  他真不懂,聽佟雲說,那個小偷又胖又蠢的,為什麼兩個女兒都會喜歡那個小偷呢?現在的姑娘家口味都變了嗎?

  但無論如何,他絕不能任由他們繼續下去了,得想個辦法制止他們才行,但是……該死!到底要用什麼方法才能壓制得了那個外柔內剛的鬼丫頭呢?或者是……硬逼她訂親會有用嗎?

  畢竟,皇甫雷是最好的嬌客人選,或許,他該去找皇甫雷好好的研究研究吧?

  然而,當皇甫雷又來到狂劍山莊時,他卻出現令人頗為訝異的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三妹,你真的不願意嫁給我嗎?」

  如同往常一般,如果沙少琪和皇甫雷獨處時,他們通常是在莊園裡散步談天,可這一回,皇甫雷卻沉默了大半天後,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對不起,皇甫大哥,」沙少琪歉然地道:「我真的覺得我們不適合做夫妻,倒比較適合做知己朋友,我們就不能只做朋友嗎?」

  皇甫雷溫和的笑了。他遮掩得很完美,所以,從來沒有人懷疑過他的內心是否和表面一致。

  「當然可以,我只是最後再問一次而已。」

  「最後?」沙少琪詫異地重複。「何解?」

  皇甫雷淡淡一哂。「我娘急著要抱孫子,所以,催著我趕緊成親,事實上,她已經為我找好了對象,因此,這回我是專程來再問你一次的,如果還是不行的話,我就要立刻回去和那個女孩訂親,大概不久後就會成親了吧!」

  沙少琪皺起眉。「這樣好嗎?」

  「無所謂,只要我娘開心就好了。」

  「你真孝順,皇甫大哥,」沙少琪感動地說:「像我就不行了,如果不是我自己想要的對象,就算我爹再怎麼逼我,也是沒用的。」

  「每個人個性不同嘛!」皇甫雷安慰道:「你也不是不孝順,只是方法不同而已,對吧?」

  沙少琪噗哧失笑。「你還真會安慰人哪!皇甫大哥。」

  皇甫雷始終是溫柔的微笑著。「屆時你會來喝我的喜酒吧?」

  「會,皇甫大哥,」沙少琪毫不猶豫地答應。「一定會!」

  「那我也祝福你早日尋得如意即君。」

  沙少琪的雙頰立刻浮起淡淡的紅暈,她完全沒有懷疑皇甫雷的誠意。

  *****************

  狂劍山莊東斜面不到一里遠處,是個相當喧嚷熱鬧的小鎮市集,而在鎮集和山莊中間則是一座香火鼎盛的觀音寺。

  此刻,炎熱的七月天裡,觀音寺中依然人潮熱湧,而在觀音寺側邊專供人歇息的殿亭裡,濮陽南眉宇微蹙地背手立於正對側門的窗前,沙少琪則把奇怪的眼神放在他臉上審視片刻。

  「你怎麼了?把我找出來,可一見面卻又攢起眉老半天不吭聲,你耍我啊?」

  濮陽南欲言又止地瞥她一眼,而後咬唇又遲疑了半晌,這才無可奈何地開口。

  「那個……狂劍山莊和鬼刀山莊的關係很好,是嗎?」

  「嗯!非常好。」沙少琪不假思索地回答。「我爹和皇甫伯父的前三代師祖是師兄弟,所以在家世淵源上,兩莊本就有牽連了,可不知道為什麼,兩方師祖居然斷了聯繫,直到兩莊同時列名武林四大莊之後,雙方莊主相談之下,才知道彼此算是出自同一個師門,當時我爹和皇甫伯父都覺得很意外呢!」

  濮陽南的雙眉皺得更深了,「同一個師們嗎?」然後喃喃道:「那……你們彼此就很熟了?」

  「你這不是廢話嗎?」沙少琪不耐煩地說。「既然知道雙方是出自同一個師門,自然會來往密切了,而來往一密切,彼此當然就會很熟絡啦!想想,都有五、六年羅!」

  濮陽南輕輕一歎,「那麼,如果我告訴三姑娘……」他遲疑片刻。「鬼刀山莊對狂劍山莊不懷好意,三姑娘會怎麼說呢?」

  「胡扯!」沙少琪斷然地道:「那絕對是江湖上的道聽途說,毫無根據的傳言,或者是有人眼紅兩莊之間的友好關係而有意要破壞的。」

  濮陽南苦笑。「要是我說是我親耳聽到的呢?」

  「你聽到的是毫無根據的流言!」沙少琪依然毫不考慮的就下此斷言。

  濮陽南深深地凝視她好半晌,明白不管他怎麼說,沙少琪是絕對聽不進去的。

  他無奈的長歎。「無論如何,我希望三姑娘能多少注意一下,好嗎?」

  沙少琪不高興地斜眼瞄著他。「有什麼好注意的?兩莊的名氣是相同的,狂劍山莊有什麼值得鬼刀山莊覬覦的?你若要說是因為我,那就更不可能了。再說,皇甫大哥都快要訂親了,而最重要的是,皇甫伯父和皇甫大哥都不是那種人,拜託你不要以小人之腹度君子之心好不好?」

  圓圓的臉上帶著無可遮掩的憂慮,「多少注意一點好嗎?」濮陽南低聲下氣的央求,語氣顯得相當堅持。

  沙少琪狐疑地睨視他好一會兒。「好啦、好啦!我多注意一下就是了嘛!真是的,只不過是流言,幹嘛那麼緊張呀!」她咕噥道。

  濮陽南暗暗地搖頭。

  她根本沒有把他的話聽進去!

  於是,兩天後的深夜裡,沙正嚴正要更衣上床時……

  「大莊主。」

  聞聲,沙正嚴心頭一驚,猛然轉身,赫然發現屋內不知何時竟然多了一個人,而他居然先前毫無所覺。

  「你是誰?」他沉聲一喝,同時雙掌暗聚功力,準備隨時都可以還擊。

  濮陽南歉然地深深一揖。「晚輩濮陽南,深夜冒昧打擾,尚請莊主海涵。」

  「濮陽南?」沙正嚴驚呼。「你就是妙手無影?」難怪能來無聲、去無息,今日才知道果真是名不虛傳。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